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在线阅读

红尘 都市情感 2020-11-04 18:22:11 0 0

女神的终极保镖

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7-10-01 13:36

字数: 8,160,432

状态: 已完结 251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简介:佣兵界的战神级强者,却沦落到给一群女保镖当助理的地步,经常被呼来唤去不说,还要面对各种女客户的调侃,这日子没法过了!

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预览

第一章“叶仁?野人啊?”

他话音刚落,大厅内的美女们便咯咯笑了起来。

忽然,一道敏捷的身影从背后逼近过来。

叶仁眉宇一颤,下意识的就要摆出反击动作,但眼角余光却发现,对方身材姣小,好像是个小女孩。而对面的美女们,却都忽然瞪大了眼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他心中一动,悄然敛起了全身紧绷的劲力。

“啪!”

叶仁的肩膀上被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见‘偷袭’成功,来者顿时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普罗夫介绍人也不过如此嘛,看,连我从背后偷袭他,他都毫无察觉。”

旁边,乔芸剑眉轻拧,脸上多了几分怀疑。

叶仁一副恍然明白的样子,扭头向‘偷袭’者看去。

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跟妹妹叶灵儿差不多年纪,大概只有一米五六的样子,脑袋上扎着两根小辫子,穿着件宽松的T恤,下面是破了好几个洞的牛仔裤,嘴里还嚼着口香糖,一副我是太妹的嚣张样。

叶仁好脾气地笑了笑:“我只当过几年兵,其实啥本事也没学到,净混日子了。”

这么多年,一直被兄弟们当作无所不能的战神,偶尔被人嘲笑一下,其实也蛮有趣的。

当然,前提对方得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才行。

虽然拿叶仁的名字取笑过,但大家接下来,还是一一报上了各自的名字。

不过,面对如此多的美女,叶仁除了眼花外,耳朵也有些忙不过来,最终,他只特意地住记了三个人名,总经理乔芸,小女孩杨梅,还有负责考勤的肖艳。

让他意外的是,杨梅这个小丫头,今年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据说已经连续两年是中原省女子散打冠军了,现在还在读高二,只有周末的时候,来安保公司客串一下。

今天本来也是要上课的,但因为听说巾帼安保公司历史上第一位男成员要来面试,所以逃课了,结果被乔芸拉到一旁好是一顿批评。

乔芸虽然是经理,但更像是个负责后勤和人员调配的总务。

通过她的介绍,叶仁才知道,巾帼安保公司成立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年时间,却已经拿下了将近两千万的安保合同,现在,正在朝中原省一流安保公司目标冲 刺。

“虽然你在安保行业是个新人,但我相信普罗夫先生的眼光,所以面试流程就免了。这里有一份入职协议,如果你觉得没什么问题的话,签了它,以后你就是巾帼安保公司的一员了。”

训练场一角,单独隔开的总经理办公室内。

乔芸将一份十几页厚的纸质协议递到了叶仁面前。

叶仁接过来大概看了看,底薪四千,加百分之一的合同分成,其他还有外勤补贴什么的。

对于以前他以千百万计算的佣兵薪酬来讲,这份合同根本就是个笑话,但对于一个普通的退伍兵而言,还算是可以接受的条件。

最让叶仁心动的是,协议上的职务是安保助理,也就是说,他只负责后勤补给什么的,倒也挺符合他想要找个轻闲工作打发时间的愿望。

在问清楚了调体安排后,叶仁很是愉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乔芸本来就有几分疑惑的脸色,在叶仁写下最后一笔后,终于化成了一声叹息。

其实,她准备了两份协议。

而这份安保助理的协议,是她拿出来想激怒叶仁的,好让他展示出自己的实力,然后,将有一份年薪百万的安保训练教官的合作协议奉上。

从本心来讲,乔芸更愿意相信叶仁被杨梅小丫头偷袭成功,纯属是一个意外,毕竟普罗夫先生的名头太大了,能让他指名推荐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弱者呢?

可是现在看来,这人根本不是自己预期的强者!

或许,他只是个当过两年兵,退伍后脑袋一热跑到国外去想当佣兵,可是达不到狼群佣兵团的要求,而普罗夫先生又不好拒绝他满腔热血,所以才把他推到自己这里来的吧?

