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前缘最新章节_小说错爱前缘在线阅读

霓裳梦颜 总裁豪门 2019-08-28 17:04:54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错爱前缘》免费阅读!《错爱前缘》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主要讲世人都说叶少心狠手辣,无心无情,却不曾知道。他的温柔,从来只许她一人。

错爱前缘小说试读:

“苏小姐,抱歉了,这边请吧。”叶生做了个鞠躬的姿势,此时苏以薇转头看向叶生时,她身后的叶俊睿已然高冷地上楼离开了。

她有点心惊胆战:“你们主人平时也这么高冷吗?就没有脆弱的时候?”

叶生一边带着苏以薇往浴室的方向走,一边佝偻着脖子,小心翼翼地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嘘,不可说,不可说。”

隔墙有耳。

周围的墙壁虽然密不透风,他们通过的也只是一条走廊,但别墅大宅里的仆人多到你无法想象和计数。

你说的一字一句,都会被一传十十传百,最终成为公开的秘密。

所以乱说话的下场就是,你明知得罪人了,却连道歉也没用,最终只能被整得你下次再也不敢跟人传秘密了。

苏以薇耸耸肩:“那好吧。”

看来叶俊睿不仅自己高冷,对身边的下人更是严厉得,让他们连话都不敢说。

太恐怖了。

她突然有点后悔嫁给叶俊睿了,但为了复仇,为了让那对狗男女尝到恶果,苏以薇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付出自己最纯洁的一夜。

进入浴室,她回头拘束地看向叶生:“我没带衣服过来,别墅里有备用的吗?”

她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这可是叶俊睿一个人住的地方,虽然仆人多,但女人的衣服肯定是没有的,因为像叶俊睿这么高冷气场强大的男人,刚才还逼迫她去洗澡,洗到一尘不染为止。

肯定是个有洁癖的男人。

怎么会肯让其他女人放东西在他这里呢?

没想到叶生跟变魔术似的,手里托着一套干净的睡衣:“苏小姐,快进去吧,让大少爷等久了,他脾气不好,咱俩就都有麻烦了。”

“好好好。”她拿着衣服,立马就关门,开始换下了身上的裙子。

洗澡时,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她还以为是幻觉,因为她正在用浴室,外面肯定能听到声音的,怎么还会有人来打扰?

她继续洗头,外面的敲门声却没停过:“苏小姐,您在里面吗?”

苏以薇关掉淋浴喷头,走了几步,靠近门边问道:“谁?”

“我们是专门服侍您来擦身体的,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啊?我洗澡从来都是自己洗,没叫别人帮着洗过。”苏以薇立刻用浴巾裹住身体,就怕她们突然冲进来。

“可是,是叶大少爷吩咐的,我们也不好违抗他的指令。”外面的几个仆人十分为难地说道。

“你们请回吧,我自己洗就好,如果他怪罪下来,我来担责。”苏以薇终于把那群纠缠着怎么都不肯离开的女仆给劝走了。

她一路忧心忡忡地穿好睡衣,直到缓慢地走到卧室门口,仿佛从门外就感受到了叶俊睿的气场,她突然有点不敢进去了,一直在门外踌躇着。

“站在门外做什么?当门神的话,我这里暂时不需要人。”叶俊睿的调侃,从门内不疾不徐地传来,但却如针刺般扎入她的心脏。

苏以薇现在真想逃跑,但她已经跟叶俊睿做了交易,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磨蹭地走到床边。

“能不能让我先适应一下环境,我……”

她话还没说完,叶俊睿左手本是拿着书在看,右边却大手一捞,直接把苏以薇给揽在了怀中,苏以薇吓了一跳,她尖叫着:“啊……”

叶俊睿松开书,书页瞬间失去牵制,滑落在地,堆成一叠散乱的纸张。

他将她压在身下,指尖在她的脸蛋上摩挲:“我没有时间等你去适应。既然你已经交易,将自己卖给我了,就应该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做,否则,就是违约。”

苏以薇被他压得挺疼,心想这男人虽然瘦,但很高,骨架也大,所以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压住后,连动弹一下都很困难。

