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爱霸道总裁最新章节_小说虐爱霸道总裁在线阅读

热欲 总裁豪门 2019-08-28 03:48:59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虐爱霸道总裁》免费阅读!《虐爱霸道总裁》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主要讲“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对不起,而你是对我说的最多的那个人。安意欢你有什么理由让我不讨厌你。”她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指甲陷入指腹,形成了一个凹陷,痛吗?她好像并没有感觉,更多的是麻木,但是他的话却让她的心纠痛了一下。她咬着嘴唇,低沉不语,身体总是挪向他最远的地方。“这个孩子,必须打掉!”他坚定的说道。安意欢惊恐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个也是你的孩子,你对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求你不要对我们的孩子也这样的残忍。”过了好久他才说了一句让她无比羞耻的话,“我怎么知道这个孩子就是我的。”

虐爱霸道总裁小说试读:

现在已经半夜,安意欢让张妈先回去睡觉,她照顾他就好了。

张妈离开前忍不住说道,“夫人,在你没有进入这个别墅之前,先生从来没有带过来一个女人进来,刚才徐小姐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安意欢苦笑了一声,他带不带其他女子进来,又有什么关系,现在的他对她只有恨意。还不如彼此放手,不要互相折磨了。

顾城皓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她的体型很小巧,被他压的半弓着身体,扶着他上了楼梯。

帮他脱掉汗湿的衣服,却发现上面有一个嘴唇印,指拇蹭了一下,红色印在皮肤上。神色微变,有些悲凉,将西服挂在了衣架上面,让他躺在了床上,又端来了药汤给他喝。她让他的身体靠在自己的怀里,将碗放在他的嘴边,说道:“喝一点药汤,会舒服一点。”

他视线模模糊糊的,鼻尖的药味让他的眉头锁了起来,眼眸变得狠戾,一挥掌,药汤被摔在了地上,碗被摔碎了。安意欢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懵住了,顾城皓冷笑的看着她,“想要下药毒死我?安意欢你原来这么这么狠毒!”

她身体僵硬的看着他,她不过是为他熬了药汤,为什么又将他惹怒了起来。

这次她学乖了走到浴室拿来了干毛巾收拾地板,在拿毛巾的时候,自己的腰猛然间被人搂了起来,一股浓重的酒味充斥着鼻尖,让她的胃难受不易。

她试图扳开他的双手,小声道:“城皓,你先放开,地板脏了,我要清扫地板。”她越是挣扎,他越是将她搂的更紧。

顾城皓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颈窝处,湿润的唇落在她的锁骨处,安意欢被迫仰起了脖子。粗喘的呼吸声夹杂着酒精味,她撇开了头,躲过他的侵略。

“城皓,不要,不要~”

顾城皓啃咬着她雪白的肩膀,被酒精催眠的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她,一个侧转,他将她抵在墙壁上,安意欢背靠在冰冷的瓷砖上,肩膀被顾成皓钳住,动弹不得,他的一双眼睛,燃起了起了一层怒火,“说,今天你是不是乖乖的待在家里的,嗯?”

安意欢被他捏住了下巴,惊恐的看着他,“没,没有,我哪里都没有去。”她拼命的摇头,但是她的回答,顾城皓显然很不满意,指尖的力气更加大了,安意欢痛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你今天没有见到别人?”

这样的问题,安意欢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被他问一遍,她习以为常,但也恐惧不安。

“没有。”

“好,好,安意欢你什么时候说谎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还是说你本来就是一个爱说谎的人。”他将她往旁边一丢,如同对待一个令他作恶的东西。

安意欢跌坐在浴缸里,看着他慢慢的靠近,身上的每一条神经都在排斥着,恐惧着。

“你知不知道你很脏。”他带着一抹嘲讽的看着她,将花洒拿在手里,站在她的旁边。

“你想要做什么,城皓,我求你别这样~”她拉着他的衣服,她害怕的看着他的举动。顾城皓却没有半点的表情,安意欢抱着胳膊不断地缩在墙角。

他看到她面对自己害怕的模样,再看看她对着别的男子笑的如此的灿烂,是不是除了他,她可以对任何的男人讨笑着。她就这般下贱,顾城皓手臂一挥,摆放在洗漱台上的护肤品全部被他扔在了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挑战着她敏感的神经。