叶仁并不知道转眼功夫,乔芸就给他设想了一个愣头青的身份背景。

他心里还美滋滋的,每周只用上五天班,其余时间随意安排,工作轻松又不用承担什么责任,真是太符合自己做个居家小市民的想法了。

“既然你已经签了这份协议,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按理说该介绍咱们公司其他人给你认识一下的,但除了外面那些预备队的姐妹外,其他人都在几位组长的带领下值外勤,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了。对了,这里有份安保守则,你带回去好好看看,当一名安保员,其实有很多条条框的约束,并没外人想的那么轻松。”

乔芸心底对叶仁无比失望,也就懒得跟他多讲了,甩给他一本厚厚的《安保人员守则》,便离开办公室到外面去了。

甚至,连叶仁什么时间上班,上班后有什么具体的安排,都没跟他交待。

不过,这也正合叶仁的胃口,要不是为了让父母安心,鬼才会刚回来没满一天,就赶来上班呢?

拿着足可以当防身利器用的《安保人员守则》正要起身离开,一个穿着深色制服的年轻女子忽然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

“大姐头……咦?”

她猛然看见办公室里坐着个陌生的男人,顿时愣住了。

叶仁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下,这女子长着个娃娃脸,面貌太过稚嫩,让人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龄。

或许是因为太过着急了吧,跑得满头大汗的。

“你是找乔总吗?她在外面。”叶仁站起身来,笑了笑。

“那你是……”杨英的大眼睛眨了又眨。

有情况!

记忆里,大姐头从不带男人来公司的,更不可能让男人坐在她的办公室里,这家伙是谁?大姐头的男朋友吗?还挺帅的。

不知不觉间,杨英的娃娃脸上竟显现出一抹红晕。

“小英,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跟外勤吗?”乔芸出门不远,见杨英跑回来了,便又走进办公室,见她满头大汗的,黛眉一拧,道:“叶仁,还愣着干嘛?给小英倒杯水啊。”

得,这算是正式入职了吧?

叶仁应了一声,把《安保人员守则》往咯吱窝里一夹,便老老实实地干起了助理安保员的第一项职责——

端茶、倒水!

身后,杨英看着他的背景,有些摸不准叶仁在这里是什么样一个角色了。

大姐头呼来唤去的跟班小弟?

还是被大姐头调 教得服服贴贴的男朋友?

“小英,什么事这么着急?”乔芸可不知道杨英小脑袋里装了这么多的八卦,她抽了张纸巾递了过去。

杨英脸上的红晕又重了一分,才想自己还有正事呢!

“刚才河港城有家银行被抢了,听说有十几个人质被劫匪挟持,还爆发了枪战,小半个洛城的警察都被调去了。我们的三号客户刚好在那附近,现在需要离开赶飞机,所以提出让我们增派安保人员的请求。”杨英说着,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娃娃脸苦成了一团:“还有不满两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

“这种事,你打个电话回来就行了,怎么自己还专程跑一趟呢?多耽误事?”乔芸有些意外道。

“电话打不通,客户又比较着急,所以组长就派我回来了,好在离家也比较近。”杨英说着,接过叶仁递过来的水,她实在是渴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一口就喝掉了大半。 第二章打不通电话?

叶仁心中一动,按了下桌子上的电话免提,传来了嘟嘟的等待声。

“家里的电话是通的,怎么会打不进来呢?”乔芸皱起了眉头:“小英,是不是你的手机出故障了?”

“应该不会,组长的,还有我们借周围其他人的电话拔打,都打不出去。”

杨英把杯子里的水喝完,抬头看了叶仁一眼,见他根本没有主动帮自己续杯的意思,心底便有些怨念,大姐头的这个男朋友也太没眼力见了吧?

“你们是在哪里打的电话?”一直默不吱声的叶仁,第一次插嘴问道。

“河港城四十九号会所,今天是河港城四期工程竣工庆祝活动,我们的三号客户作为河港城代言人,是要出席的。”杨英虽然对叶仁有了怨念,但看在大姐头的份上,还是很耐心地解释道。

“这么说,现在四十九号会所聚集了很多有钱人,是吗?”叶仁不动声色,继续追问道。

帝边,乔芸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那当然,今天的庆典活动虽然是不公开的,但来的可都是与河港集团有业务联系的大富豪,我还看见省城的宝公子也来了呢!”杨英说完,才猛然意识到什么,她脸色一变,手里的水杯差点掉在地上:“你是怀疑有人使坏?”

