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极尊小说、天龙极尊小说免费阅读

山猫 玄幻奇幻 2020-10-25 18:24:03 0 0

天龙极尊

天龙极尊小说、天龙极尊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08 14:52

字数: 3,263,594

状态: 已完结 106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天龙极尊小说简介:觉醒虚空神兽无极武魂,修无上神魂,视万灵不能视,能万千生灵所不能。窥天机造化,天不能泯灭我心,探深海神藏,沧海压不住我气息,入万尺厚土,载万世功德。行善积德,功修造化,创万世神话……

天龙极尊小说预览

第一章李紫兰被震惊得彻底傻了眼,花瓶皇子竟然一个背摔,将如此凶悍、暴戾的巨棘虎从头顶上摔了出去。

砰,前方的泥土山石,被砸的龟裂一片,烟尘卷动。

只是这头妖虎实在太凶猛,被摔的如此狠,竟然丝毫没伤,在地上翻滚着再度跃起,对着墨尘猛啸。

墨尘斜睨了李紫兰一眼:“别傻愣着了,不想死就闪开。”

刷,李紫兰羞气的脸通后,跺了跺脚,极速闪避。

此刻妖虎的位置,离墨尘最近,双方对持片刻,妖虎再度长啸,陡然卷起狂风凶猛地攻杀过来。

墨尘沉稳如山,双眼射出精光,犹如两把锋利的刀。

在劲风扑面的瞬间,他的腰猛然一拧,再度做出高难度的动作,身体快速大幅度的倾斜,同时双腿猛然蜷缩,人已经从巨棘虎的双爪和腹下冲了出去。

又是那个诡异的身法,李紫兰看的有些傻了眼,她实在不明白,平时这个弱不禁风的花瓶,今天怎么如此勇猛,,竟然能接连使出匪夷所思的步法?

她虽然看清楚了墨尘如何发力,翻转,扪心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弄不好就会拧腰!

砰,又是一声响,巨棘虎被墨尘的双脚蹬的再度摔了出去,狠狠的一脑袋撞在了不远处的枫树上。咔嚓,树木折断。

巨棘虎脑袋吃痛,就地翻滚,重新跃了起来,虎视眈眈的盯着不动如山的墨尘,眼中闪烁着人性化的震惊和愤怒之色。

稍微停顿,又是一声呼啸,震的山林莎莎直响。接着跳跃五米多高,对着墨尘再度扑了过来。

墨尘依然沉稳如山,继续施展诡异的步法,那妖虎再度被踹飞。如果仔细看的话,三次游龙逆转,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在墨尘第一次施展游龙逆转,肩膀受伤,施展的十分生涩,第二次施展,已经柔滑了很多,第三次如行云流水,看上去是那样的优美飘逸。

观战的李紫兰惊得嘴巴张成O形,打死都不愿意相信,这个花瓶会如此厉害。

她那里知道,墨尘已经不是原先的花瓶。更加不知道,他动用的游龙逆转神妙非凡。游龙逆转,乃是游龙步的第一式,因势利导,扭转乾坤,四两拨千斤。

这其中的奥妙,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游龙步轻灵飘逸,收发自如,而且消耗的力量很小。无疑在面临强敌的时候,是最好的周旋法门。

以墨尘现在的修为,想对巨棘虎造成巨大伤害,就是天方夜谭。不过有了游龙步,又另当别论,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

妖虎反复的十几个扑杀,都吃了大亏,渐渐的起了恐怖之意,暴戾之气、嚣张的气焰已经弱了不少。

它开始围着墨尘周围转圈,而墨尘突然施展出游龙步的第二式贴波飞舞,看上去像是贴着地面在飞,动作飘逸出尘,让李紫兰看的如痴如醉。

李紫兰惊叹:“原来拼杀也可以如此的优美!”

很快怪事出现,妖虎和墨尘竟然同时飞快的绕着树木跑圈。开始的时候,妖虎在墨尘的背后,绕了几棵树之后,墨尘竟然诡异的绕到了妖虎的背后。

妖虎感觉不妙猛然大吼着掉头,向着墨尘猛扑,墨尘却斜着滑行出去。

猛虎虽然了得,但是猎杀技能太差,不过是几个动作,斜扑,正扑,尾巴横扫。主要是它的速度特别快,一般人根本应付不过来。

墨尘虽然修为很低,神魂却十分的强大,乃是千年重生的高手,心性自然沉稳。他强大的内心,让他稳如泰山,强大的神魂,能够让他能够看清楚巨棘虎每一块肌肉的动作。

在巨棘虎动作的瞬间,他已经展开了游龙步贴波飞舞,飞速的绕着树木旋转。

树林间林木多的是,这给猛虎带来很多的阻力。

墨尘和妖虎缠斗,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只能将游龙步贴波飞舞和游龙逆转来回的施展。周旋了半个小时,墨尘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微的汗珠,显然如此的训练,确实消耗体力。

不过妖虎的脚步已经开始虚浮,显然它消耗的力量更多。

墨尘冷笑:“你的威风耍到头了!”

