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在线阅读

烟客 穿越重生 2020-12-03 19:59:26 0 0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4-23 11:04

字数: 1,495,687

状态: 连载中 70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简介:上官夭夭:本妃要养小哥哥!

古承煜:看来,本王昨夜未能伺候好爱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预览

第一章“等等!”

上官夭夭忽然喊住他。

她盯着暗九苍白却略显稚嫩的脸,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就是前几天身受重伤的那个暗卫吧。”

当时暗九没有蒙面,但上官夭夭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救人上面,压根没去关心被救的人是丑是美。

“是,王妃。”

暗九一顿,重新跪在上官夭夭面前:“属下还未曾谢过王妃救命之恩。”

“起来吧。”

看他虔诚跪拜的模样,上官夭夭两眼直放光。

林儿被她放在她买的别院里了,这偌大的王府,她正愁没有能用的人呢,古承煜就给她送来了一个。

暗九不光是欠着她一条命,最重要的是……

上官夭夭直勾勾的盯着暗九的脸。

暗卫长期不见阳光,导致暗九皮肤白皙细致,鼻子挺拔,嘴唇粉嫩小巧,尤其是那双丹凤眼,把整个人的气质都提上来。

虽然没有古承煜仙气儿,但也是个活脱脱大美男。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上官夭夭思索了片刻,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看着前面满是蛇虫鼠蚁的道路。

暗九可是她救回来的大帅哥,可别还没派上用场呢,就GG了。

毕竟,她研究的这个黑球,没有经过测试,鬼知道威力如何。

“那什么,你们暗卫,都会轻功的吧?”

走了两步,实在无处下脚的上官夭夭,可怜巴巴的盯着暗九问道。

暗一是会轻功的,暗九同为暗卫,应该不会差太多才对。

“属下……”

暗九脸上一僵,满是悲伤的盯着地面:“王妃若是怕蛇,属下可背王妃过去。”

“成。”

见他这样,上官夭夭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忽然眼睛一转,直接跳到暗九背上。

暗九也没说什么,小心的托着上官夭夭的腿,背着她来到厨房。

从他背上下来的时候,上官夭夭抓着他的手腕,趁机探了把脉搏。

原来,内力尽失,武功废了。

难怪他刚才不回答,上官夭夭暗暗在心里嘀咕着,还好没让他自己过来,不然真有可能被炸死。

“你,去那边站着。”

上官夭夭用药粉清理了下脚边的地方,又把药粉塞在暗九手里,指着距离厨房十米多远的树说道。

“是,王妃。”

暗九虽然不明白,但也知道服从命令。当然,他也没忘把药粉仔细的洒在地上。

王府的厨房,是个单独的小院,院子外面有许多晾晒东西的地方。厨房里面,大大小小几个灶台,中间有一张长条形的大桌子。

这会并没有下人在里面忙活儿,但也看得出,这个厨房做个饭至少需要十几个人。

“妈的,奢侈!”

上官夭夭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嘀咕道:“这么铺张浪费,你妈知道吗?”

搞得她都不舍得下手了。

不舍得归不舍得,做,还是要做的。

上官夭夭就站在厨房的院子外面,瞅准地方,把手里的黑球扔出去,转身拔腿就往暗九那跑。

暗九见她跑这么快,还一脸不解。

然而,就在下一秒。

轰……

一声巨响,整个厨房绽放成一团火花,暗九所站的地方,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怎么回事!”

在书房看书的古承煜,听到那声巨响,紧皱着眉头从房间里出来。

只见厨房方向,缓缓升起一团巨大的黑色蘑菇云。

“暗五!”

他脸色铁青的一字一顿道:“跟本王去看看,本王的爱妃,又在做什么!”  

古承煜赶到地方的时候,上官夭夭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的拍打着满身灰尘。

“王,王妃……”

看到她动弹,暗九才回过神,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暗一不断重复的叮嘱他,王妃很可怕。

刚才那颗黑球,若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跑远,恐怕现在他已经不存在了。

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也越觉得上官夭夭善良,虽然也很恐怖。

“傻愣着干嘛,过来扶我一把。”

上官夭夭拨开挡在面前的头发,冲暗九嚷完,还喃喃自语:“mmp的,一不小心把量放多了。”

“看来真是生疏了,以后还是要多多练习才行。”

暗九走过来就听到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在地。

就这,一次还不够?还要在练习?

练功之人,听觉要远比常人敏锐,古承煜自然也听到这句话了。那张谪仙的俊颜,更黑了。

“爱妃,这……厨房……”

古承煜笑容灿烂,眼中却是一片寒意,他指着厨房的方向,实在不知该如何形容一片废墟,只好说道:“爱妃可否给本王一个解释?”

