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免费阅读

泪痕残 历史军事 2020-10-15 18:25:12 0 0

战地之铁血英豪

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29 16:03

字数: 2,652,494

状态: 已完结 79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简介: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那是一个沾满了中华民族血泪的年代。在那段中华大地不满腥风血雨,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刻。就在晋东南的太行山区,有这么一群不甘心做亡国奴的中国人,还在不屈的抵抗着。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没有吃、没有穿,敌人给我们送。面对着装备精良的敌人,他们没有在刺刀与大炮面前低下高昂的头颅。依靠着手中简陋的装备,与敌人不屈不挠的在斗争着。他们没有精良的武器,没有外援,甚至到了灾荒年月,就连饭都吃不饱。他们有的只是不屈的精神,以及与敌军血战到底的决心。

扒铁路、炸桥梁,杀鬼子、除汉奸,与日军伪装挺进队血战,不断的用敌军的武器武装着自己。抛头颅、洒热血,从弱小一步步的走向强大。人生在世百余年,会当击水三千里。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在那个遍地狼烟的时代,度过了自己最辉煌的人生。

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预览

第一章当年自己三五年十四岁参加红军,给这位老首长当通讯员的时候就在那个团。只不过在走出草地之后,就跟随这个老上级以及全连都补充到了另外一个军,没有跟随当年的夜老虎团西征河西走廊。

那个能征惯战、百战百胜夜老虎团的结局,作为老部下李子元知道那是己这位老上级心中永远的痛。老上级在鄂豫皖参加红军的时候就在夜老虎团,跟随夜老虎团鏖战川陕、强渡嘉陵江、血战百丈关、三过雪山草地。

直到最后一次过草地之前,随同所在部队被成建制调出,编入另外一个在百丈关战役期间,损失比较重的军后才离开那个团。当年红四方面军赫赫有名的夜老虎团一切,几乎已经渗透到这位十五岁就参加红军的老上级血脉之中。

当年得知西征失败,夜老虎团全军战死在祁连山口的消息后,自己这位老上级嚎啕大哭。那是李子元唯一一次见到过自己这位老上级哭,也是他听过的最凄厉的哭声。但尽管夜老虎团已经不存在,可这个团始终还活在自己这位老上级的心里面。

重新打造出一个夜老虎团,是这位老上级心中念念不忘的梦。李子元这才知道老上级为何要将自己,放在这个壶北县基干游击队长的位置上。而老首长口中失望那两个字,让李子元心中不由的一堵。

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李子元也不知道怎么劝说自己的这位老上级,最终选择了微微点了点头。尽管他知道这个承诺不好做,但熟知这位老上级脾气的他。虽说没有明说,在实际上也做出了选择。

李子元点头后,王诚将这个家伙带下山,指着面前的几个人道:“这是从老子基干团内,给你小子挑出来的人。两个排长,都是咱们一二九师三七年东渡黄河后,第一批入伍的老兵,是老子最好的排长之一。三个班长,都是这次挑选出来的训练尖子。”

“要不是知道你这里的情况的确不太好,老子也不会舍得将这些宝贝疙瘩给你,你小子要给老子用好。还有,给你带了二百发六五子弹,是分区司令员让我交给你的。都是去年秋季反扫荡缴获的日本原装货,不是咱们军区自己造的复装子弹。”

“分区那里的家底也不厚,老子的基干团是分区的主力部队,连同家底都算上每个人平均下来也就二十发子弹。就这二百发子弹,还是分区后勤部咬着牙才拿出来的。你这个基干游击队,在咱们分区这还是独一份。”

“别的县武装都是自力更生的,要不是看在你们这里的形势复杂,又是新组建的部队,你当司令员舍得啊。整个军分区两千多人的部队,可就这么点家底。上级能拿出来的就这么多,至于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去想办法了。”

“有能耐你吃肉我管不到,没能耐你就在这里继续挺尸、饿着。但有一条,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我形成战斗力。在关键的时刻,你小子要是给我拉稀,你这辈子就给我当炊事班长去。”

见到老上级给自己带来的几个人后眼冒红光,反倒是对那二百发子弹兴趣不大的李子元,对于王诚后面的这段话却是大大咧咧的笑道:“老首长您放心,您既然这么照顾咱,咱也得给您这个老上级争光不是?三个月之后,我保证给您带出来一支拿得出手的队伍,至少不比原来的老八连差。”

看着这个家伙兴奋的表情,王诚冷冷的道:“你小子有没有哪个能力拉起一支队伍来,我还是放心的。但是你小子给我记住,老子要的不是那种沙子堆出来,一拉出去就散了架,不能见真章的队伍。”