嗤,他又使出游龙逆转,钻入了妖虎的肚皮底子,猛然一拳打出。砰,妖虎巨大的身体,竟然被他一拳打得在空中翻转,滚落在地。

“吼!”妖虎口鼻喷血,在地上滚了几滚,再度跃起,看上去已经胆战心惊。但是双眼之中的不甘和愤怒之色,让它有些疯狂,大吼大叫了几嗓子,猛然调转。

一阵风沙卷动,这家伙竟然向着不远处的李紫兰,扑杀了过去。

李紫兰大骇,挥手剑光飞舞,化成极点寒光,刺向妖虎。

砰砰砰……几声响,剑被妖虎铁爪格挡开,李紫兰被逼的连连倒退。陡然妖虎,长尾狂摆,将其抽翻在地,接着跃起,凶猛地扑杀上来。

倘若妖虎的爪子落实,李紫兰的胸口必然被掏个血窟窿血溅当场。此刻她惊得灵魂直冒,眼睁睁地看着妖虎欺压下来。

光火电石之间,侧面一只脚踹了过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已经被踹的滑了出去。

等回过神来,她赫然发现,墨尘正和妖虎拼命,强大的妖虎已经将他给压在了身下。

她顿感胸口沉闷无比闷,眼泪在眼眶内打转。不知是疼的,还是因为难过和羞愧?刚才自己还羞辱他,此刻他竟然为了自己舍命!

眼看着墨尘就要毙命,她咬着牙,企图再度攻杀上去。

陡然,墨尘的左手上,乌光冲出,带着恐怖的剑意,让她立感毛骨悚然。

乌光一闪即逝,砰,妖虎被冲撞的横飞,鲜血在空中挥洒。一道长长的血口子,出现在妖虎腹部,里面的肠子鲜血喷涌而出。妖虎受了致命的伤,在地上卷曲几下一命呜呼了。

墨尘浑身是血,前胸后背,又多了几道伤口,伤得不轻。不过,他依然神采飞扬,只是淡淡的瞟了呆若木鸡的李紫兰一眼。

“不用感谢我,也别误会,我刚才不是在救你,不过是猎杀妖虎而已。一级巨棘虎腹部已经衍生出了灵肉,吃起来味道美的很。”

说完他捡起李紫兰掉落的长剑,自顾自的在妖虎的腹部切割起来,很快两块四四方方,闪烁着灵光的两块灵肉被切下。他手上的乌金戒指光芒一闪,灵肉不见了。

乌戒镌刻着九条龙,一条是青色,其他的是金色,正是九龙神棺所化。刚才的那道可怕的剑意,就蕴含在神龙棺内,被墨尘误打误撞激发而出。

李紫兰回过神来气的撅着小嘴,冷哼一声:“谁说要感谢你了,没有你,我一样能杀了妖虎。”

显然她大受刺激,一个玄极星武徒,被人叫成花瓶皇子的家伙,都能杀了一级妖兽巨棘虎;而她这个天极星武徒竟然狼狈的险些被吃掉,实在是太丢人了!

墨尘懒得理她,走到昏死的刘瑞凯身旁,附身掐他的人中穴。

刘瑞凯猛然睁开眼,大呼起来:“小尘快跑!”

墨尘耸耸肩笑道:“我干吗要跑?”

刘瑞凯定定神,看到妖兽已经死去,震惊得瞪大双眼。

他骨碌爬起,不明状况,对着李紫兰一阵感谢。

“紫兰妹妹你实在是太厉害了,真想不到你能杀死一级妖兽巨棘虎!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豪杰,我简直对你佩服的如滔滔江河……”

羞辱呀,这是赤裸裸的羞辱。李紫兰无比羞愤,愤然出拳,打在他的鼻子上。“你怎么不去死!”

“啊……你怎么打人?”刘瑞凯无辜的捂着流血的鼻子,有些愤怒地道:“打死一级妖虎有什么了不起,就高傲成这样,哼,蛮不讲理,看你长大了谁敢娶你。”

李紫兰气得要哭了,跺了跺脚,狠狠地刮了刘瑞凯一眼,然后有恶狠狠地瞪了墨尘一眼。

“你个大花瓶,笑什么笑,很好玩吗?”

这时远处冲来了一个十七岁少年,气急败坏的在很远就骂。

“紫兰你个臭丫头,不知道这里危险吗,你竟敢甩掉我们自己单溜,要是你有个好歹,我回去岂不是被爹爹打死!”

