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在线阅读

酒客 仙侠武侠 2020-11-20 20:41:12 0 0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14 16:19

字数: 839,362

状态: 已完结 41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简介:默默无闻一村夫,巧踏大道长生路,

不求福寿延万载,只求合家共富足!

一本《大道长生诀》、一柄摄邪桃木剑,种良田、开饭馆、造大桥、收山宝,且看姜洋如何广纳天下妖灵精怪,窥无数商机、掌专属资源,一介山野村夫将独占潮流锋线!

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预览

第一章从归水屯往北一公里开始就已完全没有了道路,步入土质软硬不均的山林中,考察队员们一个个都很是兴奋,尤其那些男队员更是自告奋勇地走在外圈用棍子撑开碍事的枝条,四个女队员走得十分轻松。

姜洋和一个面带憨笑的青年背着帐篷跟在后面,这青年叫杨二楞,就是之前问八百块钱协助多长时间的家伙,这会儿已经在盘算着拿到钱以后怎么筹备下个星期的相亲…

“打树枝的时候看准了打,林子里蛇多,注意不要打到!”

姜洋大声提醒了一句,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小时候被咬的那次经历让他记忆尤深,再入山林最警惕的就是那些阴险的毒蛇。

然而前面的考察队没有谁把这告诫当回事,一个貌似是带队者的男队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随手拨开一条树枝,悠然道:“我们在各地考察过很多次了,什么危险情况没见过?用不着太小心。”

姜洋听得摇了摇头,暗想真要是经验丰富的考察队,做事才不会像这么冒失…

不过既然人家当雇主的都不在乎,他也没必要多费口舌,只是低声叮嘱旁边的杨二楞,后者连连应是,万云山各种奇怪玩意儿多得很,归水屯的本地人大多不敢轻视。

在相机、手机“喀嚓喀嚓”的拍照声中,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众人兴奋劲稍缓,看时间将近中午就准备歇歇脚吃午饭。

“喂,你们帮着清理出一片地方吧,总得有个野餐的样子嘛~”

一个长发披肩的女队员娇声娇气地发号施令,听得姜洋直撇嘴,男队员们倒是一副很受用的表情,兴冲冲地开始收拾,一对像是情侣的男女则跑进林子里去挖野菜,信誓旦旦地说要做一顿大餐。

“你早就看出我们不是真正的考察队了吧?”

正清理空地的姜洋闻声转过脸来,看到是个始终没怎么言语的女孩走近,齐耳短发、容貌清美,一身白色的运动服使她看起来很是干练。

“只要按说好的给工钱,你们是考察队还是学生都没关系。”

姜洋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女孩伸出手歉然笑道:“我们确实是学生,之前参加过几次野外活动,今天这还是第一回到完全没开发过的山林,经验不足…我叫燕晓冉,接下来的行程希望你能尽心协助我们。”

“嗯,我叫姜洋,肯定尽力。”

这个女孩没有其他人那种自以为是的书生气,让姜洋比较有好感,二人的手一握即分,燕晓冉的神情没什么异样,反而是姜洋心里莫名地想起了许沫沫,旋即又露出苦笑,他一个山村穷小子,能接触到这么漂亮的城里姑娘已是极好的运气,想那么多做什么?

姜洋犯苦的笑容令燕晓冉有点好奇,她正要问问时忽然听到一阵哭喊声从远处传来,忙乱的众人纷纷望去,只见那前不久进林子挖野菜的人回来了,但仅有女方一个人,满脸惊慌地呼救:“快来人!张浩被什么东西咬了昏在林里,我拖不动他,快来帮帮忙!他快死了…呜…怎么办…呜…”

说到后面这女生已哭得一塌糊涂。

留下杨二楞看管行李,其余人都匆匆朝着女生指的方向跑,远远看到那叫张浩的男生一动不动地倒在两棵树之间,女生忍不住想冲过去扶,却被姜洋一把拉住:“别去!好像不太对…”

“被毒蛇、毒虫咬了要第一时间处理,我来!”

带队的眼镜男没理会姜洋凝重的脸色,提着一个急救箱蹲在张浩身旁,摸索着想找到伤口的位置。

燕晓冉安慰着那个情绪失控的女生冷静下来,注意到姜洋的神情,她低声问道:“姜大哥觉得什么不对?”

姜洋没有搭话,他感觉到手中的桃木剑正在明显发热,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他在县城工地被一条疯狗追的时候,多亏了《大道长生诀》才将其降服收进桃木剑里,后来乘四轮车返回归水屯途中因许沫沫发生冲突,姜洋正是用剑里的疯狗之魂吓得地痞冯磊跳车逃跑。

那疯狗的魂魄被桃木剑认定为丁等妖物,而眼下剑身的发热程度比上次更强,莫非是碰上了更厉害的妖物?

