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凤妃小说、皇朝凤妃小说在线阅读

霓裳梦颜 穿越重生 2020-12-05 18:30:09 0 0

皇朝凤妃

皇朝凤妃小说、皇朝凤妃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9-29 19:16

字数: 1,988,087

状态: 已完结 64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皇朝凤妃小说简介:她,21世纪女一枚,竟穿越成恋夫成痴的花痴王妃!前世被虐死,这一世还不掀翻他的王府!“你是杀了我还是让我休了你?”某王妃一脸得瑟,抖腿看着破门而入的冷面王爷!该死的女人,堂堂王妃,打群架,劫法场,还全城宣告要休夫!

皇朝凤妃小说预览

第一章“是么”,叶宋笑了一声,随即弯身便从丫鬟头顶伸手下来,将话本抽走,“给我也瞅瞅。”

丫鬟被这举动弄得一惊,还不等她发作,一仰头看见叶宋的脸时什么底气都没了,当即跪下:“奴婢不知是王妃娘娘,请王妃娘娘恕罪!”

别的丫鬟也都回过神来,整齐跪了一排,形容瑟瑟的。

叶宋撇这嘴翻了两翻,发现这话本里头文字内容丰富且很具有故事性,就跟现代的小说差不多,不由兴致大起,问:“这些玩意儿哪儿来的?”

丫鬟如实应答:“奴婢、奴婢休沐时去集市上买的……”

叶宋痛心疾首:“上班时间怎么能插科打诨呢,没收,统统没收。”

丫鬟们一脸肉疼。叶宋挑了挑眉,又安慰道:“莫灰心,好好表现,本王妃还是有可能把这些本子还给你们的。”

丫鬟们连连应是,总算平复了一些,然后各自退下去干活了。

叶宋掂了掂一沓话本,跟沛青打道回苑,似笑非笑道:“这下有打发时间的了。”

树下的苏宸,深深看了叶宋的背影一眼,有太多他疑惑的东西尽数都掩进了眼底里,拂叶转身而去。

叶宋确实跟他之前认识的叶宋大不一样,这些也都是她装出来的?可是不管怎么装,他都不会对她另眼相看。顶多,也只是觉得那就是一只跳梁小丑而已。

一连数日叶宋都闭门不出,全副身心地投入到形形色色的话本当中去,沉醉不可自拔。这一专注起来,什么烦心事也没有了,脸色恢复得快,身子也渐痊愈,一顿要吃三碗饭,腰上长了二两膘。

等到叶宋让沛青把这些话本物归原主时,她才猛然发现腰上那二两肥膘,不由长吁短叹。随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沛青,从明早开始,早睡早起晨跑锻炼,不得有误。”

沛青满脸苦相:“小姐,我又没有长胖,也……要晨跑啊?”

叶宋看她一眼,不容置喙:“怎么,让你锻炼身体,委屈你了吗?”

沛青正色:“不委屈,小姐为奴婢的身体状况着想,奴婢感到无比的幸福!”

“嗯很好。”叶宋转身就去衣柜里拾掇拾掇看看有没有简便一点可供锻炼时穿的衣裳,道:“你把本子还回去的时候,跟那几个姑娘说一下,让她们多淘一些专讲勾心斗角攻于算计的话本回来,看完了以后顺带给我瞅瞅。”

沛青不解:“小姐要看那些做什么?”

叶宋哼哼两声:“学习,借鉴。”

沛青大约明白了,欢喜地捧着书本物归原主去了。

叶宋的衣裳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大家闺秀款,不适合穿着跑步锻炼身体。因而连夜她把衣服做了一些修改,不必要的裙带广袖的都裁掉,袖口用绸带束着,领口遮得严严实实,裙子改成了裤子。

叶宋本也是个喜欢赖床的,无奈在这古代还不晓得要待多久,减肥是次要,打好身体根基才能做好持久战准备,不然像上次被钉一下就要躺几天着实不是她的作风。因而有了坚定的信念,叶宋把睡梦中的沛青拽起来,拖出去一起跑步了。

眼下时值深春。清晨的空气中还泛着一丝凉,草木芽尖儿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呵出的气息都被寒成了一片薄薄的白雾。

渐渐沛青也精神了,很快入了状态,随叶宋一起绕着花园跑圈。那漆黑如墨的长发和衣角,随着叶宋跑步的动作纷纷扬扬,消瘦的脸颊泛出一抹极浅淡的红晕,双目在晨雾中迷离,很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小、小姐,奴婢快不行了,跑跑不动了!”