叶仁点了点头:“四十九号会所内,所有人的电话都无法拔出去,很有可能是被人屏蔽了通讯信号。你看看自己的手机,现在是不是可以正常通话了?”

虽然他并没有用很确定的语气,但根据自己的经验,却已经有了更坏的判断。

只是,自己在安保公司上班第一天就碰到这种事,是不是有点太倒霉了呢?

杨英试了下自己的手机,果然可以正常通话了。

“不好,我们的三号客户有危险!”

乔芸猛的站了起来,她并非是盲从于叶仁的判断,而是本着客户至上的原则,凡事都做最坏的打算。

“小贡,马上通知家里的预备组,不管四十九号会所有没有危险,我们都要把客户安全带出来,快!”

小英把杯子里叶仁手里一塞,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

叶仁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就见乔芸一转身,从旁边的衣柜里拿出一套战训服,当着他的面换起了衣服。

这还了得?

叶仁顿时待不下去了,赶紧往办公室外面走去,临到门口,才想起手里还端着个杯子,想放回去,不料刚一转身,就见已经换好了战训服的乔芸,正冷冰冰地看着自己。

“果然是想偷窥!”乔芸瞪了他一眼。

我比窦娥她妈还冤!

叶仁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个嫌疑。

“下次被我逮到,小心封了你的眼睛!”

好在事态紧急,乔芸也顾不得收拾他,嘴里威胁着,手里便拿出两个大帆包袋子,将装备架上的各式装备往里面扔。

叶仁慢慢瞪大了眼睛——

这丢几个拳套进去是什么意思?

哟,还有电警棍,这是安保制式装备吗?

啧啧,又塞了几双作战靴,这妞到底是怎么想的?

……

两只帆布包都被塞得满满的,连锁链都拉不上了,乔芸这才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来,在包上挨个踢了一下,冷冷清清地吩咐道:“提着,跟上!”

说完,随手把桌子上放着的手电筒也扔进包里,这才背着手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好吧,跟班、拎包,看来是安保助理的第二项工作职责了。

叶仁认命地摇了摇头。

水杯放回桌子上,转身一手一个,将两只帆布包提了起来。

这里面被塞了太多东西,也幸亏帆布包结实,否则带子都要被扯断了,怕是足有两百斤重。

好在叶仁臂力惊人,再加上以前佣兵作战时,扛着受伤的兄弟突出重围也是家常便饭,那可比这更沉的多了,所以他并不感到很吃力。

不过,当走在前面的乔芸猛然回头看过来时,他立即便作出一副很苦逼的样子,实在是怕这妞发现自己还富有余力,再往他脖子上挂几根双截棍。

巾帼安保虽然成立时间不长,很多安保人员也都是招募的退伍女兵,相互间还在磨合期,但在乔芸的打理下,行动还算顺畅。

命令下达到不到十分钟,十几个预备队员便都穿着战训服,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两辆商务车已经启动,队员们依次上车。

叶仁一看车标,奔驰?

看来,远景集团不愧是洛城第一大公司,连属下一家小小的安保团队,都舍得用这种豪车。

将两个硕大的帆布包往后备箱里一放,车身猛然一沉。

叶仁像费了好大劲一样,抹了把额头上被他刻意逼出来的热汗。

“咦,你这是搬家呢?”

小丫头杨梅也是一身战训服,凑过来过来看了看,连纸巾都带了两盒,便撇了撇了小嘴,一脸的鄙视。

菜鸟就是菜鸟!

叶仁嘴角抽了抽,赶紧撇清道:“这都是乔总让带的。”

“带这么多东西干嘛?我们需要的安保装备不都自己负责携带吗?”小丫头愣了一下,随即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低声问道:“哎,你是不是得罪大姐头了?”

“算是吧。”叶仁又摸起了自己的鼻子。

“嘿嘿,你完了!”杨梅咯咯笑着跑开了。

所有人都登上了车,叶仁想着自己只是个安保助理,按理说这种外勤支撑的差事,轮到了自己的,到这里就该没自己啥事了吧?

