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总心系俏佳人最新章节_小说冷总心系俏佳人在线阅读

橘虞初梦 总裁豪门 2019-08-28 14:55:31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冷总心系俏佳人》免费阅读!《冷总心系俏佳人》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主要讲莫名被结婚?OK,她认了,可是被诬陷赶出来是几个意思?这个梁子她结了!势必要攒够钱跟这个没有风度的男人离婚!自此,她的人生一团糟糕,尤其是在遇到那个毁了她清白还想用钱羞辱她的男人,变得更加地脱离她的轨迹。霸道,强词夺理,威胁,这些令人无法忍受的东西,他用在她身上的时候,总是让她无处可逃,只能妥协,就这么被吃得死死的。究竟是冤家路窄?还是命中注定?

冷总心系俏佳人小说试读:

“唔,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还是有原则和有自尊的。”双手负背,夏晓敏来回走动,一副老成的模样,很是负责任地告诉钟洛展。

“办没办,看新闻我就知道了,如果你没管住,我有的是办法把你抓出来,让你一辈子没办法再开口。”

然而,钟洛展并没有遵从自己的所想,淡淡地开口,语气平静地说着如此惊悚的话。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夏晓敏承认,真的被这番话给吓得小心脏扑通乱跳。

再次感受到来自钟洛展那股无可忽视的阴冷气场,和她的威胁比起来,夏晓敏相信,他真的会有办法让她没办法再开口。

“钱我付了,事儿你得办,酒,你也得陪我喝。”既然给了钱,钟洛展当然不会白白地让钱就这么流走。

“呃,好吧!就喝一杯,一杯啊!”承诺在先,夏晓敏不会找理由推辞,只是她酒量不好,虽并不是什么一杯倒,但三四杯酒精浓度稍微高一点的就可以让她彻底变成猪,睡得不省人事了。

“嗯。”钟洛展也不强人所难,这个邀酒,不过是让彼此认识认识,让他深入了解一下自己的这个猎物。

跟随在钟洛展的身后,他熟门熟路地找到了豪尔的深夜酒吧,里边光线不大明亮,到处闪烁着的是五颜六色的灯光,轻快而节奏感颇强的音乐旋律响彻整个酒吧。

舞池里一众人扭动着自己的腰身,释放自己的压力和展示自己的魅力,在这里,可以忘却白天的那个自己,每个人都为了追求快乐而来。

说实话,夏晓敏还是第一次来到酒吧这样的地方,从家里破产开始,刚上大学的她不得不辍学来到豪尔工作,每天在厨房里穿梭忙碌,下了班,就回到自己的宿舍学习。

她没办法上大学,于是只能凭着自学,让自己的知识更加丰富,下班后的生活,可以说是枯燥无味。

犹似刘姥姥进大观园,初体验的夏晓敏对眼前新奇的一切充满好奇而忌惮。

对于酒吧这个地方,她听过很多人说过它的好与坏。

当你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来这里,就可以释放压力,忘却烦恼,只沉浸在自我的快乐里,听着就像嗑药吸毒一样,夏晓敏那会儿,觉得这个说法很夸张。

然而如今看来,这样的说法也并非是空穴来风,全无凭据。

身处这样的氛围里,的确很容易受到感染。

另一方面,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而且可能存在一些黑色交易,稍有不慎,遇人不淑,深陷其中,说不定就迷失了自己。

相对于前者,夏晓敏更加倾向于第二种说法,过度的释放,有时候可能就容易迷失自己,她不想让自己放松,一旦享受了松懈的甜头,就不会再想要努力了。

此时因为钟洛展的关系,她有幸来到豪尔的深夜酒吧见识,为了不打扰到酒店的住客,酒吧是建在地下的,隔音效果也不错,平日只有过了12点才开放。

听闻客如云来,每天这里都挤得满满的,水泄不通,开始夏晓敏还觉得夸张,现在亲眼目睹,甚至还认为,形容得不够贴切。

害怕在这里走丢,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的,虽然她相信豪尔不会允许有什么黑色交易存在,可这里的人是实实在在地来自四面八方,都是陌生人,难保这里边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人物。

万一被人拐走了,那她就真的得不偿失,于是紧跟在钟洛展的身后,瘦小的身体在扭动的人群中拼命地挤过去。

无奈一群人的力量总是比她一个弱女子强太多,看着走在自己跟前愈来愈远的身影,心中惶恐不安的夏晓敏连忙伸手去抓住他衣服的尾巴。

往前迈开步子,钟洛展忽然感到有一股力量拉着他,回头望去,对上正被人群挤在中间进退两难的夏晓敏可怜兮兮的求助眼神。

一刹那,钟洛展感觉夏晓敏就像是一只可怜的流浪狗正等着他搭救,不免好笑起来。

手往后一伸,稳稳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转身,用力地往前一拉,夏晓敏猝不及防地就撞进了他的怀里。

