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暖似骄阳小说、情暖似骄阳小说免费阅读

霓裳梦颜 总裁豪门 2020-12-05 18:30:53 0 0

情暖似骄阳

情暖似骄阳小说、情暖似骄阳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4 12:06

字数: 631,200

状态: 连载中 28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情暖似骄阳小说简介:她明知道两人之间只是交易关系,却不可遏制对这男人产生了感情。当男人未婚妻出事,血型特殊,而她,刚巧也是特殊的那个人时......她捂着肚子,轻声道:“我怀孕了,如果做手术,这孩子就没了。”“姜澜,你考虑好了吗?”男人一点也不在乎孩子,无情冷酷,“要么今天你做这个手术,要么明天去监狱看你弟弟。”“好,我做。”一场手术换取永久自由,她笑的开心,在众多男人中穿梭。只是......“我后悔了。”男人扯开领带,一步步朝她逼近,“你还是乖乖呆在我的金丝笼里。”

情暖似骄阳小说预览

第一章“你睡了两年,双腿还不能下地。”姜澜快步走过来,一边给他揉着双腿,一边问:“怎么样,有知觉吗?”

姜寻点点头,“还有点麻麻的。”

见他这么说,姜澜算是松了一口气,那腿应该是没问题了。

姜寻人是昏迷不醒,不过姜澜每个星期都会来医院给他双腿按摩,不在的时候也会嘱咐护士,就怕他的腿太久不揉\/捏僵硬了。

“姐,我真的睡了两年?”姜寻想着刚刚医生见自己醒来的夸张模样,忍不住问:“可我怎么感觉才从昨天醒来似的?”

姜澜点头,说:“当时你被砍了十几刀,后脑勺那刀最致命,差点死了,还是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不过也陷入昏迷了。我跟妈不知道多担心你,生怕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闻言,姜寻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果然有道疤痕,然后看着满脸泪的姜澜,很是愧疚,“对不起啊姐,是我连累了你跟妈妈。”

“没事,你现在不是醒过来了吗?”姜澜擦掉眼角的泪,“只是小寻,你以后不要见义勇为了,你要是有事,姐怎么办?”

“我将来是要成为军人的,看别人有困难帮忙不是应该的吗?”姜寻说,“而且我也希望姐你有困难时,有陌生人能帮你一把。”

“......”

虽然弟弟的关心让姜澜很感动,不过想到这两年来,无数个艰苦的日子,她语气决绝的说:“我说不准就不准!你以后要再这么做,我就不认你了!”

“好好,姐你别生气,我都听你的。”见姜澜真生气了,姜寻赶忙哄着:“姐你不准的事,我绝对不去做,我保证!”

姜澜脸色这才好转。

护士送来营养粥,味道挺淡的,姜寻吃着有点嫌弃,不过在姜澜的硬逼下不得不吃,随口问:“对了姐,怎么就你,妈呢?”

“......”姜澜削苹果的动作顿了一下,神色复杂。

两年前,姜寻被医生宣布成为植物人,加上染上罕见的病,随时可能死亡,姜母得知哭了又哭,当晚就旧病复发,没抢救过来。

他们姐弟还在肚子里时,姜母就跟丈夫离婚了,一个人将他们拉扯大。

姜寻虽然皮,但是很听姜母的话,姜母说一他不二,这会他才醒,要是知道最亲的母亲死了,心理上肯定承受不住。

而且姜澜也承受不住再失去亲人的打击。

“妈,妈她......”

“怎么啦?”见姜澜吞吞吐吐,姜寻敏锐的感觉不对劲,也不吃粥了,眼睛紧迫地盯着自家姐姐,“是不是妈出事了?”

“不是!”姜澜下意识的否认,姜母死的事,怎么也得姜寻好起来后再说。

姜寻皱了下眉头,“那妈去哪了?”