他还想着是不是可以下班了呢,不料坐在头车副驾驶的乔芸瞥了他一眼,便训斥道:“还傻愣着干嘛?赶紧上车!”

靠,上班第一天就要出外勤,看来这活也不轻闲啊!

叶仁啧了啧嘴,怕乔芸这妞再找自己什么麻烦,便一转身,上了后车。

“来这里坐!”

后车上的杨英一看见他,便打了个招呼。

她对这个疑似大姐头男朋友的家伙,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见他被呼来喝去的,心里便有些不落忍,等叶仁在旁边坐下后,便悄声问道:“哎,你是不是得罪我们大姐头了?”

又是这个问题!

叶仁本来都懒得回答,但看在她那张娃娃脸的份上,闷声闷气应了声:“嗯。”

“你完了!”

杨英很是干脆地给叶仁下了诊断书。

大姐头以前可是省公安厅的一级战斗英模,一手咏春拳,打遍省厅无敌手!

这小子竟然敢招惹大姐头,以后的日子怕是要惨了……

也许是因为有叶仁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在。

也许是因为巾帼安保成立至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突发事件。

往日里热闹非凡的奔驰商务车,如今却是出奇的安静。

直到两辆车依次驶出了地下停车场,来到外面的中环大道上,车载音响里传出了乔芸的声音,才打破了这种异常的安静。

“这次的支援任务,是要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让我们的三号客户在一个小时内,安全离开四十九号会所,并顺利登上飞往香港的航班。后车车长,将三号客户的资料给大家看看。”

坐在后车副驾驶的,是一个长着对小酒窝,看起来很腼腆的年轻女子,她手里拿着个黄色的文件夹,巡视了车上几个人一圈,最后直接把文件夹递到叶仁的手里。

因为是刚起步,公司现在签约的安保客户并不多,大家对三号客户的情况了如指掌,真正需要这份资料的,也只有叶仁这个新人。

叶仁倒也没有客气,他接过来打开文件夹一看,目光在三号客户的相片上停滞了。

“夏雪?”

三号客户,竟然是她?

叶仁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时隔十年后,她竟然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个大明星! 第三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叶仁耳边仿佛又响起那一个若有若无,似幽似怨的声音。

少年时代的情感,因为没有掺杂太多世俗的功利,所以是如此的纯真。

他也是时隔十年后,才明白那时的感情,是如此的弥足珍贵。

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如今懵然回首,已经是沧海桑田。

他默默地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目光透过车窗,巡视着窗外晃过的街景。

“怎么,你认识夏雪?”

杨英见叶仁看过三号客户的资料后,忽然间变得一脸落寞的样子,便忍不住好奇道。

“当然!”叶仁嘴角勾起一道弯弧。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杨英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亮光,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她是我的初恋。”叶仁嘴角那一道弯弧,绽放成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切,你就吹牛吧!”

杨英翻了个白眼,谁不知道夏雪出身大富人家,出道至今还没传出过任何绯闻?这家伙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连夏雪的豆腐都敢吃!

“说说看,四十九号会所内,都有哪些大人物?”叶仁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知道三号客户就是夏雪,他前所未有地认真起来。

四十九号会所通讯信号被屏蔽,而同一时间,附近又发生了一起吸引大批警察的银行抢劫案,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两者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联系,甚至,有可能四十九号会所今天聚集的那些大富豪们,才是劫匪真正的目标。

虽然他不知道华夏的劫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子了,但凭直觉,他怀疑劫匪的目标恐怕不仅仅是为了绑架几个大富豪,拿到一笔天文数字的赎金那么简单。

“真的会出事吗?”

杨英顿时紧张起来,她身为夏雪的保镖,如果夏雪出了什么事,她不仅负有安保责任,从良心上,也会感到过意不去的。

“但愿不会出事。”叶仁冷冷清清地说道。

两辆奔驰商务车如同两把黑色利剑,一路斩风破浪,仅用不到二十分钟时间,就赶到了目标所在地。

这是一个隐藏在城市园林中的私人会所。

近百亩大小的人工湖畔,假山怪石环绕的绿色丛林之中,一栋青灰色的建筑邻湖而居,仅有一条能并行两银车的小路可以通往会所,安静、舒适!