叶宋扬声喝道:“坚持就是胜利,一二一!一二一!”她斗志昂扬,以至于沛青何时被她落在后面的她都不知道,只回头时蓦然发现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而且这条路……嗳?跑错路了,跑到小路上去了。

可是还不等她回过头停下来,冷不防整个人就撞在一堵坚硬的肉墙上,撞得她是头晕眼花。

叶宋泪眼花花地捧着额角抬起头来,瞳孔在映入一抹高大颀秀身着黑衣广袖气宇轩航的冷俊人影时,顿了顿,随后板正了脸,面上浮现出无懈可击的微笑,福了福礼道:“原来是王爷。”

见她如是一副圆滑之态,苏宸不由皱了眉。

上次苏宸打她的光景还历历在目,叶宋一看见他就防备。虽然是笑着的,但语气里的疏离丝毫不比苏宸讨厌她来的少,尤其是一看见那张好看的脸,她就觉得自己的侧脸和脖子有些疼了。此刻就他和她单独两人,为了保险起见不至于在这处被灭口,叶宋觉得还是先走为妙。

思及此,她笑得更加的灿烂,打量了一下苏宸道:“看王爷这行头,是打算去早朝?早朝可是大事耽搁不得,就不打扰了。”说罢转身就准备开溜。

“站住。”苏宸开口,冷然淡漠地送出两个字,一触即发的情绪像一把刮人的刀子。 第二章“站住?”叶宋稍稍侧了侧头,留给苏宸一个十分漂亮的侧颜。天边的云层拨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霞光万丈,给那张安静美好的侧颜淬上了淡淡的暖金色的光亮。让苏宸竟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很快回过神来,说不出的恼怒,仿佛一大早起来原本心情蛮好结果没注意踩了一坨狗屎,心塞。

他刚想发作,叶宋拔腿就跑,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跟躲瘟神似的躲开苏宸,口中念念有词一下就飘远道,“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你他妈当我是傻子吗,等着你来杀我啊……一大早的,太晦气了……”

晦气……苏宸站了一会儿,一点一点地反应过来这两个字居然是用在他身上,让他无比的火大,用低沉的嗓音狠戾道:“叶宋,不管你玩什么把戏,最好不要让本王逮到你。”

后来叶宋的晨跑锻炼都自觉地缩小了范围,绝对不要再遇上贱人苏宸。只要不遇上他,自己一天的心情都是好的。府上喜欢看话本的那几个丫鬟也十分自觉,投其所好隔天就让沛青送来了各种勾心斗角的本子供叶宋阅读,起初叶宋觉得还有点趣,可一本本看下来以后她又觉得千篇一律不由乏味,后来就不愿再看这类话本了。

见叶宋愁眉叹气书皮搭在脸上提不起精神,沛青不忍,咬咬牙豁出去了,道:“小姐你还喜欢看什么样的本子,你告诉奴婢,奴婢跟她们一起混出去帮你带回来。”

叶宋一怔,书皮从脸上掉下来,随即眉开眼笑:“我怎么没想到,你小姐我大可亲自去集市上挑选。”

啊呀她真是太迟钝了,被诓来古代这么久,居然就只局限在王府这么大点地盘里,还不曾见过外面的街道集市是何等光景,简直是吃亏,太吃亏了。越想叶宋就越兴致盎然,不行,还得亲自上街去走一趟,不然白来了。

叶宋怎么想就怎么做,沛青拦也拦不住。怎料叶宋到了王府大门,却被守卫给拦住,死活不得出去。

叶宋道:“本王妃心血来潮今日想去赶集,你们且让开。”

守卫一句话撂下:“王妃娘娘恕罪,没有王爷的命令,娘娘不能出府。”

叶宋不语,强硬地就想往外面冲,守卫两把刀横了下来挡在她面前晃眼得很,如此不近人情似乎叶宋敢再往前踏一步他们就真能砍得下手。

沛青扯了扯叶宋的袖子,劝道:“小姐,我们先回去吧。”

叶宋碰了一鼻子灰,有些颓败地转身走了几步,回头来看了守卫一眼:“你们给我等着。”

回去以后叶宋苦思冥想,决定无论如何都得拿到一个通行令,也给自己多布置几条后路。

晚膳后,主仆俩来了后花园散步消食。傍晚的景致又别有一番风韵。

行过了小桥流水,亭台水榭,王府里的百花争妍,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僻静处,后一条曲径两边全是绚烂的海棠。

然,前方有婢女停留,见叶宋来,纷纷行礼却挡住了她的去路,道:“王妃娘娘请回吧。”

叶宋挑一挑眉:“如何,这前方本王妃去不得?”

