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富豪_最新章节_神级富豪_全文阅读_曾经高冷的校花嘲笑我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竟在我跟前摇尾乞怜…… _无弹窗广告

烟客 都市情感 2020-03-09 18:23:12 0 0

神级富豪无弹窗最新章节由经典总裁提供,《神级富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情感小说,经典总裁免费提供神级富豪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神级富豪小说试读: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一样,我们俩都被这忽如其来发生的事弄愣了。

过了好一会儿,林芳才手忙脚乱地把我推开。

“你,你有话就说,坐着好好说。”

林芳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低头看了看我的手,我才意识到还摸着她的大腿呢。她拉扯着衣服的下摆,遮了遮衣服,用刚才哭得水汪汪的大眼睛偷瞥了我一下。

我干咳了一声:“我想说,我没取笑你。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可是我不会因此看不起你。我高中的时候,日子比你还难过,我也熬过来了。我知道人缺钱的时候有多痛苦,多卑微,旁人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你。”

林芳忍着哭声,问:“你真的这么觉得?”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真的,别哭了,这五万块,我借给你,我当兵这些年,存了一笔复员费。”

五万块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就算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我也会帮这个忙的。

只是我心里略有些困惑,想不通她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

“不行,这可是你当兵攒下来的钱,我怎么可以要,而且我一两年内还不上你。”

“现在给你爸看病要紧,就别说这些了。”我长叹了一口气,暗自责怪自己想多了,林芳是多好一个姑娘啊!我却把人想得那么坏。

林芳执拗道:“不行。而且,我也不想让你以为我是为了钱才愿意交你这个朋友的。”

林芳的爸爸是心脏病,等着钱做手术。手术费一共要二十来万,一半可以医保报销,可还有一半林芳实在凑不出来了,到现在还差五万。

直接借钱给林芳,她绝不肯要,看来我得想个办法,把这钱匿名塞进她的手里。

有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林芳把我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俩熟了以后经常一起吃饭,公司里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有些人甚至在私底下说我俩是一对。

”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有什么开心的事?“

我打量着林芳,最近难得能从她的脸上看见笑容。

林芳道:”我最好的朋友要从国外回来了,今晚她请我吃饭,你也认识的,楚潇潇。“

我嗯了一声,心里翻了个白眼。

谁还能不认识楚潇潇啊,高中的时候没少找过我麻烦,是个女混子,长得是不错,但蛮横不讲理,不是个好东西。

忽然林芳柔软的小手握住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我脑子里嗡地一声,吃了一惊,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握我的手。

她倒是很淡定,笑着说:”你陪我一起去吧。“

其实我和楚潇潇真的不熟,不过林芳这样提出来,我肯定不会拒绝。

不过,林芳为什么要我陪她去呢?难道她对我也有别的态度了?

我心里乐开了花,跟陆总请假,下午去好好收拾了一番,把自己从头到尾包装了一下。

说来也巧,楚潇潇请客的KTV,也是骏然的产业。

楚潇潇请的都是她高中得好朋友,这妞高中毕业以后就去国外读书了,学了一身洋人的做派,最喜欢喝酒狂欢开派对。

我们刚推开门,一个身穿紧身吊带T恤的高挑女子热情地迎了上来,一把抱住林芳:”啊!芳芳,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哇,你的胸又大了,看来我们的钰舟哥哥有福了。“

说完,她还夸张地两只手往林芳芳的胸口摸了上去,林芳吓得尖叫,我看得一头黑线。

林芳捂着胸口,佯怒打了楚潇潇一下:”死丫头别胡说,欢迎你回国啊,这是我带给你的礼物。“

楚潇潇拿了礼物开心地放开林芳,林芳往前走了几步,这时我才能走进包间里,一看见我,本来还在说笑的众人都愣了一下,互相询问我是谁。

我没管他们,而是一眼看见了满脸错愕的陈钰舟,他也一脸错愕地看着我,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我终于算是知道林芳带我来的目的了,她是害怕陈钰舟。