隔着衣服,夏晓敏能够感受到他结实的胸膛,以及那埋在衣服和胸口下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男性气息,和刚才一路过来的浓重的气味不一样,他的气息让人心安和舒适。

这出乎意料的亲近,让夏晓敏一刹那慌神,等回过魂来,她的脸像灼烧了一般的炙热而红通。

与她的害羞尴尬比起来,钟洛展也没有好哪里去。

原本以为她一眼就看穿的平庸身材,刚刚那一撞,他明显感受到了她胸前那片包裹严实的柔软,竟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丰满。

因着牵拉的动作而条件反射地把手搭在了她的腰间,不经意间滑过她的臀,能察觉到,在宽松的衣服的遮掩下,她的身材并不比林熙瑶这样的明星差半分。

一时间,钟洛展被这不小心的触碰给扰了心神,有些心猿意马。

低头看向夏晓敏,灯光下的她,面容算得上清秀,五官精致,但比起林熙瑶,不算惊艳,然而比起第一眼,她是越看越耐看。

“唔……我们还要在这儿逗留多久?”周围的人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挤压着,让本想离开钟洛展怀抱的夏晓敏没办法付诸实行。

由于害羞而不敢抬头的夏晓敏,只能低着头,忍受着和他的不断贴近。

可他的体温实在是太高了,酒吧里人又多,空气自然就稀薄,又因为尴尬而血脉沸腾,夏晓敏感觉浑身燥热,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跟我走。”被夏晓敏的声音打断了思绪,钟洛展才恍然自己竟然对这个女人动了心思!

拉着她快速地走出人群,钟洛展的脑袋依然是混乱的,一边走着,他一边在为自己失控的想法找借口。

夏晓敏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也算是个看得过去的女人,男人有生理需求,尤其是在亲密接触,气氛又这么好的情况下,动点心思很正常啊!

再说了,他的女人,难道还有他不能碰的道理吗?霸道如他,钟洛展认为,既然夏晓敏是主动答应嫁给他的,那他为什么不能碰?

这般想着,钟洛展觉得,哪怕今天自己把她办了,那也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

找到了正当的理由和借口,钟洛展也就不再为刚才的想法而困扰了,带着夏晓敏来到了吧台,冲着服务员举了举手,示意要点单。

“两杯威士忌。”向来习惯了替别人做决定的钟洛展,没有询问夏晓敏的意思,擅自点了两杯他常喝的酒。

不过夏晓敏也不在意,对她来说,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是钟洛展来做主比较好,酒这种东西,除了果汁味酒精饮料,她喝过最多的,也就是啤酒了。

“威士忌,两位慢用。”服务员的效率也很快,不一会儿就把酒端上来放到他们面前了。

正愁着两人坐着尴尬,相对无言的夏晓敏,看到这杯酒简直就跟看到救世主一样,连忙拿起来,小心地闻了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才让嘴碰到杯子的边缘,慢慢地举高,小酌了一口。

“吧唧吧唧”,夏晓敏舔了几下,感觉味道似乎不错,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的钟洛展,发现在酒店后门还趾高气昂地跟他谈条件的夏晓敏,此时面对新鲜事物,却像个孩子一样童真。

“你知道吗?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已婚妇女了!还是嫁了个有钱人!可是……可是那都是迫不得已,我那个丈夫,我恨死他了!”

一杯酒下肚,夏晓敏的意识有点模糊,已经开始在说胡话了。

她身边的钟洛展也喝完了一杯,虽然也有点醉意熏熏,但比起夏晓敏,却是很清醒。

没想到酒后吐真言这话是真的,才一杯酒,就让夏晓敏对着陌生人说出她心里的想法,正好,这个想法,也是钟洛展想要听到的内容。

“哦?迫不得已?什么迫不得已?他既然有钱,很多女的都巴不得嫁给他吧?你难道不是为了钱嫁给他么?”冷笑了一声,钟洛展并不赞同她的迫不得已,认为夏晓敏是在给自己的贪婪找借口。

“屁咧!我就算穷死,我也不嫁!要不是这是爷爷的遗愿,要不是签了合约不得已,我怎么会把自己的幸福给这么糟蹋掉了!”听到钟洛展对自己的评价,夏晓敏恼羞成怒,把实情全部都倾述出来。

微微一愣,钟洛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夏晓敏会同意嫁给自己的理由,是因为他爷爷的遗愿。

合约?话里的另一个关键词引起了钟洛展的注意,想来夏晓敏的理由之一,还有这个合约,只是这合约是个什么内容?