婢女们踟蹰。沛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道:“这好像是王爷为南氏辟的海棠苑吧,听说南氏很喜欢海棠,是这样吗?”

婢女低声应是。

叶宋问:“王爷和南夫人在里头?”

婢女们再应是。叶宋笑眯眯地道:“王爷有明言禁止本王妃来此处?”一天被阻挡了两次,她嘴上客客气气,心里却窜出了一股莫名的火气。

婢女未答,不知如何是好。苏宸确实没下过这样的命令,因为以前的王妃无事根本不会出碧华苑,更加不会来这里转悠。

下一刻叶宋冷冷拂袖,道:“既然没有禁止令,本王妃要到哪儿去,也得经由你们同意是不是?”

“奴婢不敢!”

“那还挡着做什么,还要本王妃请你们让开吗?”话语一落,众等候的婢女们不得已让开了道。

既然主子在里面,沛青是不好跟着的,她也只能在外等候。遂叶宋一人,拢袖不卑不亢地拾阶而上,直通那幽径深处的海棠苑。

海棠苑深处,是一片绯艳夺目的海棠花,微风中带着淡淡的香气。叶宋踱着小步,裙角轻轻拂过那海棠花枝,花瓣静然落地。

忽而,一道男女纠缠不清的声音传进她耳朵里,女子的无力娇喘,男人的厚重呼吸,带着无尽的暧昧。

叶宋循声望去,见花丛深处略微有颤动。 第三章她放轻了脚步,一步一步走过去。在隐隐约约看见花丛中情到浓处难以自制正纠缠在一起的一双男女时,叶宋弯了眼,眼里晶光闪闪,分外狡黠。

那一双男女,除了宁王苏宸和南氏还会有谁。两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到突然闯进来的叶宋。

叶宋寻了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缓缓坐下观看这场免费的活春宫。莫看南枢平日里柔弱非常,她的身材还是相当有料的,躯体洁白无暇似上好的羊脂玉,双腿纤细而修长,衣衫敞开得几乎跟没穿差不多了。

苏宸的身体线条极美,勃发有力,一头墨发在身下的衣衫上散开,媚态尽显。

“王爷……宸……”当南枢难耐地缠上苏宸的腰时,苏宸挨不住了。

太劲爆了。

叶宋单手支着下巴,看得面不改色。

正当两人将这场大战进行得如火如荼难分难舍之时,冷不防一声意味悠长的口哨在下垂的夜幕中响起,清晰无误地传进两人的耳朵里。

两人猛地一顿。苏宸身下的南枢歪了歪满面潮红的脸来看时,看见叶宋赫然坐在不远处,笑得不甚分明,当即脸色煞白,尖叫一声拼命往苏宸身下躲。

苏宸肺都要气炸了,顺手捞过衣袍把南枢遮住,怒喝:“谁允许你进来的?!滚!”

偏生叶宋毫不惧怕,问心无愧,还偏着头努力往两人身上那些没被遮住的地方看,浑然像看戏一样,啧啧两声道:“王爷和妹妹,也忒奔放了一些,不分场合就这般激烈,幸好撞见的人是我,要是被别人撞见了颜面何存。”

南枢情绪倒也丰富,很快便颤抖着身子,流下清泪两行:“是妹妹不对,求姐姐快走好么……”

苏宸看向叶宋的眼神,如若不是他不方便,说不准真的会杀了她。叶宋嘴边的笑,实在太刺眼。没心没肺,事不关己。

他根本无法想象,曾经为了他而执着疯狂的女人,转眼之间就会变成这副可恶的模样!

见叶宋不为所动,南枢快崩溃地哭叫:“你快走啊!”

叶宋轻笑了一声,道:“妹妹太害羞了。”

苏宸绷紧了身体,一字一顿地冷冽看着叶宋道:“你到底想怎样?”