姜澜勉强笑着,刚想说谎话先圆过去,肚子又开始绞痛了,她承受不住,两眼一翻,直接从椅子上摔下去。

“姐!姐!”见姜澜满脸苍白的倒在地上,姜寻脸色骤变,急了,但是他腿脚不便,只是疯狂按紧急铃催促医生过来。

不到一分钟,赶过来的医生护士把姜澜放到平车上推了出去。

姜寻则是跟护士要了一辆轮椅,刚要推着轮椅去找姜澜,柜子上的手机响了。

是姜澜的手机。

姜寻拿过来瞄了一眼,陆行州,也不知道是不是姐姐的同事,迟疑了下,他还是接通了电话,“你好。”

陆行州见接电话的不是姜澜,声音低沉了几分,“姜澜呢?”

“我姐刚刚晕倒了,送去急诊室了。”姜寻老实回答,又问;“你是我姐的同事吧,有重要事吗?要不要我帮你转达?”

“不用了。”

说完就利落的断了电话,倒是姜寻被他搞的有点懵。

怎么感觉姐的同事那么强势?

姜寻推着轮椅找到急诊室时,护士已经把帘子拉开,病床上的姜澜依旧脸色发白,他忍不住问:“护士姐姐,我姐怎么样了?”

“你姐怀孕了,还是双胞胎呢!”见姜寻这么有礼貌,护士就忍不住跟他多说两句,“不过你姐肚子好像被撞击过,导致胎心受损。” 第二章“怀,怀孕?!”姜寻才醒不到四个小时,还没回神呢,又得知姜澜怀孕,整个人更懵了,“那胎心受损了怎么办?”

护士颇为惋惜地说:“双胞胎有一个的胎心已经停了,不过不影响另一个的发育,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就可以了,你也不用太担心。”

“......”

护士还有事,嘱咐姜寻几句就走了,只剩下姜寻满脸纠结的看着单子。

这单子他看不懂,就是知道姐姐怀了双胞胎,一个胎心停了。

直到下午三点多,姜澜才醒过来。

“姐,你醒了?”姜寻一直在旁边守候,见姜澜醒来后,赶忙去扶她起来,又倒了杯温水递过去,“身体上有哪不舒服吗?”

姜澜摇摇头,喝了一杯温水后,肚子里才舒服多了,“可能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导致的,你才醒,还得你来照顾姐。”

“姐,你不是没休息好。”姜寻也不好隐瞒,将那张单子拿给姜澜,“医生说你怀孕了,还是双胞胎。”

姜澜被噎住,似乎是受到惊吓了,笑容僵住,“小寻,你在开玩笑吗?”

“是真的!”

姜寻表情十分认真,姜澜确信他不是说谎后,将单子接过来细细查看。

看到下面几行字时,脸比刚刚更白了。

她跟着陆行州这两年,两人不管在家里还是外面,她措施都做的十分到位,生怕怀孕他不高兴,她心里也隔阂。

这怎么就怀孕了呢,而且她还一点没发觉?

“姐,你也别伤心。”姜寻以为姜澜在为停掉的那个胎心伤感,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护士说停止发育的那个胎心不影响另一个胎心的发育,你只要这段时间好好休养,宝宝没事的。”

“小寻,我......”姜澜红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颤抖着,想说什么,却在看到姜寻关切的眼神时,什么都不敢说。

她跟陆行州的关系,一个是给钱的,一个是拿钱的,买卖而已。

姜寻要是知道她干这种事,肯定要气疯。

关键她还怀孕了!

姜寻不知道姜澜心里藏了这么多事,他以为姜澜在为失去另一个孩子伤心,一直宽慰她,还问:“姐夫在哪,要不要打电话喊他过来?”

他姐怀孕那么大的事,那个男人总该知道的吧?

“他,他在国外出差,很忙的。”姜澜勉强笑了笑,轻声道:“而且怀孕不是大事,打扰到他工作就不好了。”

“什么不是大事?”姜寻眉头一竖,不满道:“要不是他没好好照顾你,姐你也不会失去一个孩子,我要是见到姐夫,肯定狠狠教训他!”