他的指尖仿佛沾了春药般有诡异的魔力,所触碰之处,皆带上了酡红的酒色,她忍耐了多时的嘤咛,终于忍不住呼出声。

叶俊睿吐出一声冷笑:“真是经不起折腾的女人,这么快就忍不下了。”

他仿佛在嘲笑她的稚嫩与未经人事。

“你……”她无法反驳他,但此刻的苏以薇,实在是太害羞了,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男人其实比女人更经不起撩拨,苏以薇的呻吟和身体最单纯、最真实的反应,让叶俊睿的眼底染上了一丝欲望之色,他从胸口开始剥开她的衣服,大掌慢慢地往下游走。

突然,神秘的电话响起。

叶俊睿的手一滞,苏以薇感觉到仿佛世界都戛然而止了。她正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叶俊睿却突然翻身起床,仿佛这个电话比任何人和事,都要重要。

洞房是一对夫妻结婚之夜最重要的时刻。

如果连这件事都可以放下,那可见此通电话对叶俊睿而言,有多么重要了。

房间静得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所以当他接起电话时,那头的女人声音,苏以薇是听得一清二楚。

“阿睿,我好难受。”

“慢慢说,缓过气来,别哭。”叶俊睿的声音虽然还是如苏以薇平日听得那般冷漠,但又明显与平日不同,仿佛放轻了很多,像是在对待一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珍宝。

“我知道这两天你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了,我也知道你不爱她,你是为了我好。

但我心里就是难受,喘不过气,接连几天都噩梦,梦见你不要我了。我知道这时不该打扰你们,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我除了打给你,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诉苦了。”女人的声音甜软细糯,带着粘人的哭腔,仿佛只要是个男人,立刻会被她的声音融化,将她拉在怀里狠狠疼爱。

苏以薇手攥着被单,蜷缩起刚被他解开衣服的身子,她莫名觉得寒冷,仿佛从头到脚的彻骨之寒,深入她的心脏。

才出虎穴,又进狼窝。

苏以薇不甘地闭上了眼睛,她当初明知这又是个不爱她的男人,可冤冤相报何时了,她为了复仇,再次陷入另一个折磨。叶俊睿挂完电话后,侧过脸,并没有直视苏以薇,直视吩咐了简短的一句:“我出去一趟。”

苏以薇皱眉,她点头:“好。”

明明她没有任何资格去管这个男人,她不过是跟他做了个冷血的交易,为了复仇,这条路,都是她自己选的。怪不得别人。

但她心里很难受,如碎裂的心被人再次踩在脚底。

她闭上眼时,泪水从耳际划过。

第二日清早,她在一阵嘈杂声中醒来,迷糊地揉着眼睛时,突然一堆衣服被扔到她的脸上,她抓过衣服,坐起来,整个人都清醒了:“干什么?”

“这都几点了?还睡?我们要搞卫生了,麻烦你出去。”几个身体比较宽胖的仆人,正穿着浅灰色的制服,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苏以薇,手里拿着扫帚和拖把,房间外面有个可以推着走的清洁桶。

苏以薇坐起来,但没有立即离开床边,她穿好鞋子,双手抱臂,虽然她从来不歧视搞卫生的阿姨,但他们这么驱赶她,明显是带着恶意,冲着她来的!

“哪有为了清洁房间而把还在睡觉的人赶出去的道理?”她是喜欢跟人讲道理摆事实的。

但这群阿姨长期给富人当下等角色,肯定是要狗眼看人低的,其中一个看起更壮更胖的卫生阿姨站出来,指着苏以薇,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叶少睡过的一个性工具而已,连被称之为人的资格都没有,还想在这睡觉?叶少不留你,你就赶紧滚!”

“什么叫性工具?我都跟要结婚了……”苏以薇一脸疑惑。

这些下人却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见她不肯走,就直接放下扫把,几个粗胳膊粗腿的仆人直接把她推着离开房间。

“快走,别耽误我做工!”

