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相似的你小说、爱上相似的你小说在线阅读

犬马 婚恋生活 2020-10-28 18:26:10 0 0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小说、爱上相似的你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03 11:06

字数: 909,549

状态: 已完结 43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爱上相似的你小说简介:夏诉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在她光芒闪耀的时候,她执着的想要睡了傅宁阎。所以她用尽手段倒追对方四年,最后得偿所愿跟其结婚。

只是勉强来的始终不会幸福,他们的婚姻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可她没想到几年后她会在相亲的时候遇到了前夫!更没想到的是傅宁阎竟然比她还要执着!结婚的时候对她冷如冰霜,离婚后就要缠着她复婚。可她对他的执着已经放下了,所以前夫有多远您滚多远好么?

爱上相似的你小说预览

第一章“那个人就是宁阎的姐姐,宁阎爱的人就是她!”

夏诉的思绪还沉浸在那醒不过来的梦魇中,耳边突然传来夏志川的声音。

“小诉,还愣着干什么,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了吗?快过来给小晗道歉。”夏志川一脸慈祥的招呼门口的夏诉,见她半天不动,又回头对傅宁晗姐弟露出抱歉的笑容。

夏诉抱着花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她感觉右手的骨头像是再次被人打碎了一样,不止右手疼,她的心脏也是疼得让她无法呼吸。

她强忍着泪水,往床边走了两步,最终还是没忍住,拿起手中的花冲傅宁阎脸上砸了过去。

傅宁阎伸手接住那束花,不解的看着夏诉,而夏诉此刻的眼神却让他觉得心痛万分。

他想开口询问夏诉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她突然变成这样,她娇小的身体被浓浓的悲伤萦绕着,让他忍不住想要上前将人搂进怀里。

可是夏诉没给他这个机会,给了她一个失望至极的眼神后,一个字没说,就转身跑出了病房。

“小诉!”夏志川反应过来,正要追出去,却有人比他更快。

“夏诉!”夏诉一怒之下就只顾着埋头往外跑,速度虽然快,却也只跑到医院门口就被傅宁阎给追上了,傅宁阎从后面抓住她的左手,大力将她拉向自己。

夏诉身体失去平衡,却稳稳的倒在傅宁阎宽大的怀抱里。

“放开我!”夏诉声音有些哽咽,她刚才一出病房,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不想被傅宁阎看到她这样,就低着头拼命挣扎。

傅宁阎感觉到夏诉身体在颤抖,他放轻了动作,将她困在怀里。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夏诉突然出现的激烈反应让他一头雾水,他刚才还来不及向她介绍傅宁晗,她就跑了。

现在看到她埋在自己怀中哭泣,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告诉我,为什么哭?”傅宁阎声音轻柔,深怕会惊扰了怀中的人一样。

夏诉现在的情绪还处于失控状态,恼怒,痛苦,难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她双手握拳,一下一下砸在傅宁阎的胸口上,嘴里一遍遍喊着:“放开,傅宁阎你放开我……”

不管她怎么挣扎,傅宁阎不但没有松开,反而越抱越紧,还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威胁道:“你不说,我就不放。”

夏诉听到他的声音,才想起这么医院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他们这么搂搂抱抱的像什么样子?

于是她停止了挣扎,同样小声的对傅宁阎说道:“那你放开我。放开我就告诉你。”

傅宁阎也不想来往的人一直对他们行注目礼,听到夏诉这么说,他便松开手准备放开夏诉。

而夏诉在他松手的瞬间,夏诉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接着转身就跑,那敏捷的动作,哪有一点刚才在他怀里哭哭啼啼的可两样?

可恶的女人!还好他早就料到她会跑,也没有浪费多少时间,拔腿就追了上去。

为了甩掉傅宁阎,夏诉简直就是脚下生风,他的跑步水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超强发挥,可还是在跑了两百米都不到的距离后,就被傅宁阎直接拽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子。

“这里环境不错,很适合谈心事,你觉得呢?”傅宁阎大气不喘的撑着两条修长的手臂,将夏诉困在中间,让她逃无可逃。

夏诉却累得捂着胸口狠狠的喘气,她精致的小脸应为刚才的剧烈运动而变得通红,跟她刚才哭过后的眼圈完全成了一个颜色,看着特别可怜。

“我……你,咳咳……”夏诉一开口,就因为喘气不均匀而咳嗽起来。

傅宁阎则被她逃跑的行为给惹怒了,看着她咳得快断气了,也狠心的没理她,“夏诉,不说清楚,我今天是不会让你走的!”

