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以后只有你最新章节_小说我的以后只有你在线阅读

霓裳梦颜 总裁豪门 2019-08-27 19:49:20 0 0

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我的以后只有你》免费阅读!《我的以后只有你》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主要讲人世间最悲催的事情有三:被渣男背叛、家里破产、招惹骆诚越!周小敏只觉得自己倒霉到喝凉水都塞牙,得,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可偏巧骆大总裁就是不愿放了这个小绵羊,还美名其曰合作愉快的领了一张结婚证!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下去了,她一定要和他离婚!“周小敏,渣男我帮你整,闺蜜我帮你出气,和我在一起走上人生巅峰,你还想跑到哪里?”骆诚越挑挑眉。

我的以后只有你小说试读:

看着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骆诚越,周小敏不由得愧疚万分,如果她刚刚注意一点他就不会这样了……

察觉到眼前小女人的愧疚之色,骆诚越说道,“我没事。”

“对不起。”周小敏低头道歉。

“我都说了没事了,你不用道歉。”

周小敏抬眸唯唯诺诺的说道,“可是……可是如果不是我扑上去的话,你手也不会骨折了。”

刚刚她应该注意一点的……

“但我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再道歉有用么?”骆诚越笑道。

周小敏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脸上难掩愧疚之色。

骆诚越看她这样,只能说,“那你留下来照顾我,直到我伤口好了为止。”

她一听,立马点头,“好,这段时间我专门照顾你,以表我的歉意。”

第二天,周小敏收拾了几件衣服,准备去医院照顾骆诚越,此刻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看到来电显示是继母周美玲,她有些犹豫,但还是按下了接听,“喂,妈。”

“你还知道管我叫妈,周氏都因为你破产了你还在外面鬼混?”张美玲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周小敏踟蹰,不知道该不该把她跟骆诚越结婚的事情告诉她,虽然骆诚越跟她说了各取所需,但是他们是协议婚姻,说出去总是不太好的,何况是这个平时就对她不怎么好的继母呢。

想到这,周小敏只能道,“妈,周氏破产我承认是有我的原因,如果不是我,根本不会认识姜潮,更不会因为他使得周氏破产,但是错不完全在我,你不要再怪我了,我自己已经知错了。”

闻言,张美玲冷笑,“你知错了?当初我让你离那个姜潮远点你听了吗?现在才知错有什么用?你现在知错能让周氏回到原来的样子吗?”

“可是现在错误已经发生了,我也已经悔恨不已,怪我识人不清,但是妈妈,你相信我,周氏总有一天会回到原来的样子的。”

不是她自信,而是因为这是骆诚越给予她的承诺,他不可能食言。

“好了,你不用给我说这些虚无缥缈的废话,你把周氏要回来之前,你休想再进周家的门!”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周小敏看着手里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妈妈还是以前那样,一点都没有改变。

收起手机,她收拾好衣服便去了医院照顾骆诚越,虽然他的手因为她的不慎而骨折了,但是愈合得不错。

周小敏带着饭菜去医院,顺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给他,看到他单手拿着勺子吃饭,她越看越觉得有趣,不由得笑了出来。

听到她的笑声,骆诚越抬眸,“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一个人单手拿着勺吃饭的样子有点可爱。”

听到这话,骆诚越不由得黑了脸,“我是因为谁才变成这样的?”

居然还好意思笑!

闻言,周小敏迅速的收敛了笑容,可是她唇角的那抹笑意依旧掩饰不了她那揶揄的心情,骆诚越见此,也不计较。

正在她准备考虑要不要帮他的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了一条短信,是继母张美玲给她的消息。

看完内容不由得皱了皱眉,周小敏望向还在病床上吃饭的骆诚越说道,“骆先生,我有点事情要临时走开,过会儿再来可以吗?”

