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在线阅读

犬马 婚恋生活 2020-12-05 18:29:54 0 0

奈何情深入人心

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7-06 10:23

字数: 700,390

状态: 已完结 26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简介:为了偿还公司的债务,唐雅使劲浑身解数,不料却与前夫再度重逢。

明知道他是要把自己困在身边,但是她却无可奈何。

他的冷漠,旁人的算计,上司的陷害,却让唐雅柔弱的心再次千疮百孔。

“陈先生,我们还是离婚吧!”

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预览

第一章眼前就是那座宏伟耸立的mg金融大厦,乘坐电梯到了五十楼,唐雅在秘书黄小姐的引领下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陈天翊背对着唐雅,那笔挺的身姿穿着干净利落的白衬衣黑西裤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双臂抱在胸上,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白皙而有力的小臂。一双透着睿智光芒的黑眸正凝视着下面密集的商业区,严峻的脸上蕴含着睥睨一切的王者霸气。

唐雅看着这个已经感到陌生的背影有那么瞬间的失神,如此优雅乃至成功的男人真的还是曾经那个大男孩?

听到唐雅的脚步声,修长挺拔的男人转过了身体,单手随意的伸进裤袋里,看了眼有些讶然的唐雅,指了下宽大的真皮沙发,“坐。”

唐雅总感觉此刻的陈天翊和昨晚轻浮自己的人不太一样了,似乎变得更像一个不苟言笑的总裁,她僵硬的坐到了沙发上,看着陈天翊修长的手指从办公桌上捏起一叠文件纸坐到了她的对面。

这是他从自己包里找到了公司负债表,要谈公事了,唐雅身体不由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盖上,望上了那双如深潭一般的黑眸。

陈天翊莫测的眸光扫了下满脸谨慎的脸蛋,正色道:“唐小姐,这份资产表我大体看了一下,你的负债应该在五千万左右,而你的不动产除了一栋三层楼房,就是一些二手电脑,总价值我大体估计了一下,应该在两千万左右,不知道唐小姐,打算把公司卖到何种价位?”

唐雅对陈天翊无形散发的强大气场撇了撇嘴,不否认陈天翊已经给了自己的压力,但是她拒绝这个可恨的男人还能给自己压力,身体换了个稍微舒服的姿势,笑道:“陈总,如果单纯想卖到两千万,我不需要如此奔跑四处找买家。是,我公司的不动产的确只值两千万,但别忘了我的基金理财方式是国际首创,比平常的融资模式高出了三个百分点。你也是金融师出身,应该知道它的价值。”

陈天翊薄唇勾起了一丝轻笑,长腿翘在膝盖上,“那你打算卖多少钱?”

“不动产加上这个理财模式,五千万!”唐雅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有卖到五千万才可以偿还自己的债务,否则接下来的日子只能像躲难一样四处为家。

陈天翊笑了起来,满目的嘲讽,“如果你的理财方式真的那么动人,为什么公司还会负债累累?”

被说到了难堪处,唐雅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微微垂头躲开陈天翊那质疑的眼神,声音也低了下来,“至于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一夜间所有金主开始撤资,我想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陈天翊在听到有人似乎在针对唐雅的时候,眼神骤然射出针芒般的寒光,但他掩饰的很好,在唐雅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惯有的冷漠,只不过在他心里,已经暗暗决定找出那个人。

我的女人,岂是让别人欺负的?!!!

“唐小姐,鉴于我们是……老熟人……的关系,你的公司我愿意买下来,但是价钱……”

老熟人几个字被陈天翊故意咬得很重,唐雅恨恨的抬头瞪了他一眼,正好发现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而且那笑容很让人讨厌,唐雅恨不得过去一拳捣烂那两排洁白的牙齿,但想到有求于人,只好耐心的问道:“陈总打算出价多少?”

“两千五百万!”陈天翊有些恶毒的目光落在唐雅已经被气的发紫的脸上。

“陈天翊,你怎么不去抢呢,你放心好了,打死我也不会卖给你!” 第二章唐雅气哼哼的快步来到陈天翊沙发前,伸手就想抢回自己公司的资产表,但手指还没接触到文件纸,一只大手猛的把自己的小手压在了膝盖上,“等等!”

唐雅像兔子一样惊慌的把手用力的抽了出来,满脸变的绯红,这里是他的办公室,他不会又想干什么吧?

想到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唐雅转身就想走去门口,陈天翊眼中浮现一丝笑意,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唐小姐,我想我们可以再谈谈。”

“谈什么?”唐雅转身凝眉瞪着他,气愤道:“陈天翊你这是落井下石,你的价格我不接受!”

