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在线阅读

山猫 幻想时空 2020-10-26 18:21:01 0 0

欢情一梦醉千年

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0-18 13:12

字数: 3,226,187

状态: 已完结 121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简介:两千年前,他将她护在身后。独自承受天人两界的灾祸。

“天上人间,我沐晴只追随夫君你一人。”

魔尊重生,两千年前的承诺,由她去守候。

再次相遇,他轻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要你做我的夫人可好。”

她清心寡欲,只想要得到一人心,却被迫经历最惨绝人寰的争斗,

醒来之时,已是满目疮痍。

任时光老去,只有她记得,曾经的承诺。

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预览

第一章“姑娘!”

一声呼唤之后,沐晴仍旧没有一点儿反应,软软的倒在宫瑜瑾的怀里,深深的进入了昏迷。

宫瑜瑾微微的颦了颦眉,先不管眼前的女子是敌是友,他只想要保她的周全,仅此而已。

沐晴的身子软软的毫无生机,这样抱着,就像是抱着一滩水一般的。然而宫瑜瑾抱起了沐晴之后,就继续向前走去。这下手的究竟是谁,这会儿他倒是有点迫切的想要知道。

那些暗害的人,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让这些人万劫不复,永堕地狱。

一路的颠簸,沐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她已经身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那熟悉的侧脸,让她看着上神,全身的疼痛叫嚣着,但是有他在身边,她是那样的幸福。

“夫君。”

沐晴眯着眼睛,气息微弱,眼前的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然而,没过一会儿,宫瑜瑾便发现沐晴已经醒来了。

“姑娘,你究竟是何人,怎么跑到这神兽围场来了。”

这里不是谁都能够进来的,除了他们几个皇子之外,想要进来,都要通过层层的通传,看着沐晴虚弱的样子,应该不是硬闯进来的。陌生的人,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都能够引起宫瑜瑾的警觉,毕竟这恶魔殿里面,想要害他的人多了去了。

沐晴微眯着双眼,思绪穿越了两千年。曾经他们是最最亲密的恋人,而今日,宫瑜瑾就像是不认识她了一般,那份生疏,真的让她难受。

只是在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面出现了怀柔的话。两千年了,魔尊重生,怕是当年的记忆早就被抹去了。如今他们只是陌生人而已,即便是沐晴还是要把他当成夫君,这都是她一厢情愿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沐晴不禁微微的叹气。

“姑娘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会到这围场中来。”

宫瑜瑾看着那忧伤的眸子,不自觉的加重了口气,再次问道。他不知道沐晴是不是故意不回答他,但是他却真心的希望,沐晴是无害的人。

不管是故意为之,还是一个意外,这女人刚才都救过他。

“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

沐晴虚弱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双手无力的环上了他的脖颈,虽然气若游丝,但却格外的温柔。

“姑娘是何人,为何来此。”

宫瑜瑾似乎没有那心思回答沐晴这无聊的问题,即便自己对沐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好感的,却还是不愿意轻易的表达。他做事情一向十分的谨慎,沐晴有是一个凭空出现的女子,他当然要格外的小心。

还没等沐晴开口,不远处就传来了深深的悸动的声音。宫瑜瑾手上的力气不禁紧了一点儿,紧紧地环住沐晴,看着不远的地方,一直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眼前。

“麒麟兽怎么会在这里!”

