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神农最新章节_小说超凡神农在线阅读

红尘 都市情感 2019-08-28 15:36:39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超凡神农》免费阅读!《超凡神农》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情感,主要讲听着这两道树堆后面传出的声音,赵临风心中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忍不住内心的好奇,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想一探究竟,看看这说话的人到底是谁。

超凡神农小说试读:

“什么?你,你妈逼你嫁给李二麻子?”赵临风一听,肺都快气炸了。

李二麻子是什么人啊?一听这名字,都能想出个大概了,奇丑无比,长得跟王八蛋似的,一脸麻子,看着都觉得恶心。

田婶儿简直是老糊涂了,瞧不起自己也就罢了,除了会看病之外,确实没什么能耐。这不是把蓉蓉往火坑里推吗?

要知道,李蓉蓉可是村里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一朵花儿,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儿有身段儿,关键还老有文化了。

嫁给李二麻子,根本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啊。这不是给李蓉蓉幸福,而是害了李蓉蓉啊。

“嗯。”李蓉蓉轻轻点头,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小脸儿上写满了伤心与苦闷。

“为什么啊?”赵临风急了。

李蓉蓉说道:“因为李二麻子家里有钱呗。”

“又是钱!你爸妈钻钱眼里去是不是?就知道钱,连你的幸福都不管不顾了吗?”赵临风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甚至有了恨意,比李大嘴还恨!

这是自己的爱情啊,说没就没了!

“临风,你别这样说我爸妈,我其实挺理解她们的。”李蓉蓉叹息道:“你也清楚咱们家里的情况。”

“当年父母为了让我跳出农民这个圈子,花光了积蓄送我去读书,吃了很多苦累,可惜,父亲那年生病,家里没了收入来源,我也只能呆在家了。你也知道,乡下拿什么去挣钱啊,我哥哥年纪也大了,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他是咱们老李家的根儿啊。”

赵临风沉默不语,心如刀绞一般难受。

“李二麻子家里有钱,这一次据说光聘礼就是一万多,一万多啊,都能给咱哥买一个媳妇儿回家了,我父母又怎么能不动心?”说到最后,李蓉蓉脸上的泪花又滚了下来。

赵临风也明白,李二麻子人不咋滴,可家里确实有钱,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一年下来就是好几千上万,会点木工活儿,这几年是村里的风光人物,抽烟都是十多快钱一包的黄鹤楼,那叫一个洋气。

嫁给李二麻子,蓉蓉下辈子确实衣食无忧了。

“主人,怕什么,不就是钱吗?你有甘霖秘术还怕挣不到钱?”这时候,脑子里又传出小白狗的声音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临风一听,对啊,自己怎么把自己的超能力给忘了?有了甘霖秘术,自己多少钱搞不来?不就是钱吗?老子去挣!

“蓉蓉,李二麻子什么时候来下聘礼?”赵临风问道。

“应该三四天之后吧。”李蓉蓉算了一下时间,说道。

昨天洗完衣服,回家妈妈就说了这件事情,李蓉蓉一听伤心欲绝,嫁给其他人自己好歹还能慢慢接受,可李二麻子那张脸,谁看了都得添堵,怎么接受啊?

就这样,李蓉蓉把自己关在屋里,哭了整整一个晚上,耐不住父母软磨硬泡要上吊,这才答应了下来。

今天趁着父母不在家,李蓉蓉便上来找赵临风了,哪怕跟他在一起多那么一秒钟,李蓉蓉就觉得开心。

“三四天还来得及!”赵临风盘算了一下时间,再也不耽误,扛着锄头就往房子后面跑。

李蓉蓉不明所以,跟着撵了上去,“临风,临风,你干嘛去啊,临风……”

赵临风指着满地的山参,道:“看见没有,这就是钱!放心吧,蓉蓉,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李二麻子的。”

“这是山参?你怎么有这么多山参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李蓉蓉好奇问道,自己来过很多次了,可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多山参啊。

赵临风笑着摇摇头,山神传承这事绝对不能说出去,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先别管这事,帮忙挖点山参,我马上进城去,把山参卖了,你就不用嫁给李二麻子了!”说完,赵临风先动了起来。