“唐小姐,我觉得这么大的火气对你此刻的身体不太好。”陈天翊高大挺拔的身子顿了下,乌黑深邃的眼眸垂落在她的裙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噙上了一丝笑意、

这可恨的家伙不说还好,一说还真感到了小肚子开始巨疼起来,例假的第一天第二天也是最痛苦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轻轻抚摸起小肚子,当看到陈天翊眼神放肆的像刺透自己衣服的时候,不由羞怒交加,横了他一眼,跺脚道:“陈天翊,你立刻给我忘了昨晚的事情,那一切都没发生过。”

陈天翊清俊的眉宇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道:“真是个容易健忘的女人。”

唐雅气的捂着腮帮子感到了牙疼,陈天翊笑道:“好吧,我其实已经起草了一份合同,只要签了这份合同,你公司的债务我来偿还。”

原来他一直在耍自己,在唐雅握紧小拳头恨不得给陈天翊捣上一下的时候,陈天翊微笑地从办公桌找到了一份合同书送过来,抬头看了眼唐雅,“签了它!”

唐雅坐到沙发上细细看了起来,别说这合同很对心思,甚至很人性化,只要把合同一签,不需要自己出面,公司的债款将会直接由陈天翊偿还,当然那家公司也就属于陈天翊了。

不对,等等……

唐雅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满脸平静的陈天翊,“为什么还有附加条款?”

“因为你的公司资不抵债!”陈天翊居高临下看着她,薄情的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弧度。

唐雅咬了下嘴唇,继续看了下去,当看完,几乎是拍案而起,“陈天翊你太无耻了,凭什么要我为你工作一年?”

陈天翊冷漠的脸上挂着一幅看白痴的冷笑,“还是那句话,资不抵债,只能用你来抵。”

“你去死吧!”唐雅双目死死地瞪圆,他当是杨白劳那年代,没钱拿喜儿抵债?

看着此刻一脸激动地唐雅,陈天翊俯视着她的眼睛,冷冷的说道:“唐小姐你别无选择,我已经调查过,法院正在筹备的对你公司进行拍卖,到时候拍卖到的价格将会缩水一大半,你真的想以后举债度日?

“好好好,好得很,你真是什么都算计到了,”唐雅气的嘴唇都在颤抖,“陈天翊,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听着这句近乎失望到心碎的话语,陈天翊本来绝情的眼神忽然软了下来,莫名感到心痛,但他的决定不会更改,也只有这样才可以防备唐雅再次离开自己,轻轻叹了口气,白皙的手指去合同书,“唐小姐,你可以仔细看看合同书,你的工作是有报酬的。”

“好,我签!”唐雅觉得自己正在签一份卖身契,咬牙切齿的全身都在轻颤。

陈天翊近乎温柔递给她一只金笔。等到唐雅坐到沙发大笔一挥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唐雅也立刻捕捉到了这丝笑容,感觉陈天翊都像正奸计得逞的在走去办公桌,她急忙起身喊道:“等等!”

陈天翊扭头皱眉看着显得有些惊疑的唐雅,“唐小姐还有什么疑问吗?”

合同里的内容仿佛在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唐雅发现了问题,骤然问道:“为什么甲方是你的名字,而不是mg公司?”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如果甲方是mg公司,那么也就是唐雅要给公司打工,但是如果是陈天翊,那么也就是说她服务的对象是陈天翊。那就可怕了,谁知道陈天翊会让她做什么工作?万一是让自己做一些像昨晚一样违背自身意愿的事情怎么办? 第三章对于唐雅的质问,陈天翊也并不否认,只是冷冷地笑了一声,走进办公桌后把文件往抽屉一放,唐雅讶然地叫了一声,愤怒的冲过去想抢回自己的卖身契。

但是陈天翊干净利落的把抽屉锁上了,刚站起来正好撞上了一头冲过来的唐雅,唐雅气的快吐血,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陈天翊你太可恨了,你赶紧把合同还给我,我不签了。”

“对不起,晚了。”陈天翊也不动,任凭唐雅再自己身上发泄着恨意,直到唐雅见自己对健壮的身体几乎是在挠痒痒,不由牙齿一咬,飞快弯起了膝盖用力往他腿间顶去。

陈天翊惊出一脸冷汗,急忙退后两步,一把抓住了唐雅提起来的小腿,沉着脸生气道:“唐雅,你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唐雅一边呛声,一边想拽回自己的腿,但用力过大,另一只腿没支撑住,整个人彻底倒了下去,唐雅吓得脸刷一下白了,在这紧要时刻,陈天翊急忙往前探了下 身子,双手横抱住了唐雅。

唐雅下意识的搂住了陈天翊的脖子,当地发现两个人这种暧昧的姿势立刻脸红了,垂眸往下一看,陈天翊的大手正托在自己的大腿上,似乎还有意无意的往里动了一下,不由惊慌的赶紧跳下来。

这一天尽让陈天翊吃豆腐了,而且还欠了卖身契,太可恶了,现在想抢是抢不回来了,只能垂头丧气的出来办公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满脸平静的陈天翊,低咒了一声:“王八蛋!”