宫瑜瑾的目光一紧,看着眼前耀武扬威的神兽,微微的忌惮。这可是魔界出了名的毒兽,这会儿怎么会出现在围场。若是他一个人还好谁,现在带着沐晴就算是拖累了。扔了她更好,反正这女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只是这想法,只是在宫瑜瑾的心中一闪而过而已,虽然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的心中却还是那样的不舍。

“麒麟…神兽。”

沐晴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青黑色的庞然大物,呲牙咧嘴,随时都有可能冲过来,样子十分的可怕。虽然这都是两千年前的事情了,沐晴在魔界呆过,自然也认识这传说中的麒麟兽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在寒泉附近听到的计谋,但是这麒麟兽的确是不好对付,现在宫瑜瑾身边还多了她这个累赘。

“你放开我,快走。有人想要用麒麟兽对付你。”

沐晴说的断断续续,虽然不舍得离开眼前的怀抱,却还是推搡着,想要宫瑜瑾快点儿离开。她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自然是没有那本事去对抗麒麟兽,但是她宁愿身死,也不愿意看着宫瑜瑾出任何的意外。

“小小兽类而已,有什么可怕的。你知道这么多东西,本殿下还要留下你的命好好问你呢,抓紧了。”

最让宫瑜瑾惊讶的不是沐晴可以轻易的说出有人要借由麒麟兽加害自己的事情,这件事情他从第一眼看到了麒麟兽就知道了,几个兄弟突然约在围场,想必也没有什么好事儿。

只是这女人是真的有点奇怪了,初次相见,就刚才她扑过来那一瞬间,便可以轻易的看出,这女人连命都不要了,只为救自己一次。现在面对魔界有名凶猛的麒麟兽,竟然毫不畏惧的说出这样的话。最重要的,她好像是认识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提到了自己的身份,沐晴像是被戳痛了痛处一般,把脸偏向了宫瑜瑾的胸膛,双手紧紧地绞着宫瑜瑾的衣服,指节发白。

离开了伊洛,她就应该明白了,自己什么都不是。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说出来,她只是魔王殿一个普通的魔女而已。 第二章若是没有自己冲破结界所受的伤,或许沐晴还不必惊慌,但是现在她确实是受伤了,而且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不要说对抗这麒麟神兽,就连推开宫瑜瑾让他安然的力气都没有了。

“别怕,抓紧。”

宫瑜瑾的眼神突然温柔了下来,从见这个女人的第一面开始,自己的视线就没有办法从这美艳的小脸儿上拿开,他不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美艳的魔姬,却在沐晴出现的瞬间,似乎能够看出她的不凡来。

说到底了,还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宫瑜瑾是看不出什么不同,只是内心中这样的想法一直在酝酿着,久久难以散去。

沐晴抬起头,看着那认真的侧脸,小手不自觉的收紧,紧紧的绞住了宫瑜瑾胸前的衣襟,恐惧从眼底溢了出来。

那麒麟神兽就站在两个人的对面,青面獠牙带着一丝要挟的气息,眼睛里满布着血丝,目光凶狠的看着两个人。

这让沐晴回想起刚才在寒池那边听到的话,似乎那寒池后面的人,就说说要用麒麟神兽对付宫瑜瑾,沐晴也是因为担心,才跟了上来,却没有想到这神兽是真的在这里。

只是现在说眼前这只是麒麟神兽,倒不如说是妖兽。沐晴只是看了第二眼就总是感觉这麒麟兽怪怪的,说不出的不正常来。

宫瑜瑾眯起了好看的眸子,靠近了一颗大树,将沐晴放了下来。

沐晴瞪大了眼睛,看着宫瑜瑾,似乎怕自己随时都被抛弃一样。两千年前,这男人也是同样吧自己护在了身后,却没有想到,只是转眼之间,就一生不见。

“别怕,就在这里等着。”

宫瑜瑾温声的说道,那沉沉的嗓音,就像一汪清澈的泉水,渗进了沐晴的心里。她虽然仍旧不能够安心,却还是呆呆的点了点头。

宫瑜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沐晴废话那么多,原本就是萍水相逢的女子,这女子是谁,自己还都没有问清楚呢。

似乎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解决眼前的麒麟兽,在回去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的算计。

宫瑜瑾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麒麟神兽青面獠牙的样子,顺势就朝自己扑了过来,速度极快,还好自己躲避及时,腾地一跃到了半空之中,暗暗的集结着力量,霎时间手中就汇聚了一个深紫色的光球,直直的向麒麟神兽打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麒麟兽两边的大树都跟着倒了下去,碎片迸裂,麒麟兽也因为刚才的重创后退了几步,显然有些惊恐。