叶宋随手折了一朵海棠花,勾着嘴角道:“还是王爷明白人。我听说,在这王府里不论我做什么,都得经过王爷的同意。我一点也不想干涉王爷跟妹妹如何恩爱,只不过也希望王爷不要干涉我的自由,就这样简单。”她回视着苏宸,“这王府暂时还是我的家,我不想在家里跟在牢笼里一样,我进出上下,只要不侵犯你们的利益,你都得同意。”

“叶宋,你好大的口气。”苏宸双眸微眯,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叶宋毫不畏惧地努努嘴,道:“王爷再不同意,妹妹光着身子这么久,恐怕会着凉。”

苏宸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温柔备至地把南枢护在怀中,再睁眼时道:“好,本王答应你,现在你可以滚了吗?”

叶宋伸手:“证物呢?”

苏宸随手一拂,拈起衣袍上的一枚白玉麒麟火纹佩丢给了叶宋,叶宋满意地来回看了看,紧紧握着起身就欲走,笑道:“王爷和妹妹若是没尽兴,还请继续。”

南枢羞愤地哭得好不凄楚。

“慢着。”苏宸不动声色道,“你转过身,让本王和枢儿先走。”

叶宋没多想,果真背过身去,道:“那你们快点儿。”

身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衣料相互摩擦的声音。很快苏宸温柔地帮南枢穿好的衣裳,抱着梨花带雨的她出了海棠苑。

整个海棠苑都寂静了下来,连一声虫鸣都没有。

叶宋等了一会儿,听身后已没有动静,料想两人早已经走远了,不由轻轻吁了一口气。其实她一点也不好受,浑身虚汗。做这样的事情,很冒险。

她手指抚摸着那枚白玉麒麟火纹佩,心中才稍稍踏实了些,动了动僵掉的四肢,无心观赏满苑海棠,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是这堪堪一转身,身前笼罩下一片阴森的黑影,她心中大骇吓得后退了两步。待定睛一看,居然是苏宸去而复返,顿时底气全无,连腿都开始发软。

她暗叹糟糕,上了苏宸的当,太失策了。苏宸把她留在这里,是想要收拾她。

叶宋本能地紧紧护住那枚白玉佩,尽量摆出一副友好的姿态,笑道:“王爷还没走?”

“你说呢。”苏宸怒极反而平静了下来,抬手伸到叶宋脸边,缓缓靠近,那微凉的指端最终抚在了叶宋柔滑的脸上,惊起了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叶宋反感地侧头一缩,就在这个时候,苏宸温柔的手指化作无情的掌风,狠狠往叶宋脸上扇去。这力道,比上一次简直大太多,叶宋整个人直接被扇倒在了地上,半面脸颊像是没了一样连知觉都找不到。

嘴角一滴一滴地滴出鲜血,发丝散乱。 第四章紧接着剧烈的疼痛传来,下颚仿佛被生生折断了一般,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上冒出了密汗。

还不等叶宋缓口气,紧接着苏宸蹲下来,捏着她的脖子狠狠往山石那边一甩。她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飞跌出去,重重地撞在石头上,好似撞断了一根胸骨。

叶宋爬在石头上,再也包不住,呕出一大口血。脸色涨红,极为痛苦。

苏宸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边,以王者之气睥睨着她,道:“痛吗?”

叶宋未答,抬手去抹嘴角的血,那殷红的颜色刺痛了她的双眼。

他俯身在她身旁,五指收紧钳住她的肩头,肩头被石头撞破一片黏湿,“你告诉本王,你是不是活腻了。”

叶宋头晕目眩,仅剩的力气大概就是握着白玉佩的那只手了,死死地掐在袖中。她无力地抬眼,带了血迹的脸孔有着绝烈妖娆的神采,忽然就笑了,笑声动听至极,可细细听来时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她挑衅地勾起嘴角,道:“有本事,你杀了我啊。为了你心爱的南枢,杀了我这个曾盲目倾心过你的妻子。”

苏宸瞳孔倏地一缩。

那一刻叶宋就知道自己有活路了。她染血的手指如先前苏宸碰她的脸那般轻轻抚上苏宸的眉眼,让苏宸蓦地一顿。她缓缓笑道:“真是可惜了这样一副好皮囊。”说罢再也支撑不住,阖眼晕了过去,手无力地垂在粗糙的石面上,侧着脸,发丝泻下,却遮不住她嘴角淌下的血迹。