“四象中央分内外、五行个理合方圆…”

口中低念着晦涩难懂的口诀,姜洋表情紧绷地向前移步。

眼镜男浑然不知自己正面临诡异的凶险,他疑惑地摆弄张浩的手脚,嘀咕道:“奇怪了,伤口到底在哪儿?”

刚想扭头问问那个女生时,张浩的领口里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扑向眼镜男的脖子!

“…啊!”

看到这一幕的女生发出惊恐的尖叫,说时迟、那时快,姜洋猛地加快脚步挥剑一砍,“刷”得一声那黑影被劈成两半落在地上,竟是一条浑身漆黑的小蛇!

小蛇只有十厘米左右长,身子很纤细,蛇头却足有鸡蛋般大小,即便被斩断了身躯还仍旧在奋力扭动着,口中尖嘶不休,露出两排细小锋利的牙齿。

“九个星辰行日月、三回天地定乾坤!”

姜洋低喝一声,桃木剑径直刺入蛇头之内,这小黑蛇剧烈地颤抖了一会儿才终于疲软下来不再动弹,普通人看不到的是,小黑蛇身上散发出缕缕烟气渗进桃木剑里,烟气消失后剑身的温度也逐渐恢复正常。

“丙等妖物,怪不得…”

姜洋舒了口气,头脑忽觉一阵晕眩,燕晓冉连忙过来把他搀住才没跌倒,恍然发现自己的后背已泌出一层冷汗,心想《大道长生诀》厉害归厉害,可用的时候对精神的消耗太大了,此刻的他短时间内绝对用不了第二次,辛亏四周没有别的妖物反应,不然非得栽在这儿…

“姜大哥你没事吧!”

燕晓冉急切地问着,姜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强笑道:“没事。”

见自己心里倾慕的女孩居然对一个山野村夫这么亲近,回过神来的眼镜男顿时有些吃味,瞥了一眼地上的死蛇,故作轻松地说道:“这么一条小蛇,就算我被咬上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第二章“蔡星!你少在那儿说漂亮话,要不是这个大哥救你,估计你现在也和张浩一样昏过去了!”

见毒蛇已死,那满脸泪痕的女生快步跑到张浩身旁查看,听了眼镜男的话立刻不屑地出言反驳。

“你…”

看这平日里习惯服从自己的女生都偏向姜洋说话,名叫蔡星的眼镜男更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从急救箱里抓出一把小刀喊道:“不信你待会儿看着!那种小蛇来多少我杀多少!”

燕晓冉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蔡星,叹了口气,声音虽轻却也被听了个清楚,察觉到心仪女孩的失望,蔡星仿佛一下被抽空了力气,颓然地坐了下来。

“唔…我这是…怎么了?”

恰在这时张浩悠悠醒转,守在旁边的女朋友惊喜地叫道:“你醒了!感觉没事了吗?”

“小念…我好像被蛇咬了,刚才很疼,现在忽然好多了。”

张浩的精神逐渐恢复正常,听了女朋友小念的描述,连忙起来向姜洋道谢,心里暗自惭愧,之前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看不上这类山村农夫,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人家救了他的命。

“不用谢,但万云山危险的东西不止是蛇,下次最好集体行动,距离太远的话我想帮忙也帮不到。”

姜洋摆了摆手,一行人朝先前的空地折返,提着急救箱的蔡星失魂落魄地跟在最后,抬眼看见同学们都围着姜洋一个劲儿地问东问西,心中的失落和怨气随之更重了许多…

这个时候看管行李的杨二楞已经架起铁锅烧开了水,姜洋回来时顺道拔了些山菜,大家围坐成一圈用山菜煮了带着的方便面充当午饭,简单却吃得不同寻常,尤其张浩和小念这对情侣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旁人亦是心有余悸,想着这趟万云山之旅比预料的要危险得多,才刚进山就有人差点被毒蛇咬死,接下来的两天半要怎么过?

“姜大哥,你说…我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身体里还有没有蛇毒?那种蛇从来没在书上看过,是什么种类的?”

吃完午饭张浩把姜洋拉到一边低声询问,跟过来的小念也是一脸担忧,毕竟刚刚男朋友的情况太吓人了,僵直地躺着,连呼吸都微乎其微,真是像死了一样…

“这个…”

姜洋迟疑了片刻,他总不能将《大道长生诀》和桃木剑的秘密说出来,可总该要有个解释,他装模作样地捏着张浩的手腕,道:“我给你把把脉。”

看着眯起眼睛表情高深莫测的姜洋,张浩二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影响了这位山中神人的诊断。

事实上姜洋哪里会把脉?他一只手抓着张浩,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桃木剑,慢慢试着用自己的意念透入进去,随后感知到了那小黑蛇的魂魄,正老老实实地盘卷在疯狗魂魄的旁边,二者彼此看不顺眼,但碍于姜洋的强势它们只能摆出最卑微的姿态。

过了好一会儿姜洋才睁眼,松开张浩的手腕干咳两声说道:“放心吧,你脉象正常,那黑蛇是很聪明的东西,知道你昏倒后小念会去叫更多同伴过来,它没想弄死你,只是藏在你身上等着猎物送上门再偷袭。”

“姜大哥连蛇的想法都能猜得出来?!”