“哦,刚才我正做饭呢,忽然来了几个老头,说我侮辱厨房,侮辱王爷您,就要把我赶出来。”

上官夭夭朝他眨了眨眼睛:“我不出来,他们就把我扔了出来。我要回去,他们……”

她无辜的摊开双手:“然后就这样了。”

“……”

暗九紧咬着牙关,死活憋着笑意。

“好,好,很好!”

古承煜哪里能不知道上官夭夭在扯,但王府的下人被遣散了,只有暗九在场。

他要质问暗九,暗九必然说实话。只是这样一来,在想让上官夭夭替暗九诊治,怕就难了。

思前想后,在面对王公贵族,都不曾吃过亏的邪王,只能生生认了这个哑巴亏。

“你看,臣妾什么都做不好,你还是赶紧休了我吧。”

上官夭夭问道。

“不可能!”

古承煜直接回绝。

虽然知道他答应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亲耳听到被拒绝,上官夭夭还是有点失望。

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离开王府啊。

“爱妃虽笨手拙舌,但岳父陪嫁甚多,这厨房重建的花销,就由爱妃一人承担好了。”

古承煜伸手勾起上官夭夭的下颚,凑到她面前,四目相对无比柔情的说道:“在厨房建好之前,本王的吃食都会从外面送进来,当然,费用也是爱妃的。”

“纳尼?”

上官夭夭瞬间变脸,让她掏钱?那是要她的命啊:“厨房就算了,凭什么你吃的东西,也让我给钱,我不!”

“厨房没了,本王才需要委屈本王的胃,吃外面的食物。”

古承煜轻笑。 第二章“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上官夭夭咬牙切齿,眼睛像淬了毒般等着他:“但是老娘不承认,这个银子,老娘不给!”

“无妨。”

古承煜皱了皱眉,很不喜欢她的自称,但也没计较。大度的挥挥手,带着暗五走了。

看着那白衣翩翩,步态优雅的背影,上官夭夭愣住了。

“这么好说话得吗?”

她小声嘟囔:“早知道连厨房的帐也不认了。”

“爱妃,岳父大人陪送的嫁妆,都在本王库中。”

已经走远的古承煜,幽幽的说了一句。

都在他库中?

上官夭夭一顿,随即反应过来,那意思就是,她不认也没用,该花还是要花?

“妈的!死男人!”

她忽然尖叫一声,追了上去:“你给老娘站住!敢动老娘的银子,老娘跟你拼命!”

对于她的反抗,并没有让古承煜让步。

而且每日三餐,暗五都会亲自来禀告账目。

听着每天花出去的银两数目,上官夭夭肉疼的难以呼吸。她恨得牙根直痒,却什么都做不了。

“王妃,您……也消消气吧,身体重要。”

暗九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心安慰道。

就因为花了她的银子,她已经连着几天吃东西,都跟喂猫一样,两口就放下了。

“没有银子,要身子有屁用!”

上官夭夭激动的反驳道。

“可这饭菜,也是王妃您的银两买的。”

暗九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上官夭夭忽然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对啊!这也是我的银子!”

说完,没等暗九反应过来,她就冲到餐桌前,一阵风卷残云,把桌上所有吃的消灭的七七八八。

直把肚子都撑圆了,才勉强放下筷子。

“……”

暗九一脸黑线,虽说是银子买的,但是……吃成这个样子,不至于吧?

看着上官夭夭难以挪动的样子,暗九正想问,要不要给她熬点消食的药。

就听到她一个响亮的饱嗝,接着就看到上官夭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院子的树下面。

“呕……呕啊……”

她抱着树,一阵狂吐。

“……”

跟在后面出来的暗九见此,那张脸上,已经不知道该出现什么表情了。

然而这一幕,被前来禀告花销的暗五看的清清楚楚,他神色复杂的回到古承煜身边:“主子……”

“这么快?”

古承煜放下茶杯,错愕的看着暗五。

每次暗五去汇报,都要被上官夭夭好好刁难一番,今日怎么如此快就放回来了。

“王妃她,撑吐了。属下就没进去。”

暗五板着脸,拼命憋着笑说道。

“……”

古承煜嘴角抽了抽。

他阅人无数,爱财的、贪吃的,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这种为了银两,把自己撑到吐的,上官夭夭是第一人。

他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去,告诉王妃,本王免了她银两的责罚。”

“是。”

暗五抱了抱拳,转身出去。

“等等。”

古承煜忽然又喊住暗五:“不用说了,等她自己来求饶。”