听到她还是骆先生骆先生的叫,骆诚越皱眉,有些不悦,却漠不关心的说了一句,“去吧。”

周小敏闻言,便疾步离开了。

等到她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里,骆诚越才开口命令道,“管家,我们跟着她。”

一旁待命的管家允下,“是。”

周小敏来到一家咖啡厅,见到了自己的继母,在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位陌生的男人,但她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周小敏看到张美玲,走了过去,由于那个男人是背对着她,看不到对方的脸,张美玲直接站起来让她坐在了男人的对面,这才看清了的对方,愣了一下。

她真的有些惊讶,她以为妈妈只是随便说说的而已,没想到对方长得真的是不错,确实是看起来温文儒雅,一看就是出身自书香门第的家庭,长得很书生气,带着金丝眼镜,有知识分子的感觉。

而张美玲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脸笑意地在她的耳边说道,“妈这次是认真的,你是我的女儿,以你的条件,找个条件差的,不得亏死。”

周小敏瞪了她一眼,她是货品吗?还亏死?

就算对方好又怎么样,她都已经协议结婚了,怎么能相亲呢?

想到这里,周小敏很抱歉的看了对方一眼,温和的开口,由于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说一句,“你好。”

“你好,周小敏。”

他很有礼貌,看起来也很斯文,给人的感觉也很舒服,“你要些什么?”

周小敏刚想拒绝,张美玲就已经先站起来了,“我忽然想到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不好意思,我就先走了。”

说完,周小敏还没说话,张美玲就已经先离开了。

周小敏看着她母亲走后,还是笑着拒绝了,“不用了,我也要走了。”

对方是知识分子,他应该能理解她的意思的。

对方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说什么,笑了笑,笑容没有半点勉强,“你不用紧张,我也没有交女朋友的意思,我一直觉得,能遇到,也是一种命定的缘分。”

周小敏点了点头,他能这么想就最好了,看到不远处有一桌的人都朝一个方向瞥去,她倏然也感觉到手脚隐隐发凉,顿了顿,却见到刚走到她身后的骆诚越……

感觉到由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她有种被抓包的感觉,周小敏讶异得也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脸色很难看,她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上他……

他不是在医院吗?怎么会在这儿?

男人看了一眼骆诚越,问道,“这位是你的朋友?”

周小敏几乎快要吓死了,心慌慌的,连声音都在打颤,“是……是的。”

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可骆诚越站在那里,连动都没动一下,她心虚得头皮都麻了,侧首跟男人说道,“不好意思,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男人也很好说话,“嗯,再见。”

等到他人走了以后,周小敏才抬脚走了过去,心虚得低下了头,“骆……骆诚越,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是一字一句都让人胆颤心惊的,“在你到了没多久,只不过你跟你妈都太兴奋了,没有注意到。”

她的心吓得都快跳出来了,“没有,我……没有很兴奋啊。”

她的话刚刚说完,骆诚越就转身离开了。

周小敏伸手想去握他的手,“骆诚越……”

但她的手才刚刚碰到他的大手没多久,就被他冷冷地甩开了,“你来这里相亲,是不是真当我死了?”

“不是的。”周小敏摇了摇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让他的情绪冷静下来,“你能不能先不要生气,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她没有具体说事情的原委,骆诚越似乎已经猜到了,“这就是你家的做法?我们才刚结婚几天啊,你妈就开始帮你物色新的结婚对象了?她想要什么?让我跟你离婚吗?然后把你卖了换周氏?”

“我……”他真的好聪明啊,一猜就中了。

她没说话,骆诚越忽然眯了眯眼,开口问道,“刚刚那个男人你觉得怎么样?”

“出身书香门第,还是学古典文学的,是不是很满意?”说着,他冷声嗤笑道,“你想跟我离婚是吗?”