少年嘴唇很厚,向外翻,双眼虽然很大也炯炯有神,却被厚厚的嘴唇破坏了美感,看上去有些丑。

他冲了过来,看到地上的巨棘虎,大惊失色。瞟了一瞟墨尘和刘瑞凯,然后,他将目光落在刘瑞凯身上。

“刘瑞凯难不成这妖虎是你杀的?”

“不是!”刘瑞凯正在气头上没好气地道。

那厚嘴唇少年,立即大笑起来,“紫兰哈哈哈,小小年纪,竟然能杀死一级妖兽巨棘虎,了不起呀。我们李家又出了位天才!”

“二哥!”李紫兰已经无地自容了,羞愤的跺着脚:“别人欺负我,二哥你也欺负我!” 第二章厚嘴唇少年李紫东,瞪大双眼,“妹,我怎么就欺负你了?何必不承认!咦,花瓶皇子也在,看上去受伤不轻。看来是妹子救了你。喂,花瓶皇子,我妹子救了你,不知道感谢吗?好歹也是皇子,虽然没有用,手中也有几千两银票吧。拿出来表示表示呀!”

“嗯,被人救了,应当给予回报。我看几千两都少,至少也得两万两银子酬谢。”墨尘一本正经的说着,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将目光落在羞愤的李紫兰身上。

“做人不知道感恩,还是人吗?好像有些人,被人救了,还气势汹汹,想恩将仇报呢!你说这种人,是不是该天打雷劈?”

刘瑞凯有些傻眼,这表弟不会是吓傻了吧,怎么骂自己不知道感恩、恩将仇报?

“你……你无耻……”李紫兰大吼,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真想冲过去,一巴掌拍死墨尘。

“妹,你怎么这么激动?恩将仇报的他,你干吗这么生气?放心有哥在,我不会饶了他的。怎么着也要他掏几千两银票。”

“够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李紫兰怒吼着冲了出去,实在没办法呆下去了。

李紫东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丫头,怎么这么大脾气?救了人有什么不好意思。喂,花瓶皇子,你干什么?”

看着墨尘要扒掉虎皮,他立即大叫起来。

“眼瞎了,我在收猎物呀。难道我打死的一级妖兽,留给你不成?”墨尘撇嘴讥讽道。

“啥,你说这巨棘虎是你打死的!?”李紫东惊得眼珠子都要夺眶而出,一副打死都不愿相信的表情。

刘瑞凯也惊叫起来:“表弟,别开这种玩笑!”

“你们爱信不信,这和你们有毛钱的关系。对了,那个厚嘴唇,准备两万两银票给我。要知恩图报,刚才可是你说的。我救了你的妹子,这点钱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李紫东猛然一拍脑袋,如梦初醒,暗自骂道:娘的,还真是这废物杀的妖兽,我说紫兰刚才那么生气,感情我们刚才骂的都是她呀!这混蛋太可恶了,把我给绕套里了。

“哎呀,我想起来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做。两位,再会!”说完李紫东落荒而逃。

墨尘也懒得理会说话像放屁的李紫东,手脚利索地将巨棘虎的皮扒了下来,然后抛给了刘瑞凯。

“表哥,这妖虎的皮归你了,不过,你得给我准备一些蝎子、毒蛇、蜈蚣之类。”

刘瑞凯高兴地接过妖兽皮。一级妖兽的皮,晾晒干,可值千两白银。他虽然不怎么缺银子,但是谁又嫌钱咬手。

“没问题,要死的还是活的?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自然要活的。我要这些东西大大有用,你就不用打听了。”墨尘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

刘瑞凯皱眉道:“寒冬腊月的,这些毒虫、毒蛇的,早就冬眠了,你要活的,我去那里给你弄?你这是成心难为人。算了,你的皮,自己留着吧!”

……

祭祀大典,一年一度仙子赐福的日子,总算被人们盼到了。

皇城的皇孙贵族子弟,大清早就赶到仙子庙。在碧瑶仙子的雕像前,早已经摆满了各类祭品。这些祭品堆放在祭器俎上,捆绑的特别结实。

祭品都是活的,除了牛、羊、猪之外,还有一些妖兽。如九尾妖狐,八爪妖猫,雪狼……等等,多数的妖兽没有等级的。极个别是一级、二级强大的妖兽。

这些妖兽的吼叫声,直上九霄,震人心魄。

能献祭一级和二级妖兽的人,特别自豪,觉得自己献祭的妖兽越强大,获得仙子赐福的机会就越大。

在祭品之中,有个醒目特别的俎,黑漆漆的,像个大水桶。

不少人好奇的议论着:“这是谁的祭器,怎么这么特别?”

“还是密封的,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献祭的家伙,真是脑残,别人想尽办法炫耀自己的祭品,他倒好,把祭品封闭起来了!”