姜澜扯了扯唇。

她怕姜寻气到头上会严刑拷问她和陆行州的事,聊着就把话题带偏,姜寻有点愣,也顺着她的话题走,愣是没怀疑什么。

推着姜寻去病房休息后,姜澜又去了一趟妇产科。

她记得很清楚,每次都有做措施,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怀了。

医生问姜澜有没有体外的时候,饶是她也忍不住脸红:“好像.....有吧。”

“那就是了。”女医生道,“避孕都不能保证百分百,更何况体外呢?多少会沾到点。不过既然怀了,你就安心养胎,你自己也说了,月经不调,典型的宫寒症状,基本很难怀孕了,你要是不想要,下次想要都没机会。”

一番话说的姜澜脑袋都大了,直到出去,脑海里还回响着医生的话。

她要是交个正常男朋友,怀了肯定要生,但是她跟陆行州又不是那种关系,别说他的意思,这孩子她都不敢贸然留下。

可是她身体不好,如果流了,以后结婚了,真生不出孩子怎么办? 第三章“姜小姐。”

姜澜正苦着脸发愁,冷不丁听到有人喊自己,一抬头,发现是陆行州的贴身司机何叔朝自己走了过来。

“何叔,你怎么来医院了?”姜澜极快地将单子藏到身后,笑着问:“陆先生出差回来了吗?”

何叔点点头,说:“陆先生中午才回来的,给姜小姐你打过电话,知道你晕倒后,派我过来看看。姜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小毛病而已。”既然是何叔来接,那姜澜就不得不走了,“您要不在外面等等我,我处理下事情,很快就跟着您回去。”

“好的。”

何叔去外面等,姜澜则是回去病房收拾东西,告诉姜寻明天来看他,“晚上护士来了,记得做康复训练,听到没?”

“知道了。”姜寻点头,又很期待的问:“姐,你明天做饭给我吃吗?”

姜澜白了他一眼,“想得美,好好吃粥!”

姜寻撇了下嘴巴。

这段时间他要是天天吃那种粥,没准腿还没恢复就先饿晕了!

回去的时候,姜澜顺路去超市买了新鲜蔬果,进公寓后,就见陆行州正站在落地窗边讲电话,说的英语。

一口纯正的伦敦腔,低沉撩人。

他穿着黑色西裤和白衬衫,衬衫袖口微微挽起,露出一截手腕,简单的穿着却透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让姜澜有些挪不开眼。

这男人不光有钱,年轻还长得帅气,不知道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而她刚刚竟然萌生了想要跟他在一起的想法!

想到那些荒唐事,姜澜很是惊悚。

陆行州回头看了她一眼,姜澜则是很快地提着菜去厨房,心砰砰跳。

姜澜啊姜澜,你拎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吗?

姜澜知道陆行州不喜欢吃辣,做的菜都很清淡,白灼虾,海带汤,做好的几个菜一端到餐桌上,满满的香气都蔓延开来。

刚巧陆行州也打完了电话,早就饥肠辘辘,坐下吃饭。

饭菜非常可口,男人吃着,脸上浮现一抹薄薄地笑,似是夸赞姜澜:“没想到你平时拍戏那么忙,厨艺倒越来越好了。”

“那是我对陆先生你足够关心。”姜澜弯了下红唇,“再说了,把陆先生照顾好是我的责任,拍戏是次要的。”

闻言,陆行州多看了她两眼,这会的眼神赤\/裸裸的,毫不掩饰。

姜澜一看就知道是啥,庆幸自己坐在他对面,不然餐厅又成一片狼藉了。

“吃虾吃虾。”她将剥好的虾放到男人碗里,企图找话题敷衍过去:“陆先生你上次说带我去南城,是有事要我帮忙吗?”

陆行州嗯了一声。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姜澜的问题,只是道:“我之前给你打电话,一个自称你弟弟的男人接的,说你在医院晕倒了。”

“真是我弟弟,不是别人。”他这么问,姜澜就知道他起疑了,就说:“我弟弟之前受了重伤,一直昏迷着,这两年都躺在医院。这本来也不是大事,所以我就没告诉你。”

闻言,陆行州眉头微微挑起,似是明白了什么,盯着她的眼神越发深沉,“所以这两年你从我这拿的钱,都耗在你弟弟身上了?”

“是,是啊.....”姜澜看了男人一眼,心里有些忐忑。

为什么他要这么问,难道是在怀疑她话里的真假吗?