这样的女子,虽用处大,但也要听话才行。正好趁这次事情,给她长长记性。

他想让上官夭夭服软,上官夭夭也想让他服软。

吐了个干干净净的上官夭夭,非但没发飙,还满脸笑意写了一大堆东西,让暗九去采买。  

暗九跟着上官夭夭这几天,见识过她的本事。这上面如此多的东西 ,他莫名觉得有些不安,不知是否要去禀告下王爷。

“你可以手抄一份单子,交给你家王爷。”

上官夭夭懒洋洋的说道。

从拿到单子,就一直皱巴着脸,有必要这么纠结咩?反正古承煜看到东西,也不会知道干嘛用。

“王妃,属下……”

暗九心里一惊,只以为上官夭夭是不满了。

原本只是看他太纠结,才吐槽了一句,没想到古人这么不禁逗弄。上官夭夭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别动不动就跪,我要折寿的。”

“属下有罪。”

暗九不敢起身,他奉命伺候王妃,本应效忠王妃,但王爷对他恩重如山,他……

“你还是耿直boy,行了,我又没怪你。”

见他不肯起,上官夭夭只能亲自去扶他,这一扶不要紧,她无意探到暗九的脉搏……

“你起来,换个人去采买东西,你去找王爷,告诉他我要一间药房。”

她交代完,便转身把自己带来的瓶瓶罐罐全部拿出来。

暗九的经脉没有内力支撑,隐隐有枯竭之兆,必须马上治疗。这种针对古武者独有的治疗方法,她是会的。

可程序繁琐,费心费力!最重要的是,需要有得力的助手。

“还有,告诉那个死男人,老娘要丫鬟!”

想了想,她再次补充道。

之前古承煜刁难她,不给她配丫鬟,让暗九伺候她。虽然许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但她在现代也是如此,便没觉得有什么。

可现在才意识到,身边没个用得顺手的丫鬟,太特么尴尬了。

她风风火火的样子,暗九不敢打扰,只能听命去找古承煜。

这点要求,古承煜倒也没推辞,利索的让人把给准备好,还让暗五亲自挑选了十个聪慧伶俐的丫鬟送过去,由上官夭夭挑选。

一切准备就绪,上官夭夭心里气不顺了。

她知道古承煜把暗九送过来的用意,就是为了让她出手。虽然很麻烦,可偏偏,暗九是个小美男,她全然无招架之力。

但就这么顺了古承煜的心思,她怎么都觉得不舒坦。

“星星,你去告诉王爷,晚上,本王妃亲自给王爷送饭!”

她看着自己选中的丫鬟吩咐道。

“是,王妃。”

一身绿意,面容清秀的星星福了福身子,领命离开。

丫鬟前脚走,上官夭夭后脚就钻进药房,接下来的一整天,药房里都是乒乒乓乓、大大小小的爆炸声。

偶尔还会伴随着浓重的硝烟味儿。

暗九守在门外,虽没受到波及,但心灵上也是种折磨。

他现在一点也不奇怪,当初为什么不给王妃拨丫鬟伺候了,哪个姑娘能受得了王妃这种惊吓法?

天擦黑,上官夭夭终于打开了药房的大门,鸟窝般杂乱的头发,满脸灰尘,原本浅紫的罗裙,此时破破烂烂不说,已经看不出本色了。 第三章“王妃,您……”

暗九目瞪口呆的望着她,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您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我好的很!”

她咧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轻笑。

唇红齿白,自古就是美人的评判方式,但此刻,暗九看着那一口白牙,只感觉异常阴森。

丫鬟伺候着好一通梳洗后,上官夭夭端着小厨房按她要求特质的饭菜,来到正厅。

古承煜早已等在那,见到上官夭夭出现,略微愣神。

上官夭夭本来生的极美,之前每次跟古承煜相见,都是针尖对麦芒,因此他并没有仔细打量过上官夭夭。

此时,上官夭夭一身鹅黄色罗裙,无半点装饰,却恰好好处的衬托出姣好的身材。

白皙精致的小脸,挂着盈盈笑意,那双狐狸眼,满含秋波。

古承煜只觉得心脏猛地一紧。

“王爷,这是我……妾身给您准备的晚膳,您且尝尝。”

上官夭夭小碎步来到桌子前,撩着衣袖将膳食一一摆在桌上,还特意把那碗冒着热气的鸡汤放在他面前。

“爱妃费心了。”

古承煜回神,淡笑,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王爷尝尝啊。”

上官夭夭脸都要笑僵了,还要拼命保持着。

她越是殷勤,古承煜越是警惕,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碗鸡汤。表面看去,并无大碍,甚至香味扑鼻,很勾人食欲。

“爱妃好意,何不亲手喂本王?”