虽然很多人好奇,也只是猜测议论一下,并不太当回事。毕竟今日来的人太多,献上的祭品多不胜数,早就把众人的眼睛看花了。

当然,在仙子庙中间院里的人,都是皇孙贵族的子弟。前来观礼的还有皇太后、皇后、妃子,文武百官等等。

这次负责主持祭祀的是宝亲王。宝亲王是皇上的弟弟,往年这样重要的祭典,都是皇上亲自带领。今年特别,皇上去大同城和云蒙国可汗会盟,这件事自然就落在了宝亲王身上。

已经激活武魂的皇子自然都是来看热闹的,五皇子和八皇子站在一起,正在谈论着墨尘。

“这个老十四,还来丢人现眼,从四岁开始,年年来,年年丢人!皇族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他就不该来,来也是白费。”

两人的议论声很大,故意说给离他们不远的刘贵妃听到。

刘贵妃皱着眉头,一双凤目带着怒意,她隐忍着没有发作,将怜悯的目光落在了人群之中,盘坐在地上的儿子身上。

这时宝亲王的手动了动,遥指着墨尘。

“把这个不敬仙子的家伙,轰出仙子中殿!”

刘贵妃浑身一颤,已经坐不住了,忍着泪站起身,“宝亲王,十四皇子哪里对仙子不敬了?”

“刘贵妃还不知道吧,三日前你的好儿子,大闹仙子殿,辱骂碧瑶仙子。这本该是死罪,但是仙子仁慈,又是祭祀大典将要开始之际,这笔账以后再算。”

刘贵妃骇然,眼泪已经滚落:“怎么,怎么可能?”

两个卫士健步如飞,走到墨尘的身旁,将他强行架起,带了出去。

八皇子嘴角挂着冷笑,废物就算你命大不死,也活不了多久,我绝对不会让你毁了我和三哥的前途。

墨尘亵渎仙子的事情,就是他告的状。宝亲王还没来得及处理此时,看到盘坐在人群中的墨尘,才猛然想起这茬事,突然发难,将他轰了出去。

一些妃子开始攻击刘贵妃。刘贵妃低下头,隐忍着,走出坐席,噗通一声,跪在皇太后面前。

“太后,给尘儿一个机会吧!这关系到他的一辈子。”

皇太后满脸的褶子,老态龙钟,却依然带着威仪。她摆摆手道:“原是他的不是,碧瑶仙子岂能亵渎,不杀他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皇后冷着脸:“再求情,拉下去打十大板。成何体统,一个贵妃在众人面前哭哭啼啼!”

墨尘被赶出了仙子庙的中院落,只是无谓的耸耸肩,趁着别人不注意,绕到了仙子庙的后院,爬上碧瑶仙子殿的房顶。听到皇后的喝声,他眉头微微一皱,莫非这女人,打过自己的娘亲?

接近中午,太阳高悬,洒下的阳光实质上也没多少温度。不过,众人的热情却十分的高涨。

随着宝亲王高亢的声音响起,祭祀大典正式开始,所有的人在宝亲王带领下跪倒在碧瑶仙子的神像前,虔诚的祈福。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仙子庙,都在同时虔诚的祭拜祈祷。仙子赐福,遍及整个凡尘大陆。

礼毕,皇太后,皇后,皇妃们以及已经激活武魂的皇子和文武百管,都回到观望席上。

这时许许多多的刀斧手就位,开始宰杀牲畜、妖兽,扑哧扑哧的声响,牲畜和妖兽开始哀号,冲天的血光,直冲云霄。

陡然天空之中,显露祥瑞,仙子庙已经沟通上界,仙子赐福就要降临了。如果谁得到仙子赐福,就会有祥瑞之光,击打在身上,激活体内的魂脉。

突然,负责那个古怪水桶的刀斧手,砰的一声,打开了器皿盖子。盖子打开的瞬间,他“啊”的大叫一声,扔下斧头就跑。

瞬间的变故,让庄严的祭祀大典,变了味。接着那黑漆漆的俎内,爬出许多的火云蝎、烈火蜈蚣、烈焰蛇。

这些火云蝎、烈火蜈蚣、烈焰蛇都是剧毒之物,和普通的毒蝎子,毒蜈蚣和毒蛇不同,它们不需要冬眠,浑身通红的如火在烧,根本不畏惧严寒。

它们称不上妖兽,却十分的可怕,被它们咬一口,抢救不及时,小命就没了。此刻虔诚跪拜,等着仙子赐福的孩子们,被涌出来的毒虫,惊吓的一跳多高,拔腿就逃。

场面立即混乱,像是浪潮一样,向着前院推移。

众人骇然,宝亲王大怒。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他可是大武师境界的高手,猛然跃起,落在纷乱的人群当中,挥动手掌,寒气滚滚,凶猛的拍下,瞬间几只火云蝎和烈火蜈蚣暴体而亡。

有经验的刀斧手,也纷纷冲了上来,大吼着斩杀这些毒虫。毒虫十分的怪异,不攻击人,反而向着中间水池内冲去。

说起来仙子庙确实是个神圣的地方,碧瑶仙子殿前的院水池,竟然在寒冬腊月的天,温暖如春。伸手摸水,水池里的水是温的。

这些毒虫,像是受了某种力量的召唤,纷纷爬到了水池内,向着碧瑶仙子的神像游去。顿时水池内冒起一道道长长的白雾,就好像烧红的剑放在水里,冒出的白气。

转眼间,这些毒虫游到了碧瑶仙子的神像上,开始“咔嚓”“咔嚓”的猛啃起来!

