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免费阅读

栀璃鸢年 婚恋生活 2020-10-29 18:23:44 0 0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7 11:46

字数: 975,518

状态: 已完结 46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简介:没有梦想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差别。

陆熙柔有个梦想,在她情窦初开的十六岁时,就立下誓言——这辈子一定要嫁给顾明远!

所以,在他订婚的当晚,陆熙柔决定,把他睡了!

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预览

第一章书房里,陆熙柔和陆源两人相对而坐。

将自己打算接管公司的念头说出来,陆源的眸中闪过一抹欣慰,感慨一声:“看来这六年,你真的长大了。只是那么大一个公司,盘根错节,你怕是还没有办法胜任。”

“虎父无犬女,你陆源的女儿怎么会是废物?”陆熙柔仰着下巴,眉眼间满是坚决和自信。

瞧见她这锐气满满的模样,陆源颔首:“这公司迟早是要交到你手上,你想为我分担压力,我也是明白的……不过……”

陆熙柔知道陆源的顾虑,也表示理解:“嗯,我知道你的意思。这几天,先让我在公司里熟悉熟悉一下。我先担任某个部门的经理主管练练手,一步一步来吧……”

“欲速则不达,熙柔,你得明白这个道理。”

“好。”点了点头,陆熙柔捏了捏拳头,心里暗自发了誓言。

每个人生下来,都要努力的活着,努力的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现在,是时候让她陆熙柔发光发亮,证明自己的时刻了!

窗外月光迷蒙,那圆圆的月亮笼罩着灯红酒绿的C市。

而这同一片月光正倾斜照进另外一扇窗。

顾明远正伏案在办公桌上处理文件,电脑上网页上突然出现一个新闻弹窗来。

对于这种无聊的娱乐新闻,他向来是深恶痛绝。

正打算直接关掉,目光却在“陆熙柔”三个字上停了下来。

大写加粗的黑色标题写着——“陆氏大小姐陆熙柔携带女童回国,疑似私生女。”

陆熙柔……

顾明远捏着鼠标的手缓缓地的用力,眸光变得深沉起来。

六年了,她才敢回来。

鼠标轻点,进入新闻网页。

今日有人在飞机场认出陆熙柔来,并且拍了好几张图片。

从那几张较为清晰的图片上,可以看出她那得体淑女的打扮,但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小脸,看不真切。

然而,对于顾明远来说,就算是化成了灰,他也忘不了陆熙柔这个死女人!

六年前,她带给他的耻辱,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记忆里面。

目光在图片上那个小女孩身上停留,顾明远微微眯了眯黑眸,这个小女孩,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是陆熙柔的女儿?

这个女人堂而皇之的把他给睡了之后,然后一走了之,而且毫无负担的在国外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

这个想法在顾明远的脑海中一形成,他的心口就莫名燃起一把无名火了。

能够把他玩的这么彻底的女人,这辈子除了陆熙柔,怕是没有别人了。

当初他几乎将整个C市都翻遍了,都没找到她的影子。

现在,她就这样回来了,他自然不会放过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陆熙柔,这次,你就等着接受惩罚吧。

刚回国,还有很多生活物品要购买。而且陆鹿从小在国外长大,对于中国的大环境还是很陌生的。

为了让她尽快的熟悉融入,陆熙柔决定带陆鹿出去逛逛街,购置一些衣服鞋子什么的……

管家开车将母女俩送到了C市最大的华悦商场,约定时间之后,便离开了。

陆熙柔带着陆鹿逛得是不亦乐乎,像是出了笼子的小鸟一样。在美国呆久了,购买东西按照汇率换算的话,商场里面的东西简直便宜的跟不要钱似得。

逛完衣服店之后逛鞋店,逛完鞋店之后逛首饰店,最后还有力气,陆熙柔还带着陆鹿去珠宝专柜转了一圈,来了个简单的考察。

珠宝片区那块,还是JP珠宝占领主导位置,整个片区几乎三分之二都属于JP珠宝的。只剩下可怜的三分之一给其余十几个珠宝品牌苟延残喘……

而陆氏集团,便是那可怜的三分之一里的一枚。

这个状况虽然在情理之中,但陆熙柔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她盯着JP珠宝那华美的的商标图案,悄悄地比了个中指——等到她接管陆氏之后,一定要带着陆氏振兴,带领陆氏成为能够跟JP比肩的珠宝品牌。

