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时间小说、迷离时间小说免费阅读

华年 总裁豪门 2020-11-12 18:23:02 0 0

迷离时间

迷离时间小说、迷离时间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01 11:20

字数: 1,927,940

状态: 已完结 50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迷离时间小说简介:“那个,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粗成吗?”看着像狼一样逼近的男人,钱米吓得一张小脸煞白。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冷厉的男人一步步将她逼到墙边,如同毒蛇盯住了猎物一般。

他是腹黑的A城贵公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却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阴差阳错之下做了豪门的替身千金。第一次见面就踢了他最脆弱的地方,接二连三的让他吃瘪,最后却想要拍拍屁股逃走。

“惹了我,你还想全身而退?”冷厉的男人捏着她的手腕,似乎要将她望到心底去。

迷离时间小说预览

第一章钱米搓手臂的手突然停下,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说真的,没有诓我?”

天哪,那青花瓷,可是去年拍卖会成交价最高古董。

她之所以现在会坐在这儿,就是看师父一脸羡慕模样,想偷回去送给他老人家,好嘚瑟嘚瑟。

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抓了,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你不信,我马上立字据。”驰鸣正襟危坐的保证着。

钱米砰的一下严肃的拍了一下桌子:“虽然我向来不爱说谎,但善意的谎言还是需要的,我这个人向来十分心软富有同情心,所以,你快立字据,不然我安不下心帮你。”

“……”驰鸣嘴角无语的抽搐了两下。

以防又要突发状况发生,驰鸣很快的叫了一位律师来处理这事情。

当钱米拿到双方签了名的合同,乐呵呵的抱着它疯狂的亲了几口。

“钱小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只要我亲孙女回来,你就可以离开了。”

“恩恩。”钱米此刻心中还在梦幻着她拿着青花瓷回去见师父的模样,听到驰鸣的话,如小鸡啄米一般疯狂的点头。

而后像似想起什么,抬头一副好奇宝宝模样弱弱的问道:“对了,你亲孙女到底跑哪儿去了?”

是离家出走还是失踪了,她还真的想要亲眼看一看,这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千金大小姐。

驰鸣眼眸闪了闪,而后脸色沉了下来:“这个恕我不便告诉你。”

“……”

因双方签了合同,驰鸣很是放心,并没有再派人盯着她,倒是让她自由不少。

半夜,许是开空调原因,钱米觉得口干舌燥的,就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下楼去倒水喝。

路过客厅时,听到大门窸窸窣窣的声音,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她蹑手蹑脚警惕的走到了大门口。

三更半夜还在别人家门口鬼鬼祟祟,铁定是小偷了。

不过这个小偷也太笨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把门打开,要换做是她,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等的不耐烦的时候,门终于咿呀一声开启了。

钱米想也没想一个闪身,将对方直接放倒在地,顺带还用力的踢了一脚。

只是这一脚不知道落到了小偷身上的那里,只听见对付“嗷……”的一声痛呼起来。

几个黑衣保镖闻声而来,顿时驰家别墅灯火通明,领头的一个紧张的问着:“发生什么事了?”

“诺,我帮你们抓到了一个小偷。”

钱米指了指捂着下身在地上嗷叫的男人,嘚瑟的应道。

只是看到男人捂着的地方,嘴角微抽,心里默默的替他祈祷着。

刚才视线昏暗,她随脚一踢而已,又不是故意要踢他那里的。

黑衣男人顺势看去,顿时差点跪下:“少……少爷!”

啊,啊咧?钱米呆了,唯有两个乌黑的眼珠在不断的转动着。

半个小时之后

“你,你没事吧?”钱米手抓着衣角,忐忑不安的问到,她怎么会知道对方是驰家的大少爷。

哪家的大少爷半夜三更的连个声都没有就回来了,而且还开门开半天都没开进来,是人都会误会是小偷。

不过这个少爷长得也真是极为秀色可餐。

他长得极为秀美却又让人不感到一丝一毫的娘气,眉如远山泼墨,眼睛却是漂亮的浅浅茶色。

鼻梁高挺而又俊秀,整个人就如一株清然玉竹,清然淡雅。

纤尘不染,钱米从贫乏的形容词之中艰难的挖出了这一句带感的成语,用这个成语形容他应该不足为过吧。

“我没事。”驰锦昀倒吸了一口凉气淡淡的应着。

好在刚才自己反应快及时护住,这女孩就踹到了他的手而已。

“你真的不是思晗,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抬头瞥了一眼跟自己妹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驰锦昀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再一次的确认着。