跟夏诉分别了三年,他想方设法的找她,想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如今终于找到夏诉,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都在示意他,夏诉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见到他会躲,会害怕,半点没有当初那死缠烂打的劲头,他一心想要跟她重新开始,而她却只想着如何逃避。

他焦急,愤怒,却因为三年未见,不想一来就吓到夏诉,所以他耐着性子,给她时间慢慢考虑,可夏诉呢?恨不得他从来就没出现过一样。

“说什么?你要我说清楚什么?”夏诉也很生气,冷着脸问道:“你是想问刚才我为什么会哭吗?不好意思,那是我的私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爸爸找的那个女人竟然会是傅宁阎的姐姐,那个傅宁阎藏在心里多年,一直不敢把心意说出口的人!

她伤心难过,情难自控,是因为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年有多可笑,多可悲而已,跟傅宁阎还真没有多大的关系。

“夏诉,你知道我问的不止是这个,我要问的是你当年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不见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傅宁阎面对这样始终不愿意说重点的夏诉,终究是忍不住发怒了。

傅宁晗说他是黑脸阎王也不是没道理的,他生起气来的模样真的很可怕,周身气压都低得像要把人给冻坏似的。

而夏诉听到他这一通没道理的指控,只觉得冤枉无比。

怒上心来,也没被傅宁阎散发出来的冷气给吓到,反倒怒目圆睁的看着他:“傅先生,你是不是忘了,是你自己说,跟你结婚可以,但是你对我没有任何感情,只要我觉得烦了累了,随时都可以走的!”

当初傅宁阎答应跟她结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夏诉还信心百倍的认为,只要她足够努力,付出足够多的真心,傅宁阎总有一天会把她放在心上。

可当她知道真相后,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又愚蠢!

听到夏诉的话,傅宁阎身上的气焰顿时就暗淡下来,“所以,你离开我,是因为你烦人了累了吗?”

他在寻找夏诉的过程中想过很多可能,却唯独没想过夏诉离开他,可能是真的已经不在乎他了。 第二章夏诉深吸一口气,违心道:“没错,我就是烦了累了,不想再围着你转了,想过一下自己的生活!”她说完就偏开头,不敢跟傅宁阎对视。

她一说完话,就明显的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压抑了,同时也发觉傅宁阎的身体在往前倾,他的气息跟她越来越近。

夏诉不知道傅宁阎想要干什么,内心里莫名的腾起一丝丝害怕,可她现在整个人都已经贴在墙上了,避无可避。

在她以为傅宁阎要发怒的时候,耳边却响起对方一声愉悦的轻笑。

“正好,你也可以趁机体验一下整天被人缠着的滋味。”傅宁阎说完,看着夏诉水嫩的双唇,抬手擒住她的下巴,不给对方反应就直接亲了下去。

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夏诉还震惊在傅宁阎的话里没回过味儿来,突然又被傅宁阎吻住,不但没有挣扎反抗,就差点没热情回应了。

傅宁阎自然不让过这个机会,另一只穿过夏诉的后背,将她的细腰往怀中一揽,使两人的身体更加紧密的贴在一起。

“唔唔……”夏诉的腰被环住,这才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开始拼命挣扎起来。

她怎么突然就跟傅宁阎亲上了?刚才说是明明是划清界限的话吧?

夏诉挣扎了半天一点作用都没有,她力气太小,在傅宁阎眼里根本不算事儿,无奈之下,夏诉只好咬破了傅宁阎的薄唇,血腥味在两人嘴里蔓延,傅宁阎微微蹙眉,满是不舍的放开了夏诉的双唇。

“傅宁阎,你是无赖吗!”夏诉喘着粗气,胸口不断起伏,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愤怒多一些,还是羞涩多一些。

“当年你也强吻过我,我现在只是还给你。”傅宁阎舔了舔被夏诉咬伤的嘴角,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被他做得诱惑至极。

夏诉别开脸,心里却暗道了一句:果然是个无赖!