两人从商场出来的时候,从头到脚都焕然一新,闪闪发亮。手上也是大包小包的,走起来都有些费劲。

站在商场门口,陆熙柔看了一眼手表:“陆鹿啊,别乱跑啊。还有五分钟,管家就过来接我们了。”

“妈咪,我倒是想跑……可是真的好累了……我都要累晕了哦……”陆鹿揉着小手,左甩甩手臂,右踢踢腿,跟做广播体操一样一样的。

“等到回家,好好洗个澡,然后跟姥爷姥姥一起吃饭哈。”

“嗯呢,我真的好喜欢姥爷姥姥……不知道刚给他们买的礼物,他们会不会喜欢。”陆鹿的脸上带着清澈的笑容,可爱极了。

陆熙柔看着懂事的小女儿,温柔的说:“只要是陆鹿买的,姥爷姥姥肯定会喜欢的。”

母女两正说着话,突然,一辆黑色加长林肯车停在面前。

还没等陆熙柔反应过来,瞬间从车上下来两个壮硕的黑衣人,直接将她和陆鹿两人给扛上了车。

真的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直接就给扛上车了!

车子没有半点停留,直接“唰”的一下就开走了。

陆熙柔很快反应过来,看着旁边那两个黑墨镜黑西装的男人,皱眉道:“你们是谁?绑架?商场那块可是有监控录像的,劝你们还是赶紧把我们给放了。不然警察一调监控录像,你们一个个都跑不了。”

可那两个黑衣男人像是聋哑一般,听不见,也不说话。

甚至就连看都不看她们母女一眼……

这特么也太奇怪了点?陆熙柔真的是一头雾水。

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应该不是绑架。

能开的起这种豪华加长轿车的人,没必要弄绑架一出,更何况选在这白日堂堂的时候……不论是天时地利与人和,都不是绑架的首选。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记得自己在国内有什么仇家啊。

就在她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的时候,一旁的陆鹿倒显得很是轻松,伸着软软的小手在陆熙柔的手背上拍了拍,安慰道:“妈咪,不要担心的啦。如果有坏蛋的话,陆鹿会保护你的!”

眼见着小小的六岁女孩都这样镇定,陆熙柔的心也松了一点。

她回握住陆鹿的手:“嗯,妈咪只要跟陆鹿在一起,就不会怕的。” 第二章车子平稳而迅速在公路上驰骋着,窗户是黑的,完全望不见外面的景象。

在这压抑的气氛之下,只有怀中那柔软的小身子,才能够让她心里稍微平静一些。

心里估算着时间,大概过了三十分钟之后,车子才停了下来。

车门被打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栋别墅。

这……越来越离谱了。

陆熙柔看了一眼怀中睡得正香的陆鹿,到底还是小孩子,在什么地方都能够安心睡着。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她也没有办法预见,等下会遇见什么事情。

那两个黑衣人直接做了个请的姿势。

虽然有几分赶鸭子上架的憋屈,陆熙柔还是仰着下巴,尽量的保持着高傲淡定的姿态。

脚步刚完全踏进别墅里,门就直接被关上了。

陆熙柔真的有点被吓到,看着这空荡荡的别墅,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就连空气都逼仄压抑,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来一眼怀中的陆鹿,陆熙柔定了定心神。

忽然,一个仆人走了过来:“小姐,这边请,少爷已经在楼上等着你了。”

少爷?