钱米抿了抿嘴角,无奈叹气,第五次解释:“我真的不是思晗,我叫钱米。”

“钱米?”驰锦昀疑惑的细细打量她:“你跟我妹妹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你们……”

“昀儿,你回来了。”一道沉稳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了下来,驰鸣穿着整齐的站在二楼。

“爷爷。”驰锦昀见是驰鸣,恭谨的站了起来。

“你到我房里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驰锦昀回头看了一眼拘谨的坐在沙发上的钱米,转身朝楼上走去。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钱米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驰锦昀就一直眼神复杂的盯着她看。

钱米被盯得十分不自在,匆匆忙忙的扒拉了几口饭就跑到房间去了。

驰鸣这老头肯定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他这个亲孙子了,那这么驰锦昀会怎么看她呢,肯定以为她是那种贪图荣华富贵又贪恋金钱的女人。

呃,她并不是贪恋金钱,但她真的很贪恋那个青花瓷。

真的好想抱着睡觉啊!

在房间呆了一会儿,钱米觉得闷得慌,就索性跑到三楼的观景台去看风景。

算了,对方爱怎么看她就怎么看她,反正她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如果还怕别人异样的眼光这些年怎么还活的舒坦。

不过驰家还真是财大气粗,三楼的观景台非常的大,还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落地无声,阳光中央还放了一个望远镜,估计是晚上看星星用的。

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绿莹莹的草地还有一个清澈的湖泊。

钱米深吸了一口气,沁人心脾的清风渐渐将她所有的不快都吹散了。

她突然来了兴致,双手放在嘴巴两边,朝着外面大大的叫了一声啊。

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实验证明,的确是个好方法,喊完之后就全身轻松。

“你在干嘛?”背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钱米的‘啊……’顿时卡在喉咙中,吓得被口水呛到,顿时咳得惊天动地。

“没事吧?”唐亦洲上前几步,轻拍她的背,动作不急不缓。

钱米咳的面色通红,但还是退了几步远离他:“我没事。”

他放下手,负手而立,眼角含着淡淡的笑意:“怎么了,被我吓到了吗?”

“没,没有。”

钱米摇头,又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跟他保持了一个十分安全的距离警惕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唐亦洲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抗拒看在眼里,眼中并未浮现愠怒之色.

他定定的看了对方一脸警惕的模样一会儿,有些失笑:“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我来看看你有什么不对吗?”

“呵呵,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至少不是,我现在还是单身。”

钱米皮笑肉不笑的回他。

不知为何被他一触碰,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他一靠近她,她都恨不得拔腿就跑。

也只有她敢这般没大没小的跟他说话了吧。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那我有这个荣幸请单身的贵族小姐共进晚餐吗?”

“我可以拒绝吗?”钱米小心翼翼的询问,清澈的瞳仁闪着期冀。

唐亦洲伸出的手并未收回,而是微微眯了眯眼,语调还是十分平静:“你说呢?”

“哈哈,我开玩笑的,怎么可能不愿意。”

钱米两眼笑成弯弯的月亮,心里却跟苦胆被扎破一样。

将手放到他修长宽厚的手掌之中,某女讪讪笑着:“能跟唐少爷吃饭是我的荣幸。” 第二章说是吃饭,这样太财大气粗了吧。

偌大的一个餐厅,此刻空荡荡的,除了他们两,就一位小提琴手,连侍应生都很少露面。

“我不希望愉快的晚餐让别人打搅。”

瞧着对方吃惊的表情,唐亦洲云淡风轻的解释。

挥了挥手,小提琴手也恭谨的退了下去,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男人拿着两份菜单上前。

“唐先生,驰小姐,这是菜单。”

侍应生说罢将菜单小心翼翼的放在他们面前。

钱米伸手慢慢的打开菜单,然后……傻眼了。

咳,上面那些七扭八歪的字貌似它们认识她,可是她不认识它们啊。

钱米郁闷的想要掀桌。

菜单就不会用中文字写吗,这些什么鸟语她怎么会看得懂,看不懂怎么点菜,不懂得点菜怎么吃啊关键是。

唐亦洲看她目光炯炯的盯着菜单却动都不动,微折眉:“没有合你胃口的菜吗,那我们去另外一家。”

还要再换一家?