那样鲜艳的色泽,把满苑的海棠花都比了下去。

明明是这么一个脆弱的人,弯长的睫毛凝着夜露,脸色在鲜血的映衬下更加无丝毫润色如冰冷的白瓷。可是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是满满的挑衅和坚韧。

从前她不是这样一个人。

叶宋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

床边的沛青,红肿着双眼,看见叶宋幽幽醒来,欣喜若狂得直掉眼泪,一句话不说便闷头朝外跑去,很快带来一个中年大夫。

中年大夫坐下给她号脉,罢后眼中溢满了同情之色,慈眉善目道:“王妃娘娘醒来了就好,已无生命危险了,接下来需得卧床好生休养。”

叶宋觉得躺得久了身体十分僵硬,刚想要动一下,大夫就着紧又道,“诶王妃千万不可乱动,王妃贵体多处骨折,若乱动容易留下后遗症亦或者即便痊愈了也使得骨头畸形生长。”

叶宋低眉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才发觉身上多处被厚厚的白纱给包扎了起来,整个人臃肿得就像是个粽子。她平平整整地重新躺好,不为难大夫更加不会跟自己过不去,也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滋味,大难不死?劫后重生?她平静地吁了口气,脸上表情不悲不喜,道:“如此有劳大夫了。”

大夫轻轻叹息了一声,拎起药箱重新给叶宋开药方子,离去时叮嘱道:“娘娘好生休息。”

叶宋这个宁王妃,是有史以来最为落魄潦倒的王妃了。整个碧华苑里,她就只有沛青一个丫鬟使唤。

此时,碧华苑就显得无比的冷清。叶宋讨厌这样的冷清。

愣神间,沛青十分麻溜,煎了一碗药端到叶宋床前,强颜欢笑道:“小姐,该吃药了。小姐是有福之人,很快就能够痊愈的。”说着便拿药匙一勺一勺体贴地喂叶宋喝药。

叶宋很老实地喝药,随口反问道:“你是说,我嫁给苏宸是我的福气?”

沛青一顿,红了眼圈儿,眼中水光连连,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我睡了多久了?”沛青给她掖被子时她又问。

沛青道:“小姐睡了六天了。”

叶宋脑海中浮现出夜幕降临时自己身处海棠苑时的血腥光景,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浑身血液都发凉,轻声道:“我那天是怎么回来的?”

沛青止不住抹眼泪,声带哽咽,极力平息却越忍越难,几乎是泣不成声:“那天……奴婢差点就以为小姐……奴婢万万没想到,王爷会对小姐下如此狠手……他把小姐扛出来的时候,小姐浑身都是血已经奄奄一息了,王爷就那样把小姐扛回碧华苑连屋子都没踏进一步,把小姐扔地上,说……说让小姐生死由天……”

叶宋听得反而笑了,笑得异常虚弱,道:“看你哭得这副傻样儿。那苏宸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你又不是头一天知道。”似想起了什么,叶宋顿时紧张了起来,不顾沛青阻止四下乱动乱找,“沛青,你看见一块白玉佩没有?快,帮我找找,那个东西很重要。”

皇朝凤妃小说预览

“是么”,叶宋笑了一声,随即弯身便从丫鬟头顶伸手下来,将话本抽走,“给我也瞅瞅。”

丫鬟被这举动弄得一惊,还不等她发作,一仰头看见叶宋的脸时什么底气都没了,当即跪下:“奴婢不知是王妃娘娘,请王妃娘娘恕罪!”

别的丫鬟也都回过神来,整齐跪了一排,形容瑟瑟的。

叶宋撇这嘴翻了两翻,发现这话本里头文字内容丰富且很具有故事性,就跟现代的小说差不多,不由兴致大起,问:“这些玩意儿哪儿来的?”

丫鬟如实应答:“奴婢、奴婢休沐时去集市上买的……”

叶宋痛心疾首:“上班时间怎么能插科打诨呢,没收,统统没收。”

丫鬟们一脸肉疼。叶宋挑了挑眉,又安慰道:“莫灰心,好好表现,本王妃还是有可能把这些本子还给你们的。”

丫鬟们连连应是,总算平复了一些,然后各自退下去干活了。

叶宋掂了掂一沓话本,跟沛青打道回苑,似笑非笑道:“这下有打发时间的了。”