对于商务人士而言,这里的确是休闲聚会的好地方。

但对于肩负任务的军警来讲,这里却是个易守难攻的险境。

“如果有人在对面的假山上安置一个狙击手,进出会所唯一的通道就被封死了!”

叶仁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前面领航的头车便猛然一震,斜入旁边的排水沟熄火了。

后车也急忙刹住停了下来。

“怎么爆胎了?”

副驾驶的车长说着,打开车门就要上前去查看头车的情况。

“等等!”叶仁急忙阻止。

“有什么事吗?”车长扭头瞪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停下脚步。

“砰!”

一声闷响,这个有着一对小酒窝,看起来很是腼腆的女车长,在满车安保人员的注视下,脑袋忽然炸裂开来。

鲜血,染红了大半个车身!

“狙击手!”叶仁眉宇一沉,猛的将探出头想要发出尖叫的杨英压在身下。

“叭!”

一道闪光从他的头顶擦过,旁边的车窗碎裂开来。

“狗屎!”

叶仁心底暗骂一声。

显然,这个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见满车穿着战训服的女安保,却只有他一个便装男子,所以误把他当成某个有特殊喜好的大人物了。

车厢内一片混乱。

这些女安保队员虽然学了许多礼仪和格斗方面的技能,却从没有实战过,更没有经历过这种被狙击手瞄准爆头的体验,她们几乎都本能的,想要离开这辆车,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却使得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

“砰!”

叶仁抬脚在旁边的车窗上踹了一下,将残留的玻璃打碎后,抓住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杨英丢了出去,自己也跟着跳下车。

“砰!砰!”

接连两声闷响,叶仁身后的车厢内,传来两声惨叫。

“又有人中枪了!”

叶仁脸色阴沉沉的,此刻,他有奔驰车车身挡着,人又是躲在路边的排水沟里,还算是很安全的。

可是,当他发现又有两个女同事被丧心病狂的狙击手射杀后,有些忍不住了。

“你在这里趴着别动,马上打电话报警。”

叶仁在杨英的背上轻轻拍了拍,这妞早已经被吓得不敢抬头了,虽然不知道她的身手如何,但这胆子,还真不适合干安保工作。

“你要去哪里?”杨英全靠叶仁相救,才死里逃生,此刻更是把他当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不放。

“我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你打电话报警后,就跟大家一起在这里躲着,告诉乔芸,对方火力强大,四十九号会所肯定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要她千万别犯傻,在这里等着警察来处理!”

说完,用力把胳膊从杨英怀里抽了出来,身体贴着奔驰车往前一窜,猛的又缩了回来。

“砰!”

他刚缩回来,身前一棵大树便被子弹打穿了。

乘着对方反应的空隙,叶仁快若狸猫一般,迅速穿过马路,向对面的树林里跑去。

“砰!砰!砰!”

接连三声枪响,子弹打在他周围的地面上,穿透一块块碎石,激起一道道沙尘。

但叶仁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再加上他那毫无规律可循的战术动作,让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接连失准。

等发现他是个难缠的家伙,反应过来想继续射杀那些女安保队员时,乔芸早就乘着这个机会,带着大家躲到车后面的排水沟里去了。

“SHIT!”

趴在假山上的狙击手恨恨地骂了一声,本以为只是个非常简单的阻援任务,却没想到出现了一个形如鬼魅般的变数。

任务失败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耳麦打开,如实汇报道:“四十九号,四十九号,有人突围进来了,有人突围进来了,小心点!”

说完,他摇了摇头,将耳麦关掉,又从口袋里摸出几颗子弹,填装好后,眼睛刚凑到瞄准镜上,就发现个黑影在他的视线中迅速膨胀——

“这是什么鬼东西?”

狙击手临死前,脑海里还满是困惑。

一脚踢爆了狙击手脑袋,叶仁俯身捡起了地上的狙击枪,透过瞄准镜,观察起山下四十九号会所的情况。

现在,他面临着两个选择。

暴露身份,冲进山下的会所救出夏雪。

还是隐藏实力,守在这等待专业的警察到来?

不过很快,狙击手尸体上的步话机里,传来的怒骂声,就让他变得毫无选择的余地了。

“暗鱼,暗鱼,他妈的给老子盯紧点,东西马上就要到手了,还有十分钟就能撤退,守着,千万别再放人进来了!”