“咔嚓”“咔嚓”的啃嚼声,就像是人的骨头被妖兽咬碎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浑身的不舒服。

众人愕然,百事不得其解,神像如何招了这些毒虫,遭受这等厄运? 第三章火属性的毒虫,身有钾壳或鳞片都坚硬的吓人,不但如此,它们的牙齿锋利如剑,吞石嚼金并不稀奇。

“咔嚓”“咔嚓”声响中,碧瑶仙子的神像,被啃的斑驳起来。大概上百只火云蝎,两百只烈火蜈蚣,成百条烈焰蛇,在神像上下猛啃,这场景让人毛骨悚然。

神像的下半部分,很快被啃咬出一个个窟窿。

这些皇孙贵族们的脸都绿了,宝亲王还算镇定,大吼一声:“刀斧手何在,把这些毒虫全部击毙!”

刀斧手都是精挑细选的武士,对付这些毒虫自然绰绰有余。只是事出突然,他们也有些发蒙。等回过神来,一个个像是弓弦上射出的箭,飞冲到水池内,举着钨钢打造的斧头,对着毒虫凶猛劈杀开来。

他们杀的十分痛快,神像却被砍的乱石头迸飞,掺不忍睹。

刷,宝亲王的脸彻底绿了,抬头望着天上的祥瑞消散,变得乌云翻滚,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不好!”

他话音刚落,高空轰隆隆雷鸣响起,几道闪电劈落,几个当场被劈的焦黑。

“啊!”其他的刀斧手惊吓的四处逃散。

“惹怒了神灵,降下了天罚!”有人在人群之中惊恐的大叫。

顿时众人纷纷跪倒在地,对着上天一阵叩拜。

在众人的祈祷之下,乌云散去,祥瑞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完了,今年的仙子赐福搞砸了!”宝亲王的脸色惨白,接着怒吼:“这是谁干的好事,让我查出来,我非扒了你的皮!”

人群之中的刘瑞凯,双腿都在打颤,暗自骂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墨尘,我说你要这些毒虫做什么,原来是捣乱的。破坏了仙子赐福,对你有什么好处?嘶,娘的,这些东西是我帮他买来的,查到我身上,我死定了!

却在这时,碧瑶仙子殿房顶上,七彩神光,陡然冲天而起。

所有人惊讶的向着神光望去,赫然发现一少年,正盘坐在房顶的北部。仙子庙的房顶,是一个屋脊,南北方向都有一个斜坡,构成立体的三角形。

少年坐在北面,被屋脊挡着,只是露出半个脑袋,如果不是他头顶上冒出七彩神光,还真难以发现。

少年头顶上冒出的七彩神光,分明就是仙子赐福沟通天上的力量,帮助修武的人激活武魂时所发出的光。

这怎么可能?顿时人群沸腾起来。

“怎么回事,仙子赐福失败,怎么还有人能够激活武魂?”

“这人是谁?天哪,他的神光竟然冲到十米,这就是传说中的极品武魂,到底是怎样的武魂?”

“极品武魂,天呀,这是极品武魂!”

众人在疑惑,震惊,惊叫。

宝亲王抬起头,望着那半个后脑勺,盯着冲上十几米高空的神光,一时间也惊叹不已。

“是了,在古代,修武之人,都是靠自己激活武魂。这种能力到了现在,已经消失。真没想到,还有人有这种能力。看来一个绝世天才出世了!”

在宝亲王身边的几个武将,看着宝亲王的脸色好看了许多,立即也觉得轻松了许多。

“宝亲王,要不要去看看他是何人?”

“不要,传令下去,所有人肃静,原地呆着,千万不要惊扰了他。仙子赐福失败,我们还有来年。但是绝世天才千年不遇,若是打扰了他,激活武魂失败,可是我们的一大损失!”

宝亲王的命令发出,很快执行了下去,就算皇太后、皇后等人,也不敢任意妄动。

众人都抬头,看着十几米的神光柱子,都在猜测这人到底是谁?

在他们的印象当中,整个皇城,没有如此妖孽的人才呀?就算被称为天才的九皇子,三岁就获得仙子赐福,武魂也不过是七品离火飞凤。这人竟然直接超越九品,达到极品武魂,太可怕了!