“老子要的是一支像咱们老部队那样,一支打不烂、拖不垮的钢铁队伍。只要能爬起来就去战斗,就算是倒下了头也朝着敌人的方向。无论是形势在艰难,战斗再艰苦也不皱一下眉头的部队。”

说到这里,王诚转过身从自己的警卫员身上,拿出一支九成新的大沽造十响镜面匣子枪,连同五个上满子弹的桥夹,塞到李子元的怀中道:“我知道你那支晋造驳壳枪,枪口都老的可以了。”

“去年春天你小子从一个伪营长手中,缴获了一把快慢机想要自己留下用,还被我骂了一顿收了上去。这次算我这个老上级补偿你的,省的你小子总说我扣扣搜搜的。还有这个望远镜,你现在自己带队活动,有一个望远镜方便一点。免得你小子大大咧咧的,在被鬼子给活捉了去。”

将东西塞到李子元手中,又在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带来的几个人,谢绝了李子元的留饭邀请。只告诉他等他什么时候把部队带出来,打了大胜仗他在来喝酒后,接过警卫员递过来的马缰,翻身上马离去。

摆弄着手中的老上级塞过来的这支大沽造的十响镜面匣子,看着枪身上几乎是崭新的烤蓝。掰开机头扣动扳机后,枪膛内清脆的撞针声,李子元可谓是相当的满意,心中不由的感叹真是一支好枪。虽说比不上快慢机,可这大沽造的枪用起来就是爽。

只是当李子元心满意足的将这支好枪插到腰带上,转过身后却发现与老首长一起来的女干部还没有走。急忙转过头对身边的通讯员道:“你赶快去追老首长,他把嫂子给忘在咱们这里了。”

李子元这句话说完,身后却传来一阵爆笑声。关力强忍着笑,拽着一脸茫然的李子元来到那个被李子元大大咧咧的那句话,搞的满脸通红的女干部面前道:“李队长,你搞错了,这位不是王团长的夫人。”

“这位女同志,就是咱们二区的区委书记常娟同志。眼下被上级正式任命,兼任咱们壶北县基干游击队的政治指导员。刚从军分区培训回来,这次与王团长一同返回的。估计王团长是急着回去,忘了给你介绍了。才让你将人家一个黄花闺女,当成了王团长的爱人。”

关力介绍完毕后,这才发现自己搞了一个特大乌龙的李子元。不过虽说感觉到窘迫,但关力口中的政委两个字他却听的很清楚。原来与几任政工干部都处不明白的他,现在突然多了一个政治指导员,还是一个黄毛丫头,这让李子元很不舒服。

斜眼看了看站在身边笑盈盈看着自己这位女书记,当然还是自己的指导员。李子元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这上级没有人了是怎么的?这派来一个黄毛丫头当指导员,这就算是吵架都没有办法吵。

尽管知道自己军政一肩挑,上级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是没有指导员这段时间里面,李子元心中郁闷归郁闷,但是小日子自我感觉过的还是很惬意。没有一个婆婆管着的感觉,让他真的很舒服。

虽说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上级不会让自己部队,这么长时间之内没有政工干部的。尤其是自己这种游离在主力之外,单独在敌情复地区活动的部队,上级不会放任不管的。但对于他来说,这种日子过一天是一天。

李子元明显表示出来的不欢迎态度,常娟虽说看在眼里,心里也很不舒服。但在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并主动伸出了手道:“李队长,你好。我在分区学习期间,就不止一次听说过李队长的大名。”

“队伍组建的时候,我奉命去地委学习,没有能和大家在一起很抱歉。我在分区学习的时候就听说,要给咱们这个新组建的游击队,派一个经验丰富老红军,还是一个军区都闻名的主力连的连长担任队长,我打心眼里面就高兴。”

“之前的战斗,我在山上也都看到了。王团长说的没有错,李队长的军事素质果然相当的过硬。到底是老红军,这打仗就是有水平。我相信以李队长的能力,一定能带出一支响当当的队伍。”

几句话下来,尽管表面上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李子元在内心中承认面前的这位女指导员,说话的水平很高。这个家伙倒是有些不经夸,这位指导员语气之中敬佩的意思,不由的让李子元心中小小得意一下。这一直铁青的脸色,也瞬间好转了许多。

但看着和递过来的那只白净的小手,很不习惯与女性打交道,再加上对作战部队之中,出现女性固有的排斥,李子元却依旧只是很勉强的握了一下便立即撒开了。说实在的,李子元是真的不希望部队之中再有女性出现,尤其是面对还是日军那样禽兽一样的军队。

