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免费阅读

余香 婚恋生活 2020-11-04 18:22:00 0 0

沉醉梦中温柔乡

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29 13:19

字数: 1,660,641

状态: 已完结 35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简介:家道中落,时安从千金小姐沦为无家可归的孤儿。

雨夜意外,陆南望犹如救星一般救她于困境之中。

两年荣宠,她一度以为她是海城最幸福的人。

意外怀孕,方知他心头那抹白月光另有其人。

她攥着一纸验孕报告,清冷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安安,她怀孕了。你的孩子留不得。

……

以沉默,以眼泪?

直至那时,时安恍然。

若他无爱,何以言欢。

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预览

第一章傍晚,盘古七星酒店。

时安穿着一条香槟色抹胸长裙,被挡在酒店门口。

她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沈长风走进大门,她叫了他一声,他回头看了时安一眼之后,就像不认识她一样走了进去。

没有请柬的时安,理所当然地被拦在门外。

“我请柬真的忘记带了。”时安极力解释,但是门口的保安一脸不相信。

真要是忘记带请柬了,真要是来这个宴会的,为什么刚才沈公子好像不认识她的样子?

再说,很多上流社会的宴会都在盘古七星开,他们作为门口的保安,对城中有头有脸的人不说全部认识,但九成都是见过的。

还真没见过这样一个富家千金。

时安着急,早一分钟见到沈长风,就早一分钟知道时坤的下落。

就在时安秀眉紧蹙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稳稳地停在酒店门口,司机下车,给后排的男人打开了车门。

时安看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和男人一同从车上走下来的,还有一位穿着黑色及膝裙的女人。

谢晋迟和许清如。

谢晋迟目光淡淡的睨着时安,疏离淡漠,陌生得让时安觉得自己像是第一次见到谢晋迟一样。

如果说沈长风和陆南望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好兄弟,那谢晋迟就是陆南望的左膀右臂。

这三人铁三角的关系,坚不可破。

当然同仇敌忾。

谢晋迟眼神没有多在时安身上看一眼,低声和身边的女人耳语了两句,便抬步往酒店里面走去。

那两个势力的保安根本就没有看谢晋迟的请柬,直接请人进去。

待谢晋迟走了,许清如才往时安这边走来,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眼眶微微发红,是见到时安的激动。

如果说在南城还有谁欢迎她回来,那就只剩下许清如了。

“清如,你带我一起进去吧,我刚才看到沈长风已经进去了。”时安着急,没时间和许清如叙旧。

“嗯。”许清如挽着时安的手腕,往里面走去。

那两个保安再一次展现了“势力”这个词,毕恭毕敬地放行。

时安和许清如走进宴会厅,灯光璀璨,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好不热闹。

时安四下寻找,看到了站在右侧一处的沈长风和谢晋迟,她丢下许清如往那边走去。

……

谢晋迟指节分明的手端着高脚杯,晃着里面暗红色的液体,看到时安走过来时,对沈长风努了努下巴。

“时安回来半个月,老大愣是憋着没去找她 。”

“是没去找她,但找了我们。”沈长风苦笑一声。

谢晋迟深有感受,“陆氏珠宝又送来四五单合作,未来两个月得加班加点。”

“他把积压两年的纠纷案丢到我们律所来,律所两个律师吓得要辞职。”

两个被陆南望奴役的员工背着顶头上司数落他。

“沈叔叔。”一道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两人的调侃。

谢晋迟挑眉,没被叫到名字,他给沈长风做了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放下酒杯就走。

沈长风瞪了谢晋迟一眼,无奈后者走的太快,根本感受不到他的怒意。

他收回眼神,看着时安,“不好意思,我没有你这么大的侄女。”

“沈公子,关于我哥时坤的事情,我想问你知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我的天,站在沈公子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时安?”

“嘘,你小声点,谁不知道‘时安’两个字在这个圈子里面是禁词。”

小声的议论传入时安的耳中,她如芒在背。

原来,连她的名字,在海城豪门圈子里面,都是禁词。 第二章时安管不了别人说什么,她只想快点从沈长风口中问出时坤的下落。

“沈公子,一直都是你在负责我哥的案子,如果他出狱的话,你肯定知道。麻烦你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等找到他,我不会再在海城多待一秒钟。”时安微微抬头,看着往日温润如玉的沈长风。

但她大概忘记沈长风在法庭上是多么凌厉果断,杀得对手片甲不留。

他的温润如玉,只表现给他想表现的人看。

“看来你还知道有人不想你留在海城。”沈长风淡声说道,“至于时坤,他的案子从五年前开始就不是我在负责,他去了什么地方我不知道。”

沈长风一脸“就算我知道也不告诉你”的表情。

“沈……”

在时安准备开口的时候,宴会厅里面一阵不安躁动,她随着众人的目光移动,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英姿勃勃,玉树临风。

时安一直都记得,七年前睁开眼睛那一瞬间,看到的陆南望是怎样的夺人眼球。

七年过去,陆南望依然是人群当中最出彩的那一个,不管在哪儿,只要他一出现,必定是焦点。

不知道是谁说:“陆公子和他的侄女儿出现在同一个场合,这下有好戏看了!”

