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机小说、御天机小说免费阅读

酒客 玄幻奇幻 2020-11-11 18:23:28 0 0

御天机

御天机小说、御天机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30 10:24

字数: 2,016,166

状态: 已完结 93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御天机小说简介:天地不仁!万物皆为局中子。既然不愿将命运交予上天,那何不破局重生?这世间~最难的不是身不由己,而是窥破那一缕天机。

御天机小说预览

第一章\"你……你竟然要休了我?!\"

温雅胸口起伏不定,面色铁青,终于不复那副淡定美人的姿态。想必再怎么心机深沉的女子,当面听到一个男人要休自己,也无法淡定。

柳航依旧神情冷漠,轻轻点了点头:\"没错,我要休了你,这里是休书,还不够清楚么?\"

说着,他把那血染的\"休书\"随手一扔,扔向了温雅。

破布写成的休书扔了过来,对文雅来说却向迎面扇过来的一个巴掌。在她的思维里,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自己那么漂亮,那么柔情似水,又有那么好的天赋,怎么会有人不愿意娶自己?

可眼前这个家伙,就不愿意娶自己,甚至还当面休了自己!

\"柳航,你……你可要想清楚,你竟敢休我?我……\"

温雅无比激动,话不成声。

柳航却没心思听这女人发疯,在他眼里,这女人再怎么漂亮也没用,因为这女人是蛇蝎,心机太深,功利心太重,别说是做妻子,做朋友都不够格!

所以他一拂衣袖,道:\"休书给你了,这里是我柳家,不欢迎你们温家的人,还请自便!\"

生硬的逐客令,让所有温家人脸上无光,却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现在别说是有台阶下,就是有个地缝在这儿,他们也要抢着钻进去。

倒是温雅,重重的喘着粗气,情绪无比的激动,恶狠狠指着柳航,咆哮道:\"柳航,你敢休我,很好!这是你自找的,可别后悔!我很快就会加入青镛城的最大宗门青镛门,成为青镛门的内门弟子。到时候我一定要带着青镛门的高手,来踏平整个柳家,将你碎尸万段!\"

温雅此话一出,柳航还没有什么反应,柳家其他人却是坐不住了。

柳旬惊讶的差点摔了手中茶杯,之前坐在椅子上的长房柳玉堂更是一屁股坐了起来,大叫道:\"不可!\"

他匆匆忙忙跑下堂来到温雅面前,慌张的神色中却带着讨好之色:\"温雅小姐,你刚刚说你即将加入青镛门,可是真的?\"

\"哼,当然是真的。我即将拜入青镛门长老清虚子门下!\"温雅的气愤有所平复,神色中多了几分傲然。

\"嘶……\"听到青镛门和清虚子的名号,柳玉堂倒抽一口凉气,脑门也沁出冷汗。\"你说的清虚子,可是那位传说中已经达到铸体境后期的清虚子前辈?\"

\"这世间只有一个清虚子,我师尊不是他,还能是别人不成?\"

\"这……\"

柳玉堂瞬间慌了,在场的许多柳家之人也都慌了。

青镛门位于千里之外的青镛城,乃是方圆万里内的第一大宗门,门内高手无数。而清虚子的名号也是响彻这片区域,达到了恐怖的铸体境后期,而整个柳门乃至整个落月镇内,最厉害的高手也不过是塑骨境九重,连铸体境的门都没摸到,其差距如云泥之别。

这样的强者,岂是柳门能惹得起的?人家动动手指,都能灭掉整个柳家!