“陆先生,你要是不信......”姜澜犹豫不决,刚想说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跟弟弟去验血,结果才开口,话就被男人打断了。

“钱不够就跟秦岩拿。”

秦岩是陆行州的特助,之前来公寓送文件时,姜澜见过两次。

姜澜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她以为男人是怀疑自己在外包\/养小白脸啥的,却不想是怕她缺钱,开口给了这么大一个权限,心里有一块感觉暖暖的。

晚饭后,陆行州又接了一个电话,似乎是重要事,去书房处理了,姜澜则是去浴室帮他放洗澡水,抽空吃了医生开的安胎药。

不管这孩子拿不拿,至少现在她得保住。 第四章等陆行州忙完回来洗澡,姜澜像往前一样给他捏肩按摩,因为穿着睡裙,活动幅度又大,没一会睡裙就被打湿了。

“我出去帮你拿浴袍。”姜澜想借机出去换睡衣,人刚起来,陆行州就伸手一拽,她整个人就跌进浴缸,趴在他胸膛上。

男人落在她脖子。

姜澜两手攀上他的肩膀,直到被他某处抵着时,脑子才恢复了一丝清明。

“这,这几天不行......”姜澜用力推着他,可没忘记医生的嘱咐,这段时间要好好养身体,嘟哝着:“我那个来了......”

她知道陆行州有轻微洁癖,她这么说后,他肯定不会碰她的。

果然,陆行州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脸色阴沉,连带着口气都不悦:“我记得你不是一直是月底来的吗,提前这么多天?”

姜澜点头,支支吾吾道:“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所以......”顿了顿,她提出建议,“要不,我用手?”

“......”

在男人阴沉的脸色下,她麻溜的滚出浴室。

陆行州泡完澡出来后,姜澜伺候他穿浴袍,捏肩捶背,软着声音又是撒娇又是拍马屁,男人脸色才渐渐好转。

“陆先生,你带我去南城做什么?”姜澜一边给男人捶背,一边问:“是不是有事要我帮忙?”

这两年来,偶尔她会陪着陆行州去出席一些酒会,都是私密性很强的。

她以为这次陆行州又找自己帮忙。

陆行州没说话,只是伸手将女人脸颊边的秀发别到那小巧耳后,女人漂亮的五官上嵌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眼波流转间像会勾人的妖精。

两年了。

这女人跟着他两年,身材从当初的婴儿肥出落得的越发窈窕,乖巧温顺,知道他要什么,从不越规矩,不知道多讨喜欢。

他就喜欢这种温顺听话的,只要身体上不厌烦,能一直养着。

只是......

如果不是惜恩血型特殊,而姜澜又跟她同血型,就连肾源匹配度都那么高,他也不想姜澜去做那个手术。

“你不是身体不好吗,我带你去检查下。”想到手术的事,面对姜澜,陆行州话里多了几分温柔,“我有个朋友在国外学医,专攻妇产科,现在在南城市医院上班,到时候让他帮你看看。”

他温柔的嗓音让姜澜受宠若惊。

这两年来,陆行州偶尔会对她很温柔,只是从没哪次像现在,把她抱怀里,说话那么温柔,简直跟床上的判若两人。

姜澜手悄悄在肚子上摸了摸,心想如果做身体检查的话,她怀孕的事肯定会被爆出来,到时陆行州会是什么态度?

“怎么了,嗯?”将姜澜不说话,男人捏了捏她的脸颊,“不想去?”

“没有。”姜澜扬唇笑了笑,搂着他的脖子,轻声道:“陆先生那么好,关心我的身体,我怎么会不去呢,只是太高兴了。”

怀孕的事,还是等检查后他自然知晓吧。

姜澜窝在陆行州怀里,对他的表情看不见,甚至不知道,自己说这话时,男人眼帘微垂,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姜澜再去片场时,立刻调昨晚的监控来看。

不过因为洗手间那块是死角,进出的人也多,压根找不到她当时是被谁推的。

姜澜才来这个剧组,认识的人也不多,就谈不上跟谁结仇,加上拍戏时,薛佳凝时不时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她大概能猜到是谁了。

姜澜也不动声色,等薛佳凝去洗手间后,悄悄尾随。

薛佳凝一进小格子间,她就把洗手液全洒到那个小格子间的地砖上,做好这一切后满意地离开。

情暖似骄阳小说预览

“你睡了两年,双腿还不能下地。”姜澜快步走过来,一边给他揉着双腿,一边问:“怎么样,有知觉吗?”