“诶,你们这是干什么,放开我……”

等苏以薇被赶出来时,听见路过的几个年纪轻的仆人,窃窃私语地从她身边穿行而过:“听说昨晚是叶少跟苏小姐做那事没成,半途走了。”

“啊?不会吧。“

“真的,骗你死全家好吧。我是亲眼看见叶少风尘仆仆地离开的,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有什么事会比新婚夫妻做那种事更重要啊,难道,是苏小姐不贞洁,把叶少给气走了?”

“谁知道呢?反正我看叶少离开时脸色不好看,今早上刚听人说,昨天苏小姐还偷偷在房间里哭呢,篓子里全是她擦眼泪和擤鼻涕的纸。”

“哇,劲爆的料啊,新婚当晚就出这事?咱们叶少真可怜,摊上这么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

“诶,叶家和苏家什么关系,你们都清楚吧,苏以薇当初是叶少什么人,真是说不出口哟,不知道叶少为什么捡了个破鞋。”

“现在叶少果真后悔了吧。”

“都是那个扫把星给叶家频繁带来不幸,如果不是苏以薇,叶家也不会天天闹腾得鸡犬不宁了,叶老爷也就不会住院了。”

“恨死苏以薇了。”

这些话,全都一字不落地全都落入了苏以薇的耳朵里,她正在下楼梯,本来想眼不见心不烦,走快些,就能避开那些八卦到极点的女仆了。

没想到,她走得越快,这些女仆声音就越大,生怕苏以薇听不到似的。

苏以薇停下了脚步,她还穿着昨日被叶俊睿解开的衣服,扣上了扣子,手里拿着仆人给的新衣服,料子很高级,一看就是高定大牌主动送上来讨好叶俊睿的货。

她不想再欠他什么,这衣服,就不糟蹋了。

她攒紧了手里的衣服,抬头看向那群越说越大声的女仆,斥责道:“够了!想说什么,就一次说个干净,别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的,生怕别人听不到你们嘴巴有多臭是吧?”

那群女仆本来以为苏以薇人如其长相,是真好欺负,没想到苏以薇绝对不好惹!

她们吓破了胆,如马蜂窝里的群蜂,一溜烟就跑了,更别说跟苏以薇面对面了。

苏以薇去了叶俊睿坐镇的云森公司,刚进去,就遭到不少人的窃窃私语:“那不是苏以薇吗?”

“她最近跟咱们叶老板结婚了诶。好漂亮啊,眼睛超大颗。”

“这你就不懂豪门的水有多深了,在我看啊,她不过就是被富人玩烂了的破鞋而已。之前她不是跟叶总的弟弟在一起谈婚论嫁吗?现在又被叶总包养了。”

“可是按照叶总外貌条件,完全不需要包养女人吧?女人不跪舔他就算好的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苏以薇这才刚骂跑了那群八卦的女仆,没想到来了叶俊睿的公司,又被一群人跟观摩国宝似的,是不是眼神往她这边扫。

她走到前台,问了句:“请问你们叶总在几楼?”

“叶总很忙,凡是会面都需要预约的,你有吗?”前台秘书画着精致的职业装,身材更是无瑕可击,但眼神可是一顶一的高傲见顶。

看着苏以薇时的眼神,仿佛在看又一只试图攀高枝的丑麻雀。

苏以薇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穿的是自己的衣服,叶俊睿给的她没穿,直接扔客厅沙发上了。

以貌取人者,见识短浅。

苏以薇不跟见识短浅的人一般见识;“我是他的妻子,有事要找一下他,总不过分吧?”

“就你?哈哈……”前台秘书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她花枝乱颤一阵后,指着苏以薇道:“麻烦你好好打量一下自己,哪一点配得上我们叶总了?真是不自量力,要倒贴也不是这么个自取其辱法呀。”

苏以薇冷哼一声:“人的尊重都是互相的,你不尊重我,以为叶俊睿会放过你吗?”

“谁在这里闹事?”叶俊睿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极具辨识度,仿佛嘈杂混沌的水滩里,注入的一股清泉。

苏以薇没想到他真的来了,昨日他的冷漠离开,去找另外一个女人,可见他是有深爱的人,而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是苏以薇。

她刚才只是用叶俊睿的大名来压制一下前台,心里其实是知道,叶俊睿没可能帮她的。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错爱前缘】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