柳玉堂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连忙道:\"温雅小姐,你消消气,刚刚柳航他是一时冲动胡说八道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而且柳航他只能代表他自己,你不要迁怒到整个柳家身上啊,我们柳家对温家和清虚子前辈,那可是无仇无怨的。嘿嘿,嘿嘿。\"

他这般笑脸赔罪低声下气的模样,只让温雅的气焰更嚣张,她傲然道:\"现在才知道害怕么?晚了!\"

\"这……\"柳玉堂又吓出一身冷汗,转头看向柳航,态度却大转弯,换成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混账柳航,自己闯了大祸还在那傻站着,快过来向温小姐赔罪!\"

\"是啊柳航,你去向温小姐赔个罪吧,千万别让她那可怕的师父怪罪下来,咱们柳门可承受不起。\"柳航身后,几个柳门子弟也低声附和道。

柳航看着这些,内心怒气冲天,面上却是被气得笑了,他看向柳玉堂,这个自己名义上是却从未关心过自己的大伯:\"大伯,现在是他们不对在先,难道就因为她有个厉害师父,你就是非不分,让我向她赔罪?\"

\"住口!\"柳玉堂厉声打断,\"还敢满口胡言,真是不知轻重!你可知青镛门是什么存在,那清虚子前辈又是何等存在?让你道歉就赶快道歉,否则别怪我将你逐出柳门!\"

\"将我逐出柳门?\"

柳航再次笑了,笑得如此凄惨。

自己这个大伯,遇到危险不但不站在自己这边,甚至为了保全自身,要把自己逐出家族!

这样的大伯,算什么亲人?简直连陌生人都不如!

\"呵呵,要我向这种女人道歉,绝无可能,至于把我逐出柳门,你说了恐怕也不算!\"

柳航心中,已经不再把对方当做大伯,所以话语中也没有了任何尊敬。

\"你……你这个柳门逆子!\"柳玉堂愤然骂着柳航,转脸又看向温雅,却瞬间又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他这变脸的速度,倒是比变戏法的还要快。

\"温雅小姐,你刚刚也听到了,柳航说的那些话都是他一个人的意思,跟我们柳门没任何关系的。而且我已经把他逐出柳门了,所以如果清虚子前辈怪罪下来,就直接找他,跟我们柳门没有任何关系,还请温小姐明白。\"

对面的温雅,原本在柳玉堂的低声下气中的确消了些气,也准备顺着台阶下来了,可她看到柳航那副傲然的姿态,那副丝毫不惧、毫无低头认错之心的姿态,就怒火更旺。

她愤愤然的哼了一声,道:\"够了!我刚刚话已经说了,柳航,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一定会禀告我师尊,派遣青镛门高手来杀你,屠灭柳门!\"

说完,她转身便走,实在是柳航那副骄傲的姿态,她一眼也不想看了。温家其他人也鱼贯而出,径直要离开柳门。

此时,柳航心中却始终难以平静,波涛起伏。

刚刚温雅的威胁,他倒是并不太当回事,毕竟温雅那番话只是气愤之下说出来的,一时口快的成分很大。而且他也不相信,就凭温雅这种刚刚入门的弟子一句话,青镛门这样的大门派还有她那个强大的师尊,就真的会向整个柳家出手。

就算青镛门和清虚子真的出手了,柳航也会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连累整个柳门的。

真正让他心寒的,反倒是大伯柳玉堂的一番表现。

危难时刻,不离不弃的才是亲人,雪中送炭的才是朋友;可柳玉堂的做法,却是直接把柳航推出去,为了保全自己,不惜把自家人逐出家族!

这样的亲人,算个狗屁的亲人?

这样的亲情,又有什么值得留恋!

这一瞬间,柳航做出了一个决定:和这样的所谓亲人,斩断关系,不留半点牵连也好!

所以,在温家众人即将走出大厅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声音朗朗如钟:\"温雅,你给我听着!\"

温雅等众人站住,回头。

\"我柳航,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是我,柳家是柳家。

你我之间的仇怨,你大可诉至师门,我柳航毫无畏惧。

三年之内,就算你师门不来找我,我也必将亲自杀上青镛门,了结今日的恩怨!\"

话音落,他举起那根被他咬破的手指,再次挤出一缕鲜血,抛洒当场。

\"此三年之约,以我血为誓,我柳航,言出必行!\" 第二章\"此三年之约,以我血为誓,我柳航,言出必行!\"

柳航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在大厅中回荡不绝,让所有人都感到振聋发聩。

无论是温家人还是柳家人,此刻或是觉得柳航冲动,或是觉得柳航血性,或是觉得柳航太幼稚,太血气方刚。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

柳航这家伙,真有胆!