对于李子元表现出来略显得冷淡的表情,常娟却并不在意。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分区和地委学习,今天才和王诚一起返回二区。说实在的被任命为这支新部队的指导员,她也感觉到很意外。

按照根据地的习惯和传统,一个县独立营或是县大队的政委,都是由县委书记兼任的。就算不是由县委书记兼任,但也由专人担任。而这支游击队虽说眼下只有六十多人,但也算是壶北县的武装。按照惯例应该由县委书记兼任政工主官,自己这个区委书记最多带带区小队。

但她没有想到在临回来之前,自己这个地方干部却被找到了军分区。由军分区的政治部主任,外加地委组织部长和基干团的团长、政委四个人找自己谈话。尤其是李子元的那位老上级,还专门找她单独谈了一番话。 第二章如果说其他的领导找常娟谈话,也只是例行公事的宣布她的新任命而已。但作为李子元的老上级,王诚单独找常娟谈话时侯,却将李子元介绍的很透彻。从李子元个人的能力和性格,到他在战场上的表现,包括李子元目前在壶北的表现。

王诚很直白的告诉常娟,这次让她兼任基干游击队的指导员,是地委和分区在几经考虑后的结果。位于壶北西部山区的二区,是整个壶北县境内最稳固的一个游击区。堡垒村的数量,也是壶北境内三个区中最多的一个。

在整个壶北县形式复杂的局面之下,今后二区很可能会成为这支基干游击队,最稳固的后方基地。她这个二区的区委书记,在这个游击队内有一个兼职,还是比较符合当前壶北境内的军事斗争形势需要,也可以尽快的加强这个基干游击队的成长与发展。

从个人来说,调她兼任基干游击队的指导员,也是一个比较合适的选择。李子元这个家伙打仗爱动脑子,在战场上鬼点子也多。除了性格上有些过于强势之外,绝对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更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军事干部,军事素质相当的过硬。

平常对战士很爱护,在训练的时候要求很严格。可就是平常有些大大咧咧的,偏偏到了战场上又有些独断专行。确切一点说,就是那种大事不糊涂、小事不在乎,性格上粗中有细的人。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与政工干部之间相处的一直都很不愉快。在连长的位置上,与两任指导员都搞不好关系。如果随便调一个指导员过去,恐怕两个人处不好关系,会影响到部队的发展和壮大。但眼下这个壶北基干游击队,却最需要的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干部。

她是二区的区委书记,熟悉地形、敌情和民情。这个壶北基干游击队,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主要的活动地区暂时还是以二区为主。而且部队要发展壮大,必要有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干部。调她担任这个指导员,有利于部队在壶北的活动。

虽说她常娟是一个女孩子,但是十八岁自太原师范参加牺牲同盟会后,表现一直很出色。担任二区区委书记以来,将二区建成了整个壶北县最稳固的堡垒区。原则性和工作能力都很强,工作作风不死板,能跟的上形势的发展。

所以几经考虑,分区领导决定由她担任这个指导员。调一个女干部担任游击队的指导员,分区这次也算是开了一个先例。但优中选优之后,还是最终选择了她。而且就他王诚个人来说,认为外柔内刚的常娟是最合适的人选,没有第二个。

在临告别的时候,王诚告诉常娟。李子元这个家伙是一匹野马,驯服了、套好了笼头就是一匹千里驹。如果拴不上这个笼头,恐怕这匹野马不定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原来在主力部队的时候,有部队纪律管着他还好一些。

眼下让这个家伙去独挡一面,又是以单独活动为主。没有一个合格的政工干部看着他,是绝对不行的。所以王诚要求常娟,与这个家伙搭班子的时候,一定不要尽顺着毛来。该坚持原则的时候,一步也不能退让。该敲打的时候,一定要狠狠地敲打。

但在其他的方面,要多注意采取灵活机动的办法。该软的时候,也不要太过于强硬,一切以尽快将这支队伍带出来为主。如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帮助他多补习、补习文化,提高一下政治水平。

这个家伙在家乡参军前读完了初小,高小也读了两年,就总以为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可就他那大部分文化都还给老师,写个作战报告都言语不通的知识水平,充其量也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乱晃。如果可以提高他的文化程度,对他未来的发展会更有利。

当时看着喋喋不休,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的王诚,常娟对这个家伙倒是感兴趣起来。能让一个老上级如此替他做工作的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难道真的像是王团长说的那样,是一匹野马?