他低头看着地上的瓶子,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在安意欢胆颤的时候,他捡起地上的瓶子狠狠的扔向了头顶的灯泡。

哗啦之间,破碎的玻璃倾洒下来,灯芯闪烁了一下,随即灭了。只是那些颗颗粒粒全数的落在了安意欢的身上。

浴室里只有一盏微弱昏暗的灯光,透过镜子看着眼前的一切让人以为这是一场恐怖电影。

幸好她卷缩成一团,但是光滑的背上插上了一颗颗细小的玻璃,密密麻麻的,渗出了红色的液体。

顾城皓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里面的手电筒,让光线直接照进她的眼里,刺目导致她片刻的眩晕,他收起了手机,重新拿起了花洒看着她说道:“我将你洗干净。”

他的话刚落下,花洒被打开,冰冷的水往她的身上洒去。她的睡衣一直都是单薄的白色吊带裙,透明的能隐约看到里面的肌肤。水打湿了衣服,冰凉充斥着全身的细胞,浑身冻得瑟瑟发抖,她将自己卷缩成一团,房间内还开着冷气,这凉水就像冬天里冰湖里面的水,刺骨而寒冷。

她的嘴唇发紫,脸蛋发白,头发贴在身上,而那件白色的睡衣几乎就像没穿的一样,牙齿在打架,好冷,她真的好冷,肚子也好痛。

顾城皓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进入了浴缸里面,安意欢感受到了一片的阴影,吓得瞪大了眼睛,站起来想要逃跑。

但是她刚站起来,顾城皓就将她重新压倒在浴缸里面。

“你应该知道对我说谎的后果。”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而她就是他口中的食物,逃不掉的猎物。

“我,我错了,求求你,不要这样。”她不应该隐瞒的,这里是他的地方,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内,没有什么能逃过他的眼睛。

但是她害怕因为自己而迁怒到别人,只要和她说过几句话的人,他总有办法让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只是听闻他让那些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落魄不堪。

“安意欢你不是喜欢钱吗,现在你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你还有什么理由背叛我,一次不够,两次不够,我顾城皓再也不是当初任你抛弃的穷小子。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不要,那我就偏这样。”

他扯掉她身上的睡裙,啃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揉进骨子里的霸占,在她的身上不断地侵略。

头顶上的花洒洒出来热水,在雾气笼罩之下,她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就像没有了灵魂的人,眼角的泪水无声的顺着脸庞流了下去。顾城皓一番疯狂之后,停止了动作,看到她满身的疮痍,鄙夷的看着她,“我顾城皓才不会对一个肮脏的女人下手,只会让我恶心。”

他当着她的面洗了身体,裹上浴巾走出了浴室。

安意欢则是躺在浴缸里,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手臂垂在浴缸的外面,她精疲力尽,只有绝望。

但是浴缸里的水渐渐地染成了红色,触目惊心的红,安意欢被下身一阵阵的疼痛被迫找回一丝的理智,好痛,真的好痛,撕心裂肺的那种疼痛。她垂下头,看着自己浸泡在红色的血水之中,惊恐的不敢相信,她的孩子,孩子……

她拼着最后的力气走出了房间,白净的地板上拖了一地的血迹,与这冰冷的白色触碰在一起,就像死亡的召唤,可是她还不能死,她要保住自己的孩子。

“张妈~”她趴在栏杆上拼尽全力的呼救着,每喊一声,都会牵扯到自己的伤口,痛的差点昏厥。

张妈出来倒水的时候看到安意欢就想一个血捏出来的人一样,浑身的红色,吓得她立即拨打了急救电话。

“夫人,你坚持出,医生很快就到了。”张妈扶起安意欢,想让她回到房间躺下。

安意欢的手拽住她的衣服,眼里的倔强还有坚强,嘴唇被她咬破,泪水无止尽的往下流着,“救救我的孩子,不要让他离开我,救救他……”她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双手垂了下去。

“夫人,夫人,夫人!”张妈紧张的喊着她的名字。

顾城皓不在家,张妈只好等待救护车的到来,幸好房子在市中心,安意欢快速地被抬上来了救护车。

安意欢是从鬼门关被救了回来的,孩子是保住了,只是……

顾城皓接了一通电话,站在窗口看着繁华的霓虹灯,最后沉声应道:“我知道了。”