带着幸灾乐祸的口吻。

时安本来想在陆南望来之前把事情搞定,结果没从沈长风口中问道任何有用的信息,陆南望忽然出现,将他们两人推到了风口浪尖处。

陆南望目不斜视地往时安这边走来,带着强大的气场,时安下意识眨了下眼睛,捏紧了手包。

男人大步流星地走来,目光却未曾在时安的身上停留半分,他站在沈长风面前,沉声道:“有个合约需要你看细则。”

“行。”沈长风放下手中的高脚杯,陆南望一句话就跟着走,“和高氏的合约?我看过,其中第29条对陆氏非常不利……”

“沈公子,麻烦你告诉我我哥的下落。”时安快走两步,挡在沈长风和陆南望面前。

现如今,找沈长风询问是最快的办法。

“我说过了,时坤的案子不是我负责。”

“我不相信你什么都不知道。”

“时小姐,你这样就强人所难了。”开口的,并不是沈长风,而是从头至尾都未看过她一眼的陆南望。

她强人所难?难道不是沈长风知道时坤的下落,而故意不告诉她?

不……

时安摇摇头,不告诉她时坤下落的,不是沈长风而是陆南望。

她转头看着陆南望,嘴唇微翕,清澈的眸子当中似乎蕴藏了太多想说的话。

四目相对,她眼神淡漠,他神色清冷。

按照时安的话来说,毕竟陆南望悉心教导了她两年,身上怎么也有他的影子。

这个眼神,时安学了陆南望的七八分。

整个宴会厅里面都安静下来,默默注视着这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上演一场大戏,给最近没什么绯闻的豪门圈子,增加点乐子。

僵持时,陆南望忽然挪开眼神,对沈长风说,“我也觉得29条很不合理,把它划掉,高氏不同意就拒绝和他们合作。”

向来都是,谁忤逆了陆南望的旨意,只有一条后路——

逆他者亡。

所以众人想要看的好戏,五年前上演过一次,就不可能再上演第二次。 第三章时安看着陆南望恍若无人地和沈长风讨论陆氏和高氏合约细则,心底最后一点耐心也被陆南望给磨光了。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告诉我我哥在什么地方?”时安知道,她自己去找时坤,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半载。

而通过陆南望,只需要几分钟。

但她需要为这几分钟付出代价,她明白。

时安面上带着几分妥协地看着陆南望,只要他愿意告诉她,她……

“那不是……陆太太?”细碎的声音传入时安的耳中,当然也包括陆南望。

陆南望视线微抬,往众人视线集中的地方看去,只见陆锦瑟挽着盛浅予的手款款而至。

盛浅予这几年深居简出,几乎不参加任何商业酒会,安心在家相夫教子,今儿忽然和小姑子一起来了宴会。

这么巧,传言和陆南望有非同一般关系的时安也在这里,那么盛浅予的出现就显得耐人寻味了。

在众人都看向盛浅予的时候,时安没有那个兴致再看她,只是对着神情淡漠的陆南望说道:“叔,看在我们五年前的情分上,请你告诉我我哥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感激不尽。”

陆南望收回视线,看着面前褪下浑身刺儿的时安。

她是因为时坤回来的,若非没有时坤,她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回海城了?

“你觉得,我需要你的感激?你的感激值多少钱?”

时安慢慢抬头,视线与陆南望持平,不去听背后的嘈杂,只看着他。

“那就当你弥补我的。”

听到时安的话,陆南望哼笑一声,“弥补?”

