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在线阅读

念清风 婚恋生活 2020-11-13 18:44:58 0 0

长相思来长相恨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12 11:52

字数: 54,425

状态: 已完结 38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简介:五年前,锦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冒名顶替傅家小姐的傅念笙开车撞死了真正的傅家千金,一朝入狱,成了世上最十恶不赦的女人。

  割腕自杀,她所执念的不过一个纪遇深。

  可等到的,却是那个男人的四个字——不再相见。

  后来,一场大火,她死在了监狱,罪有应得。

  ……

  多年后,纪遇深遇到了一个女人。

  深巷里,她哼着歌,踩着轻盈的步伐,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一如当初,温暖似阳。

  ……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预览

第一章她屏气,在桌子前俯下身子,开了酒,在杯中加了两块冰,酒红色的液体缓缓倒入杯中。

这一系列的动作并不熟络,但至少没出什么差错。

这包厢安静得出奇,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笙歌倒完了酒,就想起身离开。

刚转身要走,身后那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冷肆幽幽传来——

“急着走,嗯?”

这次她是听出来了,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是点她酒这么简单。

“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回头看他,只是出声询问。

就算有需要,也是她满足不了的,她只是个卖酒的人,并不是陪酒的人。

听到那走近的声音,笙歌眸子一颤,能感觉到男人靠近的气息,回过头却已经晚了,那人和她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之间。

昏暗的灯光下,她能清楚的看到男人眼中的那抹猩红,心一紧,脚步连连往后退。

他却步步逼近,直到女人的身子抵到了冰冷的墙面上,再无退路。

抬眸的那一刻,男人的气息压迫而下,有力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腰身,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双目相视,她眼中的慌乱,他眸中的深谙,在这一刻就此静止。

左心房的位置,跳得好快,从未有过的感觉,竟然会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带给她的。

“傅念笙,你真狠。”

傅念笙,你真狠……

你比任何人都要狠。

“什么……唔。”

笙歌还没问出口的话,已经被男人倾覆下来的吻,给尽数淹没。

她瞠目,唇上的温度,有些温,有些凉。

叶笙歌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强吻了……

而且还是以这种无法逃脱的壁咚姿势,一双盈眸睁大,却是身子像是不会动弹了那般怔在原地。

她是怎么了,为什么竟然没有丝毫想要推开这个人的冲动呢。

明明,不该这样的。

那吻越来也深,甚至带着几分惩罚性的侵.占,桎梏住她腰身的大掌紧扣的力道也越来越深。

“唔……”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从那莫名的沉.沦之中恢复了理智,用尽全力想要推开这个男人。

“你认错人了!”

什么傅念笙,她根本不认识啊……挣扎的力道却抵不过男人的一半力气,笙歌喘着气,手腕被这人扣紧,怎么挣都挣不脱。

“我叫叶笙歌,只是个送酒的!”

女人眼中的紧张与陌生,还略带着的惊恐,是无法伪装的。

对,她失忆了,把过往的一切,都忘了。

此刻全新的她,不记得他的她,就在眼前。

垂眸看到女人的手腕上,那若隐若现的伤疤,让他暗了眸色。

当年,傅念笙割腕自杀,为的只是用性命换他能来见她一面。

记忆可以抹去,但伤疤抹不去。

“这位先生……”

“我叫纪遇深。”

纪遇深……

又是这个名字,梁情曾经提过。

不想下一句话,让叶笙歌彻底石震了——

“我是你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

丈夫,孩子的父亲?!

叶笙歌想,这个世界,也许疯了。 第二章“你说什么……”

女人傻了眼,震在原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她的……丈夫?!

从没有记忆以来,倒是第一次这么惊惶无措,尤其是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深谙中透着几缕凉薄,很熟悉的感觉,却又陌生。

叶笙歌几乎没有再多想,第一意识就是跑。

这太荒诞了,这个男人,这个叫做纪遇深的人,是她的丈夫?!

怎么可能!

她根本不认识他,锦城这个繁华的帝都,也是她第一次来。

逃窜出那包厢时,正面撞上了来找她的梁情。

“怎么了?”

“……我……我得先回去了!”

梁情错愕,明显看出女人脸上的惊慌,逃窜的背影都那么匆忙。

蹙眉,转而将目光看向那间包厢。

发生什么事了么。

……

回到梁情家,顾不上熟睡的女儿,她去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那有些泛红的唇,打开水龙头冲洗着,试图想把那人的气息都洗去,可是刚才那一幕幕,却已经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

“傅念笙……”

她重复这个名字,就会有一种紧迫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

关于自己的过去,她都忘了,这些年来一直过得很平静。

现在,却突然出现一个男人,说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

太离谱了,让她如何能接受。

……

纪家,书房。

“真是她?”