王诚找常娟的谈话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再加上常娟出来的时候,脸上多少有些红晕的神色。让基干团的政委还以为自己的这个光棍搭档,对这个既有文化,长的也是眉清目秀的女区委书记有意思。

等到王诚送常娟离开之后,主动大包大揽的要去与上级汇报,做组织工作说服人家同意。结果倒是把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的王诚,闹了一个大花脸,急忙摆手表示自己没有这个意思,就是与人家交待一下李子元这个人性格和特点。

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那位政委,打消了给他去当说客的想法。对于与自己搭档的这位忠厚政委,王诚是那都满意。就是有些事情上,总觉得自己这位搭档,太过于婆婆嘴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交待常娟需要注意李子元毛病的时候,不也一样有些婆婆嘴?

今天王诚来壶北县,主要就是送常娟上任。因为对于李子元那个顺毛驴脾气,王诚太了解。与男的政工干部都处的不愉快,更何况常娟是一个女同志?只不过王诚之前在听到李子元在上任后的表现后,只顾着敲打这个家伙,却把常娟这茬给忘记了。

不过对于李子元微微有些冷淡,常娟虽说不在意,可也不能说她就没有当回事。她清楚地知道,李子元这个军事干部,并不欢迎自己这个女指导员上任,甚至应该从内心还有些排斥。只不过这家伙还算控制的住,没有在脸上过于表现出来。

一个略微有些城府,但绝对是一个浑身带刺的人,常娟做出了两个人正式见面后第一个判断。只是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和这个明显有些刺头的家伙相处,常娟还是决定再品一品后在做出决定。

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可以说并不愉快,而接下来的一幕,又直接引发了两个人的第一次碰撞。当刘连明带着两名伤员下山后,想起了这个家伙不服从命令撤退的事情。心中刚刚有些平息的怒火,又一下子冲上脑袋的李子元上去就是一脚,差一点没有把刘连明踹了一个大跟头。

一脚下去之后,李子元指着刘连明的鼻子道:“我不管你之前在分区基干团,是什么主力班长。但现在老子就知道一点,你是老子的兵,到了战场上就得服从老子的命令。老子让你撤退为什么不撤退,还伤了两个战士?”

“你在基干团的时候,战场上就这么执行你排长的命令?还是你在基干团的时候,就这么带兵的?老子今天正式告诉你,今天踹你一脚是轻的。再有下一次在战场上不服从命令,老子直接一枪毙了你。老子这辈子从来没有让自己部下,给自己挡子弹的习惯。”

挨了一脚,又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顿骂的刘连明,却梗着脖子倔强地道:“队长,俺是你的兵,必须要服从你的命令这没有错。可俺自从参军以来,从来没有在战场上丢下过任何一个战友。俺就是一个班长,但俺不能让上级给俺打掩护,自己顾着自己去逃命。”

“不管你怎么说,俺是不会丢下任何一个战友的。不管他是俺的上级,还是俺带的兵。还有你是队长,搁在原来分区基干团就是连长。你当连长的留下来掩护,就不管你的部下了?你的位置是指挥全连,不是一个普通的战士。”

“要是你牺牲了,谁指挥咱们的队伍,谁指挥剩下的战士突围出去?俺从一入伍就在分区基干团,没有在主力部队待过。但俺想主力部队的连长,也不会都像你今天这么做。丢下部队自己去打掩护,不管自己部下下一步的死活,俺觉得你才是今天真正犯错误的人。”

“最起码俺在分区基干团的时候,没有见过哪个连长带着一个班,去执行这种班排长应该去执行的任务。你是全队的军事主官,所有弟兄的命都在你的手里面掌握着,全队你才是最不可代替的人。”

刘连明这几句反驳的话,把李子元噎的直翻白眼。就算接触时间短了一些,可他也没有发现这个八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闷葫芦班长,怎么居然这么能说,还有当政委的潜质?反过来训了自己一通。

尽管一肚子的反驳话,但偏偏李子元又是那种枪声一响,老子就是说了算,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从来就不知道解释二字怎么写的人。被刘连明这几句话噎的满脸通红的李子元,很是有股子下不来台的感觉。在他原来的连队,可从来没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

就在李子元心中快速琢磨怎么收拾刘连明的时候,边上却传来了常娟的声音:“我认为刘班长的话,说的并没有错。李队长这次行动,的确有些过于草率了一些。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李队长今天的做法都一个错误。”