正在这时,办公室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陈天翊说了声请进,投资部经理曲娜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曲娜是个优雅高傲的三十岁女人,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眼神剐了了下站在地上余怒未消的唐雅,没进门前就听到里面有女人在大声的斥责,显而易见就是眼前这个女人,难道她不知道这里是总裁办公室?真是没素质!

“,这是你先前让我拿来的应聘书。”曲娜把手中的文件递给陈天翊,她一直都因能在公司独享叫陈天翊的英文名字而沾沾自喜,这也证明了她在mg公司和陈天翊心里的地位。不过也更加的反感唐雅刚才在办公室里发出的声音,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总裁办公室,更因为她对陈天翊一直都是卑躬屈膝的讨好,而这个女人竟然敢比自己还优越了一步。

曲娜接着转过头,厌恶的看着唐雅,“你是哪个部门的,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出去!”

唐雅僵住,没想到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女人,深呼吸了一下,抓起背包就打算离开,陈天翊的声音却叫住了她,“等一下,把你的应聘合同签了。”

曲娜不可思议的望去唐雅,真么想到总裁亲自过问的应聘书竟然是为这个女人准备的,他们之前不是在争吵吗?为什么要雇用这么个刺头?

唐雅心里的余气一直没消,用力踩着高跟鞋来到办公桌前,连看都没看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她当然懂这是明面上的合同书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陈天翊抽屉里的那份合同书才是真正的不平等条约。

陈天翊从唐雅身上转眸,淡淡看了眼曲娜,“曲经理,以后唐雅就在你们投资部工作,你把她的合同归档。”

曲娜暗暗皱了下眉头,貌似这女人有些来头啊?投资部可是mg最重要的部门,能在这里工作都非等闲之辈,她过去拿起了合同,冷冷扫了下唐雅,对着陈天翊问道:“不知道她的薪酬定在哪种档次。”

“就定在高级金融师!”

陈天翊连想都没想,直接给出了与唐雅最合适的薪酬,但是曲娜却有些不高兴了,眼皮隐隐跳了几下,这可是跟她一个级别的薪酬,心中由嫉妒变成了愤怒,但嘴上却假装极为认真的说:“,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她刚进公司……”

话还没说完,陈天翊手指轻轻敲打桌面打断了她的话,毋庸置疑道:“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出去!” 第四章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唐雅和陈天翊两个人,唐雅幽幽看了下办公桌后那个看似温文尔雅,实际伤透了自己的男人。卖身契既然签了,看来接下来的一年是逃不出他的掌心了。

陈天翊从桌后出来,深邃的黑眸闪烁异色,声音低沉道:“唐小姐,既然你的身体来了特殊情况,你可以休息几天再来上班。”

“不用,明天我就会来报道!”唐雅忍着小肚子传来的疼痛,气哼哼的摔门走了出去。这可恶的男人真奇怪,干吗老惦记自己的例假,以前也没记得他有这特殊的嗜好。

总裁办公室和投资部在一个楼层,部门经理曲娜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复杂的看着唐雅背影离去,随即回到屋里拨通了美国的电话,禀告道:“白小姐,我们总裁今天刚应聘了一个女孩,关系似乎不太一般。”

电话里的声音很凛冽,“她叫什么名字?”

“唐雅……”

一听到这个名字,白祺握电话的玉手猛然用力,电话塑料外盒都发出了咯咯的声音,那只艳美的唇勾起深深地恨意,她竟然又回来了,又想回来抢她的天翊哥哥了!五年前为逼走唐雅,她灌醉了陈天翊,偷偷和陈天翊躺在了一张床上。一切时机都把握得很好,唐雅一开门就看到了这一幕,而且也正如她所料,唐雅做出了决然离去的选择。

这是埋在她心里的秘密,连陈天翊都不知道,陈天翊唯一知道的是,醒来后屋子里永远不见了自己的妻子!

白祺冷笑的叮嘱了曲娜几句便挂上了电话,随即一双玉手慢慢攥紧,漆黑的冷眸逐渐收紧,看来要尽快回国一趟!

