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入世最新章节_小说邪医入世在线阅读

都市情感 2019-08-28 16:42:19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邪医入世》免费阅读!《邪医入世》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情感,主要讲邪医下山,回归都市,只手翻天,叱咤风云。

邪医入世小说试读:

中年男子带着女孩刚走到火车站门口,发现一人向着他们迎面走来,男子脸上顿时浮现了笑容,连忙迎了过去。

“小杰,几年没见这个头没变,人倒是又帅了不少。”

见到这中年男子易云杰也是微微一笑,叫了声周叔,同时也看到了周叔身边跟着的漂亮女孩,他知道这漂亮女孩就是周叔的女儿,只不过以前两人从没见过,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事实上他跟周叔也就见过两三次面而已,并不能算多么熟络,他们的关系还要从周、易两大本家说起,应该算是祖父辈的友谊,而这次能成功在坐上火车之前就搭上周家的线,还是他爸妈的功劳,两家虽然多年没有过什么联络,但关系还是一如既往,没有过分生疏。

“周叔过奖了,这次来清水市麻烦周叔还有点过意不去呢。”易云杰走到跟前,笑着挠了挠头。

周叔本名叫周建国,在清水市金城区也算是小有成就,创建了一个自己的小公司,每年都有个几十近百万收入,家境算得上优等,而且祖上在这边还有一块不大不小的地皮,传承着武馆文化,周建国父亲就是馆主,所以他们周家的名气虽然不算大,但是在这一块也是不小的,不然也不会有个这么如同小公主的女儿,周芊芊。

“长相一般,中等偏上,个子一米七五,达不到标准,体型偏瘦,身上穿的加在一起不超过两百块钱,没有品味。”这就是周芊芊对易云杰的第一印象,原本只是讨厌,现在已经升级为厌恶,这样的人住在他周家会让人看笑话的。

特别是自己那几个动辄香奈儿、LV的姐妹,要是知道自己家进了一个这么没有品味的人,非得嘲笑死自己了。

而且为了等这个人,自己跟姐妹们约好去星巴克喝咖啡也泡汤了,还白白晒了几分钟大太阳,她真是打心眼里恨死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陌生人了。

“哎哟你看我,只顾着愣神,都忘了介绍了。”周建国一拍大腿,连忙拉过周芊芊,介绍道:“这是我小女儿,小杰你应该没见过,前几年一直在高中寄宿,很少回家,这会儿高考结束了才有时间跟着我到处跑。”

“来芊芊,这是你易云杰易大哥,你老爸当年大学同宿舍好兄弟的儿子,而且也年长你一岁。”周建国故作严肃的说道,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的脾性,眼高于顶,要是自己不表现的严肃点,恐怕在这里就能把性子耍起来。

“你好,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找我。”易云杰礼貌性的伸出手,跟她那娇嫩小手握在一起,只不过两只手一触即分,因为他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耐烦。

“好啊。”周芊芊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十分不屑,对方看着就不像是个有能耐的人,跟自己同班的那个高学斌比差远了,对方不仅是学生会主席,老爸更是金城区的副区长,家中有权有势,自己能力也十分强大,高中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现在更是与自己考进了清水市同一所大学,在她心目中,那样的男孩子才值得交往。

而且自己家同样不差,爷爷是有名的武术家,威望很高,爸爸是公司老板,家中资产千万,有什么是他这种一清二白的小子能帮得上忙的呢?

对于周芊芊的这种态度,易云杰心中也是一笑而过,家庭优越加上自身条件优秀,难免养成这种目中无人的性格,只是他易云杰同样是个骄傲的人,不会见到对方漂亮就贴着脸上去。

三人上了车,车中开着空调,跟外面简直就是两个天地,周芊芊舒了口气,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不过对于易云杰来说这种温度差没有任何影响,他所修功法就是改变体质的五行长生之法,乃是当年一位秦姓超级大能所留,虽然他现在并没有触摸到其中精髓,但是身体中五行平衡,什么炎热酷暑极北冰寒对他作用还真是不大。

只不过唯一的隐患就是天玄绝脉,时刻威胁着他的生命,他这次下山来除了觉得自己年纪不小了,该回到正常世界了,另外一点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在世俗中能找到解决天玄绝脉的方法,做一个正常人。

五行长生体虽然能压制这种绝脉,但是他现在的水平顶多也就是摸到了功法的入门阶段,不是长久之计。

……

两人在后座没有话题,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再加上周芊芊本来就对他没有好感,所以车中一直保持着安静。