说完这段话后,看到李子元涨的通红脸色,又看到周围尚未散去的部分老百姓都看了过来。常娟也知道这里不是谈这件事情的地方,便提议道:“我建议,咱们先回王家沟,召开一个临时干部会议,研究一下咱们下一步的目标和方案。”

提完建议,常娟看着李子元看向自己的目光,笑道:“李队长,你看怎么样?我觉得根据眼下的形势,我们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一下会更好一些。毕竟李队长对于壶北的形势,还是了解的不多。”

“我知道老关已经和李队长汇报了一下县内的敌情,但那只是大概的汇报,实际的详情我们还是应该坐下来好好商议一下。另外,你们打死了鬼子的一个军官,鬼子势必会报复。我们应该研究一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更好的保护王家沟的乡亲们。”

“我可听说李队长在主力部队的时候,很愿意与自己的部下讨论。每次在战后进行总结的时候,总是让大家畅所欲言。今天是不是让我们也感受一下,李队长在主力部队时期的作风?也算是我们学习主力部队的经验吗。” 第三章常娟的这个提议,尽管李子元一万个不愿意。但明显被自己的这个新任指导员,拿话给挤兑住了。对于常娟的建议,他也只能点头答应。他感觉到自己这位新任指导员,虽说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但是却很会扣帽子。

摸摸鼻子后,无奈的李子元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常娟来到自己原来住的院子。等到史今、关力、两个中队长,外加每个中队除了各留一个小队长,负责整理部队之外,其余的四个小队长到来之后,召开了李子元到任以后第一次全体干部会议。

在所有人到场之后,李子元发现基干团调来的两个中队长,外加几个小队长与自己的这位新搭档,明显不是才认识的。而关力和史今更不用说,一个是原二区的区小队长,一个是三区的区小队长,之前早就认识和熟悉了。合着搞了半天,自己才是真正的外来户。

其实李子元在这件事情上想的有些多了,关力与史今原来都是地方干部,与常娟这个区委书记熟悉这不假。可基干团调来的人,也就是在王诚找常娟谈完话后,大家在一起提前见了一面。真正认识的时间,并未比李子元长到哪里去。

只不过对于任何一支军队来说,女性都是比较受欢迎的。即便这个女性是自己的上级,但并不代表她不受欢迎。而且相对于男干部来说,女性干部更容易打交道一些。再加上之前的沟通,大伙对常娟这个新任指导员比较热情就不奇怪了。

在大家坐下来之后,已经习惯了掌握主动权的李子元直接开口道:“我看大家对常指导员,都已经这么熟悉了,也就用不到做什么自我介绍了。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是谈两件事情。”

“第一条就是我在强调一遍纪律性。我不管咱们现在的番号是什么,是那团、那营、那连,或是什么游击大队、中队,但咱们现在是一支有着建制的军队。是军队就要有纪律,就要执行纪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是专门给主力部队制定的。”

“在今后战场上的纪律必须要加强。什么是战场纪律,那就是严格服从军事主官的命令。一支不服从纪律的军队,那不叫做军队,那是一群散兵游勇。在战场上,军纪就是大于天。”

“我已经答应过王团长,要把这个游击队带出来,那就要说到做到。咱们这些当爷们的,就是要一口唾沫一个钉。而一支作风硬朗,敢打敢拼的部队,首先就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

“我承认之前心里有些不痛快,影响到工作的开展。但现在只要我还是这个队长,那么纪律就必须要严格的执行。在战场上要严格执行军事主官的命令,下了战场要严格执行部队的军纪。”

“别说我不事先警告在座的诸位,谁要是在战场上不执行命令,我作为军事主官有权利执行战场纪律。各个中队长、小队长,在回去后要将这个意思传达到。从明天,不从今天,每天晚饭后由指导员带着大家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二条就是今后工作上的部署。你们两个中队长和几个小队长,要把军事训练给我抓起来。尤其是夜间山地行军、夜战和山地作战,这几点要重点加强。山地战不是爬山速度,能跑能冲就完事。”

“壶北境内虽说有不少的平地,但是还是山区占了主要的地形。别以为鬼子穿着皮鞋爬山就不如诸位,我今天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很强,在山地作战之中攻防转换的速度相当快。伪军又大多数都是地头蛇,自身爬山的本领不比诸位少。”

“我们的武器方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会处在绝对劣势,子弹和手榴弹的数量也少的可怜。在火力上拼不过人家,那就只好从战术上想办法。不加强山地作战的能力,尤其是山地伏击战的能力,到了战场上要吃大亏的。”

“至于夜间的行军作战能力也要加强。之前夜间拉动的时候,一个急行军跑丢了三分之一的人。不仅新兵跑散的很多,就连原来的区小队战士,也有不少的人在夜间行军的时候跑散。”

“这种情况,我不想再有第二次。我们的装备上处于劣势,夜战会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是我们首要的选择。如果我们连一个夜间几十里的行军都无法完成,跑个路都能把自己跑散,我们还怎么去跟日伪军战斗?”