皇后已经皱起了眉头,暗自盘算,这人若是皇子,绝对留不得,若是贵族子弟,到可以拉拢一下。大部分皇子都已经激活了武魂,怎么可能是皇子,看来是我多虑了!如此想着,皇后的心也就轻松了许多。

激活武魂,七彩神光就会从头顶冲天而起,神光冲击几米,就被定为几品武魂。

墨尘盘坐在房顶,本身房子高三米,从下向上望去,那神光简直超越了十三米。这样的武魂一出,必然震惊天下。

只是可惜,此刻下方的众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房顶上这位神秘的天才就是墨尘。

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那神光渐渐的下落,武魂很快就要浮现了。

此刻众人的目光无比的热切,都想知道,极品武魂长什么样?

等到神光完全溃散,正是武魂出现的时刻,众人都凭住了呼吸。

瞬间整个仙子庙,以及仙子庙之外的人,都静了下来,热切的盼望着,极品武魂的出现。。

一秒、两秒、三妙……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时间过的好慢,缓慢的像流淌的河,慢的让人心痒难忍。

轰,一声巨响,像是天雷陡然在房上响起。

武魂激活了!所有人激动的,眼睛瞪的滚圆,紧紧的盯着房顶。

一只白乎乎,看上去像猫大小的东西,终于显化出来。

小东西浑身的白毛,形体不是很大,看上去像只兔子,却没有耳朵,嘴巴小的几乎看不见。更加奇怪的是,这家伙旋转着,脑袋上长了一圈眼睛。细心的人,数下来,会发现这家伙长了六颗眼睛。

只是可惜,没有人看到,它的脑袋顶上,还长着一颗明亮如星辰一样的眼睛。

所有人都呆蒙当场,心中有着巨大的落差,不少人眼中已经流露出极其失望的神色。

传说中的极品武魂:冰魄神光龙,金光五爪龙,五爪青龙……任何一种极品武魂,都是惊天动地的存在,形体大的巍峨如山,有着冲天而起的威势。

所有人都认为,这个神秘的家伙,能够自己激活武魂,冲起十米的七彩神光,激活的武魂,再不及也应该是个九品武魂吧!

然而现实太残酷,这武魂是什么东西?众人认都不认识,看上去弱小的可怜,哪有什么威势可言!

从激动到失望,所有人好像从山峰跌落到了山谷。

宝亲王那激动的神色有些僵硬,不过没有完全失望。他在想,既然能冲起十米的神光,怎么说也是有品级的武魂吧。

他命武魂鉴定官,查找武魂手册。

这些武魂鉴定官,飞速的翻找着一品品的武魂。

“报告亲王一品武魂没有此等兽。”

“报告亲王二品武魂没有此等兽。”

“报告亲王三品武魂也没有……”

……

接着四等,五等接连的报出,依然没有此等兽。

宝亲王和众人的脸色都缓了过来,宝亲王道:“继续查,应该不会太差,至少在七品武魂之上吧!人不可貌相,这武魂也是。或许,我们还真是孤陋寡闻!”

众人都点点头,觉得有这种可能性,毕竟激活武魂时,那神光如此冲天而起,确实罕见。

接下来六品、七品之中,查,皆无此兽。

宝亲王点点头:“继续查,来人把那少年请下来。看来武魂一定是八品或者九品,重重有赏。赐八分洗髓散,十六分血丹,二十分聚气散,另外赐白银五千两。”

这样的赏赐,十分的丰厚,想当年九皇子激活七品武魂,已经惊艳四方,当时的赏赐也不过如此。

皇后已经有些嫉妒,沉声道:“宝亲王不要下这么早的结论,还没查完呢。”

宝亲王笑着道:“应该不会有偏差。”

“这人是谁,怎么可能超过九弟?”八皇子皱着眉头,十分的不悦。“我看那武魂,就是一只怪兔子,什么品级都没有。”

这时墨尘已经走到了人群之中,头上悬浮的白毛怪兽还在。

顿时人群沸腾起来。

“呀,怎么是他?”

“原来是个废物,竟然能自己激活武魂,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就算激活武魂又能怎么样,不知是什么怪胎?”

皇后和许多妃子愕然地望着墨尘,接着一个个冷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这个废物故弄玄虚。哼,他能激活什么好武魂,多半是个废武魂。”

“谁说不是,他怎么可以自己激活武魂,太没天理了?”

刷,宝亲王的脸又绿了一次,舌头僵硬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时武魂鉴定官,接连的报告:“八品没有此等武魂”

“九品无此武魂。”

这时皇后冷笑连连:“我就说吗,根本就是废武魂。所有的赏赐作废!”

刘贵妃震惊、愕然,然后激动的落下泪来。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儿子已经激活了武魂。

听到皇后的话,她慌忙跪倒在皇后面前。

“就算废武魂,也是武魂,怎么能没有赏赐?当初六皇子十二岁激活一品武魂,却也赏赐了四分洗髓散,赏银千两。”

李贵妃讥讽道:“我儿子再不济也是一品武魂,你儿子就是废武魂,还有脸要赏赐呀!”