宫瑜瑾的嘴角扯出一丝的邪魅来,看着眼前受惊的巨兽,毫无惧色。

“不要伤害它。”

沐晴在身边看的是心惊胆战的,却在麒麟兽的眼里发现了一丝的不愿。看这情况下去,麒麟兽根本不及宫瑜瑾的百分之一,在这样下去,被打死是迟早的事情。

沐晴虽然对这些徘徊在魔界的神兽不是很了解,但是不知道多久之前,便听人提起过,这麒麟神兽,性子温顺的很,绝对不是喜欢胡乱伤人的。今天麒麟神兽的暴怒,一定和自己在寒池边上听到的那番交谈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这可惜那时候沐晴一直都在关注着宫瑜瑾的事情,没有时间去探查个清楚。

要是能够知道那些害宫瑜瑾的人是谁,现在也不用如此的吃力了。

宫瑜瑾根本没有理会沐晴的话,那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到现在宫瑜瑾甚至都没有去问那女人的来历。这种害人的东西,他才不管是不是神兽呢,运足了掌力,像麒麟兽劈了过去。很强大的力量,让沐晴在很远的地方都感觉到了极强的冲击,显然是要治麒麟神兽于死地。

沐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宫瑜瑾变得如此的残忍,一点都不想曾经自己认识的那个儒雅的男子了。

麒麟兽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便轰然倒下,几次试图再爬起来,最终却还是断了气。

沐晴的心沉了下来,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始终难以接受刚才的冲击,体力不支便晕了过去。

“姑娘,醒醒,姑娘!”

宫瑜瑾蹲了下来,仔细的查看着沐晴的伤势。刚才沐晴为自己挡的那一下似乎并不是十分严重,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身上也有伤,伤的不轻。宫瑜瑾微米眼眸,不知道这是何人所为,下那么重的手,几乎要把眼前的女子元神都震散了。

更重要的是,翻遍整个魔界,似乎从来都没有人见过这女子,这女子的身体与魔族常人无异,找不到任何异样来。

宫瑜瑾没有办法,毕竟这沐晴还救了自己的性命,虽然沐晴没有出现,只是小伤而已,但是他却还是忍不住把沐晴带回到了寝宫。

“二皇子回来了。”

宫瑜瑾刚刚踏入清幽殿的大门,璐瑶便闻声跑了出来。作为宫瑜瑾的新宠,她不知道自己能够风光过几时,却还是很珍惜现在拥有的。只是璐瑶在跑出去的时候,却看着宫瑜瑾抱着另外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刚刚进到着清幽殿的第二天,宫瑜瑾就抱着别的女人进来,这若是被其它的魔姬知道了,她这个魔界第一魔姬岂不是要被人笑死了。

在这清幽殿,魔姬争宠是最常见的事情,但是在宫瑜瑾在的时候,谁都不敢造次,即便是心中多麽的不舒服,璐瑶也忍了下来,陪着笑脸看着宫瑜瑾。

“殿下,这位姑娘是?”

璐瑶谄媚的笑了笑,看着宫瑜瑾怀中昏迷的人儿,微微的皱眉。

“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宫瑜瑾不但是没有回答,反而是冷言冷语。但是这种事情在这清幽殿算是最正常的。宫瑜瑾是个吸引人的男人,宠你的时候,能够将你宠上天去,一旦过了那新鲜,便会被弃之如履,从没有人改变过。璐瑶进府的时候就知道,却还是因为这男人义无返顾的走了进来,只想要试一试她魔界第一魔姬是不是能够打破这个传说。