哪怕是年轻的一时冲动也好,或者真的是无所畏惧,敢说出这种话的人,就是有胆,就是有种。

青镛门是么,铸体境后期的清虚子是么?

不管你多强,我不惧!

你要报复是么,你要找我是么?

不用你找我,我自会去找你!

我惹下的恩怨,我一力承当,三年之后,再凶险的难关,老子自己去闯!

虽千险万难,吾不惧!

虽千万人挡,吾往矣!

柳航的一句三年之约,以血为誓,可是比温雅简单的一句要报复震撼多了。所以他说出这话后,大厅里久久无人说话,沉默如潮。

过了许久,温雅才回过神来,狠狠说道:\"好,很好,既然你约定三年,那我就给你三年,三年之后,我在青镛门等你来!\"

说罢,温家一行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柳玉堂还想追上去解释,但已经没有机会,大厅之中,只剩下柳门众多嫡系。

柳门众人依旧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柳玉堂第一个开口,他的开口依旧十分不客气,直接冲着柳航咆哮道:\"逆子柳航,瞧你干的好事!\"

四房的柳玉刚也沉声开口:\"唉,是啊柳航,你这也太冲动、太不成熟了,为了一时意气,竟然惹下如此滔天大祸,实在是难以收场啊。\"

随着这两大柳门中流骨干开口,众多长房、四房的子弟都纷纷开口,数落柳航的不对。

听着这些话,柳航心中冰冷,却已经没什么惊讶了。

刚刚温雅提出要灭整个柳门的时候,这些人不惜将他逐出家族,也要保全自身,连这种丝毫不讲情分的事情都做出来了,此刻这些不疼不痒的话语,又算的了什么?

不过他自认没做错任何事。

休掉温雅这样的女人,有什么错?

面对温雅的威胁,不折不挠,又有什么错?

哪怕是眼前这些柳门子弟攻击自己所说的\"闯下大祸\",他闯下的祸再大,也已经用那个三年之约的血誓,一力承当下来了,不会牵连到柳门中的任何人。

这,又有什么错?

丝毫无错,又凭什么让我在这里被你们指责?!

所以柳航不耐烦的大吼一声:\"够了!都给我闭嘴!\"

一瞬间,所有人还真的都闭嘴了,被他这一声给震住。

下一瞬间,反应过来的众人却又不乐意了,开口的依旧是柳玉堂:\"柳航,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犯了错,长辈们还不能说你几句?你竟然还敢顶撞长辈?\"

\"长辈?呵呵!\"柳航冷笑。

\"刚刚被外人欺负的时候,你可曾顾及到自己是长辈,要护着我这个晚辈?过去的三年里我受尽白眼和欺辱,你可曾顾及到自己是长辈,出来讲一句公道话?需要你的时候,你这个长辈从未出现过,此时此刻,你却拿长辈两个字,以此来压我?\"

\"柳航,你这话什么意思,莫非真的是目无尊长,想反了吗?\"

\"哈哈哈,好一个目无尊长,好一个反了!你也少给我扣大帽子,你这样的尊长,我没有反倒好些,况且你又不是柳家家主,我不听你的,岂能算是反了?莫非,是你有篡夺家主之位的野心?\"

柳航的口才,可丝毫不比任何人差,想要用语言给他扣大帽子,谁也不行。

柳玉堂被说的一时语塞,干脆不再跟柳航理论,而是看向了家主之位上的柳旬。

\"父亲,你看这小子,多么的无理!还有刚刚那件事,多么的凶险,这小子险些害了整个柳门!这般逆子,一定要重重惩罚才行!\"