“哎,不是哀家不赏赐你儿子,实在你儿子太差劲。我若是赏赐了,怎么服众?宝亲王你是今年的主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宝亲王脸火辣辣的烫,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墨尘愚弄了,沉声道:“皇后处理的极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他是皇子,我们也不能偏私。好的灵药都理应用在有用人的身上,像这种废武魂,根本不配。” 第四章墨尘淡漠嘴角微微上扬的,对赏赐丝毫不感兴趣。

“赏不赏赐我都无所谓,但是皇叔,你带着大家祭祀,把仙子赐福搞砸了,父皇回来要是问罪,你如何担当得起?”

“嘶!”宝亲王倒吸一口冷气,这仙子赐福可是大事,现在变成这样,所有等待激活武魂的孩子,就白等了一年。皇上当真追查下来,自己绝对脱不了罪责。

他眼睛微微眯缝:“这不劳你费心,我定然查出是谁捣的乱。像这种毒虫,并不多见,在皇城也就几家药铺在卖。仙子殿在前天就已戒严,一般人根本进不来,要想查出,是谁放了那个古怪的桶,并非难事。”

“是吗?查出来又能如何?杀了那人?就算杀了他,仙子赐福也没了,大家还是荒废了一年。”墨尘不卑不亢的道:“我都能自己激活武魂,难道别人不能吗?为什么非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这……”宝亲王疑惑地道:“别人也行?”

墨尘笑道:“我在别人眼中,好听点就是花瓶皇子,难听点就是废物皇子。连我这样的人都能,为什么别人不能?不要过于依赖仙子赐福,这样反而丧失了自我激活武魂的能力。来吧,大家安心的坐下。只要你的意志坚定,已经开辟了丹田空间,丹田内有一定的真气,完全可以自己激活武魂。仙子赐福在我看来,不过是引导了一下力量,激活了武魂脉罢了。只要大家,自信、自强,有什么好怕的?”

“真的能行吗?”不少的少男少女,心开始摇摆。很明显,这些人太过于依赖仙子赐福,从没想过要自己激活武魂。

墨尘用鼓励的眼神,一一扫过这些摇摆不定的少男少女。

“我这个废物都可以,你们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们连我这个废物都不如?”

“难道你们连我这个废物都不如?”这句话在每个少男少女耳边回荡,就像是鞭子狠狠地抽着他们的自尊。刺激的他们燃烧起,烈焰般的斗志。

是呀,连废物都行,我怎么不行!

很快,许许多多的少男少女盘坐在地,开始感受丹田内的真气。

只是,他们完全不懂如何引导真气,要想激活武魂脉谈何容易!

皇后有些阴冷的望着墨尘:“少听这个人妖言惑众,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打入天牢,等候皇上来了处理。”

皇后本掌管后宫之事,自然没权利处理皇子。墨尘再不及,也是皇子,不管她多么讨厌他,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弄死他。

墨尘冷笑着瞪了她一眼,犀利眼神让皇后心头剧颤,慌忙闭上了嘴。

怎么回事,这废物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皇后故作镇定的,维护着自己的威仪。

墨尘哈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信于不信你们自己抉择,要想自己激活武魂,一定要记住:意守丹田,念通心脉,心脉通则魂脉通,心随念转,意控真气游走。能做到,你就是赢家,做不到干脆放弃武修,武道根本不适合你。”

他的话还在众人耳边回荡,人已经走出了仙子殿中院。

仙子殿前院的众人,纷纷给他道,此刻在众人眼中,他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了。

谁说十四皇子是废物,人家都可以不靠仙子赐福,激活武魂,如果自己做不到,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废物?

在墨尘的刺激下,这些少男少女开始暗暗较劲。

皇后大怒:“不像话,真是不像话。”

皇太后虽然老态龙钟,但是心如明镜。“够了,堂堂皇后和孩子较劲有意思吗?怎么说墨尘也是我的皇孙,今天谁都不能难为他。况且他说的不是没道理。许多人不管是当着他的面还是背着他的面,都说他是个废物。如今废物都自己激活了武魂,不管有没有品级,这份勇气,都是年轻人值得学习的。如果自己都无法激活武魂,还有什么资格叫他废物。传我话下去,凡是不靠自己激活武魂的人,再叫墨尘废物,掌嘴五十!”

“谨遵皇太后懿旨!”顿时皇后和众妃子,以及王孙大臣,跪倒一地。

“好了,都起来吧,我也累了。后宫的也没你们什么事,都跟着我回吧。宏儿,你继续盯着年轻人吧,说不定真的就有许多人自己激活武魂。如此,以后也不用年年搞出这么大动静来!”