易云杰索性将头扭向一边望着窗外,思考着入世后自己的的未来、方向。

山上便宜师傅让他去清水市清源医院去找一个叫石开仁的医生,据说是当年便宜师傅对他有过恩惠,可以去谋个职务,而家中父母却让他跟着周叔,看看能不能混口饭吃,易云杰其实有自己的计划,凭着自己这一身本身很容易就能在世俗中立足,但是当下还是得仗着周叔他们,毕竟人生地不熟,很多事情都不懂。

但是易云杰的这般作态落在周芊芊眼中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装逼了。

哼,想通过这种方法吸引自己注意?真是幼稚。很多小屁孩在美女面前表现的很深沉,用这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吸引女孩,这叫反其道而行之,可惜她是眼光毒辣的周大小姐,不会吃这一套,这种行为只会让周大小姐觉得更加讨厌,是极不成熟的表现。

最后还是周建国打破了尴尬,主动向易云杰介绍起这周围的环境来。

“这条路就是著名的金阳大道,两边小区房价都被炒到了十多万一平,像我们家在这里也只有个一百多平的房子而已,而在望归湖那边的皇家园林小区房价就更离谱了,一栋百平米别墅房得一千多万,是真正有钱人住的地方。”

“不过要是论权势跟财势,住在仙来山旁的才是我们清水市真正的权贵。”

仙来山就在望归湖西北边两公里地方,是一座突兀起来的山峰,极有来历而且地势很好,位于清水市偏东南,依山傍水,能在都市中享受这么一份风光,光有钱是不行的。

“哼,高学斌家就在仙来山附近不远处,听说是好几千万买来的。”周芊芊插嘴道。

“高学斌他父亲高文山乃是金城区的副区长,不能比的。”周建国笑着说道。

身为一名商人,而且就在金城区中,不免跟区长副区长打交道,所以周建国倒是认识高文山,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自然也清楚他的儿子,高学斌。

几个拐歪,车子驶进了锦绣花园,周家就住在这里,一栋二层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因为周芊芊爷爷经营武馆,常年待在武馆中,所以这栋看似不大的房子反而空旷的很,易云杰跟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屋中只坐着一名妇人,穿着开叉的裙装,脸上抹着淡妆,看起来三十来岁,打扮的很年轻,从她脸上倒是看不出多么浓重的老态。

见到易云杰,她只是微微抬了抬眼,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

“芊芊,去泡茶。”周建国吩咐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家中经常干这种事,周芊芊脸上没有一丝不情愿,反而是直接走进了里面的房间,端出来一套茶具,有模有样的开始沏茶,手法倒真有那么几分大家韵味,这一手易云杰真是刮目相看了,不是个花瓶,自傲的话可以理解,一个富裕家庭出生的女孩若是只学会了眼高于顶看不起人,那么最终只会被别人看不起。

“易云杰对吧?我听老周提起过你,从山上下来的?家里父母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呢?”

待易云杰落座后妇人刨根问底的开始发问起来。

“嗯,在山上待了近十八年,父母在事业单位工作,跟周叔叔这样的公司老板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易云杰笑着回答道,不卑不亢。

他确实一直在山上,当年父母因为婚姻的事情跟祖家闹了矛盾偷跑出来,根本没钱养活一大家子,最后无奈才把他送到了山上,被一位自称了清真人的道长收养,现在家中富裕起来了,还不是一般的富裕,但是易云杰早已经没有了回家啃老的想法,他一个人惯了,只是偶尔回去看看父母,其余时间都待在山上修炼五行长生体,同时控制着身体中时刻威胁他生命的天玄绝脉。

算了算他一共也才入世三次,第一次是十五岁的时候,师傅预测他命中会有一次劫难,下山避劫,第二次是在十八岁那年,也是在清水市,第一次见到周叔,之后他便去了军中,在军中待了一年,学到了很多东西,也交到了不少朋友。

至于第三次,也就是这一次,今年他二十岁,距离上一次也才过去一年而已,但是他的记忆中就像是过了十几年一样,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哦……事业单位。”

听到这句话妇人脸色就沉了下来。

他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不需要她们操心,现在事业一帆风顺,但是小女儿还不成熟,容易受到蛊惑,绝不能跟影响他前途的人待在一起。