暗鱼?

叶仁皱了皱眉头,目光在狙击手的尸体上瞄了一下,俯身撕开了他胸口的衣服。

果然不出所料,那里有一条黑色鲨鱼纹身!

“鲨鱼佣兵团?怎么潜入到华夏来了?”

叶仁的心猛然一沉。

鲨鱼佣兵团是在东南亚一带很活跃的佣兵团队,不仅经常会承接些极端组织的任务,而且还兼带着贩毒、暗杀之类的业务,实战能力虽然在全球佣兵团中属于末流,但臭名昭著,手段极为残忍,所到之处,向来不留活口!

“四十九号会所内,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让鲨鱼佣兵团冒这么大的风险?”

叶仁嘴里心里嘀咕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很快,崭新的狙击枪,被他重新拆装后,就变成了一把适合室内战斗的冲锋枪。

把所有的子弹都从尸体上收集起来,还意外收获了一把瑞士军刀,叶仁整理了一下衣服,往山下的会所走去。 第四章“叶仁呢?你们谁看到他了?”

躲在车后的排水沟内,暂时感觉安全的乔芸,双目潮红地清点了一下人数,除了已经确认死亡的三位同事外,叶仁也不知去向,她的心猛然一沉。

“大姐头,叶仁说要去引开敌人火力,可是,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

杨英哽咽着说道,她觉得叶仁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去引开敌人火力?他赤手空拳的凭什么?”乔芸顿时大怒,这个新人太鲁莽了,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大姐头,说不定叶仁成功了呢?”杨梅攀爬到乔芸身边,她年龄虽然小,但心理素质却比许多人强大太多,如此大的灾难面前,竟然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她指了指头,道:“你听,枪声没了,那个狙击手会不会被叶仁给干掉了?”

“嗯?”

乔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枪声真的没了。

不过,她很快就沉下脸,叮嘱众人:“都不要乱动,或许那个混蛋正在等着我们冒头呢!”说完,她才猛然想起:“报警了吗?”

“已经打过电话了,警察说马上赶到。”杨英小声道。

她本来想告诉大姐头,这也是叶仁临走时交待过的,但见大姐头眼眶红红的,知道她现在压力很大,所以就没再提叶仁的名字。

“嗯,小英你做的很好,现在我们没有远程武器,对方火力强大,四十九号会所那边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我们还是等警察到了再说吧。”

说完,她眼里噙着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

“BOSS,暗鱼一直没有回应!”

四十九号会所内,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中年人,提着把AK找到了依在酒柜旁喝酒的青年。

青年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戴着个金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过他的皮肤好像长年不见阳光似的,纸一样白,几乎透明的皮肤下面,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根根青色的静脉血管。

“暗鱼死了!”

他仰头将满满一大杯伏特加灌进肚子,抄起放在柜子上的手枪,头也不回地打了出去。

“砰!”

枪声在会议厅内回荡着,变得越来越是沉闷。

“扑通!”

一个跪在会议厅中央的中年人闷哼一声,额头上顶着个血洞,栽倒在地上。

“嗡……”

旁边他一样跪着的几十个人质顿时骚动起来,纷纷往四周移去。

“我的手下暗鱼死了!”青年把杯子一丢,这才转过身来,冷冰冰地俯视着面前的人质们,阴沉沉地说道:“外面有人想要闯进来,也许是警察,也许是你们当中某个大老板的保镖,你们是不是很兴奋?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得救了?哼,告诉你们,今天谁也跑不了,这几个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青年枪指的方向,已经堆起了七八具尸体,有男有女。

“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可否说出来?”一个穿着会所主管制服的秃顶中年鼓足勇气站了起来。

“看看,看看,这位主管多么的有勇气?这么多人,只有他敢质询我,我决定要奖励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勇气,还因为你这个问题问的好!”青年赞许地点了点头。

秃顶中年暗松了口气,奖励不奖励的倒无所谓,只要自己能活着回去见到亲人就行。

“砰!”

忽然一声枪响,秃顶中年的额头上多了个血洞,他看着面前冷笑的青年,慢慢地倒下了。

死不瞑目!

“我要的,是一个人名,一个杀了老子十几个手下,抢了老子两千斤白货的人名!”