刚才的那一通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安意欢的身体非常的虚弱,若是坚持要孩子的话,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是若是将孩子打掉,那么她就有可能一辈子当不了妈妈了,而现在又不能立即打掉,她的身体负荷已经超值了。

顾城皓紧紧的握住手机,手腕处的青筋凸了出来,他眼眸深邃的看着远方,更多的是悲凉。挺拔的身姿在这一盏灯光下显得萧瑟而落寞,没有人知道他的孤单与无奈。

他轻轻的推开了卧室的房门,房间内只开着一盏灯光微弱的小灯照在床头。床上的女子脸色憔悴,眼角处还有一道泪痕,她半曲着身体就像一只担惊受怕的兔子。

顾城皓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她,为她拂去脸上的碎发,年少的他一直希望能给予她快乐,而现在她的快乐被他一手摧毁。如果当年她没有那么的决绝,那么的残忍,或许现在的他们就像普通的夫妻一样为了一些生活的琐事而烦恼,更不会视对方为敌人。

安意欢的睫毛动了一下,他立即收敛了目光,转过了身体不再看她。

她的睡眠很浅,只要有一点的动静她便能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床头坐着一个人,惊吓的叫了一声。

“是我。”顾城皓侧过身体看着她。

她反而更加的害怕与防备,双手握住棉被,眼睛如同受惊的小鹿。

他眼底闪过一丝不忍,随即化开,掀开了被子,“这是我的床,你有必要大惊小怪的吗,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的勾当害怕被我发现。”说出口的话总是带着刺,刺入别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安意欢没有说话,给他让了位置,自己只睡着一小块的地方,翻一个身就会掉到了地上。

两人侧着身子,都没有睡觉,房间里的灯光就像是萤火虫闪烁的光芒,微弱且柔软。

争吵是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安意欢一天的时间,一大半都站在窗口发呆,让她唯一有一点开心的是顾城皓去上班了,离开了这个房子。和他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她透不过气来,明明当初是那么相爱的两个人,现在只要一看到他,身体就不禁的发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愧疚,顾城皓在她面前的时间变得长了些,对她而言却是苦难。

“张妈呢,平时都是她送粥上来的?”她躲避着他的视线,掩盖住内心的害怕。

顾城皓穿着一件休闲服,这个点他应该去上班了,现在手里却端着一碗粥坐在安意欢的床头。声音听不出起伏,淡漠道:“张妈在楼下忙,粥快凉了,吃了吧。”

她看着眼前的碗,顿了一下,他是喂她吃吗,纤长的手指拿着汤匙搅拌着粥,气定神闲,完全没有将碗递给她的意思。

“我可以自己来的。”她犹豫了一下小声的说道。

他抬眸看着她,眉毛半蹙,反咬一口,“你想要我喂你?”

安意欢脸色微囧,她是误会了她的意思还是故意的捉弄,摇摇头,解释道:“不是的,我是想自己端着碗。”说着便从他的手中抢走了碗。带着心虚的心理,直接舀了一勺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烫~”急着拿水,但是牵扯到了伤口,引来一阵的剧痛。

顾城皓扶额,从她的手里拿走了碗,又将温水递给了她,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鲁莽的性格还是没变,嘴角处默默的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过去了半个月,安意欢的身体得到了一些恢复。

“夫人,你买的秧苗到了。”张妈站在楼下喊道。

她缓过神来,下了楼,看到张妈手里拿着一棵小苗,绿油油的,她接到了自己的手中来,担心道:“现在已经是深夏了,这个可以养活吗?”

“这个秧苗分早苗、当季的,晚苗,夫人你这个就是晚苗,可以种植活的。”

“是吗?”她小声的怀疑了一下。

她的天地只在于这个别墅之内,踏入了院门之外,顾城皓就会知道。前些天上网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一个小孩子坐在西瓜里啃西瓜,模样呆萌可爱,她的整颗心都化了,才托张妈买了西瓜苗,秧苗会比种子的成活率高一些。

安意欢在前院里开始种植西瓜苗,隔着一条铁门,她看到在路边玩耍孩子,顶着烈日好像也不是那么的热。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虐爱霸道总裁】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