张浩听完松一口气的同时更加吃惊,看姜洋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好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换作从前他和小念肯定不会信这类“神棍”事情,可亲身经历过诡异的黑蛇事件后他们心里曾经的想法有了动摇,再看那斩杀黑蛇的桃木剑时目光充满敬畏,这剑始终没有出鞘,剑鞘又是很钝的木头质地,竟能轻松地劈开黑蛇的身子、刺进蛇头里面,哪是能用常理解释的?

见姜洋返回,收拾完杂物的燕晓冉打趣地用手肘碰了碰姜洋的胳膊,向另一边依然面带不可思议之色的张浩和小念努了努嘴,低声道:“姜大哥大发神威,这是收获了两个粉丝啊~”

“哪有啥神威,你可别笑话我了…”

姜洋尴尬地挠挠头,他瞥了一眼一中午都沉默不语的蔡星,道:“你们的领队好像有点消沉啊,是不是被黑蛇吓着了?其实没啥,我小时候也被蛇吓过,到现在还没走出阴影。”

见姜洋神情不似作伪,燕晓冉挽了挽耳边的发丝感慨道:“姜大哥的心胸真比某些人宽广多了…”

休息了一个小时,大家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唯独有一点不妥是担心接下来的行程安全性,然而在张浩和小念这两个“铁杆粉丝”的宣扬下,姜洋的厉害之处被无限放大,经过举手表决,多数人同意继续考察之旅,只要不贸然远离队伍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各自带好行李再次出发,这回众人规矩了不少,一段时间没有异常情形后稍稍放松,该拍照的拍照、该取样的取样,看上去算是有点考察的意思,听说是学校教授给留的学术作业,姜洋不懂那么多,只知道这些人还是来玩的心思更重。

“归水屯本地人没几个稀罕万云山的,反而是沫沫和燕晓冉这样的城里人一心想着到山里玩,要是把万云山变成一个旅游胜地,归水屯的大伙儿不就有财路了?”

姜洋边走边想,这个构思对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太遥远,目前最重要的是尽快想办法应对屯支书牛阔和那闫婆娘的报复,钱是一方面的因素,而《大道长生诀》给了他另一种解决途径,如果能收服更多类似疯狗、小黑蛇之类的妖物,牛阔养的那一群地痞流氓怕是也拿他没办法了吧?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密林内的光线更暗,湿气重、温度低,人们的体力消耗很快,决定今天到此为止扎营休息。

“都说望山跑死马,咱走了一天都没能真正进万云山啊,太不容易了…”

有女生看着貌似近在眼前的万云山叹气,男生们则收拾空地搭帐篷,姜洋抓了四只山鸡洗剥干净准备烤,不远处盯着他的蔡星推了推眼镜,忽然大声道:“野山鸡是国家保护动物,你私自捕杀犯法了吧!”

…… 第三章蔡星的叫声很大,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小念低声问身旁的男朋友:“野山鸡…真是国家保护动物?”

张浩想了一会儿,茫然地望向另一边的燕晓冉,问:“晓冉姐,保护动物里有这个吗?”

燕晓冉以前还真没关注过野山鸡的事,拿出手机迅速查了一下,脸色旋即变得有些难看。

不用回答,大家已经从她的神情猜出了答案,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蔡星对姜洋的怨气众人都看得出来,伺机报复是预料之中的事,可人家把法律搬出来压人,他们能怎么办?总不能说法律定错了吧?

“你明知道野山鸡是保护动物,刚刚姜大哥去抓鸡的时候你也看见了,为什么不提醒他!”

张浩看蔡星的那副嘴脸是越来越不顺眼,忍不住开口争论。

“你们也是上网查了才知道这事儿,我现在想起来的,不行么?”

蔡星哼了一声,瞥见姜洋不搭话,他心里的得意更多了几分,幽幽道:“四只野山鸡啊,这怎么说也要被拘留一段时间,可惜剩下的两天你不能继续协助我们考察了。”

此刻的举动会在同学中造成什么恶劣影响蔡星已顾不得计较,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再看到姜洋,一个没文化的村夫,凭什么在他眼跟前耀武扬威?这支队伍里能配上燕晓冉的只有他!