姜寻点点头,“还有点麻麻的。”

见他这么说,姜澜算是松了一口气,那腿应该是没问题了。

姜寻人是昏迷不醒,不过姜澜每个星期都会来医院给他双腿按摩,不在的时候也会嘱咐护士,就怕他的腿太久不揉\/捏僵硬了。

“姐,我真的睡了两年?”姜寻想着刚刚医生见自己醒来的夸张模样,忍不住问:“可我怎么感觉才从昨天醒来似的?”

姜澜点头,说:“当时你被砍了十几刀,后脑勺那刀最致命,差点死了,还是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不过也陷入昏迷了。我跟妈不知道多担心你,生怕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闻言,姜寻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果然有道疤痕,然后看着满脸泪的姜澜,很是愧疚,“对不起啊姐,是我连累了你跟妈妈。”

“没事,你现在不是醒过来了吗?”姜澜擦掉眼角的泪,“只是小寻,你以后不要见义勇为了,你要是有事,姐怎么办?”

“我将来是要成为军人的,看别人有困难帮忙不是应该的吗?”姜寻说,“而且我也希望姐你有困难时,有陌生人能帮你一把。”

“......”

虽然弟弟的关心让姜澜很感动,不过想到这两年来,无数个艰苦的日子,她语气决绝的说:“我说不准就不准!你以后要再这么做,我就不认你了!”

“好好,姐你别生气,我都听你的。”见姜澜真生气了,姜寻赶忙哄着:“姐你不准的事,我绝对不去做,我保证!”

姜澜脸色这才好转。

护士送来营养粥,味道挺淡的,姜寻吃着有点嫌弃,不过在姜澜的硬逼下不得不吃,随口问:“对了姐,怎么就你,妈呢?”

“......”姜澜削苹果的动作顿了一下,神色复杂。

两年前,姜寻被医生宣布成为植物人,加上染上罕见的病,随时可能死亡,姜母得知哭了又哭,当晚就旧病复发,没抢救过来。

他们姐弟还在肚子里时,姜母就跟丈夫离婚了,一个人将他们拉扯大。

姜寻虽然皮,但是很听姜母的话,姜母说一他不二,这会他才醒,要是知道最亲的母亲死了,心理上肯定承受不住。

而且姜澜也承受不住再失去亲人的打击。

“妈,妈她......”

“怎么啦?”见姜澜吞吞吐吐,姜寻敏锐的感觉不对劲,也不吃粥了,眼睛紧迫地盯着自家姐姐,“是不是妈出事了?”

“不是!”姜澜下意识的否认,姜母死的事,怎么也得姜寻好起来后再说。

姜寻皱了下眉头,“那妈去哪了?”

姜澜勉强笑着,刚想说谎话先圆过去,肚子又开始绞痛了,她承受不住,两眼一翻,直接从椅子上摔下去。

“姐!姐!”见姜澜满脸苍白的倒在地上,姜寻脸色骤变,急了,但是他腿脚不便,只是疯狂按紧急铃催促医生过来。

不到一分钟,赶过来的医生护士把姜澜放到平车上推了出去。

姜寻则是跟护士要了一辆轮椅,刚要推着轮椅去找姜澜,柜子上的手机响了。

是姜澜的手机。

姜寻拿过来瞄了一眼,陆行州,也不知道是不是姐姐的同事,迟疑了下,他还是接通了电话,“你好。”

陆行州见接电话的不是姜澜,声音低沉了几分,“姜澜呢?”

“我姐刚刚晕倒了,送去急诊室了。”姜寻老实回答,又问;“你是我姐的同事吧,有重要事吗?要不要我帮你转达?”

“不用了。”

说完就利落的断了电话,倒是姜寻被他搞的有点懵。

怎么感觉姐的同事那么强势?