陈钰舟想和林芳说句话,林芳没搭理他。

反正在场的人我几乎都不认识,就也没管他们,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打算安安静静地玩一会儿手机。

楚潇潇和林芳多年未见,两人打开了话匣子。

“我现在自己在筹划一家广告公司,我们已经争取到了骏然的单子,我的广告公司很快就会成立,芳芳,你到时候就来帮我的忙,不要再陆涛那变态的手底下打工了。”

“哇,我好羡慕你啊。我们和骏然也接触过,但没谈成功。潇潇,你这么厉害一定会成功的。”

“我也是运气好,如果拿不到骏然的单子,投资方可能就会撤资,说到底还是看在骏然的面子上。”

我当侦察兵这么多年,感觉比普通人要敏感很多。

往那儿一坐,虽然我没看任何人,却能感觉到有一道恶毒的目光一直盯着我,这是来自陈钰舟的。很快,第二道目光也看向我,我一抬头,看见楚潇潇冲我努了努嘴,问林芳:“你带来的这是谁啊?长得还挺帅的,可你怎么能带别的男人来?”

林芳莫名其妙,道:“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兼同事啊,你今晚请的不都是市中的人么,我想大家都是同学,就叫来一起了。”

“那你也不能叫他来啊,你这不是打陈钰舟的脸么?我听说了,你和陈钰舟吵架了,小情侣吵架很正常,可别乱生气。”

“潇潇你别说了,这事你完全不清楚。我和陈钰舟不可能了,而且张超是我的好朋友,他人也很好。……”

听了这些话,我心里比吃了蜜还开心。我扭头看了一眼陈钰舟,陈钰舟也听见了这话,脸都气绿了,死死地捏着杯子,恨不得冲上来和我拼命。

我怎么可能怕他?我冲他挑了一下眉毛,意思是想死就来动手试试。陈钰舟大概想起上次被我捏着手腕的惨状,不敢轻易造词。

楚潇潇咬着嘴唇,低声说:“我不信,肯定是这家伙乘虚而入,我去会会他。”

说完了,楚潇潇举起酒杯,迈着穿着热裤的两条大长腿,身姿摇曳地朝我走了过来。

本来大家在各玩各的,可楚潇潇是全场的焦点,她拿着酒杯朝我走过来,所有人的目光便都看向了我。“你叫张超对吧,来了就是客人,喝一杯吧。”

我坐着抬头打量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从她的眼神里就看得出来,她没安好心。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倒想看看她想干嘛,就把杯子接过来,一饮而尽,倒扣在桌子上。

大家哦地一声起哄,楚潇潇又倒了第二杯,笑着说:“看来是个挺豪爽的人啊,那我明人不说暗话了,你是和我闺蜜一起来的,肯定是想追我闺蜜。”

我刚才喝得酒差点没猛地喷出来,这妞什么脑回路啊,说话直接也没有这么直的吧。

林芳急忙喊:“潇潇,你别乱说。”

楚潇潇继续道:”我朋友的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你,我就和你把话说清楚了,我闺蜜和陈钰舟的感情很好,你不要做他们的第三者,这样太不爷们儿了,而且你应该知道陈钰舟的身份,你挖他的墙角,不会有好下场。喝了这一杯,以前的事就揭过去了,以后你离芳芳远一点。“

林芳拉了一把楚潇潇,气得脸色通红:”潇潇,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和陈钰舟之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和张超也不是!“

”谁说不是的,我觉得潇潇说的很对。“

众人惊愕之中,陈钰舟站了起来。

我正想说,这孙子那儿来的胆量,此时包间的门被人推开,进来了四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这四个人一进来,就对陈钰舟点了点头,在我的身边分别站了开来。