得到了这样的答复,璐瑶不禁觉得有点失望,妖娆的桃花眼微眯,看着宫瑜瑾怀里面的女人。

这被抱着进清幽殿的,显然她还是第一个。自己身为魔界的第一魔姬,自然有着几分的不服气。她不知道凭什么,这女人又是哪里来的。 第三章宫瑜瑾把她放在了西面庭院的软榻上,这边自己虽然不常来,但是有闲情逸致想要作画了,也会小住两天。

宫瑜瑾把沐晴放在了软榻之上,动作很轻,因为沐晴的身子软的像是一滩水一样,受了很重的伤,气若游丝。宫瑜瑾也说不上是心疼,只是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心中就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两个人相识很久一般的。

他虽然风流,但是对每个女子都是淡漠如也,沐晴还算是一个特别,至少宫瑜瑾现在有兴趣知道,这沐晴是从哪里来的,有想要做什么。

“呦,这又是一个,最近我们准魔尊大人的口味变得极快呀,我还以为那魔界第一魔姬能够留你长一点儿,看看这才第一天。”

那银发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闪了进来,也许在宫瑜瑾刚刚进府的时候就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

“夭,你来做什么?”

宫瑜瑾微微颦眉,看着眼前妖娆的男子,似乎对他频频的出现有些不满。自己收留他,在魔界已经是开了先例,却不知道着桃夭不知道感激,没事儿就出来逛逛。

“我这是闲着无聊,来找你喝两杯。怎么为了女人,兄弟都不陪了。”

桃夭闪了过来,坐在宫瑜瑾的身边,意味深长的望着床上的沐晴缓缓说道:“看来我还是误会你了,伤的这么重,在哪里救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善良的一面。”

宫瑜瑾的目光随着桃夭的话,落在了沐晴的脸上。软榻上的人儿脸色苍白,完全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要死却还有一息尚存。从带沐晴进来的时候,宫瑜瑾就在纠结这女子救还是不救,人心险恶,说不定就是一个陷阱。

“本殿下也不知道,刚才在猎场,他们用玩老套路,这女人不知道从哪冲出来的,为本殿下挡了一记冷箭。”

宫瑜瑾摆了摆手,很是淡然的说道。沐晴的用意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清楚。轮回一世,自己早就没有了两千年前的记忆,自然不知道沐晴这两千年的苦守。

“说不定是从哪里来的仰慕者呢,怎么这就准备留下了?”

听了宫瑜瑾的描述,这桃夭反倒是对这女人有兴趣起来了。虽然桃夭和宫瑜瑾一样,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敌是友,却还是上前一步,拉起了沐晴软绵绵的小手。

“你做什么!”

宫瑜瑾的脸上明显显出了片刻的紧张,看着桃夭。

“我自然是救她,你不是想要知道她是谁吗?不救她怎么知道。”

桃夭笑着扯起了沐晴的手掌,撑起她绵软无力的身子,却无意间在沐晴的颈处督见了一朵若隐若现的花形印记,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想来也不可能,这印记是魔界皇族才有的,说白了,就是宫瑜瑾的母亲,姐妹或者妻子。但是这女子自己见所未见,自然不是魔界的皇族。

翻遍自己所认知的族谱,也从来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桃夭也不再多想,看着宫瑜瑾眯着眼眸审视着自己,就知道这女子的身份一定不俗。至少现在在宫瑜瑾心中的分量。

当沐晴醒来的时候,已经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周围装饰豪华,却让她感觉到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她只是依稀记得,自己亲看看着宫瑜瑾杀死了麒麟兽,然后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公主,您可算是醒了。”

沐晴抬头,看着静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紧张的看着自己。

“静儿,这是那里,我的头好痛。”

沐晴有些痛苦的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头,回忆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两千年了,沐晴终于盼得两人的相遇,却不想宫瑜瑾已经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围场的时候,她只看到了残暴,没有其它。

沐晴看到了这样的结果,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这里是清幽殿,魔尊二皇子的府邸。是公主您拼死去救那二殿下,才会被那二殿下带回来的。”