柳玉堂说的义愤填膺,却没看见柳旬脸上已经有了不耐的神色。

\"够了!\"柳旬厉声打断,道:\"我柳门已经够乱的了,你们还要继续添乱吗?今日之事,温家那边暂时应该是没事了,青镛门这样的大宗门,也不太可能跟咱们这样的小镇家族较真,所以,暂时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他直接站起身来,目光却落在柳航身上,道:\"大家都散了吧,柳航,你留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随着柳旬的话语,一众柳门子弟纷纷离去,柳玉堂虽然看起来还有些不甘心,却也不敢违抗命令,只得恶狠狠地离开了。

不多时,大厅里只剩下柳航和柳旬二人。

柳旬不断的打量着柳航,神情里颇为复杂。

柳航则是岿然如松般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显示了自己强大的自信。

对于柳旬这个爷爷,他还是十分尊敬的,虽然最近这三年里见面并不多,但柳航却清楚,要不是这个身为家主的爷爷暗中照拂,自己受到的白眼和欺辱将会更多,也无法安然待在归藏阁里。

这也是在受到柳玉堂等人的不公待遇后,柳航也依旧没有彻底和柳门决裂的原因之一。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家族,爷爷、二伯柳玉明等少数几人,还是关心自己的。

终于柳旬开口了,声音里带着期待:\"航儿,你……你的武基恢复了?\"

柳航思考了片刻,才点点头,做出肯定答复。

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确有点难以回答,因为柳航现在的身体状况有些复杂。

三年前,柳航是货真价实的武道天才,年仅十三就达到塑骨境四重,笑傲同龄中人。

可好景仅止于此,三年前的某一天,他突然遭到飞来横祸,武功尽失,经脉尽毁,武基也就此损坏,实力尽丧的同时也无法重新修炼,成了彻底的废人。

此后柳家四处寻医为他治疗,终于一名游医找出了祸根--原来柳航中了恐怖的\"化功散\"剧毒!此种剧毒,不但会化去功力,更会毁掉经脉,废人武基,十分恶毒!

可那位游医,以及后来遇到的各路名医,对此毒都没有任何办法,只因此毒根本无药可解。所以柳航的一生,都基本注定是个废人了……

可现在,柳航由于得到了《残奕》神书,拥有了一个随身的武技宝库,可以将对方的招式速度放慢,甚至提前找出破解招式的办法。凭借此能力,他连塑骨境六重的叶琳琅都击败了。

可是,柳航的武基其实并未恢复,他的经脉依旧处于被废状态,体内也没有一丝真气,本质上依旧是个废人。

只是他看着爷爷期待的目光,又想到自己有了《残奕》,一定能改变命运,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武道之路,所以他才骗爷爷说,自己武基恢复了。

见柳航亲口确认武基已经恢复,柳旬果然大为兴奋。

他高兴的捋着胡须道:\"好,太好了。航儿你恢复武基,实乃是天助我柳门,我柳门振兴又有希望了!\"

柳航听着这话,心里却不以为然。

在他心里,柳门真的已经不值得他去振兴,尤其是有柳玉堂那样的人在柳门中,柳门也很难真正振兴起来。他在乎的,也就爷爷柳旬、二伯柳玉明、还有岳思欣等少数几个人而已。

柳旬不知柳航的想法,依旧兴奋的道:\"航儿,你既然恢复了武基,便要加紧修炼,以弥补这三年宝贵的时光。爷爷相信以你的天赋和努力,定然能够奋起直追,重登巅峰。爷爷也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一定尽力满足你一切的需求。\"

柳航十分感动,重重点头,道:\"我知道了爷爷,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当务之急就是安心修炼,所以我打算继续回归藏阁中,那里比较清净,无人打扰。\"

柳旬想了一下,便同意了,爷孙二人又说了些其他话,柳航便告辞,孤身回到归藏阁。 第三章归藏阁中,一如往日的宁静与萧条。

唯一不同的是,归藏阁中的柳航仿佛换了个人,不再是过去三年里那个颓废的少年。他盘膝坐在一张桌案前,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柔光,认真的钻研着面前的棋谱。