古承煜挑眉,勾着嘴角邪魅一笑。

这一笑晃了上官夭夭的眼,但她并没有被美色诱惑:“妾身笨手笨脚,怕伺候不了王爷,王爷还是自己吃吧。”

“在美味的东西,没有爱妃伺候,都索然无味。”

古承煜故作失落的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这鸡汤,不吃也罢。”

“妾身亲手熬……”

“亲手?”

古承煜挑眉,他可是听说,上官夭夭一整天都待在药房内。

“咳咳……亲口!亲口吩咐丫鬟熬制的。”

上官夭夭脸上一红,尴尬的轻咳两声。

“即不是爱妃所做,不吃也罢。暗五,这碗鸡汤,就赏给你了。”

古承煜直接说道。

暗五身子一僵,王妃给王爷做的东西,他吃……像什么话。

可触及到古承煜的眼神,只能顶着上官夭夭灼热的视线,硬着头皮上前,将那晚鸡汤端起来。

他刚拿起勺子,就听古承煜接着说道:“离本王远点,莫要把鸡汤溅在本王身上。”

“是。”

暗五纳闷的退后两步。

‘砰……’

白瓷的勺子,刚伸进白底青花的鸡汤碗里,整个就炸开了。

不大的水花,伴随着浓浓的黑烟扑面而来,暗五那张苍白的脸,顿时一片漆黑。

“王爷……”

他顶着张黑如锅底的脸抬头,望着古承煜,一开口,就吐出一股黑烟。

“……”

古承煜眉脚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爱妃真是好!本!事!”

看着属下如此德行,古承煜很想笑。可他一想到,刚才若是他真碰了鸡汤,那现在如此德行的,就是他,而不是暗五了。

“哼。”

上官夭夭冷哼一声,这个暗五,浪费了她一片苦心!

“爱妃如此胡作非为,莫不是以为,本王不敢动你?”

古承煜半眯起眼睛,笑容依旧,眼底却带着一片寒意。

他是想利用上官夭夭,但不代表,他能容许一介女流之辈,如此放肆!

“哦,那你休了我吧。”

上官夭夭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

“王爷,夏春茗小姐来访。”

古承煜刚要说话,王府侍卫快步走了过来禀报。

“不……”

“煜哥哥,茗儿好想你啊。”

古承煜的话没说完,一道嗲嗲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滚下去领罚。”

他神色微冷,瞥了眼侍卫:“再有下次,自己收拾东西。”

侍卫一脸菜色的行礼退下,旁边满脸黑炭的暗五也闪身消失。

一时间,偌大的正厅,只有上官夭夭和古承煜两个人。

夏春茗一身粉色罗裙,结鬓式的发型上斜插着一直金色的簪子,耳边还带着朵刚摘的粉花。

鹅蛋脸还略显稚嫩,却涂着厚重的脂粉,反倒多了几分俗气。  、

卧槽,绿茶婊?!

上官夭夭眼睛一亮,她穿越过来这么久,还没见过古代的绿茶婊呢。

“茗儿跟姐姐请了安,就马不停蹄的来看煜哥哥了,煜哥哥想没想茗儿。”  

夏春茗一路小跑到古承煜面前站定,故作羞涩的双手捏着丝帕,左右扭着身子。

古承煜眼观鼻,鼻观心的喝茶,丝毫没有搭理夏春茗的意思。

“你是谁?怎么还在这站着?主子说话,下人该滚的远远的,没人教你规矩吗?”

夏春茗尴尬不已,但又不能对古承煜发火,余光扫到上官夭夭,当即呵斥道。

呦呵,脾气还不小。上官夭夭挑眉暗自嘀咕道。

“夫君,这梳着少女发饰的阿姨是谁?对人家好凶,人家好怕。”

她委屈的扑进古承煜怀里,眼泪汪汪的楼着古承煜的脖子。尾音拖得又长又慢,上官夭夭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

好毒!

听到这话,暗处的暗五心里只有这两个字。女人最讨厌的字眼和事情,全被上官夭夭用上了。

古承煜身体一僵,满脸黑线看着怀里不停冲他眨眼的女人。

“配合我,不然我毒死你!不对,我毒死她。”

见他这样,上官夭夭直接把头埋在他脖颈上,低声威胁道:“她若是在你王府死了,你也难逃责罚吧。”

“爱妃说笑了,谁敢动本王的人?”

古承煜收紧手臂,将上官夭夭拎起来放在自己腿上,牢牢搂在怀里,沉声安抚道。

妈的,嚣张。

上官夭夭翻了个白眼,他这话那是保护她,分明是告诉她,没人敢动他!

“煜哥哥!你怎么能娶她,还跟她这么亲密!”

看着他们的互动,夏春茗急红了眼睛,煜哥哥也是她的!煜王妃应该是她的!