“最关键的一件事,我今天打死的那个鬼子军官是一个少佐。虽说暂时还不知道那个家伙,究竟是一个什么官,可我想一个少佐这职务肯定不会太低。要不然今儿这鬼子,也不会发疯了似的追击我们。”

“虽然现在被我们给唬走了,但是以小鬼子一贯的做法和性格,肯定要来王家沟进行报复。如果找不到我们,恐怕这王家沟的老百姓就要遭殃。一会指导员去找他们的村委会,要求王家沟暂时进行坚壁清野。所有的村民,暂时转移到山里面去。”

“现在天气已经转暖,山里的日子也不是很难熬,进山躲一阵子也安全一些。如果实在感觉到不行,那就去投亲靠友,离开村子一段时间,以免鬼子报复屠村。我也知道这个工作不好做,不过指导员既然一直兼任区委书记,总该还是有办法的。”

简单明了的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连一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别人留下不说。还随手给常娟这个新任指导员,安排了一大堆的工作后,李子元很大气的一挥手散会。自己则站起身来,就准备往外走。

李子元的这种所谓的军事民主,总算让常娟明白了当初王诚的话中所指。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个家伙的确不是一般的难缠。岂止是强势一些,简直就是一个走到哪儿都要搁人的钢条。

要是碰到一个性格稍微软弱一点的政工干部,估计得被他给吃得死死,只能顺着他的指挥棒转圈圈。不过作为一个也算是久经考验的地方干部,虽说年轻但外柔内刚的性格,那里会让她就这么简单的放弃?

就在李子元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常娟却看着李子元道:“李队长说话简单明了,指出了我们部队现在存在的训练不足。看问题的眼光的确相当的准。到底是久经考验的老红军干部。”

“不过作为新任指导员,是不是也该我说两句了?你是军事主官,我可是政治主官。李队长给我一下子安排了这么多的工作,我想该怎么做,我想是不是也该研究一下?军队的政治工作我可是新手,李队长不会就这么撒手不管吧。”

“还有,之前我虽然没有从事过军事工作,可我也知道在主力部队军政主官之间也是平等的。还有,作为这支队伍的政治主官兼党的总支书记,我想在我在今天的会议上,还是有发言权的。难道李队长不想让我说话,是看不起政工干部,或是歧视女干部?”

常娟这番话说出来,让正要迈步向外走的李子元收住了脚步,笑道:“看这指导员说的,我哪能瞧不起政工干部,更不会歧视女干部。这年头女干部在那支部队里面不是宝贝?到哪不是大受欢迎?”

“我要是欺负了你,这不是就得罪了全军分区的所有男同胞吗?这要是让弟兄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咱们潞东军分区混啊。指导员,你话可以乱说,这帽子不能乱扣,我可不想得罪全分区的男干部?这不大家都在吗,指导员想说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再说,指导员要与干部们谈心,我当军事主官的那里会不支持?政治工作还是很重要的,也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吗。我可说好了,我这个人很民主的,只管军事上的事情,其他方面的事情还是要听指导员的。”

“不过下一阶段的军事任务我已经部署完了,这个谈心就不必听了吧。政工主官管干部,我这个军事主官还是去找战士谈心比较好。再说今天弄了一挺九二式,我得去看着点,别让那些家伙给搞坏了。你们想怎么谈就怎么谈,我保证绝对不干涉。”

对于常娟丢过来的话,李子元软绵绵的给推了回去不说,还直接将常娟接下来可能讲的问题降级为谈心。而且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你想说废话就说,那是你指导员的工作,可这些废话我不想听。

见到这个家伙滚刀肉似的油水不进,常娟笑了笑道:“李队长,我今天要说的这些可不是谈心,而是作为一个指导员针对部队目前出现的情况,应该履行的职责。我希望李队长,还是坐下来听听为好。”

“毕竟我们之间也是第一次打交道,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我想相互彼此了解一些,并统一思想也是应该的。我想我们两个作为这支部队的军政主官,如果各吹各的号、各拉各的调,这会直接影响到部队的发展。”

“李队长别忘了,这支部队要是带不出来的话,分区要秋后算账的可不单单是你这个军事主官,我这个政治主官的责任更大一些。大家既然有缘分到一起工作,我想有什么问题还是开诚布公的好一些。”

