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如初:首席的落魄娇妻最新章节_小说爱你如初:首席的落魄娇妻在线阅读

栀璃鸢年 总裁豪门 2019-08-28 17:45:14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爱你如初:首席的落魄娇妻》免费阅读!《爱你如初:首席的落魄娇妻》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主要讲她曾是a市首富的女儿,他背景单薄,被她心高气傲的拒绝。事隔多年,唐柔一夜之间凤凰落毛。多年后重逢,他早己不是那个任人嫌弃的穷小子,再次见面,他势必要将多年前的羞辱讨个干净。只是当两年纠缠越陷越深,当事实的真相浮出水面,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从来就舍不得虐她。

爱你如初:首席的落魄娇妻小说试读:

吴天昊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一眼看出唐柔是一个落魄千金,倔强中仍就隐匿着那份傲气。

没有再出言不逊,而是展示出男子气概,与她把酒言欢,反而逼得唐柔不好离席,硬是喝过八杯后,这才道歉离去。

吴天昊看着对座不动声色的东方穆,目光抖了抖,东方穆无奈一笑,“她,你动不得。”

听到这话,吴天昊的嘴角反而勾起更浓厚的笑意。

这世上,还有他动不得的女人?

唐柔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正想叫车,贵气十足的迈巴赫突然突到了她的面前。

车窗摇了下来,吴天昊微眯的眼,盈满友好的笑容。

“唐小姐,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已经叫了车。”

客气中,带着清冷,似乎并没有将吴天昊放在眼里。微微侧头,直接向路边走去。

吴天昊连忙命司机跟了上去,黑沉的双眼,溢出更深厚的兴趣。

“唐小姐不会是害怕我吃了你吧?”

唐柔边走边道:“当然不是,我相信吴少是一个正人君子,不然我刚刚也就走不出包厢了。”

看似在认真回答吴天昊的问题,但一股冷到发寒的漠视感,还是深深伤到了一个大少爷的自尊。

车陡然停在了唐柔的面前,堵住了她所有的去路。带着几分浓浓的气息,再次开口。

“唐小姐如此不给面子?!”

唐柔顿了一下,回过头,毫无表情的脸上,勾起轻蔑的浅笑。

“吴少既然强行逼迫,我自然只能听命。”

迈开步伐,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一双无惧的眼,迎了上来。即使在黑夜,依旧那么洁亮。

吴天昊被她看得反而有些局促,清晰的感觉,唐柔对他的厌恶又添三分。

“唐小姐别生气,我只是不放心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独自回家。”

“谢吴少挂心。”随后对着司机干净利落的报出地址。“玉双路三十八号。”

太过强势的气息,让车厢内显得格外沉静。吴天昊几次开口,都被唐柔几个短短的音调敷衍过去。

一种来自灵魂的冷漠,让吴天昊微惧,觉得如果他胁迫了对方,恐怕她会用生命来捍卫她的尊严。

一切只能按兵不动。

但他相信,坠入凡间的天使,她必然会有致命的弱点。

车到达目的地,停了下来。唐柔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只是,手却被人紧紧抓住。一张名片塞进她的掌心,大掌得寸进尺的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揉捏了两下。

“若是有困难,随时来找我。”

唐柔抽回自己的手,一如先前,冰冷的说了一句谢谢。高傲的就像是一个势头正旺的大小姐,而不是一个沦落到夜店酒吧献技的舞女。

吴天昊失落一笑,酝酿的暴风雨渐渐的形成。

车开走了,唐柔手中的名片也随风而去,冰冷的身体,依旧没有丝毫的温度……

刚转身,打算回去,一阵疾风,带着冰窖般的凉意。唐柔片刻就被人拉到一旁,压在了黑色宾士的车盖上。双脚艰难的着地,脖子被他紧紧的捏住,呼吸瞬间不畅。

“唐柔,你就下贱到一天不被男人搞,你就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宋林成沉重的气息,打在她的身上。阴冷的眼,带着狠辣,有种要将她碎尸万段的冲动。

唐柔无惧的光芒,因为这个恶魔的出现,起了波伏,身体微微一颤,倒在车头,异常难受。

想要开口,嗓音却一点儿也发不出来;想要挣扎,四脚却被他紧紧扣住。

她唯一能够宣泄的,就只剩下眼神。凝聚的力量,挑衅着宋林成.让他手上的力度再加三分。

嘴里阴狠的骂道,“我看你到底能够有多下贱!”