姜寻推着轮椅找到急诊室时,护士已经把帘子拉开,病床上的姜澜依旧脸色发白,他忍不住问:“护士姐姐,我姐怎么样了?”

“你姐怀孕了,还是双胞胎呢!”见姜寻这么有礼貌,护士就忍不住跟他多说两句,“不过你姐肚子好像被撞击过,导致胎心受损。” “怀,怀孕?!”姜寻才醒不到四个小时,还没回神呢,又得知姜澜怀孕,整个人更懵了,“那胎心受损了怎么办?”

护士颇为惋惜地说:“双胞胎有一个的胎心已经停了,不过不影响另一个的发育,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就可以了,你也不用太担心。”

“......”

护士还有事,嘱咐姜寻几句就走了,只剩下姜寻满脸纠结的看着单子。

这单子他看不懂,就是知道姐姐怀了双胞胎,一个胎心停了。

直到下午三点多,姜澜才醒过来。

“姐,你醒了?”姜寻一直在旁边守候,见姜澜醒来后,赶忙去扶她起来,又倒了杯温水递过去,“身体上有哪不舒服吗?”

姜澜摇摇头,喝了一杯温水后,肚子里才舒服多了,“可能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导致的,你才醒,还得你来照顾姐。”

“姐,你不是没休息好。”姜寻也不好隐瞒,将那张单子拿给姜澜,“医生说你怀孕了,还是双胞胎。”

姜澜被噎住,似乎是受到惊吓了,笑容僵住,“小寻,你在开玩笑吗?”

“是真的!”

姜寻表情十分认真,姜澜确信他不是说谎后,将单子接过来细细查看。

看到下面几行字时,脸比刚刚更白了。

她跟着陆行州这两年,两人不管在家里还是外面,她措施都做的十分到位,生怕怀孕他不高兴,她心里也隔阂。

这怎么就怀孕了呢,而且她还一点没发觉?

“姐,你也别伤心。”姜寻以为姜澜在为停掉的那个胎心伤感,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护士说停止发育的那个胎心不影响另一个胎心的发育,你只要这段时间好好休养,宝宝没事的。”

“小寻,我......”姜澜红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颤抖着,想说什么,却在看到姜寻关切的眼神时,什么都不敢说。

她跟陆行州的关系,一个是给钱的,一个是拿钱的,买卖而已。

姜寻要是知道她干这种事,肯定要气疯。

关键她还怀孕了!

姜寻不知道姜澜心里藏了这么多事,他以为姜澜在为失去另一个孩子伤心,一直宽慰她,还问:“姐夫在哪,要不要打电话喊他过来?”

他姐怀孕那么大的事,那个男人总该知道的吧?

“他,他在国外出差,很忙的。”姜澜勉强笑了笑,轻声道:“而且怀孕不是大事,打扰到他工作就不好了。”

“什么不是大事?”姜寻眉头一竖,不满道:“要不是他没好好照顾你,姐你也不会失去一个孩子,我要是见到姐夫,肯定狠狠教训他!”

姜澜扯了扯唇。

她怕姜寻气到头上会严刑拷问她和陆行州的事,聊着就把话题带偏,姜寻有点愣,也顺着她的话题走,愣是没怀疑什么。

推着姜寻去病房休息后,姜澜又去了一趟妇产科。

她记得很清楚,每次都有做措施,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怀了。

医生问姜澜有没有体外的时候,饶是她也忍不住脸红:“好像.....有吧。”

“那就是了。”女医生道,“避孕都不能保证百分百,更何况体外呢?多少会沾到点。不过既然怀了,你就安心养胎,你自己也说了,月经不调,典型的宫寒症状,基本很难怀孕了,你要是不想要,下次想要都没机会。”

一番话说的姜澜脑袋都大了,直到出去,脑海里还回响着医生的话。

她要是交个正常男朋友,怀了肯定要生,但是她跟陆行州又不是那种关系,别说他的意思,这孩子她都不敢贸然留下。

可是她身体不好,如果流了,以后结婚了,真生不出孩子怎么办? 情暖似骄阳

情暖似骄阳

情暖似骄阳

情暖似骄阳

情暖似骄阳

情暖似骄阳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情暖似骄阳小说、情暖似骄阳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