她皱了皱眉,抿着红唇。

“孩子给我抱着吧,小姐你抱着孩子上楼肯定会累。”那仆人又开口说道。

“不用。”陆熙柔冷声拒绝,眸中升起警戒来。

抬头看了一眼二楼,一开始心里的那份担忧反而散去了,转而倒升起了一股火气。

她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装神弄鬼搞这么一套把戏。

紧紧地抱着陆鹿,她一步步的朝着楼上走去。

离那二楼越近,她的心越是沉静。

当看到那虚掩着的门时,陆熙柔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用脚踢开门。

浅灰的色调,典雅的格调,还有微微偏暗的光线。

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形成一个完美的剪影。

只消一眼,陆熙柔便认出了这是谁。

六年前,她对这个人爱的那样疯狂,他的模样,一点一滴的,早就沁入了骨髓里面,想忘也忘不掉了。

顾明远,别来无恙。

唇边一抹浅浅的笑意,她那精致的小脸上更多的是克制和冷静。

顾明远听到那不客气的踢门声时,皱了皱眉头。

当转身看到陆熙柔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时,那心底的不满更多了。

六年没见,她倒是变漂亮了许多,也多了一些无法描述的气质。

但那股子傲气和倔强,始终在她那桃花眼中根深蒂固。

时间仿静止住一般,沉默在房间里一点一滴的弥漫开来。

两人都不开口,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对方,互相带着试探和打量。

陆熙柔明白,这是一场不见硝烟的争斗。

对她来说,这也是一场考验。

视线相接了片刻,最终,还是她败下阵来,移开目光望向别处。

“原来是顾明远顾总,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这昨儿个才回国,你今儿个就用这种方式把我请来了?”陆熙柔勾唇,带着一丝丝讽刺的意味:“看来我的魅力真是不小,竟然能让顾总这么惦记。”

这死女人,都到这个时候了,嘴巴还这么硬。

顾明远本以为她见到自己,会是一副惊慌、不知所措的模样。没想到她这么淡然,竟然还反过来调侃自己?

自尊心表示,再次受到暴击伤害。

强忍住心里的怒火,顾明远阴沉着脸,冷声说:“陆熙柔,你牙尖嘴利的功夫倒是更上一层楼了。”

“那可不,人呐,总是要有点长进的不是。这都六年了,顾总你不一样保持着风流潇洒的美好品德?我可是一下飞机,就看到你温香软玉在怀的八卦新闻呢。”陆熙柔本是很平淡的说出这句话来的。

可一说出来,却感觉有点怪怪的,似乎有点嫉妒的味道?

顾明远的眼眸一闪,勾起唇角,一步步的朝着陆熙柔走过去。

瞧着他的接近,陆熙柔的心一点点的下沉,像是加了一个个砝码似得。

他身上还是那种淡香水的味道,六年了都没变过。

那深邃英俊的眉眼,越发的迷人,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整个人如同一个行走的荷尔蒙。

陆熙柔悄悄地往后退两步,想要躲开他的靠近。

她有些痛恨自己的不争气,心还是会因为他,剧烈的跳起来。

感情这事情,可真是折磨人。

“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顾明远冷冷说道,一只手直直的揽住了她的腰,将她往自己身上拉过来。

陆熙柔一时间呆了片刻,紧张的说了一句:“别弄醒了孩子。”

他的距离控制的很好,可以正好搂着陆熙柔,低下头,也正好可以看到她怀中的陆鹿。

眯着眼眸,视线在那相似的面容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顾明远的声音稍微柔和一些:“这是我们的孩子?”

陆熙柔想都没想,直接就否认了:“不是。”

“不是?”

“这是我的孩子,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还请顾总你自重。”陆熙柔淡淡的说着,抬头,目光毫不避讳的对上他那怀疑的视线。

有那么一瞬间,顾明远都要相信她的话。

可陆鹿那鼻子和嘴唇,完全是跟他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说不是他的种,他怎么会相信?

“六年前,你倒是胆大包天。怎么今天,连一句实话都不敢说了呢?”