这四个人的动作都有点儿僵硬,等他们走进了,果不其然,我看见四人的腰上都别着钢棍。

他们是陈钰舟叫来的帮手,只要陈钰舟一句话,就会动手。

虽说知道我力气大,不好对付,可陈钰舟不知道我当过五年兵,一定以为叫来四个人能制住我。

楚潇潇等着敬我的酒,陈钰舟叫来的四个人又气势汹汹地围着我,现场的其他人,就算是瞎子都看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林芳干着急,拽了陈钰舟几回,被陈钰舟搂着腰按在墙上。我看着他的手,心里怒火烧了起来,差点把杯子给捏了。

”张超,今天我是给芳芳面子,这杯酒你喝了,以后滚出我们的视线,就什么事都没有,要不然,你今天走不出这个包间。“

我没说话,继续低头打我的俄罗斯方块,我在部队里也喜欢打这款游戏,因为部队里没信号,这个游戏不需要连网就能玩。

这么多人,这么大的架势,都没想到我会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我打完了一局,呵呵笑道:“不好意思,不喝。”

楚潇潇的脸比烂泥还难看,故作冷静道:“你别赌气。喝了对你有好处,我们不是仗势欺人,可你也别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我不和林芳保持距离,就是我得寸进尺?他们俩还不是男女朋友呢。”

陈钰舟黑着脸没说话,看热闹的人里有一个就叫了起来:“哎呀,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张超么,上高中的时候还差点被我按在尿斗里喝尿呢!”

我本来很冷静,但听见这话,火一下子蹿到了脑门,这是我心里的逆鳞,谁碰谁死。

我扭头往那人看了一眼,刚才他走进来的时候,灯光昏暗我没看清楚,竟然没认出他来,这孙子不是刘虎,是谁?!

陈钰舟的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我立刻就明白了,刘虎就是他故意叫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羞辱我。

“大家可能不认识啊,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通市中学,鼎鼎大名的喝尿超人,张超。你们还记得么?当年学校里那个智障,说的就是他,听说他在家就喜欢喝马桶里的水,楚潇潇,难怪他不喝你杯子里这酒,人家不好这一口。”

在场哄堂大笑,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我虽然不认识这些人,可是他们都认识我,当年我在学校被刘虎打到退学的事可是人尽皆知。

陈钰舟故作惋惜道:“哟,还有这种细节啊,这我可真不知道。张超,你要是不愿意走,不如就留下来,把高中的事再详细说说,咱们俩虽然是一个班的,可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对你知之甚少啊。”

“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啊,这不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傻子么?”

“喝尿超人啊,我记得他家可穷了,高中的时候还穿初中的衣服,穿啥都是九分裤的那个。”

“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这么穷啊,还追林芳,是不是疯了?”

“芳芳,你不会是被他骗了吧,现在这种穷屌丝,就喜欢骗你这种心地善良的小姑娘,你人又单纯,一定要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啊。”

各种嘲笑的声音刺进我的耳朵,我捏着手机的手咯咯作响。

林芳推着陈钰舟,让陈钰舟别说了,陈钰舟却咬着牙根对林芳低吼:“你倒挺心疼他的啊,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他今天从这里爬出去。”

“你别这样,他和你无冤无仇,让他走,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谈。”林芳哀求道。

我刷地站了起来,比楚潇潇高了一个头,楚潇潇不愧是高中的时候就混过的,胆子比别人大多了,毫不畏惧地盯着我,半步都没有后退。

“大家话是说的难听了点儿,可都是实话。你和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留下来只是让自己难堪,你喝了酒离开这里,以后你走我们走我们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谁也不为难谁。”

我心里作呕,冷笑了一声道:“谢谢你啊,你还挺善解人意的。你自己不觉得自己不要脸么?”

楚潇潇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你们穷人都有自尊心,可这自尊心和我无关。我发誓,我这个人从来不会歧视穷人,但是你不要拖我的姐妹下水,你找别的女生,我绝对不会多管你闲事。”

“就是啊,张超,你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凭你,和林芳哪儿配?我看你啊,找个配钥匙的女朋友得了,多配个几把,哈哈哈哈!”刘虎说。

陈钰舟马上接过去说:“找个算命的也行,你算个什么东西!”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神级富豪】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