山参非常珍贵,所以赵临风挖得很小心,挖得很深,确保不伤到山参的根部。忙活了大半个小时,俩人挖了差不多二十珠山参。

赵临风只听爷爷说,山参比较值钱,但具体值多少钱却并不清楚,为了保险起见,就多挖了一些。

“蓉蓉,你在家等我,一直等到我回来为止,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李二麻子的。”说完,赵临风扛着麻袋就下山了。

李蓉蓉心里很感动,眼中有着泪花滚动,“临风,你小心一点啊……”

话没说完,赵临风已经下山了。

赵临风也觉得奇怪,过去下山自己至少得二十多分钟,今天扛着麻袋,也只用了十多分钟而已,却一点都没觉得累,这是什么情况啊。

在粗口上等了没一会儿,便来了一辆拖拉机,是李水生家的,因为赵临风爷爷救过李水生的命,所以关系很好。

“这不是临风啊,怎么,要进城去啊。”李水生把拖拉机停下,笑呵呵打着招呼,露出一口大黄牙来。

赵临风忙点头,“水生叔,能载我一程不,我去城里有点儿急事儿。”

“那没问题啊,赶紧上来吧。”李水生也是个老实汉子,爽快的紧,伸手把赵临风拉了上来。

拖拉机重新开动,二人再次往城里进发。李水生是个健谈的中年汉子,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不过,赵临风心里想着李蓉蓉,没什么心思搭讪。

“昨天李大嘴那小子半夜进城去,让我载他,我没同意,也不知道他去不去城里,顺便稍他一段儿。”李水生嘟囔了一句。

赵临风一听,“李大嘴也要去城里?”

“是啊,大半夜的让我去,我没去,这熊日的山路,太难走了,黑灯瞎火的咋去?”李水生埋怨道。

赵临风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心里却清楚的很,李大嘴那王八犊子,指定以为自己死了,跑城里躲了去了。

也好,这王八蛋不在村里自己也少了点儿事情,最近自己还真没空对付他,一切都等蓉蓉的事情处理完再说吧。

心里这么想着,赵临风靠在拖拉机上,居然睡着了。下午一点的时候,赵临风到了乡镇,因为李水生到镇上买化肥,去不了县城,赵临风又坐上了去县城班车。

因为第一次坐车去城里,赵临风有些紧张,抱着一麻袋药材在怀里,生怕被人给抢了;同时又有点兴奋,四处东张西望,毕竟第一次进城。

“小伙子,你旁边有人吗?”赵临风刚坐没一会儿,旁边来了一老者。

老者穿着旧式中山装,却非常干净得体,慈眉善目,看上老者第一眼,赵临风就觉得比较亲切。

“没有,你坐吧。”赵临风微微一笑,见老者跟自己一样拎着不小的编织袋,又问道:“老伯,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行。”老者顺势坐下,将编织袋放在两腿之间。

等坐下之后,老者赫然发现,小伙子两腿之间也放着编织袋,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小伙子,你这里装的是啥?”

赵临风神色一紧,警惕的看了老者一眼,不由抓紧了袋子,讪讪笑道:“没啥,一些山货而已。”

哪怕得到山神传承,赵临风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野小子,加上袋子里的东西,可关系到自己跟蓉蓉的未来,万一被骗了咋整?

周青云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眼神何等毒辣?见赵临风拿自己当骗子,很是无奈,也不多说,眼睛一闭,跟周公下棋去了。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人基本坐满了,司机也就出发了,毕竟是偏僻乡下,人少,不能跟大城市相比,流水班,人满才会走。

车身刚动,周青云便醒了,因为年纪大了,加之又是山路,晕得厉害,头昏眼花,胃部直翻腾。

“呃……”周青云坐直了身体,尽量坚持着。

“老伯,你怎么了?你病了吗?”赵临风到底心地善良,看老者气色不对,关切问道。

周青云不自然的笑了笑,“晕车。没事,等一会儿下车就好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周青云脸色愈发难看,惨白如纸,眼看就要一口喷出来的时候,赵临风取出了一个香包。

“老伯,你闻一下,很有效的。”这时候,赵临风递过一个香包,说是香包,其实就是一个巴掌大的布袋子。

布袋子里面装了几十味中药,刺激性极强,具有静气凝神的功效。

“这是……”周青云话没说完,一股子怪怪的药味儿窜进了鼻息之中。

说来也怪,奇异味道一入鼻,周青云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至少把那股子呕吐感强行给压了下去,脑袋也没那么昏昏沉沉了。