“放开我,我要走了。”夏诉双手撑着傅宁阎坚硬的胸膛,身体往后仰,强行拉开两人的距离,说话的时候还是不敢看傅宁阎,怕又闹个大红脸。

她明明很愤怒,可就是没办法对傅宁阎生气,而且一对上他那张俊美的面容,她就忍不住脸红心跳,若是被他察觉,那她刚才口是心非的一番话都白说了。

这一次傅宁阎没再为难她,只是在放开她之前,抬手帮她擦掉了嘴角的血迹,那是沾到的他的血。

他动作温柔到几乎能把人溺死,夏诉被他一碰,身体就像过电了一样,不自觉的抖了抖,然后粗鲁的推开傅宁阎。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夏诉退开两步,红着脸指责道。

傅宁阎笑了一下,“什么样?”现在的夏诉微微有些露出本性了,他看着还是比较满意的。

“……无赖,蛮不讲理!”夏诉对着傅宁阎那张笑脸,憋了半天才说出这“罪大恶极”的两点来。

现在的傅宁阎,跟她心目中那完美无缺的人比起来,的确是有些罪大恶极了。

“谢谢夸奖,”傅宁阎态度谦和的笑纳,对她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刚才说的话还请你务必放在心上,别再想着逃避了,你不会再有三年前那种好运,能从我眼皮子底下跑掉了!”

夏诉闻言却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不管傅先生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你该去问问你姐姐同不同意。”

先不说傅宁晗是傅宁阎放在心尖上的人,就如今傅宁晗成了夏志川的女朋友,她跟他也是不可能在重修旧好的。

况且她跟傅宁阎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他自己的心,根本与旁人无关。

“你什么意思?”一提到傅宁晗,傅宁阎的表情就瞬间阴沉了下来。

夏诉脸上的笑容更甚,“我是什么意思,你心里难道不知道吗?”她也没打算把话挑明,如今两人已经没关系了,再去计较这些有什么用呢?

她说完,也不等傅宁阎再说话,绕开他便走出了小巷子,正好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她伸手招了招。

“夏诉!”傅宁阎追出巷子,夏诉正好弯腰准备坐进车里。

傅宁阎伸手要去抓她放在车门上的右手,才刚一碰到,夏诉身体一抖,反手就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得有些刺耳。

傅宁阎脸色阴沉的回到医院,正好碰到一个医生带着两个护士从傅宁晗的病房里面走出来,他以为傅宁晗的腿出了什么问题,慌忙冲了进去。

“晗姐,你没事……”进到病房里,傅宁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夏志川坐在床边,正小心翼翼的在喂傅宁晗喝水。

两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画面温馨。

“阎,你回来了,小诉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傅宁晗看到傅宁阎回来,便高兴的开口问道。

她对夏诉的称呼就像一个长辈对晚辈似的自然无比,可若是夏诉在此,她是绝对不敢这么叫的。

夏志川这时候也站起来,脸上的笑容被焦急替代。

他知道夏诉刚才的情绪不对,他想追出去的,可傅宁晗突然腿疼,他没有办法,只好先去叫医生过来,这才耽误了他去追夏诉。

“没有,她先走了。”傅宁阎问她:“刚才看到医生出去,你的腿没事吗?”他从头到尾都无视了夏志川的存在。

“没事,可能是刚才一激动磕到了。”傅宁晗笑着回道。

这是夏志川实在等不及开口问傅宁阎,“阿阎,你跟夏诉认识吗?她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