唐雅再第二天来到了投资部报道,曲娜在办公室里倨傲的抬头看着她,唇边勾起深意,“唐小姐,你刚进来我们mg,对于一切都还不熟悉,你先去档案室把以前的投资方案看一遍,顺便把所有档案袋换成新的。”

“所有档案?”唐雅吃惊的张着嘴巴,这里毕竟是中国区总部,各地分部的投资档案也都会归档在这里,这显然是个很可怕的数字,别说看一遍,就是数一遍也许要花些时间,

“不错,所有!有问题吗?”曲娜看着唐雅那变得不可思议的脸蛋,心里暗暗冷笑了起来,她肯定不知道自己无形中得罪了谁?总部的白小姐可不是她能惹得起!

“看一遍倒是可以,可为什么要把所有文档袋换成新的?”唐雅眼神闪烁着不解。

曲娜舒服地靠在椅背上,脸上挂着一丝威严,声音冷冷道:“请你注意,我是部门经理,你不需要问我为什么!”

唐雅仔细打量了下正冷眼看自己的曲娜,以前好像不认识她啊?干嘛一进来就给自己穿小鞋?

“还有问题吗?”曲娜没等唐雅回答,直接冷声道:“没问题出去!”

唐雅垂着无奈的眼眸出了办公室,拖着步子找到了档案室,打开灯,密密麻麻一排排的书架,书架上又是密密匝匝的档案夹!捂着额头就是一阵眼晕,这有多少的数量?几十万?几百万?需要用余生来完成吗?

奈何情深入人心小说预览

眼前就是那座宏伟耸立的mg金融大厦,乘坐电梯到了五十楼,唐雅在秘书黄小姐的引领下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陈天翊背对着唐雅,那笔挺的身姿穿着干净利落的白衬衣黑西裤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双臂抱在胸上,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白皙而有力的小臂。一双透着睿智光芒的黑眸正凝视着下面密集的商业区,严峻的脸上蕴含着睥睨一切的王者霸气。

唐雅看着这个已经感到陌生的背影有那么瞬间的失神,如此优雅乃至成功的男人真的还是曾经那个大男孩?

听到唐雅的脚步声,修长挺拔的男人转过了身体,单手随意的伸进裤袋里,看了眼有些讶然的唐雅,指了下宽大的真皮沙发,“坐。”

唐雅总感觉此刻的陈天翊和昨晚轻浮自己的人不太一样了,似乎变得更像一个不苟言笑的总裁,她僵硬的坐到了沙发上,看着陈天翊修长的手指从办公桌上捏起一叠文件纸坐到了她的对面。

这是他从自己包里找到了公司负债表,要谈公事了,唐雅身体不由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盖上,望上了那双如深潭一般的黑眸。

陈天翊莫测的眸光扫了下满脸谨慎的脸蛋,正色道:“唐小姐,这份资产表我大体看了一下,你的负债应该在五千万左右,而你的不动产除了一栋三层楼房,就是一些二手电脑,总价值我大体估计了一下,应该在两千万左右,不知道唐小姐,打算把公司卖到何种价位?”

唐雅对陈天翊无形散发的强大气场撇了撇嘴,不否认陈天翊已经给了自己的压力,但是她拒绝这个可恨的男人还能给自己压力,身体换了个稍微舒服的姿势,笑道:“陈总,如果单纯想卖到两千万,我不需要如此奔跑四处找买家。是,我公司的不动产的确只值两千万,但别忘了我的基金理财方式是国际首创,比平常的融资模式高出了三个百分点。你也是金融师出身,应该知道它的价值。”

陈天翊薄唇勾起了一丝轻笑,长腿翘在膝盖上,“那你打算卖多少钱?”

“不动产加上这个理财模式,五千万!”唐雅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有卖到五千万才可以偿还自己的债务,否则接下来的日子只能像躲难一样四处为家。

陈天翊笑了起来,满目的嘲讽,“如果你的理财方式真的那么动人,为什么公司还会负债累累?”

被说到了难堪处,唐雅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微微垂头躲开陈天翊那质疑的眼神,声音也低了下来,“至于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一夜间所有金主开始撤资,我想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陈天翊在听到有人似乎在针对唐雅的时候,眼神骤然射出针芒般的寒光,但他掩饰的很好,在唐雅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惯有的冷漠,只不过在他心里,已经暗暗决定找出那个人。

我的女人,岂是让别人欺负的?!!!

“唐小姐,鉴于我们是……老熟人……的关系,你的公司我愿意买下来,但是价钱……”

老熟人几个字被陈天翊故意咬得很重,唐雅恨恨的抬头瞪了他一眼,正好发现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而且那笑容很让人讨厌,唐雅恨不得过去一拳捣烂那两排洁白的牙齿,但想到有求于人,只好耐心的问道:“陈总打算出价多少?”