眼看着一个屯子的同乡被针对,即便杨二楞再憨也知道不能坐视不理,他用力一摔手中的柴禾,指着蔡星的鼻子骂道:“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四眼!要不是大洋把蛇劈了,你现在早就毒死了!”

“情归情、理归理,这不是一码事。”

蔡星往后退了两步,有些厌恶地摘下眼镜擦了擦上面溅到的唾沫星子,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念着帮忙的情,但国法面前无人情,他杀野山鸡是事实,放到哪儿也一样是事实,法律又不是我定的。”

燕晓冉紧攥小手目光担忧地望向姜洋,蔡星的话确实挑不出问题来,她难以理解的是姜洋为什么这会儿还能仍旧气定神闲地洗剥野山鸡,是因为不懂法吗?

把最后一只处理妥当,姜洋用旁边壶里的水洗了洗手,这才似笑非笑地朝蔡星看过去,问:“你咋知道我杀的是野山鸡?谁告诉你这是野的?”

迎着姜洋的眼神蔡星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故作镇定地扫了一眼四周,冷笑道:“鸡是你从这荒山野岭里抓的,不是野生的难道还能是家养的?”

啪!

姜洋打了个响指,起身笑道:“你说对了,这真是家养的。”

蔡星闻言正想骂一句“荒唐”,姜洋却没给他机会,跟燕晓冉借了一个望远镜递给他,指着西边说道:“十几年前县里有个领导在万云山开了个养鸡场,养的就是这种山鸡,规模有两万多只,后来那人被查出贪污匆忙外逃又被抓,没顾上处理养鸡场,两万多只散养的山鸡没及时收拢,十几年时间已经繁衍得满山都是了。”

“还真是这么回事…我记得那会儿养鸡场闹出来的新闻!”

杨二楞一拍脑门在旁边附和。

“谁知道你俩说的是不是真的…”

蔡星半信半疑地接过望远镜朝西看了看,果然模模糊糊看到极远处有个场子的轮廓,可他依旧不想服输,硬着头皮争辩道:“人工养的山鸡跑了满山,长相又和野山鸡一样,你怎么能说刚抓的四只是原来那些家养山鸡产的,万一是野生的呢!”

“虽然万云山大半部分没开发过,但早已经有职业的考察队进来探查、确认生物种类,巧的是这地方本来是没野山鸡的,而养鸡场的苗子是那县领导从外地一个鸡场进的,所以就算你往上翻祖宗八代,它们也不属于野山鸡。”

姜洋不再理会无言以对的蔡星,把四只山鸡穿在事先弄好的烤架上,挤了些野果汁,随着下方火焰的窜动升腾起奇异的香味,令人不由得直咽口水。

“不是野的…那咱吃就不犯法了吧?”

张浩凑到姜洋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滋滋”轻响的一排烤鸡,中午的野菜方便面早已消化干净,闻到肉香肚子很配合地咕噜噜一阵搅动。

“当然不犯法。”

姜洋见烤得差不多了,伸手撕下一只鸡腿递过去,张浩接下来却没有自己吃,而是转手给了眼巴巴站在一侧的女朋友小念,惹得众人一阵起哄,这小姑娘脸羞得通红,先前有些僵硬的气氛随之缓解下来。

姜洋用小刀切割烤鸡分给大家,带着果香的山鸡肉吃下肚子,又煮了一锅菜汤喝,身子顿时变得暖呼呼的很是舒服,不过与欢声交谈的旁人不同,那蔡星挑衅失败后显得更加沉默,仿佛已经有点融不进这个他曾十分熟悉的圈子…

吃饱喝足的张浩和杨二楞主动承担起收拾杂物的任务,全程操刀切肉的姜洋能休息一会儿,靠着树没坐多久便见燕晓冉背着手轻步过来、很自然地坐在他身边,拍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赞叹道:“明明没放什么调料,吃起来还这么香,姜大哥去做厨子的话肯定能火啊~”

远处偷眼观望的小念见状和一旁的另两个女生低语:“哎哎!你们看晓冉姐和姜大哥,像不像一对新婚夫妇?晓冉姐正拍肚子里的孩子呢!”

三女掩嘴笑成一团,耳朵尖的燕晓冉把她们的言语听得清清楚楚,狠狠瞪了小念一眼,姜洋尴尬地接口道:“主要是山鸡肉好吃,再加上万云山的野果汁,本身的味道已经超过很多调料,谁烤都差不多的…”

“姜大哥用不着谦虚。”

燕晓冉收回目光沉吟片刻提议道:“你说归水屯很多人选择外出打工,我觉得你们占着一个这么好的资源,完全没必要舍近求远啊!现成的山鸡苗、现成的满山野果、特色的果汁烤鸡,这不就是很好的生意吗?”