夏诉的脾气他这个做爸爸的当然最清楚不过了,平时看着温和,可一遇到他跟苏馨的事情,她的情绪就会失控,加上她又知道了傅宁阎是傅宁晗的弟弟,肯定不会对他有好脸色的。

傅宁阎还没来得及开口,傅宁晗便接话道:“川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夏诉可能是阎的大学同学。”她说完后,不太确定的看向傅宁阎,“阎,我猜得对吗?小诉是A大音乐系的高材生,而你是法律系的高材生,想来你们应该是有接触的?” 第三章夏诉的事情,自然是夏志川告诉傅宁晗的,至于傅宁阎的事情,傅宁晗可以说比谁都清楚。

傅宁阎听到傅宁晗这么自说自话,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却也没否认她的话,自然也没有点头同意。

他只是转移了话题,“晗姐还没给我介绍这位先生呢。”

之前看到夏诉是夏志川带进来的,而且两人都姓夏,再联想一下夏诉激烈的反应,他心里隐约有了猜测,却有些不想相信。

“你好,我叫夏志川,是小晗的男朋友,也是小诉的爸爸。”夏志川面对这种,在别人眼里觉得难以启齿的关系,他却十分坦然。

他并不觉得找了一个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女朋友有什么丢人的,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年龄不该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

而他们之间最大的阻碍就是夏诉了。

傅宁阎听到夏志川的话,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了,难怪夏诉会让他来问问傅宁晗了。

如果傅宁晗跟夏志川在一起的,他跟夏诉的关系还真是尴尬,可夏诉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才拒绝他的么?

想到她刚才上车前的模样,他觉得事情似乎并不止是这样,如果不是怒道极致,她绝不会动手打他,还有他碰到夏诉右手的时候,感觉她的皮肤触感有些奇怪。

“阎,你怎么了?是不是……”傅宁晗出声打断了傅宁晗的思绪,她欲言又止,双眼中甚至还含着水雾。

她没有说完的话,傅宁阎是知道,他冷声道:“晗姐不用多想,你的事情,你自己有分寸就好。”

傅宁晗是想问他是不是对夏志川不满意,但是碍于夏志川在场,她没有说完。

“谢谢阎,我就知道你最懂事了。”傅宁晗伸手把夏志川招到她身边,开心的挽住她的手,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她这样的笑,染傅宁阎心中一震,傅宁晗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如果这些都是因为夏志川的话,那他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好介怀的?

“你既然没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明天再来看你。”傅宁阎说完,不给二人说话的机会,便转身走了。

他态度太过冷淡,让夏志川心里有些忐忑。

傅宁晗跟他说过,她最在意的就是傅宁阎的看法了,只要傅宁阎同意了,她父亲那边就没有丝毫困难。

可如今傅宁阎这态度,夏志川觉得挺悬的。

“川哥,你别介意,阎就是这个臭脾气,你放心吧,他若是不同意的话,刚才就会提出来的,他没说证明他对川哥还是很满意的。”傅宁晗善解人意的对夏志川说道。

她这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夏志川心中的疑虑,只要傅宁晗的家人不反对,而他再得到夏诉的支持,他们就可以安心的在一起了。

夏诉心情不好,在外面瞎逛到天黑才回家,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江舒曼竟然坐在她家门口睡着了!

“江舒曼?曼曼,醒醒,你坐这里不怕着凉吗?”夏诉动作轻柔的将江舒曼摇醒,打开门将她拉进了屋里。

江舒曼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揉着眼睛,进门后一句话都不说,跟每天打电话跟她叽叽喳喳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啊?”夏诉拿了两瓶水过去,在江舒曼旁边坐下,递了一瓶给她,自己开了一瓶。

江舒曼接过去拿在手里,兴致不高的开口道:“没什么,我是来通知你明天早上跟我弟弟见面的事,还有我今晚要在你这里借宿。”

她说话的时候都低着头,一直没看夏诉,想来是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江舒曼不愿意说,夏诉也没多问,不过她心里有猜测,江舒曼会突然心情不好,八成是因为她老公。

只有跟她老公吵架了,她才会跑来这里借宿,不然一个电话就解决的事情,何必亲自跑过来?