这棋谱,自然就是《残奕》。

只是看了半天,这本《残奕》棋谱看上去都平凡无奇,就像过去三年里一样,丝毫不像一件宝贝。

\"难道《残奕》的发威只是昙花一现,现在已经不复神奇了?\"柳航微微皱眉,他所有的希望,现在都寄托在这本残奕上,如果始终看不出什么端倪的话,那他未来的前途又变得渺茫了。

\"还记得那晚《残奕》发威时,是沾染了我的鲜血。难道要激活残奕,需要鲜血?\"

柳航想着,便毫不犹豫的取出一柄匕首,在手腕上割下一道伤口。

鲜血汩汩流出,洒落在残奕棋谱上,顿时猩红一片。

柳航充满期待的盯着棋谱,希望发生和那晚一样的变化,幻化出万千黑白子,幻化出无上功法和武技,幻化出漫天星辰大阵……

只是他盯了半天,鲜血流的都快要晕过去了,残奕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正当柳航失望之际,却见残奕棋谱上,突然闪烁起微弱的光芒!

这虽然和他期待的景象不同,但终究是有了反应,他当即继续让鲜血洒在棋谱上,突然两声咳嗽声传出,让柳航吃了一惊。

\"咳咳……\"

咳嗽声十分沙哑,可见咳嗽者应该十分苍老,可让柳航真正吃惊的是,他分明听到咳嗽声是从残奕棋谱中发出的!

一本棋谱,怎么会发出声音?难道棋谱里藏了个人不成?

柳航好奇之际,那苍老声音又发声了:\"十三年了,终于……有人唤醒我了……\"

这次的声音,饶是柳航早有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险些一把将残奕给扔出去。他下意识后退了一些,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藏在我的棋谱中?\"

\"你的棋谱?哈哈哈……\"苍老声音哈哈大笑,\"这分明是本尊的法宝'天机残奕棋局',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棋谱?\"

柳航微微脸红,原来发出这苍老声音的人,竟然是《残奕》的原主人。

不过他立刻定了定神,道:\"我不知道它以前叫什么,反正自从三年之前,它就到了我的手中,我自然是它的主人。现在该你回答我了,你是什么人,为何藏在棋谱中?\"

那苍老声音沉吟片刻,仿佛陷入了回忆中。

少顷,带着丝丝怅然的声音响起:\"是啊,十三年了,连天机残奕棋局都有了新的主人,而且已经滴血认主了……也罢,这也算是缘分,这本残奕,从今日起便真正属于你了。\"

\"而且,我也真的要感谢你,若不是你的鲜血,先激活了天机残奕棋局,又蕴养了我的残魂,恐怕我还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醒来。\"

\"残魂?你是说……你是一道残魂?\"

柳航十分惊讶,因为他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武者到了极度强大的程度,便可以灵魂不灭,即便肉身被人毁掉了,只要剩余一丝残魂逃脱出来,就能继续活命,终有一日东山再起!

对方若真是一道残魂的话,那岂不是一名传说中的强者!

不一会儿,柳航便得到了对方的回答:\"没错,我的确是一道残魂,十三年前被人打得灰飞烟灭,只剩这一缕残魂,借着天机残奕棋局的保护,才留存至今……\"

柳航忍不住深吸了口气,他一直以为那般层次的强者只是传说,却不想今天真见到了传说中的存在。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前辈如此强大,又怎么会有人能将你打得灰飞烟灭呢?难道像你这样的强者,竟然还不是无敌?\"

在柳航的理解里,连肉身毁掉都还能活的存在,已经是不可思议了,应当是无敌的才对。

可对方闻言,却苦笑一声:\"呵呵,这世界如此辽阔,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我强大的存在不只有多少,我又岂会是无敌?莫说是那些真正的强者,一念间破碎天地、超脱宇外,那是真正的神通大能;只说我那死对头,便比我强出不知多少倍,若非我运气好有残奕棋局护体,恐怕早就死了。\"

听了这话,柳航的惊讶更甚,心中无比震惊。

看来自己的眼界还是太窄了,出身于落月镇这样的地方,所知的最大城池不过是千里外的青镛城,所知的最强者也不过是铸体境,实在是井底之蛙。

在遥远的外面的世界,该是有多少精彩,多少强者与多少神通,都是他从未听说过的。

一想到这些,柳航并未觉得自己渺小,反倒是生出了一股豪情:别人能经历那些精彩,掌握那些神通,成为逆天强者,我为何不能?