以他的尿性肯定还是去类似这样高大上的餐厅,然后她还是要面对一大堆看不懂的鸟语,所以还不如……

“呃,要不你先点,我随你。”

自己只能折中的想到这个办法,不能让这个男人知道她根本看不懂这些鸟语的真相。

唐亦洲似乎被她这句话取悦了一般,笑容都深了几分。

合上菜单,用不知道什么语言报了几个菜名,专业的侍应生一一记下,随后恭谨微微弯腰:“请稍后。”

直到服务员拿着菜单退下去的时候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这顿饭吃的纠结又痛苦。

不说别的,就光光上菜就上了四个小时,而实质上她根本就没吃到什么东西到肚子里头。

看这小女人掩饰不住的纠结神色,唐亦洲优雅的放下刀叉。

“怎么,不喜欢今天的菜,但我听说你很喜欢吃法国料理。”

那是那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喜欢,又不是她喜欢。

她喜欢的是那种热乎乎的热汤面还有各式各样的家常菜。

可现在又不能说真话,钱米只能敷衍:“还好。”

还好,她的脸都快纠结成苦瓜了,这叫还好?

男人兴味盎然的轻轻摇曳着高脚杯,黑眸划过一丝光亮。

吃完饭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钱米哈欠连天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根本没让她好好睡过一次觉。

“你在门口等着,我去车库将车开出来。”

唐亦洲早已让司机回去,现在只能他自己亲自开车。

“好。”钱米生生忍下一个哈欠,点头。

唐亦洲刚离开不久,就有一道尖利的女人声音传来。

“哟,这不是驰家大小姐吗?”

钱米趁着唐亦洲离开正肆无忌惮的打着大大的哈欠,这不一个哈欠还卡在喉咙中,就有一道刺耳的声音在她旁边响起。

她顺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一个穿着精致时尚的女人从一辆看着就很烧钱的车走下来。

着女人长得极为美,一袭复古旗袍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的前凸后翘,但说出的话就不像她本人那样漂亮了。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驰家那个眼高于顶的驰小姐吗。”

对方睨了她一眼:“你不是从来不屑于跟别人出来吃饭吗,怎么,改变初衷了,终于愿意跟男人一起出来吃饭了,行嘛,开窍了呀。”

她刚刚看到一个修长俊挺的男人背影,前一脚刚离开往餐厅车库下走去,估计是去取车了。

但为什么那个男人的身形好像有些熟悉。

钱米听着她喋喋不休的挑衅,又忍不住张开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顺势楷掉因为哈欠而挤出的眼泪。

那女人见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伸出修剪精致的指甲恨恨的指着她。

“驰思晗,别以为你有你爷爷撑腰就了不起,你在这个圈子就是个异类。”

被指着鼻尖骂异类的钱米一点感觉都没有。

反正又不是骂她,不过驰思晗是做了什么事让她这么愤怒,看着挺漂亮的,说话简直跟粹了毒一样。

“怎么,说不出话了,上次要不是你哥及时出现,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放过你吗?”

旗袍女两眼冒着怒火恨恨的瞪着她。

“我上次怎么你了?”她两眼亮晶晶的问道。

虽然自己不八卦,但是好奇却是每个女人的天性。

倒是挺想知道这些上流社会的豪门恩怨,是不是也跟楼下的大妈吵架一样精彩。

“贱,人,你别明知故问了。”

钱米眉头挑了跳,甩了甩手。

她脾气可不太好,这个打扮精致的女人一出现就跟毒蛇一样一直对她吐毒液,她都退了一步了,这货居然还不知死活的凑上来。

甩了甩手,钱米大眼慢慢眯起,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

旗袍女看对方甩着双手,似乎想起什么,吓得脸色都白了。

她怕的倒退了好几步,声音都带着抖音:“我,我警告你哦,你如果敢再打我,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钱米眼珠转了转,狡黠的勾起唇角:“哦,既然你都这么清楚,还送上门来让我揍?”