“顾总,我不知道你把我绑架来,到底是几个意思?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没有精力跟你瞎扯……恕不奉陪,再见!”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先跑了再说。

可这还没走两步呢,就被顾明远识破了小心思。

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用力的扯着。

陆熙柔本来抱着孩子蛮久,手臂早就又累又僵了。

这样猛地被一扯,手上一松。

陆鹿眼见着就要掉下去……

她心里一着急,眉头紧紧地皱着。

一双长臂轻轻地一捞,稳稳地将陆鹿小小的身子给托住。

陆熙柔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到底这样的动静还是将陆鹿给弄醒了。

她伸着小小的拳头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当察觉到自己不在妈咪的怀抱中时,陆鹿睁着大眼睛看着顾明远,很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咦,是爹地。” 第三章这个称呼,让在场两个大人都变了脸色。

顾明远是下意识的勾唇,心里有些小小的愉悦。

而陆熙柔则是一副日了狗了的表情,她刚才还跟顾明远据理力争,没想到瞬间就被打脸了,而且还是被亲生女儿给打脸了!

她真的是不服啊!

“你知道我是你爹地?”顾明远饶有兴趣的看着怀中的小宝贝,原本僵硬的面部线条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知道啊。不过妈咪说了,爹地是个大混蛋,朝三暮四……”陆鹿点了点头,又想起了什么似得,不悦的用小拳头砸了砸顾明远的胸膛:“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抱着我……”

这突然的变化,让顾明远一愣。

陆鹿从顾明远的怀中挣脱,直接奔向了陆熙柔的怀抱:“妈咪,我们回家去吧。姥爷和姥姥还等着我们吃饭了,他们肯定着急了。”

“嗯,好的。咱们这就回去。”陆熙柔微微抿唇一笑,真不愧是她的女儿,还是跟她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的。

被陆鹿给推开,顾明远的内心再次受到刺激。

他那两道好看的浓眉紧皱着,陆熙柔这个女人,到底没事都在给孩子灌输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

被自己女儿排斥的感觉,可真是糟糕透了。

不容抗拒的命令声冷冷的响起——

“不准离开。”

这句话,让陆熙柔的脚步一怔,不由自主的便停了下来。

虽然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不对啊,自己干嘛要这么听他的话?

然而,已经晚了。

顾明远扬声,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很快,一开始将陆熙柔她们绑架过来的黑衣人再次推门出现。

顾明远双手背在身后,微抿着薄唇,声音冰冷的吩咐着:“将小小姐带下去,好好的照顾着。”

看着那一步步逼近的黑衣人,陆熙柔愣住了,手臂下意识的搂紧了陆鹿。大大的眼睛里满是警觉:“你们不准靠近!”

大概是被她的气势给吓住,那两个黑衣人有些犹豫,动作也迟疑了。

陆熙柔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顾明远:“顾明远,你要做什么?!”

顾明远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微眯着眼眸,阴骘的目光扫过那两个黑衣人。

那两个黑衣人浑身一颤,赶紧加快了动作,不由分说,就从陆熙柔的怀中将陆鹿抢走。

陆鹿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用力的抱着陆熙柔的脖子:“妈咪,妈咪,救我——”

这一声声呼唤,让陆熙柔心中一疼。

她愤怒的望向顾明远:“你在发什么疯,这样会弄痛她的!你要是讨厌我,就冲着我来啊,对付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面对她的怒目相视,顾明远权当没听见没看见,甚至直接背过身去,徒留一个背影。

陆熙柔真的被这一幕刺激的不轻,没想到六年没见,顾明远这个男人越发的狠心冷漠。

到底是个弱女子,比不上两个彪形大汉的力气。

陆鹿还是强行被他们给抢走,大步的走出门外,啪的一声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妈咪——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放开我!”孩子的哭声响起。

陆熙柔皱着眉头,不复之前的淡定,直接就要追上去。

手却被一只大掌紧紧地给拉住了。

“放开——”她的眼睛有些红,语气无比冷淡。

“你冷静一些,我不会伤害孩子的。”顾明远沉声说道,冷眼看着一开始还淡定自若的陆熙柔,一点点失去理智。

看来,孩子就是她最大的软肋。

“你难道没有听见陆鹿哭了么!她从来不爱哭的!”陆熙柔用力挣脱着手腕,想要离开他的束缚。

顾明远的眸中闪过一抹暗色,倏然就松开了手。

陆熙柔的脚步向后一个踉跄,站稳之后,低头揉了揉被捏红的手腕,心底涌上一阵说不上的复杂滋味。

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她被迫抬头,瞧见顾明远正一步一步的朝她逼近。

她心里一慌,脚步一点一点的朝后退去。

这男人的气场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就算她之前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面对他的靠近,还是有些莫名的怂。