姜洋闻言两眼一亮,旋即又露出苦笑:“有资源没渠道也不行啊…”

听到这话燕晓冉微微扬脸、拍了拍初具规模的胸脯,笑道:“我就是渠道啊!”

…… 第四章燕晓冉从随身的小包里撕下一张便签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姜洋,道:“我家就是做餐饮业的,如果你真想往这方面发展就给我打电话,应该能帮得上你…当然,即便不想做这个也一样可以经常和我聊聊天什么的~”

远处竖着耳朵偷听的小念三女闻言又是一阵窃笑。

“哦…谢谢晓冉啊,这事儿我得仔细琢磨琢磨。”

姜洋勉强把视线从燕晓冉的胸口移开,接过便签叠好小心地揣进兜里。

在那个开养鸡场的县领导坐牢以后万云山的山鸡相当于是成了无主之物,周边屯子、村子里的人经常会在外围抓些山鸡回去吃,可要大规模捕捉终究有些不妥,做烤鸡生意的事还得再斟酌一下。

众人闲聊片刻,天色越来越黑,大家各自钻进帐篷准备休息,中央点着篝火,八个小帐篷围成一圈,燕晓冉忽然跺了跺脚:“忘了多准备两个帐篷…”

听到这话的张浩也注意到没有姜洋和杨二楞的住处,他心思一转,立刻大义凛然地说道:“姜大哥,你们住我的帐篷吧,我和小念挤挤就行了。”

刚钻进自己帐篷的小念顿时红了脸,尽管他们是情侣,可还从未睡在一起过…

“少来!你那点花花心思还是收着吧,我和小念睡。”

燕晓冉一句话就驳了张浩“大公无私”的提议,主动让出了帐篷去和小念聊悄悄话,张浩干笑了两声只能独守空帐。

“大洋,你先进去睡,我还是在外面守着吧,怕山里的东西不安分。”

杨二楞憨笑着挠头,自个儿身上臭烘烘的,哪能钻进人家小姑娘的帐篷里睡觉?随便找个地方窝一宿反而更自在。

“那行,你守前半夜,我守后半夜,有事儿就叫我。”

姜洋白天收了小黑蛇以后精神一直不怎么好,也没推辞,毕竟真要再有妖物出现还得倚仗他的《大道长生诀》,必须养精蓄锐才行。

帐篷里四个小夜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姜洋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清幽的香味,脑子里浮现出燕晓冉的模样,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就算仅为了这个为人亲切的女孩,他也要尽力保证此行的顺利,至于那个憋着坏水儿的蔡星…只是个幼稚的毛头小子罢了。

沉沉睡梦中,姜洋隐约听到有人快步奔跑的声音,他坐起身拍了拍脸钻出帐篷,估摸着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左右,转头顺着声响望去,发现是杨二楞在绕着帐篷外围狂奔,姜洋疑惑道:“大半夜你跑什么?直接来叫醒我倒班不就行了。”

杨二楞见状大喜,飞快往这边跑来的同时气喘吁吁地说道:“我后面…我后面跟着个东西,不能停啊!大洋你…你快想想…想想办法!”

这个时候姜洋也察觉到异状,只见杨二楞身后不远有个影子紧紧追着,现在篝火早就灭了,黑漆漆的仅能看到个大致的轮廓,样子像猫,体型却大很多倍,四肢粗壮矫健、眼如鹰隼。

“野狸子?”

姜洋脸色一变,这玩意儿一米多长,体重超过八十斤,冬天在缺少食物的时候偶尔会到万云山外围偷吃人家养的鸡鸭,甚至连羊都被拖走过,性情非常凶猛!

更关键的是学名叫“猞猁”,是真正的国家保护动物,县里的林业局每年还会专门派人到各村屯讲解知识,这野狸子便在野生动物保护手册上画着,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它咬死你没事儿,你要是打死它就等着被抓吧…

“倒霉!”

姜洋暗骂一声,把杨二楞推到旁边,那野狸子见一直追的猎物突然换了人不由得怔了一下,姜洋趁机捡起一根树枝跨过野狸子的身躯,顺手用树枝狠狠抽了一下它的短尾巴,只听野狸子嘶叫一声,随即调转目标向姜洋追过去!

“你在这儿守着,我把它引走就回来!”

大声提醒了杨二楞一句,姜洋朝着密林深处疾步奔去,愤怒的野狸子在后面紧追不放。

尽管常被叫做“山猫”的野狸子身体比猫大很多,算是介于猫和老虎之间的中型猛兽,但它的灵活性丝毫不比猫差,几乎是始终沿着一条直线追击,而姜洋必须绕过挡路的树干,仅能凭着更大的步幅来拉开距离,不过随着树林越来越茂密,他的这点优势逐渐消失。

“说是不能猎杀保护动物,打几下应该没事吧?动物主动要伤人,我打它算是正当防卫!”