她双手掰的嘎达嘎达响,步步逼近旗袍女。

旗袍女的脸色更加白了几分,退了好几步转身飞快跑回车里,好似后面有野狼追一般。

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而后降下车窗叫嚣:“驰思晗,你别得意的太早,我迟早会让你倒霉的,这个公道我一定会在你身上讨回来的。”

“啧,没种。”

钱米摇摇头,这么不经吓啊,上流社会的千金大小姐都这么个怂包样么。

“你说谁没种?”温热的气息拂在身后,某女瞬间全身的毛又耸立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你,你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站在我身后的?”

唐亦洲沉沉一笑,眉眼都带着愉悦:“在你威胁那个女人的时候。”

“咳。”钱米心虚的咳嗽了一声。

幸好她刚刚没有表现自己暴力爷们的一面,否则不就露出原型了。

“是她先惹我的。”

钱米撇了撇嘴:“我从来不会轻易招惹任何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那人若犯你呢?”唐亦洲从善如流的问道。

做了一个手刀劈下的动作,某女大眼一闪:“杀无赦。”

唐亦洲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直到钱米被盯得全身不适的时候他才收回眼神:“我对你越来越好奇了。”

留下一句话,他转身去开车门。

“不过庆幸的是……”

滴的一声,安全锁解开,他复又回头,“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慢慢的在你身上解惑,满足我的好奇心。”

钱米恶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

等自己回到驰宅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睡下。

蹑手捏脚的走进客厅,却发现那个驰少爷在客厅沙发上坐着。

看到钱米推门而入,清润男人原本有些迷茫和涣散的眼神才清醒了一些。

“你回来了,晚餐还顺利吗?”

“恩,还好,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看到昨天被自己误伤的驰家大少爷,她还是有些尴尬和不自在。

“恩,睡不着。”驰锦昀避重就轻的将这个话题带过去。

其实自己是在这专门等她,但他不会说出口。

昨天爷爷跟他谈了很多,自己不过是去出差了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不仅思晗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还突然跑出来一个跟思晗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

又来了又来了,他又用那双温和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了。

钱米有些不自在,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双方各自沉默了一会儿钱米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太尴尬了,朝他挥了挥手:“那,我先去睡觉了。”

“去吧。”驰锦昀看她一脸疲惫之色,点了点头:“我也回房了,晚安。”

“晚……啊!”

钱米路过驰锦昀身边,但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裸色长裙,因为没注意高跟鞋又踩到裙摆,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前扑去。

男人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她,因为惯性的作用,钱米的脑袋直直撞到他的怀里。

“呃,不好意思。”

钱米急急忙忙的从对方怀里退出来,但奈何头发被他的衣服上的扣子给勾住。

她这一大动静,扯得头皮都疼:“啊啊啊,疼。”

“先别动。”

驰锦昀一只手轻轻揽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将她的头发慢慢的扯出来。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头发缠的很紧,几番下来居然都没法扯开。

“好了没有。”现在这个姿势尴尬无比,万一等一下有人下来看到这一幕,绝对会误会。

“再等一下。”

楼梯上有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传来,钱米心中一沭,也顾不得疼了,直接伸手扯开。

“嘶,好疼。”她揉着脑袋,疼的龇牙咧嘴。

“你没事吧?”驰锦昀看着她疼的鼻子都皱起来了,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没事,倒是你,扣子上都是我的头发,不好意思啊。”

“无妨。”驰锦昀温和的笑笑:“早点上去休息吧,小心一点。”

“恩。”因为刚才的亲密接触,钱米也觉得有些尴尬,恩了一声提着裙摆就上楼了。

看着她消失在楼道的身影,驰锦昀才收回了视线。

低头看了看缠绕在扣子上的头发,摇头笑了笑,但片刻之后他的视线却移回那一撮头发上,眼神变得深沉难懂。

长得一模一样,除非是双胞胎。

否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人。

驰锦昀今天没去公司,而是转而去了医院。

昨晚他辗转反侧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做DNA鉴定。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思晗和钱米之间到底有无关系。

如此相像的两个人,除非是双胞胎。

用自己的血和钱米的头发去做鉴定,现在正在外面等待最终的鉴定结果。 第三章“鉴定结果出来了。”