宏儿自然是宝亲王,他慌忙道:“母后,放心,我会督促他们的。恭送母后回宫。”

……

半个时辰之后,突然,砰的一声响,穆王府的小王爷穆子轩,头顶冲起一道五米神光。

焦急观望的众人,激动立即大叫起来。

“穆小王爷,才七岁,神光冲五米多高,激活的肯定是五品武魂。”

众人的话刚落,一只银翅飞天虎,大如牛,银翅展开,长三米,盘旋在他的头顶。

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响,国师府许天豪也激活了武魂,神光冲起两米多个,一把紫光天剑盘旋在头顶。

接连的两位少年,自己激活了武魂,让人群无比的振奋,许许多多的少年都看到了希望。

“原来自己真的可以激活武魂。”宝亲王兴奋的拍手称快:“以后就不用耗尽一年时光,等仙子赐福了。有意思,有意思,看来一些观念,从今天就要被颠覆了!”

很快又有几个少年,激活了武魂,虽然武魂的品级不是很高,却让人群更加的振奋,比仙子赐福要兴奋太多。

要知道先前仙子赐福是唯一激活武魂的方式,如今完全变了,真的可以靠自己激活武魂,这种事情在以前他们想都不敢想!

仙子庙前院,以及仙子庙前的许多平民百姓,欢呼声更加的响亮。

因为在他们这些不可能的人群之中,竟然也有少年自己激活了武魂。

仙子赐福简直就是皇孙贵族独享的,穷人子弟除非天资非常高的少年或少女,才能得到仙子的垂怜。

无疑靠自己激活武魂这条路,给了穷人们一条光明大道,无形中众多的穷人对这位花瓶皇子,产生了莫名的感激之情。这种情就好像对一位真正天仙的敬仰和感激!

墨尘回到娟秀宫,紧闭房门,将手上的乌黑戒指摘下,神念一动,进入了神龙棺。

神龙棺可大可小,可以变形,自成空间,里面的灵秀之气,要比外界的浓郁三倍不止。千年来,墨尘的神魂不散在神龙棺内吸收灵气,已经让他的神魂十分的强大。

如今重生,激活了武魂再次进入这个空间,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以前看不清的东西,现在竟然清晰起来。

先前这个空间朦胧一片,虽然有微弱的光,但是墨尘所看到的就是一个模糊的世界。这里虽然灵气丰厚,对于一个神魂来讲,短时间内用处不是太明显。要知道他在其中沁润了千年,才强大了神魂,显然这个时间特别的漫长。其中的孤独寂寞,非一般人能承受。

现在进入,不是神魂进入,而是肉*体和神魂同时进入,不用神棺恢复原貌,就像是穿墙而过。这其中的玄妙,一时间他也不甚明白。不过,带给他的感受,已经天差地别。

先前到处模糊,就算自己刚重生不久,进来时,里面依然模糊不清。

然而激活武魂之后,整个空间,就像是被月光照亮了,成了一个月华的世界。

落定后,抬头望去,上方是一片星空,诸多的星辰清晰可见,围绕着如圆盘一样的月亮在缓缓地运转。

就算是拥有千年的强大灵魂,此刻他依然震惊无比。

不但如此,他的武魂,竟然再度浮现,盘旋在他的头顶,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加的洁白如雪。它脑袋周围的眼睛,璀璨闪耀,就像上方的星辰。

“难不成,这武魂和神棺有着密切的联系?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但是可以断定,绝对不是废武魂。”

对于外人的误会,墨尘根本不屑去辩解。在激活武魂的时候,他就感知此武魂不简单,他从它的身上能感觉到一种能够超越过去和未来的力量!即便这种力量此时还有些弱小,并不影响它带给墨尘的震撼。

这种震撼比之当年他激活九品赤炎火龙时,带来的震撼还要强烈。这个武魂,绝对超越九品武魂,是传说中不为人知的极品武魂。

只是这种武魂,没有人知道,别人也感觉不到它的强大。被误以为是废武魂也很正常。别人误会更好,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要是别人确定自己激活的是极品武魂,那些嫉妒者,肯定会痛下杀手,自己拿什么来自保?

想到这里,墨尘慧心的一笑,双眼打量着四周的空间壁。

整个空间就像巨大的皇宫,天圆地方,四周都是青色的界壁,哪有丝毫神龙棺的痕迹。

在正南方的界壁,比其他方向的界壁要明亮许多,不但如此,界壁之上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生物。生物洁白,在它的身体之上,出现了漩涡门户。

与此同时,墨尘头顶上的不明武魂,怪叫了两声,嗤,化成光影,飞进了漩涡之中。

“啊……”墨尘大惊,漩涡之中的强大吸力,陡然也将他吸了进去!

天龙极尊小说预览

天龙极尊

天龙极尊

天龙极尊

天龙极尊

天龙极尊

天龙极尊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天龙极尊小说、天龙极尊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