静儿趁着宫瑜瑾对付麒麟神兽的时候,偷偷的钻进了沐晴的身子里面,更是趁着沐晴晕倒的这段时间,把这清幽殿探了一个遍。

想来这魔尊二皇子就是沐晴要找的人了,毕竟自己才有几百年的修行,两千年前的事情,她也只不过是偶尔听沐晴提起而已。

“嗯。”

沐晴淡淡的应了一声,自己也不笨,自然能够猜出着其中的事情来。她没有认错人,那穿越了绵长的时光,一张相同的脸,宫瑜瑾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她的夫君,那个在魔界大乱的时候,将她护在身后的男人。

“他人呢?”

沐晴还以为自己醒来的时候能够看见宫瑜瑾,没有想到自己面对的竟然是空荡荡的屋子。

“这…静而不知。”

静儿首先迟疑了一下,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对沐晴开口,总不能直接告诉沐晴,自己等待了千年之久的夫君,现在正在跟其他的女子欢快吧。走了着清幽殿,各种各样的魔姬妖姬静儿倒是见了不少,都是宫瑜瑾带回来的宠姬。静儿本来是想要劝一劝沐晴,但是沐晴那样的坚定,恐怕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亲自去找就好了。”

沐晴眯起了眸子,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思量了片刻,沐晴总算是坚定了一点,不管现在的宫瑜瑾如何,她都记着,自己是为了什么来的。她早就知道,也许自己要找的人已经不认识她了,但是沐晴却还是无怨无悔。

“公主,不要去了,您的伤还没有好。”

静儿想要劝着沐晴一点,免得一会儿看到了不该看的。不管怎么样,在整个伊洛还没有人敢伤到沐晴的心,这样的冲击,静儿真的担心,沐晴能不能够受得了。

沐晴赤着脚,也不顾外面的寒冷,一身薄纱,直接穿了出去。她很迫切先要建档,刚才自己用性命救下的男人。只是再见一面也好。 第四章这院子不大,但是沐晴转了很久似乎也没有找到地方,只是凭感觉,漫无目的的走着。

“二殿下,怎么不理我呀。”

“……。”

不远的院子里面,一阵嘈杂,几个女子嬉笑着追逐着一个男子的脚步。沐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刚刚踏了进去,便看到眼前一片旖旎的景象。

几个女子衣冠不整,在绵软如云朵一般的地面上奔跑着,院子里面几个天然的水池,盛放的尽是佳肴美酒。最里面的地方,轻纱遮掩着,一个男子的身影,正是她寻找的人。

这一片寻欢作乐的气氛,沐晴看了当然不会习惯,努力的张望着,试图找寻一丝熟悉的气息。这男人虽然长了一张和前世近乎一样的脸孔,但是却让沐晴那样的陌生。

难道一切就正如怀柔姑姑说的,一切都变了,自己也应该顺应天命?但是沐晴从来都不信天,只信自己。就在宫瑜瑾没有记起自己,仍旧把她带回来的那刻起,沐晴便坚定了,自己一定要把夫君找回来。

那情,绵延了千年,沐晴说什么都不会忘记。

宫瑜瑾的美眸眯成了一条线,很轻易的便看见了那站在门口的人儿。宫瑜瑾当真没有想到沐晴醒的那么快,他还以为,这样重的伤势,尽管有桃夭相救,也要修养几天。但是现在沐晴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神里面带着莫名的情愫。

宫瑜瑾总有一种错觉,两个人从前就相识,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那种莫名的感觉,让宫瑜瑾忘记了原本的警觉,语气费尽了心思,追查沐晴的身份,他倒是真的不如自己来探索,至于怎么探索,还真的没有一个女人,能逃得过他的手掌。

沐晴微微的挪动着步子,原本嬉闹的魔姬都向她投来了诧异的目光,有些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府中多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沐晴虽然生的天生丽质,但是却因为刚刚醒来,显得有些狼狈。