妇人心中最理想的对象就是高学斌那般,家中有权有势为人又上进,听说还懂得政治方面的知识,经常帮助他父亲出谋划策,处理一些金城区的事情,未来仕途之路一帆风顺。

虽然金城区副区长官职不算大,但是天子近臣不容小觑,高学斌的前途可谓是一帆风顺。

“老周啊,这看这样如何?咱们这屋子不大,住这些人实在是挤得慌,而且芊芊开学了也很不方便,我们花点钱帮小杰在春风小区租个房子吧,他一个人住着还舒心。”

妇人这话一出口,周建国脸色立马变了,变的难看起来,易云杰眼中同样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丝异样。

春风小区是什么地方?说得好听是经济区,说的难听就是贫民区,里面都是廉价的房舍,长年失修,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苦人,这妇人是什么意思,用脚趾头都能想得起来。“张霞!小杰住我们家就行了,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周建国皱着眉怒道。

这是他大学舍友的孩子,他已经答应了易云杰父亲在清水市帮忙照顾他,现在要是把他安排到廉价房那边去,以后这兄弟见面他还有脸吗?

“哪里麻烦了?我这不是担心小杰在我们家待着不适应吗?咱们家平时会来一些大人物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刚从山上下来什么都不懂,我这是为了他好!”妇人当着易云杰的面直言不讳,不过看到丈夫生气,她语气也稍微放缓了一些。

但是有一点她很坚定,绝对不会让这个陌生小子待在他们家,会严重影响到她家芊芊的生活、学习还有社交,若是让高学斌那些人知道芊芊跟这样的人住在同一间房子中还不知道会怎样想。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丈夫的工作跟孩子的未来考虑。

“放屁!谁告诉你山上下来的孩子就不懂了?小杰……”

周建国还想说什么,可是易云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周叔,我觉得我去外面住也不错,一个人比较放得开,也自在一些。”易云杰笑着说道,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妇人是什么意思,他同样不喜欢看着别人脸色生活,而且他说的都是实话,一个人他可以自由安排时间,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别人看到,做什么都方便。

而且他也不会挑剔,什么廉价房奢侈房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差别,在山上十八年都过下来了对比一下这世俗中的生活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看到易云杰坚定的目光,周建国微微叹了口气,他怎么会不清楚自家婆娘性格,一旦坚持了某件事绝对死磕到底,要是小杰在这里住下来估计日后少不了他的脸色看,这对于小杰来说会更难受。

“小杰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安排个好房子,这一点相信周叔,生活费你也不会缺的。”周建国连忙保证道。

不过易云杰摇了摇头,“周叔就帮我在春风小区租个房子吧,一个月就行,我在这边还有些朋友,过段时间可能要去找他们,租好的也是浪费。”

周建国坳不过易云杰,最后只得点头答应,同时狠狠剜了眼张霞,自家这个婆娘越来越不像话了。

见到父母两人因为这小子等会又有吵架的架势,周芊芊站在一边,对这个名叫易云杰的越来越讨厌起来,一切都是因为他,好好的生活都被他打乱了。

周建国跟易云杰交换了一下电话号码,最后周建国要求周芊芊带易云杰去买一些生活用品,租房里面肯定什么都没有,一些油盐酱醋还有生活洗漱用品肯定是要自备的,易云杰刚下山来腰包肯定也没钱,这些周建国都考虑到了,临走前给了易云杰一千块钱,这些钱易云杰没有拒绝,周叔待他还是不错的,这一笔人情账易云杰牢牢记在心里。

不过易云杰还是高看了周芊芊的耐心,两人刚走到门口,周芊芊忽然转过头来,两人大眼对小眼,她直接开口,“生活超市就在对面向西一百米的地方,你自己过去吧,我还有事。”

易云杰点了点头,两人直接擦身而过,他朝着对面走去。

周芊芊忽然心有不忍,微微转过头,但是她看到的是易云杰坚毅的背影,轻哼了一声,撒气似的跺了跺脚,旋即头也不回的朝着家中走去。

她虽然觉得自己似乎过分了点,但是易云杰的态度更是让她不爽,什么玩意嘛,刚刚要是求求自己,说不定就带他去了,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被拐走了才好。

“芊芊,不是让你带小杰去买生活用品吗?你怎么回来了?”