虽然人死复生这种事情谢子商不信,但纪遇深说是,那就一定是。

只是当年,在牢里的傅念笙又是怎么逃出那场大火的?

谁救了她,她又为何失忆了?

五年前留下的谜团,太多了。

“那你现在想怎么做?”

其实谢子商这话问得有些多余,这些年来他又不是瞎,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纪遇深变得不像自己的人,只有一个傅念笙。

如今,念笙没有死。

是好事,不是么。

以前的念笙见到他总是一口一个谢痞子的叫,没大没小的,却也古怪精灵。

而现在的她,感觉全都变了。至于哪里不一样了,谢子商又说不上来。

“我要她。”

记忆不重要,过去也不重要,不再记得他也不重要。

他只要她。

……

“什么,纪遇深说他是你的丈夫?!”

梁情听到这话时,也同样的震惊脸。

“那你……你还记得他吗,他真的是你的丈夫?”

“我不知道啊!”

叶笙歌要是记得,现在就不会这么彷徨无助了。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突然出现的一个男人,说是你的丈夫,换做谁,都会吓跑吧。

“那可是纪氏集团的总裁,不可能骗你的……天呐,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没听说过纪遇深有过妻子啊?倒是几年前,有过一些传闻,纪遇深有个很宠爱的女人,不过那个女人最后消失了,听说是坐牢了,当时报道可是很多的,但没过多久消息全都被删了,现在几乎找不到任何痕迹。

笙歌,会是那个女人吗?

这时,卧室里传来声音,笙歌意识到什么,立刻推门进去。

女孩从床上滚到地板上,脸色发白,直叫疼。

“幺幺!” 第三章幺幺又疼了,病痛的折磨,已经让一个四岁的女孩承受了太多,她甚至不喜欢说话,安静的时候仿若不存在那般。

“是不是又疼了,是这里疼吗?”

每次看到女儿疼得泣不成声,笙歌心又何尝不痛,可是她不说哪里疼,只是抱着自己,嚎啕大哭。

等那疼痛渐渐过去,那楚楚可怜的小人儿才动了动唇,告诉她——

“妈妈,幺幺不疼了,你别哭……”

“我不哭,可你下次疼的时候别忍着。”

这样的一幕,让一旁的梁情看了,沉思许久。

孩子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当务之急是给孩子住院,接受治疗。

那救命的钱,靠一点点挣,根本来不及。

除非——

“笙歌,现在纪遇深是你唯一的出路了。”

纪遇深,听到这个名字,叶笙歌心中依旧彷徨,她看向梁情,不懂对方的意思。

“如果纪遇深真的是被你忘记的丈夫,那么……”

“不可能!”

不等梁情把话说完,她已经出声打断。

她现在并不想再听到那人的名字,那对她而言,就是个陌生人,她不能接受。

“笙歌你听我把话说完,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为了幺幺,你都要去试一试。”

为了,幺幺?

纵使你畏惧害怕,如若那是真实,怎么躲也躲不掉的。况且,没有什么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了。

纪遇深的出现,也许就是幺幺的救命稻草。

……

夜色。

谢小爷噙着笑,看着难得温顺的女人,给他倒了酒后,就在一旁也不跑,平日里早就没影了。

“小情人,想通了?”

谢子商看中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你误会了,我是有事想问你。”

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给小爷亲一口,就告诉你。”

“……”

呸,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

几分钟后,包厢里传来女人的低骂——

“谢子商,你手摸哪儿呢,混蛋!”

“当然是摸该摸的地方了。”

“你!”

于是乎,梁情几乎是牺牲了色相,总算是把事情都了解了一遍。

谢子商不会骗她,纪遇深也没有骗笙歌。

“你说的是真的?笙歌真的是……那个傅念笙?”

“不骗你。”

男人好看的食指勾了勾女人的下颌,轻笑一声,啖了口酒。

“那为什么我遇到笙歌的时候,她会孤单一人在桐市,还怀着孩子,那个时候纪遇深又在哪里?”

“这重要吗?”

谢小爷反问一句,梁情语塞,重不重要只有当事人自己能判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纪遇深知道他现在有个四岁的女儿此刻正等着救命的钱治病吗?”