第一番交锋,李子元油水不进,常娟绵里藏针,可谓是有来有往。不过从结果来看,李子元还是略输一筹。常娟的这几句话说出来,影响到部队发展的大帽子一扣,就算李子元再不情愿也只能摸了摸鼻子。 第四章一边在心里面暗叹这个丫头这张嘴皮子可真够利索的了,不去唱戏真是白瞎了她这张嘴。这么厉害,将来谁敢娶回家去?一边却是只能老实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准备听他心中的废话。

对于李子元来说,并不排斥女干部和女兵。但他认为一个女孩子,去剧社或是文工团,唱唱歌、跳跳舞、演演戏,再不去医院当一个护士一类的工作不也挺好吗?哪怕就是去学校当老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对于作战部队出现女兵,或是女干部就不是他能接受的了。当年四方面的那个妇女独立团结局,再加上传统观念的影响,让他极度的排斥作战部队之中出现女性。尤其是眼下,这个女干部还是和他搭档的情况之下,更让他在不理解上级绝对的同时也很难接受。

他的难以接受,直接表现在对于眼前这个女指导员的冷淡上。而且李子元也打定主意,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个丫头给挤走。他认为他的部队不适合女性,别说当指导员,就是普通的战士都不合适。

两个人在这里斗嘴,其他参加会议的干部看到这一幕,不由的都在暗自偷笑。至于关力一边吸着烟袋,一边看着两个人不断斗嘴。尤其是见识过李子元强硬作风的他,见到李子元只能老实的回到座位上,心里面认为上级让常娟这个丫头兼任指导员,可谓是慧眼识珠。

等到李子元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常娟也丝毫没有客气的直接道:“今天,是我这个指导员上任的第一天,也正式与李队长认识,并开始在一起工作。不过,今天在这里,我要给李队长提一些建议。”

“李队长是整个壶北基干游击队的队长,而不是其中哪一个中队,或是哪一个小队的队长。李队长放弃整个队伍的指挥位置,只带一个小队单独去执行任务的举动,作为游击队的政治指导员,我认为相当的不合适。”

“第一,当时的游击队只有你一个队长有战斗经验,两个中队长都没有参加过战斗。在这种情况之下,李队长将队伍随手交出去,自己只带着一个小队去执行任务,尤其很可能会是九死一生的任务,很显然这个做法很不正确。”

常娟没有搭理正怒目瞪着,没有想到这个丫头指导员第一枪就开到自己身上的李子元,继续的道:“这并不是我在危言耸听,而是的的确确有很大的可能。老关与老史,都是地方干部出身,根本就没有带过队伍。”

“也就是说至少眼下的这个时候,你李队长暂时还是无法替代的?王家沟的群众的确要保护,这是咱们队伍的职责。但你李队长将部队随手一丢,自己只带一个小队来执行引诱敌军的任务。”

“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你要是有一个万一,咱们这支队伍怎么办?而从之前的战斗来看,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没有。更为不负责任的是,你明知道部队新兵还很多的情况之下,还敢将部队分散开始用。”

“如果我们今天遭遇到的是鬼子持续扫荡,你应该清楚你的牺牲,会给部队会有一个什么结果。全队谁都可以在这个时候离开或是牺牲,唯独你李队长这个军事主官,是轻易不能离开你的位置的。”

说到这里,常娟顿了一下看了看已经处在暴走边缘的李子元,却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继续道:“就从这一点上,李队长就是不合格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向分区汇报李队长不适合担任壶北基干游击队长一职。”

“既然上级任命我为这支游击队的政治指导员,我认为我必须要履行我的职责,这是上级交给我的任务。而且我作为政工干部,也有权利向上级汇报,要求上级撤换不合格的军事干部。”

“我知道李队长一直心中挂念着主力部队,但我希望李队长能够尽快的进入状态,转变自己的思维。找到以往主力部队作战方式,与当前我们采取的游击作战之间的不同。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接受并适应游击作战。”

“还有一点,就是李队长个人英雄主义作风严重,而且还有很严重的军阀作风。不管刘连明因为什么没有执行你的命令,但是你踹人就不对。纪律不单单是对普通的干部和战士讲的,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更要去遵守。”

“既然李队长让我领着干部和战士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那么官兵平等的纪律,李队长也应该清楚。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今天你踹刘连明就不对,而且也一样违反了部队的纪律。”

常娟开门见山的指责,很是将李子元的怒火中烧。还没有等常娟说完自己的看法,实在已经忍无可忍的李子元,直接站起身来,毫不客气的打断常娟的话道:“常指导员,常大小姐,那按照你的说法,我今天就不应该管王家沟的老百姓。”

“日伪军一下来了这么多,而且是将王家沟团团包围。怎么样才能利用最有限的力量,将日伪军牵走给,为老乡赢得转移时间,换了别人来能做得到吗?你也说过,两个中队长都没有打过仗,换了他们去能知道怎么做吗?”