“夫君,这丑女好没眼力劲儿啊。”

她手指探入古承煜衣衫里面,掐着他腰间的肉说道。

“你!你敢说本小姐丑!”

夏春茗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圆了眼睛盯着上官夭夭:“本小姐可是上京数一数二的美人!”

“夫君,是吗?”

上官夭夭一脸无辜的望着古承煜问道,手上的力气却不断加大。 第四章“本王眼里,爱妃最美。”

古承煜风轻云淡的轻笑,像是没有痛觉般。

“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对煜哥哥投怀送抱。”

夏春茗简直要气死了,眼睛像淬了毒般盯着她骂道:“毫无家教礼数。”

上官夭夭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帕子塞在古承煜手里:“拿好。”

“作甚?”

古承煜挑眉。

上官夭夭莞尔一笑,朝夏春茗的方向甩了下衣袖。顿时,夏春茗被一股浓烈的香味所包围。

“你做什么?”

夏春茗不傻,闻到味道的瞬间,她警惕的捏住鼻子,连连后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无色的粉末直接由口腔,钻进她体内。

“噗,噗噗……噗……”

接连几声屁响后,夏春茗双腿间被一股子黄橙橙的颜色占领,还散发着浓烈的恶臭。

古承煜整张脸都黑了,他屏住呼吸的同时,抱着上官夭夭几个跳跃,直接落在大厅院落里。

他们的离开,才让当事人回过神来。

夏春茗眼睛空洞的盯着自己的罗裙,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后,两眼一翻直接昏过去了。

“就这点道行?”

上官夭夭远远瞥见那抹粉色的身影倒下,失望的嘟囔道:“没意思。”

“爱妃,你可知她是谁?”

古承煜没有放开上官夭夭,抬着她的屁股颠了两下问道。

“呀……”

被颠的吓了一跳,上官夭夭忙搂紧他的脖子,无辜的回道:“知道啊,皇后的妹妹嘛。”

“那你还敢如此放肆?”

古承煜皱眉,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她是皇后的妹妹,老娘还是王妃呢。王妃跟臣女,哪个大?”

“再者说了,是我做的怎么样,我就是把她杀了,只要没人抓得到证据,就不能那我怎么样。”

上官夭夭想看白痴般上下打量着古承煜。

可她忽然发现,自己只能看到古承煜的胸口?紧接着就感觉到了,自己屁股下面,硬邦邦的胳膊……

“啊……”

她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用力的尖叫道。

“闭嘴!”

古承煜被聒的耳膜生疼,双手抱着她,又无法堵住她的嘴。

听到呵斥,上官夭夭叫得更用力,更起劲儿了。

平时斗法,她都不能伤他分毫,现在,虽然被占便宜了,但是!能整到古承煜,也值了。

“聒噪!”

古承煜皱了皱眉,直接含住上官夭夭的小嘴,舌头探入她口中堵住她的尖叫。

“呜……”

上官夭夭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脑袋直接当机。

极具侵略性的攻势,让她有片刻眩晕,微凉的唇瓣带着茶水的芳香,像极了糯香的果冻。

原本只是想让她收声,但触及到那若软的唇,他便向着了魔般,不断的加深这个吻。  

唇抵唇,舌缠舌……

空气中还未散去的催情药粉,像是起到了化学作用般,不断的加重两人身体的温度。

上官夭夭的瞳孔不断放大,下一秒她手指一翻,一根银针出现在指尖,直奔古承煜的眉心。

即将击中的时候,古承煜松开她,手指精准无误的架住银针。

‘啪!’

上官夭夭从他身上跳下来的瞬间,反手甩了他一巴掌:“混蛋!老娘的初吻!”

话音落下,上官夭夭飞快逃回自己的院子里。

一路上遇到好几条蛇,也不觉得恐怖,只觉得烦人的很,直接弯腰捏着蛇尾拎起来,抡圆了甩飞出去。

她缩在床上好半晌,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打了王爷耳光!

“完了!”

她激动的嚷道:“不行!我得赶紧跑路。”

古代!

男权社会!

大男子主义时代!

她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直接扯了床单,把屋里值钱的东西全塞里面。嫁妆她是要不了了,这些东西,能带走的统统都要带走!

“王妃,王爷请您过去。”

就在她背着包袱准备跳窗的时候,暗五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窗子外面道。

上官夭夭被暗五吓得心口一紧,却没敢发飙。

“那什么,我,我不舒服,就不去了。”

她眼神飘忽,讪笑说完,直接把窗子关死。

“王爷嘱咐,若王妃不愿去,属下只能强行将王妃带过去。”

暗五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混蛋!当老娘真的怕他不成!”

上官夭夭恼羞成怒的吼道。

她也不是故意打他的,谁让他轻薄她的!