“他知道。”

“那他为什么还不……”

梁情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这都知道孩子的情况了,还不快点履行做父亲的义务,这么有钱,就是让孩子住在高级病房也是小事一桩。

“因为他在等,等那个人自己去找他。”

谢子商这么说着,就将一张名片递给梁情。是纪遇深的名片,至于给谁,相信不用他说明白了吧。

……

当晚,那通电话就拨通了。

叶笙歌的心情很忐忑,看着已经睡着的女儿,耳边传来电话的嘀嘀声,直到对方接起那一刻,她就先出了声:

“纪……纪先生,我想见你一面,我们……谈谈好么。”

不是笙歌心甘情愿,而是情势如此,纪遇深是有钱人,光这一点,她就只能牢牢抓住了。

她并不是想要用孩子向他勒索什么,只是希望她的幺幺能活下去。 第四章叶笙歌也没想到,纪遇深会派人夜里来接她,车子已经在等,她不得不去。

说实话,她没做好心理准备,可是时间也不允许她做任何准备。

步入纪家别墅的那一刻,她竟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感,甚至还在上楼梯时,就能想象出,二楼房间的格局布置。

她以前,在这里住过吗?

被那个叫秦然的特助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合上的那一刻,她的心也为之一颤。

笙歌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这个房间……

最后目光落在那窗户的方向,这窗帘真好看,风进来的时候,流苏飘飘摇摇的样子,一定很美。

浴室的门被人打开了,女人听到声音,心一紧,猛的转过身,就看到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

纪遇深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赤.果的上半身肤色古铜,那若隐若现的人鱼线让人浮想翩翩。

笙歌有记忆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穿着少在自己眼前,她呆住了,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等到笙歌从男人完美比例的身材中回过神时,纪遇深已经把毛巾扔在她手上,从她身边略过,在沙发的位置坐下。

女人看着手中的毛巾,迟疑了几秒。

这是,做什么?

“过来。”

两个字,却足以让笙歌心里紧张的说不出话。

踱步朝他走去,就注意到男人的头发还是湿的,所以他是想让她,擦头发?

可是,她还没有给男人擦过头发呢。

不过既然是被动的那一方,还是把姿态放低点。

女人的动作很轻,就像每次给幺幺擦头发那样的轻柔,这又不是她的头发,扯断了可就惨了。

视线不去看他,毕竟垂眼就可见男人好看的人鱼线下若隐若现的……

却在下一刻,那人的大掌扣住了她的手腕,笙歌一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子就跌入他怀中。

“……”

那毛巾掉落在地上,她抬眸正迎上这厮深邃的瞳孔,只一瞬间,就屏住呼吸了。

这个姿势,这个距离……

会不会,太亲密了。

想起身,腰身却被牢牢桎梏住,笙歌想推开他,可是手还没碰到男人的胸膛,就自动收回。

他没穿衣服呢!

尴尬,无处安放的手,最后只好捏紧成拳。

“纪,纪先生……”

她刚开口,字音还没完全落下,那人的气息已然逼近。

经过上次在夜色的接触,笙歌已然察觉,这是要……

她猛的侧过头,以为他是要吻她,吓得手捂住嘴巴,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睁大。

好半天,他没有继续,她才将余光瞥向他。

“叫我纪遇深。”

像以前那样,连名带姓的叫他,他喜欢她不受拘束时任性妄为的模样。

笙歌抿唇,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人,狭长深谙的眸子里,布满了情深,却又透着几许薄凉。

温凉的指腹抚过她的眼睛,鼻子,唇……就像恨不得,将她此刻这个人,这张脸,这具身体,融入他骨血之中,再不分离。

“念笙,你还是回来了。”

五年,属于他的,老天夺不走,还是会回来。

“我……可我全都不记得了。”

安静的沉默,她看着他,他凝着她,任由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动着。

深夜,起风了。

风吹进屋子,那窗帘散落的流苏摇摇晃晃的样子,就像那个位置,曾经站着一个女孩,她杵着下颌,看着窗外的夜色,等着她的心上人夜里归来。

唇上覆下的温热,在这迷离中,镀了情深。

“忘了没什么不好,”男人的嗓音暗哑中不失蛊惑,她竟失了神,任凭那唇上的气息一点点侵入她的感官——

“念笙,我的念笙。”

长相思来长相恨小说预览

长相思来长相恨

长相思来长相恨

长相思来长相恨

长相思来长相恨

长相思来长相恨

长相思来长相恨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长相思来长相恨】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