他冷冷地说完,在一片静默中转身离开。

闻言,周小敏还没回过神来,慌忙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离开,这会儿他倒是没甩开,却反握住了她的小手,用的力道很大,像是发泄情绪一样。

她感觉到手上的疼痛,皱了皱眉,抬眸就看到他绷着的下颚,吓得她一时间都不敢说话了。

过了良久,她忽然想到了他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骆诚越,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是不是来找我的?”

骆诚越的墨眸骤然一缩,语调很冷,“你想的真多。”

他的语调冷然,让她都不知道这是他的真话,还是他一时口是心非说出来的假话。

他的手没有松开,脚步也没有多做停留,周小敏整个人几乎都是被他拖着走的。

到了停车场,骆诚越松开了她,但似乎并没有要让她上车的意思,而是用眼神示意她放手,可是周小敏哪里会放开,她不但没有放开,反而坐进了车里,这期间依旧拉着他的大手,咬唇道歉,“对不起。”

她来相亲不管是不是自愿来的,但是她已经来了,就是对不起他,所以这个道歉是必须的。

骆诚越冷声嗤笑,对她这个苍白得不能再苍白的道歉根本不接受,眼神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用了点力道,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又后退了几步,拉远了跟她之间的距离。

周小敏走近他,想要解释,可是她一靠近,他冷冷的眼神就已经朝她扫了过来,还退得更远了。

但她不怕,既然他要在这里耗着,她就陪着,周小敏从车上下来,为了防止他再次推开她,这次她连给他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抱上了他的腰。

骆诚越紧抿着薄唇,动了动身体,准备挣脱,反倒被她抱得更紧,她的整个身体几乎都快贴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眼神如刀,冷声开口,要她松开,“周小敏。”

周小敏抱着他腰的手更紧了,摇了摇头,“不放,我只要放手了,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了。”

骆诚越不语,垂下头冷冷地看着她,没再继续推开了。

见他没有挣扎了,周小敏就像松了一口气一样,开口解释,“这个相亲不是我想过来的,我妈妈说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我绝对没有想跟你离婚的!我也没有这个念头!”

骆诚越已经从她的这段话里听出了端倪,他的脸色丝毫没有变好,反倒是更冷了,“如果你没有过来的念头,你妈会拿着刀逼着你过来?”

她不想再多做解释,因为不想拉自己的母亲出来,所以她才没有说就算她不来,她的母亲也有上千种办法让她过来的。

她如果不过来,她的母亲又要闹了。

周小敏想了想,似乎在考虑怎么说,过了会儿,她才很认真的开口道,“这次是我的不对,我不该来的,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如果有的话,就算我妈逼我过来我也不会来了,你相信我!”

说完,她就怕他说出什么不相信她的话似的,又无比认真地开口道,“而且我不喜欢读书人,虽然我自己是学新闻的,与文学有一点关系,可是我自己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干嘛要找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丈夫呢?如果那个男人又是干学术的就更不好了,本来很小的一件事情都能弄得跟律师陈辩似的,一直跟你辩论,直到你同意他的说法啊为止,所以我不太喜欢做文学的,因为跟我太像了,两个不同的人在一起,性格互补,这样才走得长久啊。”

他扫了她一眼,眼神冷厉,对她的说法不屑一顾,“呵,虚伪。”

“这个不是假话,是我的真心话啊。”周小敏忍不住汗颜,感觉他真的好难说服,虽然她从工作以来一直不曾想过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样的,可是她刚刚说得确实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啊,真的不是为了让他相信而说得场面话。

骆诚越的唇角扯了扯,有着嘲讽,“是么?可我刚刚怎么看都觉得你和他聊得很开心似的。”

他终于说话了,她紧绷的身体还是松了松,笑颜逐开,“没有啊,只是大家问候一下所说的场面话而已,难道你要我一上来就恶言相向吗?这多不礼貌,而且他也不是自愿来的,都跟我一样被家人逼着来的。”

骆诚越没说话,直接将她的手拉开了,转身拉开了车门,上了车,周小敏也随之而至。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我的以后只有你】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