就像此刻,以前从未见过的强者残魂就在自己面前,而且这位强者最强大的宝物--天机残奕棋局,现在已经认自己为主了!

既然天机残奕棋局这样的宝物都认可了自己,那说明自己也是可塑之才,只要肯努力,只要有信心,自然也有机会登临顶峰!

残奕中的残魂,似乎是感受到了柳航心态上的变化,不禁有些惊奇。

若是一般人,突然知道外面的世界如此辽阔、强者如此恐怖,恐怕会吓得不轻,可眼前这小子非但没有害怕,竟然还升起万丈豪情。

这样的少年,无疑是有成为强者的潜力的,若是再加上天赋、努力和一点点运气因素,的确有机会登顶,甚至达到残魂原先都不曾达到的程度!

一时间,残魂竟生出几分爱才之心。

至于柳航,心思转的倒是更快,他一旦决定了的事,就会立刻去做,绝不犹豫。所以他立刻问道:\"残魂前辈,你刚刚说这天机残奕棋局已经认我为主了,那这部残奕棋局,到底有什么用?\"

眼下,柳航深知自己最大的依仗还是残奕,而他最应该做的,也是尽快彻底的了解残奕,进而利用残奕,真正增强自己的实力。

残魂很满意柳航的态度,不过并未立刻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之前你已经接触过残奕的能力,以你的理解,你觉得残奕的作用是什么?\" 第四章柳航想了一下,结合那天夜晚自己看到的神奇情景,以及后面利用残奕战胜叶琳琅的经历,总结道:\"我所理解的残奕的作用,一是疗伤,二是能够演化出无数功法和武技,并且拥有在战斗中演化敌人武技的能力。通过这种演化,对手的招式在我眼中仿佛变慢了,从而能让我轻易找到破绽。\"

残魂轻\"嗯\"了一声,随即道:\"你的理解还算可以,不过……全错了。\"

\"啊?呃……\"

柳航顿时无语,这残魂也太埋汰人了,自己全说错了,他竟然说还算可以。不过他马上就请教残魂,残奕的真正能力是什么。

残魂道:\"首先你说的第一点,那只是你激活残奕让它认主的时候,你身上刚好有伤,残奕才会将自身能量反馈给你替你疗伤。这只是偶然现象,并非残奕的能力。\"

柳航听了,略有失望,看来以后是别想用残奕疗伤了。

残魂接着道:\"至于第二点,你虽然说错了,但错的并不算离谱。天机残奕棋局,并不是让对手的招式变慢,而是在对手出招的一瞬间,甚至还没有出招的时候,就提前演化出对方将使用的招式。\"

\"这个能力,叫做料敌先机。先机,这才是残奕的真正能力!\"

\"先机?\"

柳航反复琢磨这这个词,先是不解,随即心头渐渐明悟。

自己所看到的那些黑白小人,并不是在脑海中模仿对方的招式,而是通过提前预判,演化出了对方的招式。

自己提前在脑子里看到了对方的招式,把握住了先机,这才会觉得对方的招式变慢,才会游刃有余,觉得对方的招式好接!

一切的奥妙,尽在\"先机\"二字,这才是残奕的精髓。

柳航恍然地说道:\"料敌先机,然后先下手为强,这不正是与棋道相合吗?下棋也是如此,能够提前预判到对方下一步甚至后面几步的落子,自然能够占据先机,进而获胜!\"

听了柳航这话,残魂不禁惊叹出声:\"很好的悟性,天机残奕棋局中的先机,正是从棋道中发展而来的,你能自己想透这点,更说明你与残奕有缘!\"