被追了十几分钟的姜洋满肚子火气,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看到前方有一棵较为光滑的落叶松,他侧步绕过去的同时用手勾住树干猛地旋转一圈又从另一边转了回来,本以为猎物会继续逃窜的野狸子猝不及防,被姜洋一脚踹中侧腹翻滚到几米外!

“看你这小崽子再追!真以为我怕了你?”

姜洋终于出了口恶气,却见那野狸子爬起来闷声逃走,他微微一愣,印象中的野狸子耐力很强,能连续追击十多公里不停歇,怎会这么轻易就放弃?

忽然意识到野狸子逃走的方向是营地那边,姜洋咬牙便要去追,蓦地脚下一滑扑倒在地,只觉身下的泥土十分怪异,竟是在不断蠕动!

“流沙?不对,万云山哪有流沙?这是…”

姜洋被流转的泥土陷住难以动弹,脑子里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息壤?这是息壤?!”

腰间的桃木剑热得滚烫,如果不是有一层衣服阻隔恐怕他的皮肤都要被灼伤…

传说中有一种能够自行生长的奇妙泥土“息壤”,上古时期天下洪水泛滥,是大禹和其父亲鲧用息壤抵御了凶猛的水势,难道那不是神话?

不管传说是否为真,至少从桃木剑的反应判断这泥土必定属于妖物,本没有生命的东西居然能成妖,难度该有多大?

“狡猾的野狸子故意把我往这边追,是想用息壤对付我?要真这样,你可算给我送了份大礼!”

姜洋挣扎着挪到泥土区域核心处,这里涌动的幅度格外剧烈,他双手合握桃木剑用力向下一刺:“四象中央归本位、五行内外各还原!”

……

抓个妖怪来种田小说预览

从归水屯往北一公里开始就已完全没有了道路,步入土质软硬不均的山林中,考察队员们一个个都很是兴奋,尤其那些男队员更是自告奋勇地走在外圈用棍子撑开碍事的枝条,四个女队员走得十分轻松。

姜洋和一个面带憨笑的青年背着帐篷跟在后面,这青年叫杨二楞,就是之前问八百块钱协助多长时间的家伙,这会儿已经在盘算着拿到钱以后怎么筹备下个星期的相亲…

“打树枝的时候看准了打,林子里蛇多,注意不要打到!”

姜洋大声提醒了一句,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小时候被咬的那次经历让他记忆尤深,再入山林最警惕的就是那些阴险的毒蛇。

然而前面的考察队没有谁把这告诫当回事,一个貌似是带队者的男队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随手拨开一条树枝,悠然道:“我们在各地考察过很多次了,什么危险情况没见过?用不着太小心。”

姜洋听得摇了摇头,暗想真要是经验丰富的考察队,做事才不会像这么冒失…

不过既然人家当雇主的都不在乎,他也没必要多费口舌,只是低声叮嘱旁边的杨二楞,后者连连应是,万云山各种奇怪玩意儿多得很,归水屯的本地人大多不敢轻视。

在相机、手机“喀嚓喀嚓”的拍照声中,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众人兴奋劲稍缓,看时间将近中午就准备歇歇脚吃午饭。

“喂,你们帮着清理出一片地方吧,总得有个野餐的样子嘛~”

一个长发披肩的女队员娇声娇气地发号施令,听得姜洋直撇嘴,男队员们倒是一副很受用的表情,兴冲冲地开始收拾,一对像是情侣的男女则跑进林子里去挖野菜,信誓旦旦地说要做一顿大餐。

“你早就看出我们不是真正的考察队了吧?”

正清理空地的姜洋闻声转过脸来,看到是个始终没怎么言语的女孩走近,齐耳短发、容貌清美,一身白色的运动服使她看起来很是干练。

“只要按说好的给工钱,你们是考察队还是学生都没关系。”

姜洋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女孩伸出手歉然笑道:“我们确实是学生,之前参加过几次野外活动,今天这还是第一回到完全没开发过的山林,经验不足…我叫燕晓冉,接下来的行程希望你能尽心协助我们。”

“嗯,我叫姜洋,肯定尽力。”

这个女孩没有其他人那种自以为是的书生气,让姜洋比较有好感,二人的手一握即分,燕晓冉的神情没什么异样,反而是姜洋心里莫名地想起了许沫沫,旋即又露出苦笑,他一个山村穷小子,能接触到这么漂亮的城里姑娘已是极好的运气,想那么多做什么?