“如果稍有不慎,激怒了鬼子还未能将鬼子牵走,你知道等待王家沟老百姓的是什么?老子今天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以小鬼子得性格很有可能会屠村,整个村子都会被杀的鸡犬不留。今天的形势除了一击必杀,想尽办法将王家沟的日伪军一次性全部牵走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可能。”

“亏你还是做到区委书记的人,对鬼子的脾气秉性你究竟真的了解吗?如果你要真的了解,你就不会说出刚才那一番蠢话。一场战斗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达到目的的,你不去琢磨怎么能做到你必须要做到的?。”

“老子的确是丢下其他部队了,可老子知道怎么样避免鬼子的纠缠,能够从日伪军的追击上脱身。的确今天老子算计出现错误,没有想到鬼子对付咱们这么一点人,还会带了一挺重机枪,搞的事很狼狈。。”

“但要是没有那挺重机枪,就那些鬼子和伪军根本困不住老子。老子当初决定亲自带人执行牵牛鼻子的任务,就是因为老子有这个底气。如果换了两个没有打过仗的中队长,谁来可能会都丢在这里。”

“人家把儿子送到部队上来是来打鬼子的,不是来白白送死的。你的那些话,用不到和老子说。老子的兵,老子比你心疼。别忘了老子在百丈关参军,与川军打仗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趟在老娘怀里撒娇的小屁孩。”

“还有,就算是老子死在王家沟。可他老关和老史是什么人?那是你们二区的地头蛇,对整个二区的形势了如指掌。除了两个区小队之外,剩下的新兵也不是二区就是三区出来的,他们说话大家还能听进去。”

“老子把队伍临时交给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就算日伪军继续扫荡,他也有能力笼住队伍不散,并且将这群新兵蛋子带到安全地方。你当老子就随随便便的任命一个中队长,还敢大大咧咧的把队伍交给他?没有这么一点底子,老子这些年的连长就白当了。”

“老子踹刘连明,是因为他在战场上不服从命令。要不是他不服从命令,老子也不会伤了两个战士。再有下一次,老子直接一枪崩了他。老子从来没有让自己的兵给自己断后,自己丢掉部下去逃命的习惯。”

“你一个什么都不懂得丫头,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得了,军事上的事情以后少插手,到了战场就是老子说了算。要是愿意还是干你区委书记的老本行,接着去发动群众、筹集军粮,省的部队在这里整天吃瓜糊饭,搞得老子连大运动量训练都不敢展开。”

“要是实在闲的难受,别总动员别人去做军鞋。缝衣服、做鞋才你们女人该干的事情,军事上的事情别不懂装懂。还有,下回批评老子的时候找点正当的理由,少拿老子树威风。这里不是你们二区的区委,我的部队是要拉出去打仗的,不是做花样子的。”

连枪带棍的将常娟批评他的理由全部给反驳后。李子元压根就没有理会常娟被他这番话,被气得脸色苍白的脸色。接下来却转过头对关力道:“老关,今天当着全体干部的面,老子在宣布一遍,你就是咱们壶北县基干游击大队的副大队长。”

“你的工作就是收集敌情,协助我指挥作战。还有全大队的后勤工作,也就是衣食住行都由你负责。今后有了缴获,也归你来负责保管和坚壁。这件事情,我会找时间向上级汇报的。”

“既然咱们的这位指导员迟迟进入不了状态,搞不清自己该做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政工这一块你也暂时兼起来。还有缴获的那挺九二式重机枪,咱们用不上也用不起。那挺重机枪还有两箱子子弹,派人送到基干团去换回一点子弹。”

“告诉我那位老上级,我的这挺九二式和两箱子弹不能白给他们。我也不贪心,三百发子弹外加一百枚晋造手榴弹。日式的手榴弹威力大,但是新兵一般用不好。我知道他那里有五十多箱晋造手榴弹存货,分给我一点换一挺九二式他不吃亏

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预览

战地之铁血英豪

战地之铁血英豪

战地之铁血英豪

战地之铁血英豪

战地之铁血英豪

战地之铁血英豪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战地之铁血英豪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