“那要吃点东西吗?”也不知道江舒曼在门口等了多久,八成连晚饭都没吃。

江舒曼这才抬头看着夏诉,她长得很漂亮,夏诉是属于小家碧玉型的美,而江舒曼却是那种端庄大气的美。

她的眼眶微微有些红还有点肿,很明显之前是哭过,她摇头说道:“没胃口,我想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后,江舒曼起身轻车熟路的进了客厅。

第二天醒醒来,江舒曼脸上终于有笑容了,拉着夏诉去吃了早饭,就跟着她一起去花店。

江舒曼嫁人前是豪门千金小姐,嫁人后是豪门阔太太,自己无聊弄了个服装店,整天做甩手掌柜,心情不好,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去看一眼。

“对了,昨天心情不好,都忘记问了,你的事情怎么样啦?去医院给那个女人道歉了?”江舒曼直接把自己的烦心事抛到一边,一心就想着夏诉。

“没有,你都不告诉我你的事,我这事儿你也别问了,提起来就一肚子火,影响心情。”现在夏诉还不想把她见到傅宁阎的事情告诉江舒曼。

“行,都不提,我给我弟打个电话,让他一会儿过来。”江舒曼说着就摸出手机打电话。

两人说话这会儿,已经走到花店门口了,小庄已经将店门打开,像往常一样开始在门口摆放盆栽了。

“诉姐,曼姐。”小庄看到两人后,高声的象她们打招呼。

江舒曼经常来夏诉的花店,所以小庄对她一点都不陌生。

快到中午的时候,夏诉让小庄先去吃饭,一会儿再回来开店就是,而夏诉则要跟江舒曼一起等着她的弟弟,下午能不能回到店里都还是个未知数。

其实她也跟个甩手掌柜差不多,店里大多事情都是小庄在处理的。

“你怎么来了?”夏诉在埋头剪着花枝的时候,突然定到江舒曼的声音,她好奇的抬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是江舒曼的老公,叫孟宇淳,长得倒是挺端正的,不过就是人品不怎么样,夏诉跟他见过几次,却并不熟。

在孟宇淳后面的男人五官跟江舒曼很相似,穿着打扮很时尚,细碎的头发有些偏长,明明是个男人,却漂亮得有些过分,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有股子不羁的味道。 第四章就凭这长相,不用江舒曼介绍,夏诉也在打是她弟弟江舒墨了。

“我来接你回去的,小曼,你昨晚一整晚没回家,我很担心你。”孟宇淳冲着夏诉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之后,就上前去轻声安慰江舒曼。

江舒曼的脸色非常难看,夏诉看到她恨不得把手中的一盆仙人球直接砸到孟宇淳脸上,若是平时的话,江舒曼可能真的会这么做,可现在江舒墨在场,她只能忍着。

夏诉看她忍得幸苦,想上前帮她解解围的,一只手却突然冲旁边伸出来,拽住了她的手臂。

“姐,你不是要我跟夏小姐道歉吗?我请她出去吃饭以表诚意,你跟姐夫自己去解决吧!”江舒墨说完,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就直接拉着夏诉出了花店。

“喂,这位先生,你这么做之前,有经过我的同意吗?”夏诉说着,特意动了动手,让江舒墨意识到他无礼的行为。

江家的家教一向不错,总江舒曼的言行就能看出来,江舒墨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抱歉,我姐姐跟姐夫吵架了,我想让他们单独相处把事情解决了。”江舒墨露出礼貌的笑容,再次向夏诉伸过手,“夏小姐你好,我叫江舒墨,很高兴认识你。”

夏诉跟江舒墨一起漫无目的往前走着,而一路上,江舒墨一直都在给夏诉道歉。

“之前相亲的事情实在对不起。”江舒墨当时也没想到他只是随口一声抱怨,说让傅宁阎代替他去相亲,谁知道对方竟然爽快的同意了。

傅宁阎的诡异行为,让江舒墨到现在都还没想通。

“没关系,江先生不是说了要请我吃饭赔罪的么?”夏诉笑了笑,说道:“正好有点饿了,江先生不介意我挑地方吧?”