青年说着,提着枪走进了人质当中。

他就像是一条嘴角还挂着血线的鲨鱼,身形所到之处,人质纷纷避开,枪口所指的位置,更是把人质吓得抱住脑袋瑟瑟发抖。

“这个人,就在你们当中,站出来,我就只杀你一个人,不站出来,我就杀光你们所有人!”

青年的声音仿佛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阴森森的。

没有人怀疑他的话。

因为他已经用十几条人命证明过自己了。

可是,也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回答他的问题。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

青年皱起了眉头。

“没有人肯承认吗?”

他冷笑着,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枪。

“别再杀人了,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忽然,人群里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站了起来。

她周围那几个穿着深色制服的女保镖脸色一变,相互看了彼此一眼,也都纷纷站了起来,护在她的身前,用薄弱的身躯,挡住了青年的枪口。

“你杀了我的人?”青年绕有兴趣地看着白裙女子,手腕一抖——

砰!

一枪打在女子右侧,一个见有人站出来,明显松了口气的中年贵妇脑袋上。

“你杀了我的弟弟?我的妹妹?还有跟我同床同枕十二年的堂兄吗?

“是的!”

白裙女子推开挡在她前面的保镖,迎着青年还在冒烟的枪口走了过去:“不要再杀人了,你说过,杀了我一个,就会放过其他人,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是位大人物,相信会说话算话。”

她的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哪怕置身在这遍地伏尸的修罗场,也是如此的温柔。

“嘿嘿,有意思。”

青年笑了笑,脸色忽然一变,枪顶在白裙女子的额头上,狞声道:“你确定要我杀了你吗?”

“放了他们吧,不要再杀人了!”

枪口处传来的灼热,让白裙女子是如此的害怕,她的脸因为畏惧死亡而变得纸一样白,她那柔弱的身躯明明在颤抖,却强撑着没有任何的退缩。

“NO!”青年摇了摇头,毫不迟疑地抠动了板机。

“咔嗒!”

机簧发出一声脆响,白裙女子身形一滞。

她以为自己死了,娇躯晃了晃,马上就要倒下,才猛然意识到。

枪,没有响!

“嘿嘿!”青年笑了,笑得就像是一个成功戏弄了父母的小孩子一样单纯:“夏雪小姐,你被我耍了,知道吗?我这把枪里的子弹早就被打完了,哈哈,怕不怕?你是不是被吓了一跳?”

说着,青年脸上那刚刚绽放的笑容便猛然一收,一把将夏雪搂在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在她的喉咙上,咬牙切齿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男人吗?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杀人吗?因为你,因为你们这些漂亮的女人,我长得有多丑?让你们如此的讨厌我?把我写给你们的情书都丢进垃圾筒不说,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羞辱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说着,锋利的匕首慢慢移到了夏雪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叹了口气道:“其实,只要揭去表面这层皮,我们每个人都长得一模一样,你知道吗?这是我揭了数十个美女的脸皮后得出来的经验。”

“BOSS,外面有两个游动哨没回应了!”

戴着黑眼罩的属下急步走以青年面前,低声汇报道。

青年手上的动作稍稍停滞了一下,随即匕首继续在夏雪的俏脸上比划着:“这里,揭开后就是三叉神经,这里,揭开后是红色的颊肌,还有这里,是你的下唇方肌……”

“BOSS,二道防线已经被突破了,对方来的好快!”

黑眼罩属下摁着耳麦听了一会,脸色忽然大变:“他已经到门外了,BOSS,我们快撤吧!”

“是吗?”

青年笑了笑。

寒光凛凛的匕首在夏雪的颈部动脉上轻轻划动着,他歪着头,盯着面前的黑眼罩属下,阴恻恻地说道:

“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的紧张呢?哪怕隔着两米远的距离,我好像都听见你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颤动呢?让我猜猜吧,我怀里这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呢?你要保护的对象?不是?那她是你的亲人?你们两个长得也不像啊。哦,我知道了,她是你在华夏的情人?嘿嘿,你的心脏跳动的速度在加快……”

青年得意起来:

“这么说,我是猜对了吗?尊敬的狼首大人?”

女神的终极保镖小说预览

女神的终极保镖

女神的终极保镖

女神的终极保镖

女神的终极保镖

女神的终极保镖

女神的终极保镖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女神的终极保镖】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