“殿下没有请你过来,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为首的璐瑶走了过去,站在沐晴的眼前,眼中带着莫名的恨意,让沐晴感觉很是不解。

“这里是哪里,为何我不能来。”

沐晴看着璐瑶容貌天资,衣着得体,想来一定深受宠爱。但自己毕竟还是伊洛的公主,举手投足之间,难免有那么一点儿淡然的傲气,根本掩饰不了。

她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谁,是做什么的,但是都多少少都能够才出来一点儿。

腾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毫无一点儿预警,轻轻的拍了拍璐瑶的肩膀,示意着璐瑶站到一边去。璐瑶似乎有点儿不情愿,也乖乖的走到了旁边。

四目交接的瞬间,那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像马上要把沐晴吞没了一般。沐晴不知道两千年后再见,自己第一句应该说些什么。是问候还是… …

“你是谁?”

第一句话似乎没有像沐晴想的那样的美好,当宫瑜瑾开口的时候,沐晴竟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介绍自己了。

“我…我是你的夫人。”

沉思了片刻,沐晴抬起了头,对上了宫瑜瑾的眼睛。

“沐晴,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妻,无论是谁,都休想将我们分开。”

两千年前的情话不停的在沐晴的脑袋里面回荡着,这两千年都过去了,在沐晴的记忆里面,只有这样一句话,她是他的妻,而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夫君。

沐晴的声音不大,但是十分的清晰,清晰到周围的魔姬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嬉笑声缓缓的传入了沐晴的耳朵里,似乎在嘲笑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子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要知道,即便是像璐瑶这样的魔姬,来到了这清幽殿,还不敢如此的高傲。宫瑜瑾对自己宫里的魔姬的要求一直都很高,谁还敢提要做什么夫人,只要宫瑜瑾不嫌弃,就算是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魔姬也好。

但是沐晴一开口就如此的狂妄,就像是确有其事一般,大家都在不停的讨论,今日这来路不明的女子,会因为自己狂妄的话,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宫瑜瑾眯起了眼眸,眼里多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这女人的确是特别,自己也在魔界生活了几百年,第一次有女人跟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那眼神真切都就像是真的一般。

“嗯?”

宫瑜瑾伸出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抬起了沐晴的下巴。他把沐晴带回来这么久,还从来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她。虽然现在沐晴略显狼狈,但是这样仔细的看起来,面孔生的精致的很。星一般的眸子带着莫名的情愫,桃花眼显得一丝的妖媚,却因为那种冷清的气质,显得格外的特别。

一时之间,宫瑜瑾对沐晴简直是兴趣满满,不但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谁,跟想要知道她为何有勇气这么说。

沐晴已经清楚的听到了周边窃窃私语的声音,微微的颦眉。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是冒险,静儿也提醒了自己,这不是伊洛,万事都要小心。

宫瑜瑾真的觉得,眼前的女人虽然淡定,但是说出的话,莫名其妙的。心中那种疑惑的心情不禁更浓了,想要探个究竟,这女人的心里,究竟藏了什么事情。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做我的夫人如何?”

宫瑜瑾伸出一只手微微用力,便将沐晴揽在了怀中,当着所有魔姬的面前说道。

周围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特别是站在一旁的璐瑶,简直要把眼睛瞪了出来。要知道,这夫人之位,整个清幽殿最有可能得到的便是自己了,但是只是因为这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女人的一句话,就想要让清幽殿易主?她不知道宫瑜瑾是怎么想的,还是只是逗逗这女人而已。

宫瑜瑾的话音刚落,沐晴瞪大了眼睛,显然有些不相信刚才自己听到了话。她并不是自大,只是她来到了魔界,只有这样一个信念而已。

欢情一梦醉千年小说预览

欢情一梦醉千年

欢情一梦醉千年

欢情一梦醉千年

欢情一梦醉千年

欢情一梦醉千年

欢情一梦醉千年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欢情一梦醉千年】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