周建国见到女儿直接推门进来,他跟张霞停止了争吵。

不过周芊芊并没有回答周建国的话,她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听到爸妈争吵心中就烦,准备联系自己的姐妹出去玩玩泡泡吧,放松一下心情。

“哎。”周建国对这母女俩也是没辙了,势力的很,这也跟环境因素有关,两人接触的都是高端上流社会,难免对小杰从山上下来又无权无势有些看法,甚至是瞧不起。

易云杰没有直接去生活超市,周叔说了帮他处理好租房事情之后会给他打电话,等房子确定好之后再买那些东西也不迟,现在他买了东西也没地方去,回去的话反而会被到那对势力母女甩脸色。

清水市不算大,但是在整个华国也算得上二线城市,本来这个地方极其有名,但是最近几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发展反而是落后了,似乎是风水受到了影响。

易云杰想找清源医院,师傅几年前救了一个人,这个人欠了师傅一个人情,师傅说下山后直接去医院找他,肯定能给自己安排个不错的生活,而前一段时间恰好与这个人取得了联系,对方保证易云杰去了他们医院能混口饭吃。

清源医院是整个清水市最大的医院,同时也是三甲医院,在华国享有不错的声誉,不管是医疗设备还是专家团都是国家一流水准,有些大人物甚至还专门从天都等地赶来这里治病。

有李家的经济支持,这样一家医院想做不大也难。

作为第一大医院,清源医院在清水市很有名气,易云杰稍微一打听便找到了最近的一条路线,半个小时的公交车程,下了车最高的一栋建筑,四个鎏金大字,‘清源医院’。

“就是这里了。”

进去就是大厅,前台有三个美丽的护士小姐,下方写着导医台,易云杰上去问了下石开仁医生在不在,立马一位热心的护士小姐就将石开仁主任的办公室位置告诉了易云杰。

石开仁作为骨科主任,在三楼有独立的办公室,易云杰循着房间号很简单就找到了他的办公室所在,站在门前礼貌性的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个雄浑的声音,“请进。”

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时候没有们在门外候诊,不过易云杰还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你是?”

屋中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头顶有些秃,但是面容还算不错,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

“请问是石开仁医生吗?我叫易云杰。”易云杰笑着说道,直接坐到了他的正对面。

“易云杰?”那中年男子一边点头一边打量着易云杰,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

“我师傅是了清真人。”见对方有些迷糊,易云杰又补充了一句。

果不其然,听到了清真人这个名字对方立马站了起来,眼中冒出一串精光,“原来是小杰啊,你看我这记性,哈哈哈,最近一段时间真是太忙了,脑子有点迷糊,小杰你别见怪啊。”

两人寒暄了一会,对方也很清楚易云杰来他这里是干什么的。

“是这样的,你没有上过专门的医科学校,而且也没有考资格证,很难在医院中工作,但是我能给你挂个实习生的牌子,然后呢过段时间安排你去医科学校学习一下,混个证书,到时候你就能成真正的医生了。”

易云杰知道医院中的制度,他虽然没有学过专业的西医知识,但是也接受过系统的教育,跟社会不算是太过脱节,若是没有资格证就行医,造成了什么后果是要坐牢的,属于非法行医。

就比如之前在火车上他出手去救那个李家大小姐,就属于非法行医,但是那种紧急关头易云杰根本没有考虑过什么后果,医者父母心,首先想到的是治好病人,再说了,他对自己的手法无比自信,还没有什么疾病是能难倒自己的。

“好。”易云杰一口答应下来,做一名实习生也不错,而且只要拿到证书就有机会转正,正好对于西医他也不了解,这也是个机会。

就在易云杰刚刚拿到个没有身份证明的牌子,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前掠过,一人粗暴的推开了石开仁主任办公室的门,面色焦急,冲着里面喊道:“石主任不好了,李家的公子飙车被撞坏了,现在正在里面抢救,生命状况很危险,你赶紧过去看看,估计专家们都在赶来。”

石开仁一听脸色就变了,这些大少爷,天天没事就喜欢寻求刺激,随时都有可能闹出生命危险,而且这次出事的居然是李家的公子,一个不好他们都要丢饭碗啊!

这家医院虽说是公立的,但是李家人不知道在里面砸了多少钱,出资购买了多少先进设备,他们的话比院长还管用,说让谁下岗谁就得下岗,不带半句开玩笑的。

一大批医生朝着急救室那边冲了过去,从外科、骨科到内科,许多正在家中休假的专家都被一个电话交了过来,可想而知事情多么严重。

“我也一起去看看吧。”易云杰跟着石开仁一起,随着大队伍朝着急救室冲了过去,今天第一次来,还这么麻烦人家,所以能帮上什么忙易云杰也不会吝啬自己的医术。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邪医入世】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