“对,那个孩子。”时安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她看着陆南望的面色从淡漠转为阴沉,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面蕴着浓浓的怒意。

原来,不单单她是陆南望的禁忌,连那个孩子,都是他不能提的往事。

那个,他说得拿掉的孩子。

所以这是陆南望欠她的。

“你没资格和我说孩子。”陆南望声音极冷,让时安有种陆南望恨不得想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感觉。

如果陆南望愿意告诉她时坤的下落,她也不愿意提起孩子,可这人非要揪着时坤的下落不告诉她,时安没有任何办法。

“老大,冷静点,这里这么多人。”沈长风依旧温润如玉,面上带着浅笑,低声提醒陆南望,“那个,嫂子也来了。”

嫂子……

盛浅予……

时安有种今天晚上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面子里子都丢光了的感觉。

多年之后,陆南望另娶新欢,家庭幸福美满。而她在异国他乡独自神伤五年之久,至今未能接受任何一段感情。

“南望,小七知道你们在这里,非要带着我过来。”盛浅予走到陆南望跟前,浅声说道,“时安,你也在这里啊,这么巧?”

“不巧,我是专门过来找他的。”时安直截了当。

她声音不算轻,站得近的,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要宣战的节奏? 第四章“五年前就勾-引二哥,现在还想插足人家的婚姻?”陆锦瑟,陆家排行老七,陆南望的堂妹,皱眉看着五年未见的时安,她将对时安的厌恶表现在脸上,不加掩饰。

本就混乱的局面在加入了盛浅予和陆锦瑟之后,变得更加不受控制。

许清如看着时安孤立无援,放下手中的酒杯就要往时安那边走去,结果刚走两步,就被人挡住去路。

“别过去,惹祸上身我救不了你。”谢晋迟语气中带着几分警告,因为所有事情只要扯上时安,陆南望准失控,准没有原则。

管他谁是谁,先办了再说!

“时安被围攻,我要不过去,看着她被你们欺负?”许清如着急。

“你可说清楚,是‘他们’,不包括我。”谢晋迟撇清关系,毕竟站在那边的人当中,没有他。

他置身事外。

许清如也不管谢晋迟是自己上司,道:“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时安回来半个月你不告诉我,她哥提前出狱你也不告诉我,现在她被盛浅予和陆锦瑟联手起来对付,你还要拦着我不让我帮忙,你说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谢晋迟不置可否,“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但你现在过去,无疑会让情况变得更糟,你希望时安刚回来就被冠上抢人丈夫的第三者名号?”

许清如一滞,谢晋迟说的没错,一向深居简出的盛浅予忽然盛装出席宴会,不是在向人宣告她才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又是为了哪般?

她冷哼一声,“还不是陆南望管不住下半身,才和盛浅予有了孩子,天下男人一般黑。”

谢晋迟:“……”无缘无故又被黑。

……

“小七,你误会时安了,我猜她只是想找我们叙叙旧。”盛浅予像一个肚量宽厚的正房太太一样,维持着表面的和谐,“时安,你说是不是?”

盛浅予把锅抛给时安。

五年前时安就知道盛浅予是顶级白莲花,五年后更是修炼得炉火纯青。

但凡这时候陆南望站出来说一句,尴尬的局面就会被破解,然而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愿意插进女人的战争当中。比起五年前,陆南望的隔岸观火的本领也见涨不少。

“是啊,当年走得急,没来得及参加叔叔和婶婶的婚礼,是我这个做小辈的不对。”

当时安喊出“婶婶”的时候,盛浅予的嘴角抽了抽。

说到底,她就比时安大两岁,叫婶婶真的是……

沈长风低笑一声,“老大,高氏的合作细则……”

陆南望冷冷地瞥了沈长风一眼,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他还没掌握这项技能?

“你跟我出去。”陆南望转头看向盛浅予,语气是不容商榷的强硬。

盛浅予知道,她惹怒了陆南望。

五年来,陆南望生气的次数屈指可数,然而却在时安回来之后,一天之内怒了至少三次。

时安是陆南望的命中克星,是盛浅予的命中煞星。

盛浅予到底是忍不住,瞪了时安一眼,才跟着陆南望的步伐出了宴会厅。

陆南望走了,那哥哥的下落……

时安心头一阵乱,什么都没问道。

“怎么,二哥带着嫂子走了,你很失落?”陆锦瑟睨着时安。

果然,一个个都不好对付,走了一个盛浅予,还有一个陆锦瑟。

关键是,陆锦瑟什么时候和盛浅予好到穿一条裙子了?

“小七,注意你说话的口气。”沈长风淡淡教育陆锦瑟,“你是陆家七小姐。”

言下之意,何必与时安一般计较。

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预览

沉醉梦中温柔乡

沉醉梦中温柔乡

沉醉梦中温柔乡

沉醉梦中温柔乡

沉醉梦中温柔乡

沉醉梦中温柔乡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沉醉梦中温柔乡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