“那个合约……”

“喂!你干嘛来问我问题啊!你问我那么多,是不是也该让我问了?”

不给钟洛展弄清楚的机会,借着酒劲,夏晓敏耍起了酒疯,让他顿时措手不及。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这个夏晓敏,喝醉酒耍起小性子来,有几分可爱。

破天荒的,钟洛展一改往日的不耐烦和霸道,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提议。

“你和那个林熙瑶,是真的吧?”因为说过收了钱就嘴巴关紧,哪怕醉酒,夏晓敏也谨记着自己说过的话,凑到了钟洛展的耳边轻语,对着他的耳朵吹了一口热风。

温热的气息拂过,顿时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某一处悸动了起来,脑袋一充血,差点儿没克制住在这个人声鼎沸的地方出丑。

仅仅是一个小动作而已,就足以让他险些失控,钟洛展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因为酒精而双颊泛着桃花红,眼神迷离的夏晓敏。

她这副模样,清纯中夹杂着一丝魅惑,倒是有几分令人欲罢不能的潜质。

“喂,你说话呀!”久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复,夏晓敏不满地嘟起嘴巴抗议。

“该死!”

夏晓敏完全放开的模样,可爱中又带点引 诱,看得钟洛展身体愈发地燥热,稍有不慎,恐怕就要在这儿揭竿而起了。

“什么该死啊?喂,你怎么都不回答我的问题?”眨巴了一下眼睛,夏晓敏仰着下巴,身体凑近,一个中心不稳,整个人都倒在了她的怀里。

酒精作用而使她身体散发出热量,整个人都是灼热的,一触碰到他,最后的一丝克制和理智都被击垮,某处躁动的地方,终于还是不安分地站立了起来。

“咦?怎么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夏晓敏感觉到下边因为这个硬硬的东西而带来的不舒服,皱起了眉头,双手撑在钟洛展的胸膛上,想要撑起自己软弱无力的身体查看一下那是什么。

粉嫩的小手抵在她的胸口,那样的柔软和触碰让钟洛展愈发地难以忍受,来自酒的后劲开始发作,霎时一阵意乱情迷。

“别动!”被夏晓敏无意识的点火给惹得火烧身,钟洛展恢复平日的霸道,伸手环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让她更加贴合自己的灼热。

“唔……不舒服……”本就被抵得不舒服的夏晓敏,如今被强迫贴着他,那硬邦邦的东西就更加地压着她,让她难受得不断地扭动自己的腰,企图摆脱那个东西。

没有思考能力的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在一点点的点燃钟洛展那股埋藏在潜意识的兽欲。

紧密的摩擦正慢慢地将钟洛展的理智磨尽,一直告诫自己这里是公众场合的他,面部因为压抑和忍受而变得扭曲,大汗淋漓。

“夏晓敏,是你自己主动的,别怪我。”他低头,在她耳边低声警告。

“唔……”然而,脑袋混沌,意识不清的夏晓敏,根本没有在意他所说的话。

既然她不回答,钟洛展就把她当做是默认好了。

抓住她的腿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腰上,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抱着她快步地走向了酒吧一处的隐秘电梯,那是只有他才能使用的电梯。

掏出西装里的卡,开了电梯前的玻璃门以后,他一个箭步就跨入了玻璃门的电梯里,等到电梯门关闭以后,钟洛展迫不及待地就吻上了身上不安分的人儿的唇。

“唔……”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夏晓敏没有太多的感受,迷迷糊糊地就接受了,扭动的身体也安分了下来,身体悬空的不安全感使她条件反射地就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刚一触碰到她冰凉而软如棉花糖般甜腻的唇瓣,钟洛展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上了,伸出舌头轻舔着,犹似小时候舔着自己最喜欢的棒棒糖。

电梯缓缓地上升着,还没有到达最顶层的酒店房间,钟洛展不满意于这样的轻舔,用舌头熟稔地撬开了她的贝齿,一涌而进,找到了她的丁香小舌,并与之缠绵了起来,口齿间都是属于她甜蜜的气息,让他留恋,沉迷。

“叮”!