宽厚的大掌,在她的身上恣意妄为。膝盖无耻的撩高她的裙摆,将她的一切耻辱,昭告天下。

远处,人影闪动,唐柔稀迹的泪水,又挤下了两滴。

这个男人,总有办法一次一次将她逼入更深沉的地狱。

眼看着远处的人马上就要走过来,宋林成依然我行我素,肆无忌惮。唐柔绝望的眸子,缓缓的闭上,打算迎来更大的羞辱。

高度的紧绷,让她完全快深受不住,就在她打算彻底晕厥过去的时候,宋林成一把扯住她的前襟,残暴的将她扔进了车里。

嘶!

衣服尽碎,疼痛传遍整个身体,但她早已经麻木不堪,所有的伤害都不及内心的羞辱。

宋林成像发了疯的野兽,横冲直闯,颠狂的在她的体内驰骋,不带丝毫怜惜,仿佛要将她彻底撕碎。

只有这样,他变。态的内心,才能够得到满足。

唐柔失去了知觉,直到一阵狂涌的疼痛,让昏迷过去的唐柔缓缓的醒来,只是醒来的情景,一如她昏迷时的恶梦,这个魔鬼,还在她的身上,无止镜的摧毁。

不将她毁得粉身碎骨,他誓不罢休。

耳边还传来,恶魔的咆哮。

“我看你还能够有多强悍的精力去招风引蝶……”一记不记后果的啃咬,再一次将她折磨得晕了过去。

唐柔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也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更不晓得她的身体是否还健全。

只知道,很痛。

痛到撕心裂肺,痛到都无法确定到底是哪里在痛。

但即便如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就会咬牙坚强的站起来。

唐柔靠着最后的毅力,爬到了浴室,看着镜子中,惨不忍睹的身体,笑了。

残花败垒,污浊肮脏。

任冰凉的水,洗刷着身上的污迹,但那一片片根本无法洗掉的痕迹,好像在嘲笑着她的异想天开。

全身滑坐在地上,无法动弹。

好不容易,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看着陌生的房间,早已经没有了探究的心情。

门,被人突然一脚踹开。

一双吃人的眼,凌迟着她的肉。体。恨不得将她生吞活拨。

“贱人,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好看。”

苏皖冲上来,扬起手,就要给唐柔一个狠狠的巴掌,唐柔精准的接住。

手虽然柔弱,却还是凭借着不服输的毅力,将对方的手腕紧紧的勒住。这绝不是在用体力抗衡,而是在用灵魂护卫着她破烂不堪的身躯。

用力一推,苏皖撞在了后面的桌了子上。疼得眉头一蹙,破口大骂。

“唐柔,你简直下贱到令人发止的地步。收了我的钱,还敢来勾引我的未婚夫,我就没有见过比你更无耻的人。”

目光看着唐柔裸露在外的肌肤,一片爱痕。苏皖全身抽痛,嫉妒到发狂。熊熊的火光,似乎要将她烧烬。

拿起水杯,用力的砸了上去。唐柔轻轻闪过,从她一闪而过的痛苦中,察觉到了某些事情。

轻轻的将浴巾卷得更紧,淡淡的轻启红唇,嘲笑道:“我是下贱,但至少我还能够用我的下贱爬上你未婚夫的床,不像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未婚妻自居,却连对方的床沿都碰不到,还真是冰清玉洁到令人佩服。”

唐柔的话,让苏皖气疯。所有她能够拿到的东西,瞬间都成为了粉碎。

嘴里只知道发狠的威胁,“你这个贱货,我今天非要撕烂你的嘴!”