医生将报告单交给他:“鉴定结果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没有关系!”驰锦昀快速浏览了一遍报告单,的确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也许真的只是巧合,这世上也的确是无奇不有。

收拾了一下莫名其妙的心情,驰锦昀打算回公司。

才刚起身,就有一个冒冒失失的身影直冲而来。

他没有防备,手里的报告被撞的掉在了地上。

穿着A字裙打扮明艳的女孩本来还想发火,但当她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神色顿时就变了,甚至耳朵都悄悄变红:“是你,驰锦昀。”

“唐小姐,您好。”

撞到他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唐家的大小姐,唐亦洲的妹妹唐舒悦。

弯腰去捡报告单,但唐舒悦动作比他还快,纤细的手指直接将报告单捞了起来。

驰锦昀眉头皱了皱,却并未说话。

还好,上面除了钱米的名字并没有任何照片。

“咦,你来做DNA鉴定报告,跟谁啊?”唐舒悦自来熟的一字一句的看着:“钱米,钱米是谁啊?”

驰锦昀很少发怒,更是鲜少又对别人有不耐烦的时候,但现在眉头深皱表明了他此时此刻是明显的不悦。

他伸手将对方手中的报告单拿了过来,语气都冷淡了几分:“无关紧要的人,我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唐小姐请自便。”

说罢转身便走,转身的动作都带着风。

唐舒悦看着他修长的身影渐行渐远,漂亮的眼睛渐渐蓄起了一丝风暴,纤细的手指握成了拳头。

手机铃声响起,她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面无表情的接起电话。

唐舒悦是来见她的闺蜜孙雪雅的。

孙雪雅的爷爷因为心脏不适住院,她中午来医院看她爷爷,得知唐舒悦回国,两姐妹想要好好聊一聊。

孙雪雅一见到她就大倒苦水。

她说自己被驰思晗给打了,手臂上还残留着轻伤,又说那天酒会上,唐亦洲居然无视众人,跟驰思晗跳舞,最后两个人还双双回了酒店的房间。

不过那天她因为生日没去参加酒会,这些事她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

听她叽叽喳喳说了老半天,最后唐舒悦面无表情的抛出一句话:“我哥哥要娶驰思晗。”

她刚刚回国就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惊呆了。

孙雪雅惊讶的捂住嘴巴,没想到这是真的。

如果唐亦洲真的要跟驰思晗订婚,那有了唐亦洲这座坚实的大山,她还敢动她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可是没有一天忘记那丫头对她的羞辱欺辱。

虽然的确是她算计在先,但最后却反而被她打了,这口气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孙雪雅眼珠一转,看着一脸阴郁的唐舒悦,小心翼翼的试探:“我说舒悦啊,如果驰思晗真的成了你的嫂子,以她的性格,你和伯母以后还指不定被怎么欺负,而且我觉得你哥哥现在被她迷了眼,肯定也会偏爱她的,到时候……”

孙雪雅说一半留一半,果然唐舒悦听完她的这些话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黑的都可以滴出墨汁。

她当然也讨厌这个驰思晗,,不,不是讨厌,是恨她。

如果没有那件事,哥哥要娶驰思晗她铁定不会反对,反而会举双手赞成。

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比任何人都要恨这个女人,恨她的冷血无情。

她想嫁给自己的哥哥,成为唐家一份子,简直做梦。

“你放心,我会阻止这一切,驰思晗永远不会成为我唐家的一份子。”

唐舒悦斩钉截铁的说道,一张俏脸因为怒气而显得有些狰狞。

孙雪雅看着她这样子,心下也放下不少。

“我有个办法,既可以整到她,又可以让你哥打消娶她的念头。”

唐舒悦抿了抿唇:“你说。”

……

躺在三楼躺椅上看漫画书的钱米却完全没想到自己被人算计了。

正看到精彩之处,突然佣人轻手轻脚的走到她面前,弯腰说道:“小姐,唐小姐来找您。”

钱米先是朝着天花板翻了翻白眼:“说了叫我名字,对了,你说唐小姐找我,哪个唐小姐?”

佣人低头嗫嚅:“可,可是老爷说把你当小姐看的,我们不能违抗命令。”

“好了好了。”

钱米撑着额头:“随便你怎么叫我,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吗?”