姜洋犯苦的笑容令燕晓冉有点好奇,她正要问问时忽然听到一阵哭喊声从远处传来,忙乱的众人纷纷望去,只见那前不久进林子挖野菜的人回来了,但仅有女方一个人,满脸惊慌地呼救:“快来人!张浩被什么东西咬了昏在林里,我拖不动他,快来帮帮忙!他快死了…呜…怎么办…呜…”

说到后面这女生已哭得一塌糊涂。

留下杨二楞看管行李,其余人都匆匆朝着女生指的方向跑,远远看到那叫张浩的男生一动不动地倒在两棵树之间,女生忍不住想冲过去扶,却被姜洋一把拉住:“别去!好像不太对…”

“被毒蛇、毒虫咬了要第一时间处理,我来!”

带队的眼镜男没理会姜洋凝重的脸色,提着一个急救箱蹲在张浩身旁,摸索着想找到伤口的位置。

燕晓冉安慰着那个情绪失控的女生冷静下来,注意到姜洋的神情,她低声问道:“姜大哥觉得什么不对?”

姜洋没有搭话,他感觉到手中的桃木剑正在明显发热,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他在县城工地被一条疯狗追的时候,多亏了《大道长生诀》才将其降服收进桃木剑里,后来乘四轮车返回归水屯途中因许沫沫发生冲突,姜洋正是用剑里的疯狗之魂吓得地痞冯磊跳车逃跑。

那疯狗的魂魄被桃木剑认定为丁等妖物,而眼下剑身的发热程度比上次更强,莫非是碰上了更厉害的妖物?

“四象中央分内外、五行个理合方圆…”

口中低念着晦涩难懂的口诀,姜洋表情紧绷地向前移步。

眼镜男浑然不知自己正面临诡异的凶险,他疑惑地摆弄张浩的手脚,嘀咕道:“奇怪了,伤口到底在哪儿?”

刚想扭头问问那个女生时,张浩的领口里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扑向眼镜男的脖子!

“…啊!”

看到这一幕的女生发出惊恐的尖叫,说时迟、那时快,姜洋猛地加快脚步挥剑一砍,“刷”得一声那黑影被劈成两半落在地上,竟是一条浑身漆黑的小蛇!

小蛇只有十厘米左右长,身子很纤细,蛇头却足有鸡蛋般大小,即便被斩断了身躯还仍旧在奋力扭动着,口中尖嘶不休,露出两排细小锋利的牙齿。

“九个星辰行日月、三回天地定乾坤!”

姜洋低喝一声,桃木剑径直刺入蛇头之内,这小黑蛇剧烈地颤抖了一会儿才终于疲软下来不再动弹,普通人看不到的是,小黑蛇身上散发出缕缕烟气渗进桃木剑里,烟气消失后剑身的温度也逐渐恢复正常。

“丙等妖物,怪不得…”

姜洋舒了口气,头脑忽觉一阵晕眩,燕晓冉连忙过来把他搀住才没跌倒,恍然发现自己的后背已泌出一层冷汗,心想《大道长生诀》厉害归厉害,可用的时候对精神的消耗太大了,此刻的他短时间内绝对用不了第二次,辛亏四周没有别的妖物反应,不然非得栽在这儿…

“姜大哥你没事吧!”

燕晓冉急切地问着,姜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强笑道:“没事。”

见自己心里倾慕的女孩居然对一个山野村夫这么亲近,回过神来的眼镜男顿时有些吃味,瞥了一眼地上的死蛇,故作轻松地说道:“这么一条小蛇,就算我被咬上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蔡星!你少在那儿说漂亮话,要不是这个大哥救你,估计你现在也和张浩一样昏过去了!”

见毒蛇已死,那满脸泪痕的女生快步跑到张浩身旁查看,听了眼镜男的话立刻不屑地出言反驳。

“你…”

看这平日里习惯服从自己的女生都偏向姜洋说话,名叫蔡星的眼镜男更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从急救箱里抓出一把小刀喊道:“不信你待会儿看着!那种小蛇来多少我杀多少!”

燕晓冉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蔡星,叹了口气,声音虽轻却也被听了个清楚,察觉到心仪女孩的失望,蔡星仿佛一下被抽空了力气,颓然地坐了下来。

“唔…我这是…怎么了?”

恰在这时张浩悠悠醒转,守在旁边的女朋友惊喜地叫道:“你醒了!感觉没事了吗?”