周青云抓着香包使劲嗅了嗅,足足放在鼻息间一分多钟时间,这才挪了过来,看了看香包,又看了看赵临风。

“老伯,你感觉好点了没?”赵临风关切问道,毕竟是医生,心地善良得很。看见周青云痛苦,也顾不得后者是不是骗子了。

“好多了,好多了。”周青云连连点头,指着香包道:“小伙子,你这个香包里面装的是什么?好像是中草药混合的,还有柠檬、菊花的味道……”

“对,就是中药!”赵临风解释道:“这是比较奇特的香包,乡下用来驱除蚊虫的,呆在身上,蚊子就不会来咬了。里面有麝香、丁香、柠檬、菊花等等十多二十种中药呢。”

不是赵临风不肯说,而是其中蕴含的药材实在太多了,而且配备比例也比较讲究,一时半会儿讲不明白。

“能驱蚊虫?”周青云闻言大惊失色,能够驱除蚊虫,如果量产的话,什么蚊香、檀香岂不马上就得关门大吉?

这是天大的商机啊!

“对啊。”赵临风倒没觉得什么,“带着香包,别说蚊虫了,上山采药连毒蛇蜈蚣之类都不敢靠近,安全得紧。”

“可是麝香……”周青云又有点担忧。

麝香是一味非常特殊而又珍贵的药材,同时争议也比较大,比如说女人孕期接触麝香既有可能导致流畅。

“没事。”赵临风又道:“麝香药性虽猛,味道刺鼻,不过在其它药材中合配伍之后,毒副作用几乎为零,安全得很。这箱包我都带了十多年了呢,不打紧。”

周青云仔细想了想,好像菊花等药材,确实有压制麝香的功效。

“你是医生?”周青云忽然想到了“配伍”,这可是专业词汇,一般人听不懂。

“嗯,懂一点。”赵临风憨厚道。

然而,周青云却是不可思议的拿着香包看了看,心中震惊无比。这小伙子绝对是个医学天才啊,居然想到用这种法子来治疗晕车症,驱逐蚊虫。反正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见过很多医学大家,没琢磨出这个法子来。

“你学的是中医?”周青云又露出了两抹疑惑之色,哪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啊?

赵临风点了点头。

“那你学了几年医?”周青云想考校一下赵临风,心里是不怎么相信的。

中医与西医不同,西医是标准化的培养,就跟流水线生产一样,三五年就能出师;中医没有几十年的积淀,终究是碌碌无为。

“我……”

“老头子,老头子,你怎么样了,老头子你醒醒啊……”赵临风还没说完,前排的老婆婆忽然紧张喊了起来。

司机一听,“嗤”的一声,把车停在了路边,大声喊道:“怎么回事?”

车内一下子混乱起来,不少人纷纷走上前去看,只见前排老者抽搐了两下,面色潮红,支支吾吾,什么都没说清楚。

“大家让一让,我是医生!”周青云大吼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周青云眉头便拧了起来,“你老伴有心脏病?”

“这不是心脏病,是脑溢血!”没等老太婆开口,赵临风便扑了上来。

周青云闻言面色惊变,又仔细看了看老者,是啊,自己疏忽了,这哪里是心脏病,根本就是脑溢血嘛。

如果是心脏病自己尚且能上上手,救回来的几率也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可脑溢血。

“脑溢血?这,这可咋办啦。”老太婆一急,又哭出声来。老两口去城里看儿子,怎么生出这等事端呢?

“快,把患者放平,保持空气流通。”危急时刻,赵临风也顾不上许多,抱起老头子就下了车。

下车之后,赵临风找了一处平坦地,把上身衣服脱了垫在地上,在老头下颌两侧摁了摁,却毫无反应。

“糟糕,血液在往顶上窜呢?”周青云也跟了下来,只一号脉,就知道希望不大了。

“啊!”老太婆一听这话,差点没吓昏过去。

赵临风倒是镇定自若,“别着急,还没到那一步呢。”说着,赵临风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抓起老头的手掌,对着大拇指一刀划了下去。

鲜血飞溅而出!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超凡神农】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