一念至此,方才那个带着茶香的吻,不由自主的出现在脑海里。她白皙的脸上,火烧火燎的发烫。

呸!想什么呢。

她用力甩了甩头,将那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后,粗鲁的拆开包袱,将所有毒粉全带在身上。

不管了,毒不了他,至少她要逃跑的时候,能清一下道路不是。

揣好药粉,她故作镇定的打开门,视死如归的跟在暗五身后。

大厅里污浊的东西,早已被暗卫收拾干净,还在里面染了熏香,驱除味道。

古承煜紧绷着俊脸,坐在上位,看到上官夭夭一副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表情,嘴角微抽。

这女人,也会怕?

“煜哥哥!您可要为茗儿做主啊。”

夏春茗一见上官夭夭,那张惨白的小脸上便挂满了浓重的恨意。

王府的下人都被遣散了,她昏倒后,直接被侍卫泼醒。待她清醒,只看到一桶水,一套丫鬟的衣服。

没人伺候她清洗,她只能自己来。

虽说是她自己排泄的,可千金大小姐,哪做过这种事,胆汁都给吐出来了。

完了,数罪并罚,天要亡她啊。

上官夭夭只觉得步步寒冰,正前方坐着的不是王爷,而是收割他性命的死神。

“过来。”

古承煜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了不了,妾身站在这,挺好的。”

上官夭夭连连摆手,走进大厅之后,死活不肯再往前一步,甚至还隐秘缓慢的向后退了点。

“别让本王说第二遍。”

古承煜沉声道。

“哦。”

上官夭夭无奈,只能龟速往前挪动。

本来真有点气的古承煜,见她吓成这样,满腹怒火也消散了。他叹了口气,竖起三根手指:“三、二……”

“一!”

上官夭夭几个跨步,冲到古承煜面前,抓住他那根手指讨好的笑道:“王爷,我过来了。”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小说预览

“等等!”

上官夭夭忽然喊住他。

她盯着暗九苍白却略显稚嫩的脸,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就是前几天身受重伤的那个暗卫吧。”

当时暗九没有蒙面,但上官夭夭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救人上面,压根没去关心被救的人是丑是美。

“是,王妃。”

暗九一顿,重新跪在上官夭夭面前:“属下还未曾谢过王妃救命之恩。”

“起来吧。”

看他虔诚跪拜的模样,上官夭夭两眼直放光。

林儿被她放在她买的别院里了,这偌大的王府,她正愁没有能用的人呢,古承煜就给她送来了一个。

暗九不光是欠着她一条命,最重要的是……

上官夭夭直勾勾的盯着暗九的脸。

暗卫长期不见阳光,导致暗九皮肤白皙细致,鼻子挺拔,嘴唇粉嫩小巧,尤其是那双丹凤眼,把整个人的气质都提上来。

虽然没有古承煜仙气儿,但也是个活脱脱大美男。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上官夭夭思索了片刻,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看着前面满是蛇虫鼠蚁的道路。

暗九可是她救回来的大帅哥,可别还没派上用场呢,就GG了。

毕竟,她研究的这个黑球,没有经过测试,鬼知道威力如何。

“那什么,你们暗卫,都会轻功的吧?”

走了两步,实在无处下脚的上官夭夭,可怜巴巴的盯着暗九问道。

暗一是会轻功的,暗九同为暗卫,应该不会差太多才对。

“属下……”

暗九脸上一僵,满是悲伤的盯着地面:“王妃若是怕蛇,属下可背王妃过去。”

“成。”

见他这样,上官夭夭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忽然眼睛一转,直接跳到暗九背上。

暗九也没说什么,小心的托着上官夭夭的腿,背着她来到厨房。

从他背上下来的时候,上官夭夭抓着他的手腕,趁机探了把脉搏。

原来,内力尽失,武功废了。

难怪他刚才不回答,上官夭夭暗暗在心里嘀咕着,还好没让他自己过来,不然真有可能被炸死。

“你,去那边站着。”

上官夭夭用药粉清理了下脚边的地方,又把药粉塞在暗九手里,指着距离厨房十米多远的树说道。

“是,王妃。”

暗九虽然不明白,但也知道服从命令。当然,他也没忘把药粉仔细的洒在地上。

王府的厨房,是个单独的小院,院子外面有许多晾晒东西的地方。厨房里面,大大小小几个灶台,中间有一张长条形的大桌子。

这会并没有下人在里面忙活儿,但也看得出,这个厨房做个饭至少需要十几个人。

“妈的,奢侈!”

上官夭夭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嘀咕道:“这么铺张浪费,你妈知道吗?”