“是唐少爷的妹妹唐舒悦小姐来找你,她已经在楼下客厅等小姐您了。”

“唐,唐亦洲的妹妹?”

唐亦洲的妹妹为什么找她?

“好,你先下去,我换个衣服就下来。”

唐舒悦已经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显然今天的她经过了特意的精心打扮。

她的样貌本来就是精致而漂亮,只稍一个淡淡的裸妆就可以将她的美体现无疑。

钱米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个婷婷袅袅的美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犹如一幅画。

看看她,再看看自己,钱米顿时嘴角就抽搐了。

这,差距太大了好伐。

她只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跟她一对比,简直是天鹅跟鸭子的悬殊区别。

听到动静,唐舒悦微微仰起头,在看到钱米的那一瞬间,眼神变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

“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出去找个地方。”

对方起身自顾自的说完,仿佛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嫌烦。

钱米:“……”她是招她,惹她了吗?

这个大小姐是自己亲自开车的。

坐在副驾驶上,钱米看着对方一副生人勿进的侧脸和紧抿的唇角,索性也不开口说话。

“呵,你还是这副模样。”

前方绿灯,唐舒悦将车停下,侧过头轻蔑的看着她。

钱米:“……”她这副样子,她哪个样子了:“我什么模样?”

她是真心虚心求教,但唐舒悦却认为她是在挑衅,又冷冷的一笑:“驰思晗,你别装了,有意思吗?”

她冷哼:“我今天来,主要是跟你说明白一件事!”

红灯亮起,对方还要继续说话,钱米淡定的指了指前方:“红灯亮了。”

唐舒悦被噎了噎,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却不再说话。

两个人来到一个优雅的咖啡厅。

入座之后,很快就有服务员上来点餐,唐舒悦自作主张的点了两杯咖啡。

女孩看着她,却不说话,钱米发现她跟唐亦洲一样,看她的神色都很让人坐立不安。

但不同的是唐亦洲的眼神是深沉难懂,让人难以捉摸,而她的眼神则是毫无顾忌的锐利和不屑。

咖啡很快就送上来,钱米不想被她盯得发毛,赶紧低头喝咖啡。

虽然咖啡的味道是真的很醇香,但吃进嘴里的感觉……还真的难以言喻。

皱着眉头慢慢的喝着,唐舒悦看着她一口一口的喝着,眼中流光划过。

“我不知道我哥为什么突然就要跟你订婚,但我不喜欢你,我妈也不会接受你,希望你能好自为之自动放弃,否则以后有你受的。”

唐舒悦不咸不淡的警告她。

艰难的的吞下一口咖啡,钱米听到这句话差点想拍着桌子给这小妮子点赞。

但是一触到对方高傲的眼神,某女心思一转,突然想要耍一耍她。

一只手撑着额头,钱米一脸明媚忧伤。

“没办法,是你哥对我死缠烂打的,他粘我粘太紧了,我拒绝过了,可是唐亦洲说他对我一见钟情,非我不娶,我也是没有办法。”

唐舒悦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一脸不信:“我哥不会说这种话的。”

哥哥那种沉稳内敛不喜形于色的人怎么可能会说这种恶心巴拉的话,肯定是这女人编排的。

“哦,你不信啊。”

钱米故作惊讶的看着她,说完拿着手机开始拨号码:“那我让你亲耳听听。”

“不用了。”唐舒悦冷冷道:“我相信。”

哪里是想要真的打电话,她不过是想逗逗这个千金大小姐罢了。

不过看对方一脸郁闷的样子,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嘿嘿,偶尔逗一下有钱人家的千金还真是一件不赖的事情。

“我先走了,总之我奉劝你,嫁入唐家没好处,如果你不想成为怨妇的话。”说罢唐舒悦拎着包包走人。

钱米见她前脚走,立马把喝了一半的咖啡一放。

因为是来的时候是坐唐舒悦的车来的,她现在自个把车开走了,她只能拦一辆出租车。

真是的,这唐舒悦也忒小气了,既然是她把人请出来的,怎么的也要送回去吧。

而这个时候恰巧有一辆出租车停下,好像专门在门口等她一眼,司机压低这帽檐:“去哪儿?” 第四章刚打开车门,突然头晕目眩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甩了甩头坐进车里。

果然自己跟咖啡就是不对头,才喝了那么一点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了。

“去XX路。”

前面的司机微微勾了勾唇:“好。”

钱米觉得可能是昨晚睡觉开着窗户有些着凉了,可是她身体一向很强壮,难道是因为这几天在驰家好吃好喝太娇生惯养反而体质下降了?