夏诉的笑容犹豫三月里暖阳,一时间竟让江舒墨有些看呆了。

江舒墨连忙干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咳,不,不介意,你挑吧,我刚回国,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夏诉点点头,挑了一间中高档的餐厅,符合江舒墨这种豪门大少的身份,也符合她的口味。

正值中午高峰期,餐厅几乎是满座,没地方给他们挑剔喜欢的位置,只好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

夏诉跟江舒墨商量着点好菜,一抬头就看到傅宁阎挽着傅宁晗的走从门口走过来,她的身体顿时一僵。

坐在她对面的江舒墨发现了她的异样,他背对这门口的位置,转头顺着夏诉的目光看去,他立刻高兴的冲门口的人挥了挥手。

在夏诉看傅宁阎的时候,他也看到她,他心里自然是喜悦的,只是想到昨天医院的事情,加上身边还站着一个傅宁晗,他的表情依旧冰冷如斯,像是根本没看到对方一样。

因为江舒墨率先打了招呼,加上餐厅里的确是没位置了,傅宁阎只好带着傅宁晗朝他们那桌走去。

傅宁晗走路不方便,傅宁阎还刻意放慢脚步,将就这她的速度,他出色的外表加上他体贴的模样,让周围的女性都忍不住眼红的看着被他小心呵护着才傅宁晗。

“人挺多的,舒墨不介意拼桌吧?”虽然是询问,但还没等江舒曼回答,傅宁阎就已经帮傅宁晗拉开凳子,让她先坐下了。

江舒墨自然是不介意,不过他不得不问一下夏诉,“夏小姐不介意吧?”

夏诉被傅宁阎冷漠的延伸刺痛,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摇头。

“小诉,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真巧。”傅宁晗笑得十分端庄大方,对夏诉的称呼也是亲昵得很。

夏诉脸色不太好,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江舒墨的声音却先响起来,“你们认识吗?宁阎?不介绍一下?”

江舒墨暧昧的冲傅宁阎挑了挑眉,很显然他误会了傅宁晗的身份,估计以为是傅宁阎的女朋友。

也不怪他会误会,两人不管是言行举止还是形象气质,看起来都是无比般配的一对。

“这是我姐姐,傅宁晗。”傅宁阎面无表情的说道。

“原来是姐姐大人啊,经常听宁阎提起你,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江舒墨倒是十分坦荡,一点也不觉得尴尬,虽然他早就知道傅宁阎这个姐控有个漂亮的姐姐,却从来没见过,误会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听到江舒墨的话,夏诉放在桌上互握着的手轻微颤抖了一下。

傅宁阎经常在他的好友面前提起傅宁晗么?也是,大概就只有她一个人傻乎乎的不知道有这么个人的存在吧?

傅宁晗礼貌的跟江舒墨打过招呼后,她又将目光放到了夏诉身上。

“小诉,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傅宁晗关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诉抬头打断了。

“这位大姐,我们不是很熟好吗,别叫得这么亲近,让人误会了多不好。”夏诉一忍再忍,可还是没办法忍住自己对傅宁晗的恶意。

不管是因为傅宁阎还是夏志川,对这个女人,她永远没办法做到和颜悦色。

夏诉这话一出,桌上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凝结了,傅宁阎知道夏诉为什么发脾气,可他还是不赞同的拧起了眉,他自认对夏诉还是很熟悉的,却很少听她用这种带有攻击性的口气说话。

“你们两个要吃什么?我们刚才已经点了几个菜了,你们需要的话再加几个。”江舒墨打破压抑,将菜单递到傅宁阎手中。

傅宁阎刚结果菜单,夏诉就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江先生,我突然没胃口不想吃了,你们请慢用,改天我们再约。”夏诉说完,拿起包包就准备走人。

这时候傅宁晗却突然站起来抓住了她的右手,“小诉,我知道你看到我不开心,不过你不用走,我走就是了。”

“放开!”右手被抓住,夏诉条件反射的挥了一下,却不料傅宁晗没站稳,就这样被她推得扑到下去。

“夏诉,你太过分了!”见傅宁晗摔倒在地,傅宁阎的俊脸瞬间冷到极点,却又在蹲下身的瞬间,一脸关切的看着地上的人,声音温柔:“怎么样?伤到腿了吗?”

爱上相似的你小说预览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爱上相似的你】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