搞得她都不舍得下手了。

不舍得归不舍得,做,还是要做的。

上官夭夭就站在厨房的院子外面,瞅准地方,把手里的黑球扔出去,转身拔腿就往暗九那跑。

暗九见她跑这么快,还一脸不解。

然而,就在下一秒。

轰……

一声巨响,整个厨房绽放成一团火花,暗九所站的地方,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怎么回事!”

在书房看书的古承煜,听到那声巨响,紧皱着眉头从房间里出来。

只见厨房方向,缓缓升起一团巨大的黑色蘑菇云。

“暗五!”

他脸色铁青的一字一顿道:“跟本王去看看,本王的爱妃,又在做什么!”  

古承煜赶到地方的时候,上官夭夭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的拍打着满身灰尘。

“王,王妃……”

看到她动弹,暗九才回过神,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暗一不断重复的叮嘱他,王妃很可怕。

刚才那颗黑球,若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跑远,恐怕现在他已经不存在了。

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也越觉得上官夭夭善良,虽然也很恐怖。

“傻愣着干嘛,过来扶我一把。”

上官夭夭拨开挡在面前的头发,冲暗九嚷完,还喃喃自语:“mmp的,一不小心把量放多了。”

“看来真是生疏了,以后还是要多多练习才行。”

暗九走过来就听到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在地。

就这,一次还不够?还要在练习?

练功之人,听觉要远比常人敏锐,古承煜自然也听到这句话了。那张谪仙的俊颜,更黑了。

“爱妃,这……厨房……”

古承煜笑容灿烂,眼中却是一片寒意,他指着厨房的方向,实在不知该如何形容一片废墟,只好说道:“爱妃可否给本王一个解释?”

“哦,刚才我正做饭呢,忽然来了几个老头,说我侮辱厨房,侮辱王爷您,就要把我赶出来。”

上官夭夭朝他眨了眨眼睛:“我不出来,他们就把我扔了出来。我要回去,他们……”

她无辜的摊开双手:“然后就这样了。”

“……”

暗九紧咬着牙关,死活憋着笑意。

“好,好,很好!”

古承煜哪里能不知道上官夭夭在扯,但王府的下人被遣散了,只有暗九在场。

他要质问暗九,暗九必然说实话。只是这样一来,在想让上官夭夭替暗九诊治,怕就难了。

思前想后,在面对王公贵族,都不曾吃过亏的邪王,只能生生认了这个哑巴亏。

“你看,臣妾什么都做不好,你还是赶紧休了我吧。”

上官夭夭问道。

“不可能!”

古承煜直接回绝。

虽然知道他答应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亲耳听到被拒绝,上官夭夭还是有点失望。

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离开王府啊。

“爱妃虽笨手拙舌,但岳父陪嫁甚多,这厨房重建的花销,就由爱妃一人承担好了。”

古承煜伸手勾起上官夭夭的下颚,凑到她面前,四目相对无比柔情的说道:“在厨房建好之前,本王的吃食都会从外面送进来,当然,费用也是爱妃的。”

“纳尼?”

上官夭夭瞬间变脸,让她掏钱?那是要她的命啊:“厨房就算了,凭什么你吃的东西,也让我给钱,我不!”

“厨房没了,本王才需要委屈本王的胃,吃外面的食物。”

古承煜轻笑。 “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上官夭夭咬牙切齿,眼睛像淬了毒般等着他:“但是老娘不承认,这个银子,老娘不给!”

“无妨。”

古承煜皱了皱眉,很不喜欢她的自称,但也没计较。大度的挥挥手,带着暗五走了。

看着那白衣翩翩,步态优雅的背影,上官夭夭愣住了。

“这么好说话得吗?”

她小声嘟囔:“早知道连厨房的帐也不认了。”

“爱妃,岳父大人陪送的嫁妆,都在本王库中。”

已经走远的古承煜,幽幽的说了一句。

都在他库中?

上官夭夭一顿,随即反应过来,那意思就是,她不认也没用,该花还是要花?

“妈的!死男人!”

她忽然尖叫一声,追了上去:“你给老娘站住!敢动老娘的银子,老娘跟你拼命!”

对于她的反抗,并没有让古承煜让步。

而且每日三餐,暗五都会亲自来禀告账目。

听着每天花出去的银两数目,上官夭夭肉疼的难以呼吸。她恨得牙根直痒,却什么都做不了。

“王妃,您……也消消气吧,身体重要。”

暗九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心安慰道。

就因为花了她的银子,她已经连着几天吃东西,都跟喂猫一样,两口就放下了。

“没有银子,要身子有屁用!”

上官夭夭激动的反驳道。

“可这饭菜,也是王妃您的银两买的。”

暗九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上官夭夭忽然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对啊!这也是我的银子!”