“顾明远,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赶紧放开我女儿,让我们回家。不然我一定报警,找律师上法庭告你!”陆熙柔故意放大声音,想让自己显得有底气一点。

但顾明远始终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表情丝毫未变。

直到硬生生将陆熙柔逼到了墙角,他才停下脚步。

陆熙柔感觉自己的背脊正抵着那冰冷的墙壁,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下一秒,顾明远弯着腰,一只手直接撑在了墙壁之上,像是一堵墙一般,将她给围住。

陆熙柔讶然——她……她竟然被顾明远给壁咚了。

这一幕,在她少女时期,曾经无数次幻想。每一次,她都会花痴到面红耳赤。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从梦境变成了现实。

可她,却没了当初那份面红耳赤的激动。

心,有一瞬间失了频率的跳动。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陆熙柔扯了扯嘴角,抬头望向顾明远,心想,时间果然是能够改变很多。感情,想必也被冲淡不少吧。

她是应该庆幸呢,还是应该感觉到悲哀。

顾明远将陆熙柔的神态变化收入眼底,瞧见她那逐渐淡然的眼眸,心里有一种说不上的不悦。

这个女人,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么!

他低着头,黑眸直勾勾的盯着陆熙柔:“六年前,是你绑了我,给我下药的?”

这……这怎么一言不合就开始翻旧账了呢?

往事,可真是不堪回首啊。

陆熙柔有些没底气, 毕竟当初是她违法乱纪在先,要是顾明远揪住这事情不放,闹上法庭,吃亏的也绝对是她自己……

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陆熙柔还是没骨气的应了下来:“是,是我。”

“也是你,给我下药,然后趁我意识不明的时候,强上我的?” 第四章强上这个词一出,陆熙柔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不,不是。你个大男人,不要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来好么!”陆熙柔讪讪的吐槽,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掉下三条黑线来。

“我只是在称述一个事实而已。”顾明远看着陆熙柔那微微泛红的脸庞,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来:“现在知道害羞了?我看你当初倒是半点犹豫都没有啊。”

这个恶劣的男人,完全就是想要她无地自容!

陆熙柔心里那叫一个恨呐,可她有没有办法反驳。

“吃干抹净就算了,你还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天下人皆知,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这话怎么感觉像是个怨妇口吻……

陆熙柔有些惭愧的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小声的说:“这……不是怕你醒来之后,会发火么。”

她这小小的嘀咕声,是一个字不漏的全都落入了顾明远的耳朵里面。

“陆熙柔,你倒是有种!”他冷哼一声,目光灼灼,一脸严肃:“那么,我再问你一遍,陆鹿,是不是我的女儿?”

一想到陆鹿被那两个黑衣人强行夺走的事情,陆熙柔就来气。

她毫不畏惧的迎上顾明远的视线,坚定的回答:“不是!”

顾明远撑在墙上的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恼怒的盯着面前这个嘴硬的女人,却又没有办法。

这种挫败感,真的是把他给逼疯了。

瞧见他眼中那吃人的火气,陆熙柔像是不怕死一般,又火上浇油了一把。

她勾起嫩红的嘴唇,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来:“怎么?原来顾总你对自己那方面的能力那么自信,认为自己一次就能中奖?呵呵,陆鹿是我在国外男朋友的孩子,跟你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一听这话,顾明远的黑眸蓦地闪过冷冽的光芒,像是鹰隼发现猎物一般,露出危险的气息来。

陆熙柔感受到这气场的变化,一时间有些慌了。

她刚才是故意气顾明远的,没想到真的把他给激怒了。

现在……情况好像不太妙啊!