苏皖不顾一切,向唐柔扑来。但她却轻轻的闪过,结果苏皖在地上摔了一个四脚朝天,疼得哇哇直叫。

唐柔冷笑,骂了两个字。“白痴。”

绕过她,打算出去找件衣服,发现宋林成正倚靠在门口,淡漠的看着两人撕杀。

波澜不惊的双眼,似乎面前的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只是在唐柔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你没资格教训她。”

地上的苏皖一见救星到了,整个人哭得更加歇斯底里。忍着痛,爬了起来,像只小可怜虫,扑到了宋林成的怀里。

宋林成不动声色的接过,墨染的眸,依旧紧紧的盯着她。

“那她更没有资格侮辱我。”

当一个人,被折磨到彻底失去所有的尊严的时候,她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再畏惧了。

宋林成清冷一笑,淡淡然然的说道:“别人对你的侮辱,也是对你下贱的一种肯定,你应该感到高兴。”

宋林成一边用手,轻轻的安慰着怀里的女人,一边用嘲讽的目光,扫视着唐柔身上的痕迹。

仿佛用眼神告诉她,那些就是你下贱的证据。

唐柔简直被逼上绝路,忍无可忍,出声吼道,“对,我就是下贱到就只是你发泄兽欲的奴隶!”

骂她下贱的同时,也认清他自己变态的本性。

宋林成却笑着勾起了她的下巴,没有丝毫温度的说道,“你说错了,在我面前,你连奴隶都不如!”

不过是一个卖掉灵魂与肉体的躯壳罢了,她不值得再拥有任何的尊严。

唐柔感觉自己卑微到连畜牲都不如,殷红的眼,已经再平静不下来。扬起手,就打算给这个恶魔一个宣泄的巴掌。

宋林成却将她轻而易举的掐住手腕,强劲的力度,似乎让她的血液都瞬间停止了流动。

一直偷偷观察形势的苏皖,见唐柔竟然要出手打宋林成,逮到机会,乘机就狠狠给了唐柔一个巴掌。

啪——!

又脆又响,本就虚弱不堪的唐柔,竟然被她直接打得摔倒在地,嘴角渗出血液,狼狈不堪。

地上的碎玻璃,恰巧就刺入她支撑的手掌,疼痛钻心,但唐柔的嘴角,却勾起了笑。

“果然是一对狼狈为奸的杂碎。”

宋林成也没有料到,苏皖竟然突然出手,而且这么重。黑沉的眼,突然跳颤了一下。

看着唐柔惨白的脸,因为染上了血,变得更加的恐怖,就像那妖冶的吸血鬼,触目惊心。

苏皖却还舍不得放手,又冲了上去,怒气横生。“贱人,竟然敢骂林哥哥,我非弄死你不可。”

高跟鞋直直的就要踢向唐柔,宋林成却一把将人拖了回来,甩了出去。

怔怔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女人,勾起她的下巴,低声警告,“只要以后乖乖听话,今天的罪,就不用再受。”

唐柔听了,失声而笑。“一个连奴隶都不如的东西,需要宋总大费周章的来教训警告吗?还是说,其实这一切的折磨,不过就是宋总你那变态的占有欲?”

宋林成直视的眼,被唐柔微微逼退。隐匿在深处的情愫,竟然轻易被这个女人识破。明明已经狼狈不堪,却依然昂起下巴,与他拼搏,宋林成不得不再一次佩服她的倔强与不屈。

掐住她圆润的下颚,出声警告,“你就不怕我停了你父亲所有的治疗?”

唐柔吐掉嘴里的血沫,不怕死的横道:“宋林成,只要你敢,我就抱着你同归于尽。”

唐柔的出声怒吼,带着绝望的死寂。这也让宋林成意识到,唐柔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不然她也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站起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佣人就提着药箱,端着食物走了进来。

唐柔看着自己用命搏来的胜利,忍俊不禁的笑了。

苏皖躲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没有人,比她更加的清楚,宋林成对她的感情,索然寡味……

接连两天,唐柔被关在屋子里,一步也不准出门。只除了佣人每天给她送吃的,宋林成和苏皖都没有看见。

原本清静世界,她应该得到一口喘息的机会,但不曾想,一通电话,差点将她彻底的毁灭。

看护给她来电,声音中夹着颤抖。

“小姐……老爷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心跳就停止了……”

唐柔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僵了。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凤姨……那……那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凤姨颤抖着嗓音,哽咽道:“正在抢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抢救回来……小姐你快来吧,老爷可能真的不行了……”

唐柔甩掉手中的电话,就冲到门口,歇斯底里的砸门,完全顾不得手上的伤口。惊天动地的响动,闹得整个寂静的夜充满了恐怖的气息。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爱你如初:首席的落魄娇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