“两千五百万!”陈天翊有些恶毒的目光落在唐雅已经被气的发紫的脸上。

“陈天翊,你怎么不去抢呢,你放心好了,打死我也不会卖给你!” 唐雅气哼哼的快步来到陈天翊沙发前,伸手就想抢回自己公司的资产表,但手指还没接触到文件纸,一只大手猛的把自己的小手压在了膝盖上,“等等!”

唐雅像兔子一样惊慌的把手用力的抽了出来,满脸变的绯红,这里是他的办公室,他不会又想干什么吧?

想到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唐雅转身就想走去门口,陈天翊眼中浮现一丝笑意,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唐小姐,我想我们可以再谈谈。”

“谈什么?”唐雅转身凝眉瞪着他,气愤道:“陈天翊你这是落井下石,你的价格我不接受!”

“唐小姐,我觉得这么大的火气对你此刻的身体不太好。”陈天翊高大挺拔的身子顿了下,乌黑深邃的眼眸垂落在她的裙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噙上了一丝笑意、

这可恨的家伙不说还好,一说还真感到了小肚子开始巨疼起来,例假的第一天第二天也是最痛苦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轻轻抚摸起小肚子,当看到陈天翊眼神放肆的像刺透自己衣服的时候,不由羞怒交加,横了他一眼,跺脚道:“陈天翊,你立刻给我忘了昨晚的事情,那一切都没发生过。”

陈天翊清俊的眉宇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道:“真是个容易健忘的女人。”

唐雅气的捂着腮帮子感到了牙疼,陈天翊笑道:“好吧,我其实已经起草了一份合同,只要签了这份合同,你公司的债务我来偿还。”

原来他一直在耍自己,在唐雅握紧小拳头恨不得给陈天翊捣上一下的时候,陈天翊微笑地从办公桌找到了一份合同书送过来,抬头看了眼唐雅,“签了它!”

唐雅坐到沙发上细细看了起来,别说这合同很对心思,甚至很人性化,只要把合同一签,不需要自己出面,公司的债款将会直接由陈天翊偿还,当然那家公司也就属于陈天翊了。

不对,等等……

唐雅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满脸平静的陈天翊,“为什么还有附加条款?”

“因为你的公司资不抵债!”陈天翊居高临下看着她,薄情的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弧度。

唐雅咬了下嘴唇,继续看了下去,当看完,几乎是拍案而起,“陈天翊你太无耻了,凭什么要我为你工作一年?”

陈天翊冷漠的脸上挂着一幅看白痴的冷笑,“还是那句话,资不抵债,只能用你来抵。”

“你去死吧!”唐雅双目死死地瞪圆,他当是杨白劳那年代,没钱拿喜儿抵债?

看着此刻一脸激动地唐雅,陈天翊俯视着她的眼睛,冷冷的说道:“唐小姐你别无选择,我已经调查过,法院正在筹备的对你公司进行拍卖,到时候拍卖到的价格将会缩水一大半,你真的想以后举债度日?

“好好好,好得很,你真是什么都算计到了,”唐雅气的嘴唇都在颤抖,“陈天翊,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听着这句近乎失望到心碎的话语,陈天翊本来绝情的眼神忽然软了下来,莫名感到心痛,但他的决定不会更改,也只有这样才可以防备唐雅再次离开自己,轻轻叹了口气,白皙的手指去合同书,“唐小姐,你可以仔细看看合同书,你的工作是有报酬的。”

“好,我签!”唐雅觉得自己正在签一份卖身契,咬牙切齿的全身都在轻颤。

陈天翊近乎温柔递给她一只金笔。等到唐雅坐到沙发大笔一挥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唐雅也立刻捕捉到了这丝笑容,感觉陈天翊都像正奸计得逞的在走去办公桌,她急忙起身喊道:“等等!”

陈天翊扭头皱眉看着显得有些惊疑的唐雅,“唐小姐还有什么疑问吗?”

合同里的内容仿佛在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唐雅发现了问题,骤然问道:“为什么甲方是你的名字,而不是mg公司?”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如果甲方是mg公司,那么也就是唐雅要给公司打工,但是如果是陈天翊,那么也就是说她服务的对象是陈天翊。那就可怕了,谁知道陈天翊会让她做什么工作?万一是让自己做一些像昨晚一样违背自身意愿的事情怎么办? 奈何情深入人心

奈何情深入人心

奈何情深入人心

奈何情深入人心

奈何情深入人心

奈何情深入人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奈何情深入人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