\"多谢前辈夸奖,我也是瞎猜瞎蒙的而已。\"柳航并不得意,而是态度无比谦逊,他知道志存高远是一回事,但脚踏实地却更为重要。

\"前辈,关于天机残奕棋局,我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残奕认我为主之后,我曾看到无数的黑白棋子化作小人偶,这些人偶演练出无数的功法、武技,那些功法和武技,又是怎么回事?\"

\"呵呵,那些功法武技,都是天机残奕棋局的战斗记录。\"

\"战斗记录?\"柳航不解。

\"没错,那些功法和武技,都是历代天机残奕棋局的主人与敌人对战的时候,残奕自动记录下来的。所以每一套功法、每一种武技,都代表着一场惨烈的大战,是一部完整的战斗记录!\"

柳航暗暗心惊,他万万没想到,那数不清的黑白小人偶演练的功法和武技,竟然都是曾经敌人的招式。

那些功法和招式都是如此强大,却都是敌人的招式,能与这样的敌人为敌,也可见历代天机残奕棋局的主人是多么强大。

\"我也要像那历代残奕的主人一样,成为强大的存在,甚至比他们还要强大!\"

柳航心中再次暗下决心,决不能辜负了这件有着光辉历史的宝物。

不过心中的豪情壮志过后,柳航又落回残酷的现实中。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他不禁有些失落。

此刻的他,依旧是武基尽废的状态,经脉全都被毁,连真气都练不出,空有宝物和豪情壮志又有何用?

他不由得想到求助残魂,毕竟残魂是传说中的强者,也许会有办法改变这种局面。

当他说明了自身情况后,没想到残魂十分轻松的说道:\"经脉尽废、武基被毁?这又算什么大事!\"

柳航大喜,连忙追问:\"不知残魂前辈有什么办法?\"

\"办法实在是太多了,就看你能实现哪种。我随便想到的办法,就不止十种,不过眼下有可能实现的,大概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直接找到一种天阶以上的疗伤宝药,保你所有问题全都解决,身体比以前还好。当然,这种方法你基本只能想想,别说是你,就是十三年前的我,想得到一枚天阶宝药也不算简单的事。\"

柳航听了不禁撇嘴,啥叫天阶药宝,他连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找了。

\"第二个办法,就是有踏云境以上的高手为你疗伤,也能轻松治好。只可惜踏云境强者对你来说,怕是也不好找。\"

柳航再次撇嘴,踏云境是什么样的境界,他同样没听说过,所以这个办法也可以跳过了。

现在,也就只剩下了第三个办法。

\"第三个办法,成本最低,却最为麻烦,而且最为受罪。我知道一副药方,药方上的药材都不算难找,只要找齐了药方上的药材,然后煮制成药液,便可以治疗你的身体!\"

\"真的?只要找几样药材?!恳请前辈赐我药方!\"

柳航实在是太惊喜了,如果只是找几种药材,而且都不是很难找的药材的话,他才不怕麻烦,更不怕受罪。

开玩笑,受再大的罪,能有他这三年废物时光对内心的折磨严重吗?对柳航来说,只要能够恢复自己的武道根基,任何代价都值得!

残魂十分大方,立刻说出了一份药材清单,足有十多种药材在上面。不过柳航扫了一眼清单,发现上面好几种药材他自己都知道,确实不算难买,不禁更加欣喜。

三年了,武基被废已经三年了,如今终于看到了恢复的希望,让他怎能不欣喜若狂!

\"前辈,我这就去镇上最大的药材铺,马上就能收集齐这些药材!\"

柳航迅速收起天机残奕棋局,飞也般向外冲去。不过冲出去才突然想到一件事--自己没钱!

这些药材虽然并不算珍贵,但加在一起肯定也价值不小,而自己三年以来都是废物之身,钱财之类早被其他同辈给搜刮光了,所以是身无分文。

想了想,柳航直接转了个方向向柳门中的一座别院跑去,那里正是岳思欣所住的地方。

\"思欣似乎非常有钱,现在我越快恢复武基越好,只能去先找她借点钱了。\"

御天机小说预览

御天机

御天机

御天机

御天机

御天机

御天机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御天机小说、御天机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