树下的苏宸,深深看了叶宋的背影一眼,有太多他疑惑的东西尽数都掩进了眼底里,拂叶转身而去。

叶宋确实跟他之前认识的叶宋大不一样,这些也都是她装出来的?可是不管怎么装,他都不会对她另眼相看。顶多,也只是觉得那就是一只跳梁小丑而已。

一连数日叶宋都闭门不出,全副身心地投入到形形色色的话本当中去,沉醉不可自拔。这一专注起来,什么烦心事也没有了,脸色恢复得快,身子也渐痊愈,一顿要吃三碗饭,腰上长了二两膘。

等到叶宋让沛青把这些话本物归原主时,她才猛然发现腰上那二两肥膘,不由长吁短叹。随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沛青,从明早开始,早睡早起晨跑锻炼,不得有误。”

沛青满脸苦相:“小姐,我又没有长胖,也……要晨跑啊?”

叶宋看她一眼,不容置喙:“怎么,让你锻炼身体,委屈你了吗?”

沛青正色:“不委屈,小姐为奴婢的身体状况着想,奴婢感到无比的幸福!”

“嗯很好。”叶宋转身就去衣柜里拾掇拾掇看看有没有简便一点可供锻炼时穿的衣裳,道:“你把本子还回去的时候,跟那几个姑娘说一下,让她们多淘一些专讲勾心斗角攻于算计的话本回来,看完了以后顺带给我瞅瞅。”

沛青不解:“小姐要看那些做什么?”

叶宋哼哼两声:“学习,借鉴。”

沛青大约明白了,欢喜地捧着书本物归原主去了。

叶宋的衣裳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大家闺秀款,不适合穿着跑步锻炼身体。因而连夜她把衣服做了一些修改,不必要的裙带广袖的都裁掉,袖口用绸带束着,领口遮得严严实实,裙子改成了裤子。

叶宋本也是个喜欢赖床的,无奈在这古代还不晓得要待多久,减肥是次要,打好身体根基才能做好持久战准备,不然像上次被钉一下就要躺几天着实不是她的作风。因而有了坚定的信念,叶宋把睡梦中的沛青拽起来,拖出去一起跑步了。

眼下时值深春。清晨的空气中还泛着一丝凉,草木芽尖儿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呵出的气息都被寒成了一片薄薄的白雾。

渐渐沛青也精神了,很快入了状态,随叶宋一起绕着花园跑圈。那漆黑如墨的长发和衣角,随着叶宋跑步的动作纷纷扬扬,消瘦的脸颊泛出一抹极浅淡的红晕,双目在晨雾中迷离,很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小、小姐,奴婢快不行了,跑跑不动了!”

叶宋扬声喝道:“坚持就是胜利,一二一!一二一!”她斗志昂扬,以至于沛青何时被她落在后面的她都不知道,只回头时蓦然发现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而且这条路……嗳?跑错路了,跑到小路上去了。

可是还不等她回过头停下来,冷不防整个人就撞在一堵坚硬的肉墙上,撞得她是头晕眼花。

叶宋泪眼花花地捧着额角抬起头来,瞳孔在映入一抹高大颀秀身着黑衣广袖气宇轩航的冷俊人影时,顿了顿,随后板正了脸,面上浮现出无懈可击的微笑,福了福礼道:“原来是王爷。”

见她如是一副圆滑之态,苏宸不由皱了眉。

上次苏宸打她的光景还历历在目,叶宋一看见他就防备。虽然是笑着的,但语气里的疏离丝毫不比苏宸讨厌她来的少,尤其是一看见那张好看的脸,她就觉得自己的侧脸和脖子有些疼了。此刻就他和她单独两人,为了保险起见不至于在这处被灭口,叶宋觉得还是先走为妙。

思及此,她笑得更加的灿烂,打量了一下苏宸道:“看王爷这行头,是打算去早朝?早朝可是大事耽搁不得,就不打扰了。”说罢转身就准备开溜。

“站住。”苏宸开口,冷然淡漠地送出两个字,一触即发的情绪像一把刮人的刀子。 “站住?”叶宋稍稍侧了侧头,留给苏宸一个十分漂亮的侧颜。天边的云层拨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霞光万丈,给那张安静美好的侧颜淬上了淡淡的暖金色的光亮。让苏宸竟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很快回过神来,说不出的恼怒,仿佛一大早起来原本心情蛮好结果没注意踩了一坨狗屎,心塞。