说完,没等暗九反应过来,她就冲到餐桌前,一阵风卷残云,把桌上所有吃的消灭的七七八八。

直把肚子都撑圆了,才勉强放下筷子。

“……”

暗九一脸黑线,虽说是银子买的,但是……吃成这个样子,不至于吧?

看着上官夭夭难以挪动的样子,暗九正想问,要不要给她熬点消食的药。

就听到她一个响亮的饱嗝,接着就看到上官夭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院子的树下面。

“呕……呕啊……”

她抱着树,一阵狂吐。

“……”

跟在后面出来的暗九见此,那张脸上,已经不知道该出现什么表情了。

然而这一幕,被前来禀告花销的暗五看的清清楚楚,他神色复杂的回到古承煜身边:“主子……”

“这么快?”

古承煜放下茶杯,错愕的看着暗五。

每次暗五去汇报,都要被上官夭夭好好刁难一番,今日怎么如此快就放回来了。

“王妃她,撑吐了。属下就没进去。”

暗五板着脸,拼命憋着笑说道。

“……”

古承煜嘴角抽了抽。

他阅人无数,爱财的、贪吃的,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这种为了银两,把自己撑到吐的,上官夭夭是第一人。

他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去,告诉王妃,本王免了她银两的责罚。”

“是。”

暗五抱了抱拳,转身出去。

“等等。”

古承煜忽然又喊住暗五:“不用说了,等她自己来求饶。”

这样的女子,虽用处大,但也要听话才行。正好趁这次事情,给她长长记性。

他想让上官夭夭服软,上官夭夭也想让他服软。

吐了个干干净净的上官夭夭,非但没发飙,还满脸笑意写了一大堆东西,让暗九去采买。  

暗九跟着上官夭夭这几天,见识过她的本事。这上面如此多的东西 ,他莫名觉得有些不安,不知是否要去禀告下王爷。

“你可以手抄一份单子,交给你家王爷。”

上官夭夭懒洋洋的说道。

从拿到单子,就一直皱巴着脸,有必要这么纠结咩?反正古承煜看到东西,也不会知道干嘛用。

“王妃,属下……”

暗九心里一惊,只以为上官夭夭是不满了。

原本只是看他太纠结,才吐槽了一句,没想到古人这么不禁逗弄。上官夭夭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别动不动就跪,我要折寿的。”

“属下有罪。”

暗九不敢起身,他奉命伺候王妃,本应效忠王妃,但王爷对他恩重如山,他……

“你还是耿直boy,行了,我又没怪你。”

见他不肯起,上官夭夭只能亲自去扶他,这一扶不要紧,她无意探到暗九的脉搏……

“你起来,换个人去采买东西,你去找王爷,告诉他我要一间药房。”

她交代完,便转身把自己带来的瓶瓶罐罐全部拿出来。

暗九的经脉没有内力支撑,隐隐有枯竭之兆,必须马上治疗。这种针对古武者独有的治疗方法,她是会的。

可程序繁琐,费心费力!最重要的是,需要有得力的助手。

“还有,告诉那个死男人,老娘要丫鬟!”

想了想,她再次补充道。

之前古承煜刁难她,不给她配丫鬟,让暗九伺候她。虽然许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但她在现代也是如此,便没觉得有什么。

可现在才意识到,身边没个用得顺手的丫鬟,太特么尴尬了。

她风风火火的样子,暗九不敢打扰,只能听命去找古承煜。

这点要求,古承煜倒也没推辞,利索的让人把给准备好,还让暗五亲自挑选了十个聪慧伶俐的丫鬟送过去,由上官夭夭挑选。

一切准备就绪,上官夭夭心里气不顺了。

她知道古承煜把暗九送过来的用意,就是为了让她出手。虽然很麻烦,可偏偏,暗九是个小美男,她全然无招架之力。

但就这么顺了古承煜的心思,她怎么都觉得不舒坦。

“星星,你去告诉王爷,晚上,本王妃亲自给王爷送饭!”

她看着自己选中的丫鬟吩咐道。

“是,王妃。”

一身绿意,面容清秀的星星福了福身子,领命离开。

丫鬟前脚走,上官夭夭后脚就钻进药房,接下来的一整天,药房里都是乒乒乓乓、大大小小的爆炸声。

偶尔还会伴随着浓重的硝烟味儿。

暗九守在门外,虽没受到波及,但心灵上也是种折磨。

他现在一点也不奇怪,当初为什么不给王妃拨丫鬟伺候了,哪个姑娘能受得了王妃这种惊吓法?

天擦黑,上官夭夭终于打开了药房的大门,鸟窝般杂乱的头发,满脸灰尘,原本浅紫的罗裙,此时破破烂烂不说,已经看不出本色了。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邪王盛宠:玲珑医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