怯怯的咽了咽口水,陆熙柔缩了缩肩膀,躲避着顾明远的视线。

可下一秒,下巴就被两根修长的手指给捏住,硬是抬了起来,被迫与那双黝黑如墨的眸子对视。

他的眼睛像是黑夜之中的大海,深不可测,蕴含着未知的致命危险。

陆熙柔感觉自己就要沉溺在这一片大海之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就在她愣神的片刻,顾铭之的手指轻轻地覆上她的红唇。

这动作,让陆熙柔的大脑彻底休克。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顾明远缓缓地低头,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的拉近,空气也一点点稀缺了起来。

他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是那样的清晰。

上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还是六年前把他给睡了。

那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灼热的鼻息落在她的脸庞上,像是小刷子一样痒痒的。

就在陆熙柔闭着眼睛,准备迎上这个吻的时候,顾明远却侧过了脸庞,唇凑到了她的耳畔:“你是在期待什么吗?”

一句话,就让陆熙柔的脸瞬间爆红,从脖子根红到了耳后根,红的滴血一般。

她恨恨的看着顾明远,心里憋着一股气,也不管不顾,直接伸手猛地朝着他胸前推去。

没想到陆熙柔会突然反抗,顾明远毫无防备,倒真被她给推到了一旁。

彼此隔着一段距离,陆熙柔觉得呼吸都通畅了许多。

她愤愤的盯着顾明远,语气不悦:“顾明远,你觉得这样好玩么?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六年前让你名誉扫地,恨我占你便宜,你大可光明正大的对付我,不必使这些卑劣手段。我不想跟你继续浪费时间了,把陆鹿还给我,我要回去了。”

顾明远也正了正神色,意味不明的盯着她:“陆鹿也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还给你。”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无赖,陆熙柔错愕片刻,捏着拳头:“我都跟你说了,陆鹿是我跟别的男人生的。跟你有毛线关系啊,顾总,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喜当爹?”

“我自然会有证据。”顾明远胸有成竹的说,并不打算放过陆熙柔:“三天之后,亲子鉴定结果就会出来。陆熙柔,我希望到时候你的脸不会被打肿。”

“……”

陆熙柔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两个黑衣人把陆鹿抢走是为什么了,感情是打算采集样品。

“现在,我觉得陆小姐你大可不必那样剑拔弩张,不如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他勾唇,冷哼道:“毕竟这六年的时间里,我可是着实惦记你。”

话里的夹枪带棍,陆熙柔怎么听不出来。

她沉默片刻,也渐渐地淡定了下来。

既然现在顾明远摆明不打算让她离开,她越是跳脚,反而显得像是个小丑一样。心底的那份自尊,不允许她表现的这样浮躁。

“谈,谈什么?”

顾明远走到沙发旁,端起桌子上的透明水杯,抿了一口,再次放下。

“谈陆鹿的抚养权。”

“什么?!”陆熙柔眉头紧紧拧起,随即冷笑出声:“做梦!”

说着,她再也不停留。

陆鹿,就是她的底线。

而顾明远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她的底线,甚至还大言不惭的想要将陆鹿从她身边抢走,就算豁出她这条命,也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还心平气和的谈?谈个屁!

大概实在被气的厉害,陆熙柔一下子没注意脚下那地毯,八厘米的高跟鞋一下子歪了,整个人就朝着一边滑了一下。

她的心猛地吊起来,睁大了眼睛。

这可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她朝着一边扑过去,身子直接撞到桌子,连同桌子上面的水一同撞翻。

站在桌子旁边的顾明远本想伸手去接,可突然觉得身下一凉。

等到陆熙柔勉强站稳,一只手揉着撞痛的腰,可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小小默哀一下,眼睛就瞥见了下半身完全被泼湿了的顾明远。

只见他一脸阴沉,明显气氛的变得压抑起来。

陆熙柔一阵愧疚,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擦——”

多年后陆熙柔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一直想不明白,当时自己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怎么会脑残到去给顾明远擦呢!

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预览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十里湖光敛心意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