不对啊,她早上跟唐亦洲的妹妹出去的时候还精精神神的,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难受?

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她的太阳穴一抽一抽的。

宛若有人拿了无数根针在扎着她,而且身体越来越热,那热度好像是从骨子里头发出来的一般。

好难受!

睁着沉重的眼皮看了一眼车窗外,钱米发现这条路陌生的很。

这根本不是回驰家的路线!

再看向带着帽檐的司机,她迷迷糊糊的问道:“司机,你走错路了,这不是去XX路的方向。”

“没有错。”阴沉的声音传到钱米耳朵中,有些许毛骨悚然。

“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

纵然脑袋沉沉她也知道自己坐了恶人的车了,她急急忙忙的吼道:“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

“你要带我去哪儿?”

钱米强撑着精神质问:“我警告你,别乱来,快停车。”

那人不说话,却把车开的更快了一些。

知道现在让对方停车是不可能的,这里是郊区没什么人和车经过,她必须自救。

否则,如果真的被他送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那时候她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咬了咬牙,就算最后拼一个你死我活,她也不会让这家伙得逞。

那个男人以为钱米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但没想到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而后一个细长的布条勒紧了他的脖子,女人色厉内荏:“给你一个机会,停车,否则我勒死你。”

男人没想到会被勒住脖子,眼里出现一丝懊恼。

刚刚就应该把她打昏或者绑起来,不过他依然觉得对方并无威胁:“你确定,待会车毁人亡,你我都没办法活着。”

钱米的手紧了紧,男人的脖颈上红痕顿显,脸上的青筋也暴了出来。

“我说停车。”

男人眼珠一转,猛打了方向盘,钱米毫无察觉朝右边倒去,头撞到玻璃,一动不动。

布条终于离开他的脖子,男人看了一眼后座上没有声音的女人,嘲讽的一笑。

他将车停在路旁,打开后车门,准备用绳子将她捆住。

刚拿起绳子要将她的双手捆住,突然钱米睁开眼睛,双脚狠狠的踹向他的裤裆部位。

这一下用足了吃奶的力气,男人毫无防备被这么一踢顿时疼的倒在地上,嗷嗷的叫着。

忙不迭的从车里出来,钱米跌跌撞撞的往前跑。

结果脚下一软,那个男人居然拉住她的一只脚。

她用另一只脚死命踹对方,但因为力气流失太快,很快就被那个男人给压在身下。

“居然敢踢我,活的不耐烦了,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我也不会怜香惜玉了。”

对方一边说一边拿出绳子,想要将她的双手绑住。

钱米一直在拼命挣扎,双腿乱蹬,忽然双手一挥,直接将他的帽子打掉,露出了他的样子。

脑袋已然昏昏沉沉了,只能凭着最后一丝清醒的气力死命挣扎。

钱米,你不能就这么任人宰割,起来,站起来!

蓦然之间,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划破这寂静的地方。

接着压在她身上的重量消失,而后好像是皮肉撞到铁皮的声音,咚的一声,有男人凄厉的惨叫响起。

钱米艰难的睁开眼睛,只能看到一双澄亮的皮鞋停在自己眼前,然后是笔直而又干净的裤脚,这个场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想要抬起头看清楚救她的人是谁,但最后还是没有力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钱米被一双大手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男人身姿颀长,高大笔挺,他眸色肃杀的看向撞的头破血流的家伙,眼神凌厉,宛若撒旦。

“哎呀,她晕了啊。”另一道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

“这人交给你,你知道怎么办。”

“放心吧,我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男人不再说话,抱着昏迷不醒的钱米上车,车很快绝尘而去。

迷离时间小说预览

迷离时间

迷离时间

迷离时间

迷离时间

迷离时间

迷离时间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迷离时间小说、迷离时间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