“小念…我好像被蛇咬了,刚才很疼,现在忽然好多了。”

张浩的精神逐渐恢复正常,听了女朋友小念的描述,连忙起来向姜洋道谢,心里暗自惭愧,之前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看不上这类山村农夫,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人家救了他的命。

“不用谢,但万云山危险的东西不止是蛇,下次最好集体行动,距离太远的话我想帮忙也帮不到。”

姜洋摆了摆手,一行人朝先前的空地折返,提着急救箱的蔡星失魂落魄地跟在最后,抬眼看见同学们都围着姜洋一个劲儿地问东问西,心中的失落和怨气随之更重了许多…

这个时候看管行李的杨二楞已经架起铁锅烧开了水,姜洋回来时顺道拔了些山菜,大家围坐成一圈用山菜煮了带着的方便面充当午饭,简单却吃得不同寻常,尤其张浩和小念这对情侣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旁人亦是心有余悸,想着这趟万云山之旅比预料的要危险得多,才刚进山就有人差点被毒蛇咬死,接下来的两天半要怎么过?

“姜大哥,你说…我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身体里还有没有蛇毒?那种蛇从来没在书上看过,是什么种类的?”

吃完午饭张浩把姜洋拉到一边低声询问,跟过来的小念也是一脸担忧,毕竟刚刚男朋友的情况太吓人了,僵直地躺着,连呼吸都微乎其微,真是像死了一样…

“这个…”

姜洋迟疑了片刻,他总不能将《大道长生诀》和桃木剑的秘密说出来,可总该要有个解释,他装模作样地捏着张浩的手腕,道:“我给你把把脉。”

看着眯起眼睛表情高深莫测的姜洋,张浩二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影响了这位山中神人的诊断。

事实上姜洋哪里会把脉?他一只手抓着张浩,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桃木剑,慢慢试着用自己的意念透入进去,随后感知到了那小黑蛇的魂魄,正老老实实地盘卷在疯狗魂魄的旁边,二者彼此看不顺眼,但碍于姜洋的强势它们只能摆出最卑微的姿态。

过了好一会儿姜洋才睁眼,松开张浩的手腕干咳两声说道:“放心吧,你脉象正常,那黑蛇是很聪明的东西,知道你昏倒后小念会去叫更多同伴过来,它没想弄死你,只是藏在你身上等着猎物送上门再偷袭。”

“姜大哥连蛇的想法都能猜得出来?!”

张浩听完松一口气的同时更加吃惊,看姜洋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好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换作从前他和小念肯定不会信这类“神棍”事情,可亲身经历过诡异的黑蛇事件后他们心里曾经的想法有了动摇,再看那斩杀黑蛇的桃木剑时目光充满敬畏,这剑始终没有出鞘,剑鞘又是很钝的木头质地,竟能轻松地劈开黑蛇的身子、刺进蛇头里面,哪是能用常理解释的?

见姜洋返回,收拾完杂物的燕晓冉打趣地用手肘碰了碰姜洋的胳膊,向另一边依然面带不可思议之色的张浩和小念努了努嘴,低声道:“姜大哥大发神威,这是收获了两个粉丝啊~”

“哪有啥神威,你可别笑话我了…”

姜洋尴尬地挠挠头,他瞥了一眼一中午都沉默不语的蔡星,道:“你们的领队好像有点消沉啊,是不是被黑蛇吓着了?其实没啥,我小时候也被蛇吓过,到现在还没走出阴影。”

见姜洋神情不似作伪,燕晓冉挽了挽耳边的发丝感慨道:“姜大哥的心胸真比某些人宽广多了…”

休息了一个小时,大家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唯独有一点不妥是担心接下来的行程安全性,然而在张浩和小念这两个“铁杆粉丝”的宣扬下,姜洋的厉害之处被无限放大,经过举手表决,多数人同意继续考察之旅,只要不贸然远离队伍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各自带好行李再次出发,这回众人规矩了不少,一段时间没有异常情形后稍稍放松,该拍照的拍照、该取样的取样,看上去算是有点考察的意思,听说是学校教授给留的学术作业,姜洋不懂那么多,只知道这些人还是来玩的心思更重。

“归水屯本地人没几个稀罕万云山的,反而是沫沫和燕晓冉这样的城里人一心想着到山里玩,要是把万云山变成一个旅游胜地,归水屯的大伙儿不就有财路了?”

姜洋边走边想,这个构思对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太遥远,目前最重要的是尽快想办法应对屯支书牛阔和那闫婆娘的报复,钱是一方面的因素,而《大道长生诀》给了他另一种解决途径,如果能收服更多类似疯狗、小黑蛇之类的妖物,牛阔养的那一群地痞流氓怕是也拿他没办法了吧?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密林内的光线更暗,湿气重、温度低,人们的体力消耗很快,决定今天到此为止扎营休息。

“都说望山跑死马,咱走了一天都没能真正进万云山啊,太不容易了…”

有女生看着貌似近在眼前的万云山叹气,男生们则收拾空地搭帐篷,姜洋抓了四只山鸡洗剥干净准备烤,不远处盯着他的蔡星推了推眼镜,忽然大声道:“野山鸡是国家保护动物,你私自捕杀犯法了吧!”

……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抓个妖怪来种田】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