他刚想发作,叶宋拔腿就跑,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跟躲瘟神似的躲开苏宸,口中念念有词一下就飘远道,“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你他妈当我是傻子吗,等着你来杀我啊……一大早的,太晦气了……”

晦气……苏宸站了一会儿,一点一点地反应过来这两个字居然是用在他身上,让他无比的火大,用低沉的嗓音狠戾道:“叶宋,不管你玩什么把戏,最好不要让本王逮到你。”

后来叶宋的晨跑锻炼都自觉地缩小了范围,绝对不要再遇上贱人苏宸。只要不遇上他,自己一天的心情都是好的。府上喜欢看话本的那几个丫鬟也十分自觉,投其所好隔天就让沛青送来了各种勾心斗角的本子供叶宋阅读,起初叶宋觉得还有点趣,可一本本看下来以后她又觉得千篇一律不由乏味,后来就不愿再看这类话本了。

见叶宋愁眉叹气书皮搭在脸上提不起精神,沛青不忍,咬咬牙豁出去了,道:“小姐你还喜欢看什么样的本子,你告诉奴婢,奴婢跟她们一起混出去帮你带回来。”

叶宋一怔,书皮从脸上掉下来,随即眉开眼笑:“我怎么没想到,你小姐我大可亲自去集市上挑选。”

啊呀她真是太迟钝了,被诓来古代这么久,居然就只局限在王府这么大点地盘里,还不曾见过外面的街道集市是何等光景,简直是吃亏,太吃亏了。越想叶宋就越兴致盎然,不行,还得亲自上街去走一趟,不然白来了。

叶宋怎么想就怎么做,沛青拦也拦不住。怎料叶宋到了王府大门,却被守卫给拦住,死活不得出去。

叶宋道:“本王妃心血来潮今日想去赶集,你们且让开。”

守卫一句话撂下:“王妃娘娘恕罪,没有王爷的命令,娘娘不能出府。”

叶宋不语,强硬地就想往外面冲,守卫两把刀横了下来挡在她面前晃眼得很,如此不近人情似乎叶宋敢再往前踏一步他们就真能砍得下手。

沛青扯了扯叶宋的袖子,劝道:“小姐,我们先回去吧。”

叶宋碰了一鼻子灰,有些颓败地转身走了几步,回头来看了守卫一眼:“你们给我等着。”

回去以后叶宋苦思冥想,决定无论如何都得拿到一个通行令,也给自己多布置几条后路。

晚膳后,主仆俩来了后花园散步消食。傍晚的景致又别有一番风韵。

行过了小桥流水,亭台水榭,王府里的百花争妍,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僻静处,后一条曲径两边全是绚烂的海棠。

然,前方有婢女停留,见叶宋来,纷纷行礼却挡住了她的去路,道:“王妃娘娘请回吧。”

叶宋挑一挑眉:“如何,这前方本王妃去不得?”

婢女们踟蹰。沛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道:“这好像是王爷为南氏辟的海棠苑吧,听说南氏很喜欢海棠,是这样吗?”

婢女低声应是。

叶宋问:“王爷和南夫人在里头?”

婢女们再应是。叶宋笑眯眯地道:“王爷有明言禁止本王妃来此处?”一天被阻挡了两次,她嘴上客客气气,心里却窜出了一股莫名的火气。

婢女未答,不知如何是好。苏宸确实没下过这样的命令,因为以前的王妃无事根本不会出碧华苑,更加不会来这里转悠。

下一刻叶宋冷冷拂袖,道:“既然没有禁止令,本王妃要到哪儿去,也得经由你们同意是不是?”

“奴婢不敢!”

“那还挡着做什么,还要本王妃请你们让开吗?”话语一落,众等候的婢女们不得已让开了道。

既然主子在里面,沛青是不好跟着的,她也只能在外等候。遂叶宋一人,拢袖不卑不亢地拾阶而上,直通那幽径深处的海棠苑。

海棠苑深处,是一片绯艳夺目的海棠花,微风中带着淡淡的香气。叶宋踱着小步,裙角轻轻拂过那海棠花枝,花瓣静然落地。

忽而,一道男女纠缠不清的声音传进她耳朵里,女子的无力娇喘,男人的厚重呼吸,带着无尽的暧昧。

叶宋循声望去,见花丛深处略微有颤动。 皇朝凤妃

皇朝凤妃

皇朝凤妃

皇朝凤妃

皇朝凤妃

皇朝凤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皇朝凤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