到达的声音提示,电梯门一开,钟洛展和跨坐在自己腰间上的夏晓敏一路拥吻,顺手掏出房卡,他打开了房门,抱着她径直走向了床前。

身体往前一倾,带着两人重量的钟洛展一个重心不稳,和夏晓敏齐齐摔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手法利落地脱净了夏晓敏和自己身上的衣服,钟洛展在她身体的每一处都留下了印记,借着房内的光线,细致地打量了这副白皙而精致的胴体,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诱人。

看来,这个妻子,还是不错的嘛?这一刻,钟洛展有点儿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也许,可以考虑考虑奶奶的说法,把她带回去让家里人瞧瞧。

房内的气温骤然上升,混杂着暧昧的气息,意乱情迷间,大床上的两人亲密无缝地交融在了一起。

糊里糊涂的,夏晓敏就这么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他的一个挺身,给她带来了撕裂身体般的剧痛,可随之而来的,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极端愉悦的感受。

迷糊间,她似乎到达了一处云端,轻飘飘的,紧接着身体的疲惫和酒精的麻痹作用,让她陷入了沉睡。

忙活完的钟洛展,心满意足地抱着夏晓敏,与她一同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习惯了早起的夏晓敏,率先醒来,稍微动了动身体,她感觉到浑身就像被人拆散架又重装一样的酸痛,脑袋更是胀得可以,累得根本不想动弹,更不想睁开眼睛。

如此前所未有的感觉,夏晓明的记忆是她昨晚陪人去喝酒了,这是喝醉之后的后遗症,她如是认为。

至于后来怎么离开,发生什么事情,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抓不住记忆的绳索,没办法顺藤摸瓜。

闭着眼睛,夏晓敏想要起身去梳洗,不管怎样,喝断片也好,总得去上班了,她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个。

未完全醒来的她还在犯小迷糊的她,根本没有去探究自己身在何处,只是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就在宿舍里。

双手欲放在两侧撑起自己的身子,左手却不经意地触碰到了一个温热而柔软的东西,吓得她赶紧收回了手,眼睛也猛然睁开。

当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的时候,夏晓敏傻眼了,整个人犹如石化了一般,愣坐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钟洛展立体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轮廓,俊美的容貌全然落在了她的眼中,而她,奋力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搓揉自己的眼睛,直到确定眼前的不是幻觉,昨晚那个让自己陪喝酒的男人,此时真的是光膀子地睡在自己的身边。

可怜巴巴地低头看着被子遮盖下的身体,大大小小的吻痕泛着青紫,无一不是在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抓着被子捂着脸,夏晓敏没有像电视剧或者言情小说那样尖叫出声,她还不想吵醒身边的男人犯尴尬。

昨晚是喝醉酒,不省人事,她可以肆无忌惮,可是现在清醒了,她真的没办法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坦诚相见。

在心底里暗自哭泣,夏晓敏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给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而且,还是被自己撞见丑闻的男人……

想想自己昨天赚的一百万,忽然,夏晓敏有种错觉,自己的第一次,好像就这么被“买”走了,尽管她清楚,那一百万是因为什么而得来的。

可她仍然无法接受,自己竟然因为这一百万,因为答应应酬喝酒,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悔不当初,然,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默默在心里哀嚎了一番,夏晓敏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时刻观察着身边熟睡的男子,尽量把动作放轻不吵醒他。

蹑手蹑脚地把衣服穿好,细致地查看是否有东西遗漏之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吸引了她的注意。

胆颤心惊地抬头望过去,她小步地跑到了床旁,拿过手机一看,幸好只是微信信息而不是电话。

解锁屏幕,微信是陆妮发过来的,夏晓敏点了进去,对于床上的人醒来,毫无知觉。

“晓敏,你知道吗?我们酒店来了新的总裁,你知道是谁吗?钟洛展!钻石王老五!据说是林熙瑶的男友!不过也有小道消息说他结婚了,对象不是林熙瑶,是谁还不得而知,保密工作做得太严密了。晓敏,我告诉你,如果有机会,我真想给他当情 妇!”

看完这条微信,夏晓敏没有多大的想法,换个老板,只要工资别减,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

林熙瑶的绯闻男友!钟洛展!新总裁!等等,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小脑袋转不过来的夏晓敏愣了几下,终于想起来,床上的那个人,好像就是昨晚自己撞见的林熙瑶的绯闻男友……

战战兢兢地抬头看去,很不幸的,她和初醒的钟洛展玩味的眼神给对上了。

被子盖住了他腰部以下的部分,精壮而结实的胸膛完全袒露在了她的面前,钟洛展一手撑住自己的脑袋,侧着身子,目光落在了一脸惊诧的夏晓敏的身上。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冷总心系俏佳人】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